罪恶调查局

作者:骁骑校

随着“咣当”一声,集装箱不再晃动了,脚下重归稳定。
  
  卢振宇惊魂未定,举着应急灯,摸索着集装箱门,尝试着怎么从里面打开,发现无法打开,然后用拳头敲打箱门,大喊着:“开门!有人吗!我被困在里面了!开门啊!我靠!”
  
  又喊又砸没人理,卢振宇喊道“我顶你个肺”,后退几步,助跑飞踹,集装箱门轰然作响,但还是没人来开门。
  
  繁忙的港口到处都是机械轰鸣,震耳欲聋,而且码头都是巨型机械往来运作,上百米都未见得有一个人,他这点小动静根本没人听得到。
  
  过了一会儿,头顶上又响起起重机轰鸣,紧接着“咣当”一声巨响,应该是又一个集装箱摞在了上面,不大工夫,两侧和后方也都堆上了集装箱,上下左右后五个方向都被堵死,周围安静下来,卢振宇明白了,还好留下一个方向没被挡住,不然真是被“活埋”了。
  
  他慌了,掏出手机在各个角落里试,都是一点信号没有,网络、wifi,统统没有信号。这也难怪,现在是在一个钢制的大箱子里,能有一丁点信号才怪。
  
  卢振宇现在知道害怕了,慢慢坐在椅子上,后悔跟路老师来趟这趟浑水,他已经把路老师的祖宗八辈问候了个遍,脑补着如果这次能脱身,再见到她非得弄死她不可。
  
  过了一个多小时,他感到四壁的钢板微微震动起来,他把耳朵贴在钢板上,似乎能听到机器的轰鸣,又过了一会儿,隐约感到脚下又开始轻微的摇晃。
  
  他明白了,集装箱都装完了,现在开船了。
  
  卢振宇反倒冷静下来,他分析一下,觉得应该不可能一直没人发现,货船虽然船员少,但也会例行巡查的,只要他不停的敲击,迟早会被人发现。
  
  背包里还有一瓶水,冰箱里还有不少饮料,坚持个两三天应该不成问题。
  
  想到这儿,卢振宇踏实了些,坐在椅子上,关掉应急灯,节省体力,也节省电量,同时开始思考,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个路老师想干什么?是故意搞自己,还是哪个环节出错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巨大的疲倦袭来,卢振宇睡着了。
  
  ……卢振宇即便是在睡梦中也保持着警惕性,稍有异动就能醒来,他迷迷糊糊中听到集装箱门被人有动静,立刻爬起来站在门口,箱门开了一条缝,带咸味的清新海风涌进来,箱内污浊的空气为之一新,说不出的舒服。
  
  一个人闪身进来,卢振宇迅速出击,一把将其放倒在地,用膝盖顶住腰眼,确保他翻不过身来,然后反剪双臂,一只手按住,另一只手在他身上摸,很快摸到了自己想要的:一把小折刀,拿到眼前一看,还是把瑞士军刀哩。
  
  这小玩意儿虽然不能跟大剑鱼比,但此刻也够用了,不过这玩意儿不是战术折刀,没有推刀钮,卢振宇单手弄不出主刀片,于是把刀背后的螺旋红酒起子推了出来,抵在他的颈动脉上,然后低声问道:“哪国人?听得懂中文么?”
  
  被压住的这人连连点头,胳膊被掰的剧痛,嘴里“嘶嘶”的,还不敢大声说话,只是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卢先生是吧,麻烦你轻一点啦……自己人啦……”
  
  卢振宇听他口音不像是大陆人,也不像是香港口音,于是问道:“你是什么人?什么叫自己人?”
  
  这人说道:“卢先生,我们是一条战线上的战友啦……是安吉拉,哦,也就是路小姐安排你上这艘船的,你不知道,把你弄上这艘船花了多大的功夫……痛死了,快把我松开,卢先生,你还想不想和我们一起救人了?”
  
  卢振宇稍微松了点力气,问道:“救人?目标在这艘船上吗?”
  
  那人点点头:“目标就在这艘船上,有你加入真的太好了,路老师说你很厉害的,一个人能对付一船人,原来我还不信,现在……哎哟,我信了……”
  
  情况都对上了,原来路老师并不是要害自己,只是她要是实现跟自己说一下会发生什么,那就更完美了。
  
  卢振宇站起来,把这个人拉了起来,这人揉着剧痛的胳膊,但还是向他伸出了一只手:“叫我阿龙好了,我来自新加坡,欢迎你加入我们。”
  
  ……卢振宇跟他握握手,然后跟他蹑手蹑脚来到集装箱门口,果然,上下左右都堆满了集装箱,只是两排集装箱中间留了一条窄窄的过道,***足有十几米高。
  
  现在是漆黑的夜晚,海面风平浪静,除了货轮低沉的轰鸣和海浪的声音,万籁俱寂。
  
  “现在是夜里十二点,一个钟点之内不会有别人来巡逻,小心,按照我的步骤做。”
  
  阿龙提醒着,扒着集装箱外壳上的凸起,一层一层往下走,就这样下到甲板上。
  
  船头和船尾的高处都有大灯照明,一片雪亮,但在货轮中部还是黑暗的,两人猫着腰,在集装箱堆栈中间的缝隙钻来钻去,阿龙数着集装箱,最后停了下来,抬头望着上面的集装箱:“就是这几只,来,我们爬上去。”
  
  卢振宇有点纳闷,这几只?怎么和先前说的不一样啊,徐晓慧应该是在游艇上,怎么换到集装箱货船上了?难道是赛义德王子玩腻了把她卖了?这王子也真够人渣的,卖二手就卖二手,还装在集装箱里卖,真tm不是人。
  
  他思绪复杂,也没多嘴去问什么,只是跟着阿龙往上爬,爬了三层集装箱,阿龙迎着海风,齐耳长发飘散着,脸上意气风发,活像个马六甲海盗。
  
  他从腰间拽出一条t恤,递给卢振宇:“兄弟,穿上!”
  
  “这啥玩意儿?”卢振宇拿着这件t恤,黑灯瞎火的也看不清颜色。
  
  “穿上它,你就是我们的战友了!”阿龙豪迈地说道。
  
  卢振宇现在只想救人,没心情跟他啰嗦,三两下套上了t恤,好像前胸有个白色的鸽子标志,***还有两个英文单词,字体有些萌,倒着看也看不出是啥。
  
  海盗应该不会用白鸽做logo吧,也不会用这么萌的字体。
  
  “行动!”阿龙一挥手,爬到旁边的集装箱门上,这个集装箱没用挂锁,而是用的塑料捆扎带,上面还有类似封条的东西,阿龙用小刀一下挑断,拉开集装箱门。
  
  卢振宇都准备好救人了,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一愣:里面不是赤身**、奄奄一息的少女们,而是堆得高高的大口袋,口袋上印着外文,他看不懂。
  
  阿龙钻了进去,用小刀划开这些口袋,大量的黄豆像瀑布一样倾泄下来,然后阿龙拿出一个喷雾瓶,向大豆喷洒着水雾。
  
  卢振宇搞不懂了,大豆属于大宗商品,按理说应该用散装货船运输的,怎么装袋用集装箱运送,这不符合常理啊,阿龙破坏这些大豆又是为什么,自己到底卷进什么风波里了。
  
  “快来帮忙!”阿龙喊了一声,将瑞士军刀递给他,示意他划开包装,既然来了不搭把手也不合适,卢振宇也卖力的干了起来,还别说,搞破坏真有一种特殊的**,他干的越来越起劲,不过阿龙并不打算将整个集装箱里的大豆包装袋全都划开,实际上这也不现实,因为太多了,破坏不过来。
  
  这个集装箱只是将摆在前面的几袋子进行了破坏,然后继续下一个货柜,依然是划开几个袋子,让大豆流淌出来,然后喷洒药水。
  
  卢振宇这时候完全懵逼了,这伙计到底在忙什么,看他的样子不是单纯搞破坏,仿佛像是某种仪式。
  
  “好了,撤!”阿龙一挥手,带着卢振宇往下爬,就在这时,货轮上警报响起来了,扩音器里响起一个急切英语声音,卢振宇暗骂,被发现了,可老子还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呢!
  
  很快甲板上传来跑动声,还有船员的大呼小叫,有英语,有马来语,不过好像不是冲着他们来的,卢振宇看到,好几个船员跑到甲板一侧,用消防水龙头往海里喷水。
  
  “那是接应我们的小艇!”阿龙将一个救生衣抛给卢振宇,说道,“快去船尾!”
  
  卢振宇穿上救生衣,跟着他从集装箱的过道中间跑到船尾,这时候能清晰听到***的小艇马达声,阿龙喊了声“跳”,一跃跳进海里,卢振宇没多想,也跟着跳进海里。
  
  刚浮出水面,他就背几条胳膊抓住,拉上了小艇,好几个人拍着他的肩膀,有的在说“好样的”,有的在说“good-job”,两人似乎成了英雄。
  
  货轮上的船员还在愤怒的往这边喷水,小艇开足马力,调转往反方向逃窜。
  
  阿龙拍拍卢振宇肩膀,往货轮方向一指:“看!”
  
  卢振宇看去,只见货轮船首,靠近船名的下方,被白色油漆涂了三个大大的字母:gmo“gmo,什么意思?”卢振宇一头海水,同时也是一头雾水。
  
  阿龙告诉他:“就是转基因的意思啦,gmo是转基因的英文缩写。”
  
  卢振宇问道:“为什么要在船头涂这个?”
  
  “因为这艘船运输了转基因大豆种子啊,我们要让所有人知道,这艘船,还有它的航运公司老板参与了多么肮脏卑劣的勾当……”阿龙说道。
  
  卢振宇更懵逼了:“那关我们什么事?”
  
  另一个人激动起来,一脸义愤:“怎么不关我们的事?这关系到人类的生存,地球的明天……”
  
  “等等,”卢振宇说道,“阿龙,你不是说今晚的行动是救人么?”
  
  阿龙说道:“难道没在救人吗?今天销毁的转基因大豆种子,你知道等于救了多少人?数以亿计!不但救人,还拯救了环境,拯救了无数野生动物,拯救了地球!”
  
  “我靠!”卢振宇怒了,“你们到底是帮什么人?”
  
  他有种感觉,这帮人不但不是pcs公司的,反而是一帮狂热分子,简直跟高速公路拦车救狗的有一拼。
  
  阿龙骄傲地指着自己t恤的前胸,卢振宇这才注意到,小艇上每个人都穿着一样的t恤。
  
  借着月色,他看清了,这是一件绿色t恤,前胸是一只白鸽logo,***是两个英文:green-peace卢振宇念道:“green-peace,什么意思,绿色和平?”
  
  “对!我们就是绿色和平组织!”
  
  阿龙骄傲地昂着头,一脸神圣的使命感,长发在风中猎猎飘扬,仿佛一面战旗。
  
  “我擦。”卢振宇说道。
  
  ……很快,小艇和一艘母船会合了,这艘母船不大,几百吨的样子,看形状有点像一艘科学考察船,船体也是绿色的,上面是白色的大字:green-peace。
  
  老远卢振宇就看到,船舷上,路老师迎风而立,正微笑地望着自己。
  
  登船之后,卢振宇强忍着揍路老师一顿的冲动,因为他知道打不过,来到她面前,低声问道:“你他妈玩我的啊?”
  
  路老师脸上保持着迷人的微笑,低声说道:“怎么跟姐姐说话的。”
  
  船上的人各种肤色都有,但一个个都出奇的热情,见到卢振宇,都是先给他拥抱,然后自我介绍,卢振宇有种错觉,仿佛陷入了一个传销窝点似的。
  
  然后,路老师拉着卢振宇来到一个角落,她看了一眼其他人,压低声音说道:“别乱说话,绿色和平组织虽然只是个环保ngo,但确实有一帮狂热分子组成的……除了职业海盗,他们是我目前能找到的干这活儿最专业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