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恶调查局

作者:骁骑校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王孝明的财产密码就藏在小美的墓里,如果不是真心打算替他和小美合葬的人,无论如何也得不到这半截私钥,好人有好办,冥冥中早已注定。
  卢振宇将砖背面的字符逐一辨认,用手机拍下,传到自己的邮箱一份做备份,然后继续完成合葬事宜,在台北这样的大城市寸土寸金,所以流行火葬,骨灰寄存在灵骨塔里,在台南和离岛,土地充足,人们还是实行土葬,卢振宇并未深挖至小美的棺材,而是刨了个适当的坑,把王孝明的骨灰盒放进去,填上泥土,再把砖背面的字迹磨花,依旧填上,最后用水泥砂浆找平封死,合葬就算完成。
  老张已经用记号笔在墓碑上添上王孝明的名字和生卒年月,这一对苦命鸳鸯终于在地下团圆了。
  澎湖的事情搞定,三人稍事停留,欣赏外婆的澎湖湾美景,斜阳椰林白浪冲沙滩,次日返回台北,再找黄志强,被告知此案已经结案。
  老黄警官和张洪祥在酒廊进行了一番推心置腹的对话,这位五十二岁的老警察干了一辈子还是四阶警正,刑警小队长,他没几年就要退休了,满腹牢骚平时就经常说,现在遇到一个对脾气的大6记者,更是没遮没拦。
  “台湾的警察原来是罪恶克星,现在是社会工作者,和废柴没什么两样。”老黄抽着烟感慨,“全香港有多少警察,两万九千个,全台湾有多少警察,才六万八!警察很辛苦,薪水却很低,署长才十五万台币,我们这种低阶警官的薪水就更少了,动辄政府还要减我们的退休金,丢他老母,哪天解放军打过来,我第一个去带路。”
  张洪祥笑道:“说正经的,这案子还有希望破么?”
  老黄说:“绑票案,肉票毫无损的回来了,谁也无法证明他说的话是真是假,上峰也不愿意多事,毕竟当事人是6客,拿台湾人民的税款去办6客的案子,有些深绿的立委会讲话的,再说了,警察都是废柴,帮忙救屋顶上的猫还行,抓国际大盗,没可能。”
  为了加强效果,老黄将一杯生啤一饮而尽,重重放下。
  张洪祥不死心,继续问道:“那总归有几条线索吧。”
  “查过了,基隆港没有奥塔薇娅这艘船,台北港也没有,其他的港口也没有,台湾就没有叫奥塔薇娅的船,海巡署那天也没接到海难求援报警,你们说的一切都得不到验证,虽然我相信,但是上峰不信没用啊。”
  老张泛起狐疑,既然上峰不信,何必派员跟到澎湖贴身保护,岂不是自相矛盾,但是似乎从老黄身上得不到什么了。
  与此同时,卢振宇在酒店忙碌着登录比特台湾的网站,他带了自己的笔记本电脑过来,用两端字符组成了完整的私钥,用这一串私钥经过演算可以得到公钥和地址,简单来说,可以把唐尼钱包里的比特币转移到自己的钱包里来。
  经过一番复杂的操作,终于大功告成,不过唐尼的家底子并不丰厚,总共就一百余个比特币,按照当日牌价,大约一百万多点美元,六百五十万人民币,这些钱仅仅够在近江买个还算可以的房子。
  “老子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的钱!”卢振宇掰着手指头计算了一下自己余生的工资,报社是自收自支的事业单位,混的比较好的老前辈,乱七八糟加起来一个月也就是七八千,他这样的小年轻,三四千块很正常,一年五万块,不考虑货币贬值的话,再干四十年也就是二百万人民币,想想都让人灰心丧气。
  但六百五十万人民币对于一个国际杀手来说,未免太寒酸了一些,杀个人起码就得百十万吧,唐尼这些年杀的课不老少,怎么才这点钱。
  “杀手过着刀口舔血的生活,挣得多,花的也多,醉生梦死纸醉金迷,再说这些钱只是唐尼用来养老的钱,他肯定在别的地方还存着钱,房子和豪车,只是我们很难找到罢了。”文讷这样解释。
  这一百多个比特币转到卢振宇的钱包里还不算结束,必须把比特币换成流通货币才行,在中国大6比特币是被封的,很难操作,但是在台湾,就连街上的便利店都能**特币。
  兑换货币,还需要一张银行卡,卢振宇和文讷身上的银行卡都是大6银行的,外币进出很麻烦,在境外消费也麻烦,不如办一张当地卡,两人出门,先找了一家台湾银行,这是台湾本地最大的银行,也是台湾的央行,但是工作人员没办理过旅游6客的银行卡,请示上峰,查阅文件后说可以办,但是有七天的审核过程,也就是说最快一周后才能拿卡。
  卢振宇说我们等不了,出了台湾银行,又找了一家“中国信托银行”,这家和台湾银行不同,是辜振甫创办的民营银行,办事比较灵活,工作人员说大6游客可以办,出具入台证和通行证就行。
  这张卡是要承接巨款的,卢振宇多了个心眼,他知道古兰丹姆阿姨一心相让女儿嫁入豪门,自己必须做出些成绩来才能扭转未来岳母的看法,现在就是契机。
  “小文,用你的证件办吧。”卢振宇说。
  “还是用你的证件办,这是唐尼留给你的钱,我可不想沾边。”文讷故意一副嫌弃的样子,见卢振宇有些失望,又说:“密码我掌握,这样卡丢了也没事。”
  最终还是用了卢振宇的证件办了一张中国信托银行的储蓄卡,带mastercard标志,可以全球取现,顺带办了网上银行,下载了手机app,可以便捷的操作转入转出资金。
  办好了银行卡,就可以在比特币台湾网站上把钱包里的比特币兑换成美元,想想还是很刺激的,对于这笔钱的运用,卢振宇早有腹稿,他说了,先这笔钱不是我个人的,是咱们集体的,见者有份,不过具体怎么分配还得再议。
  “反正我这份,我打算……”卢振宇踌躇满志,望着窗外。
  文讷竖着耳朵静静听着。
  “我打算成立一个基金,专门帮助小雨涵这样的孤儿,让他们不再孤单,不再寒冷,不再害怕。”卢振宇说。
  “完了?”文讷看着他。
  “完了,还想咋样啊?”
  “卢兄,我真没看错你。”文讷忍不住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本来以为卢振宇会说买一个大房子,买一辆豪车,把卡里的余额给古兰丹姆阿姨看看,然后风风光光办一个婚礼这种俗话,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人之常情,但是卢振宇却不这样做,这样的情操,值得敬佩,这样的人,值得托付。
  卢振宇有些不好意思,若在上个月,他还说不出这话,但是在经历过海上六天六夜的磨难后,他整个人都开悟了,看透了很多事情。
  “我这条命已经不是第一次捡回来了,以后也许还会有,上天给了我比别人多的生命,肯定不是让我做一个平庸之辈的,我注定要做些对社会,对人类,对地球有意义的事情,这是我的使命。”卢振宇一本正经的说道。
  文讷肃然起敬,她暗道卢兄经过这一次的涅槃,人格真的升华了,我都有些追不上他的节奏了。
  “不管怎么样,这笔钱是唐尼留下的,咱们千里迢迢给他送骨灰,给他合葬,还差点送命,理应收一笔辛苦费。”卢振宇话锋一转,“先兑换两个比特币,感受一下土豪的人生。”
  两枚比特币就是两万多美元,换成台币是六十万之巨,足够把西门町夜市的小吃翻来覆去吃上七八十遍,两次往返台湾的机票住店的费用也都够了,两人真的走一路吃一路买一路,最终抱着一大堆东西回到酒店,顺便把房间给升级成高级套间。
  文讷怕老爸回来找不到房间,打电话给张洪祥,打通了但是没人接,于是**,也没人回,两人不禁担心起来,老张不会是被坏人绑架了吧,他老人家不比卢振宇皮糙肉厚,折腾一下可是要老命的。
  正当文讷准备报警的时候,老张回电话了,说刚才酒廊里太吵听不到,现在已经在回程的出租车上了,听他语气喝的不少,文讷不放心,和卢振宇两人在酒店大堂里等候。
  十分钟后,一辆的士停在门口,两个醉醺醺的人走下车,老张财大气粗的丢给司机一张两千面额的台币,说声不用找了。
  文讷注意到,和父亲一起下车的是个女人,身材很好,风韵犹存,是老张的同龄人,两人勾肩搭背,歪歪扭扭进了酒店,文讷和卢振宇觉得脸上烧,抬不起头,老头子太过分了,居然带了个阿姨回来开房。
  四人上了电梯,文讷脸色难看,打定主意把这个女人赶走,她不停给卢振宇使眼色,但卢振宇装看不见,事实上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张老师的红颜知己,那就是自己的长辈,怎么可能恶语相向。
  来到房间门口,老张醉眼迷离说了一句:“哟,升舱了,高级套房,小青,进来坐坐,喝杯咖啡醒醒酒,小文,给你青姨烧咖啡。”
  文讷毕竟做事得体大方,她说卢兄你陪着我爸爸,我去烧咖啡,那个女人说道:“老张,我把你送到家了,我也该走啦,咖啡就不喝了,心领,不过要借一下洗手间,补个妆。”
  女人走进洗手间,半天没出来,老张让文讷进去看看,文讷推门进去,现女人趴在马桶上睡着了。
  “爸,青姨睡着了,你俩喝了多少雄黄酒啊,回头会不会再出来一个白姨?”文讷打趣道。
  张洪祥说:“别小看她,她是中天电视台鼎鼎大名的女记者阎青妤,你爸爸最佩服的人之一,梁家辉刘德华演的电影《黑金》里的女主角就是以她为原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