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一听说要去医院,闺闺的身子微微一颤,爬起*| lai |*漱口,一边做chu *若无其事的样子,“就是刚刚感觉吃到了鸡蛋皮,一想就恶心了,没什么事,我去学校了,有事我就在学校的医务室kankan。”
  女儿从小被jiao (女乔)养,吃东西也挑剔,张桂兰听到这样的解释,也没有多想,又叮嘱一↓,这才让罗继军开车送女儿去学校。
  一路上闺闺心神不宁,默不作声,她* xing *子就是这样,到也没有让人起疑心,可是到了学校之后,闺闺的脸色就更难kan了,报了道之后,一个人躲在寝室里。
  月事没有按时*| lai |*,早上又反胃,她隐隐猜到了些,却又不敢去证实,若是真的要怎么办?就像当初被人掠走,母亲一身的血一样时的害怕感觉,让她整个人都呆呆的。
  开学后的半个月,闺闺每次吃东西都会反胃,一个人躲起*| lai |*偷偷的吐,整个人也瘦了一大圈,事情眼kan就瞒不↓去了,一次周末放假的时候,闺闺去了医院,查chu **| lai |*果然是怀上了,一个人找di 方哭了起*| lai |*,连学校也没有回,当天学校的电话就找到了家里,一听女儿不见了,张桂兰急了,忙着跟罗继军去了学校。
  再说闺闺不敢回学校,生怕怀孕的事情*bao & lu*了,穿着一身的军装边走边哭,到引了不少人的注意要,闺闺也不在意,漫无目的走着。
  直到天black(hei )了,街上的人越*| lai |*越少,才找了个宾馆住了↓*| lai |*。
  女儿一整天都没有消息,罗家的人都惊动了,就是回到北方的范络络也知道了,正好di di *| lai |*电话就说了,范青山接电话的时候到没有说什么,电话一挂了,就让秘书订机票。飞回国内。
  一边又给朋友打了电话,让人帮着查查有宾馆,把闺闺的身份证号也给了过去,上飞机之前就接到了朋友打*| lai |*的电话。在他们旗↓的一处宾馆找到了人,范青山藏了一个心眼,没有让人通知罗家,只说自己过去解决就上了飞机。
  闺闺哭了一天,早就累了,拳缩在chuang shang 睡着了,范青山到了房间之后kan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心疼的坐到床边,kan着chuang shang 削瘦的脸颊,没有急着把人叫醒问怎么回事。到是先去了洗了一个澡,然后坐↓*| lai |*慢慢的把闺闺的包打开,慢慢的翻了起*| lai |*,最后落到一张化验单上,kan到* shang * mian *的诊断之后。愣了愣,随后勾起了唇角,不用猜也明White(颜色bai )这小丫头是因为什么而离家chu *走了。
  还真的只有这么大的事情,才能让她这种乖乖女gan chu *离家chu *走的事情。
  回到床边,范青山叫了客房serivce(中文:fu wu)点了几个菜,又做了粥,才静静的等着chuang shang 的人醒*| lai |*。
  闺闺醒*| lai |*的时候。是被饭菜香给xi 口及引醒的,入眼的就是几道青菜和粥,还奇怪怎么会有吃的,就kan到了身旁笑盈盈kan着自己的范青山。
  想到自己现在有家回不得是因为什么,闺闺愤力的打了过去,范青山也不躲。任由她打着,直到打累了,闺闺才捂着脸哭了起*| lai |*。
  “你个混蛋。”是的,她怨不得他。
  当初发生了* na *件事情之后,自己说过当还当年的事情。现在有这种后果也是自己没有想到,若自己知道处理,也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好了,再生我的气,也要先吃了东西再发脾气。”范青山起*| lai |*给她盛了一碗粥,递到她面前,“吃点吧,正温着。”
  闺闺原本是不想吃的,可肚子却不适时的叫了起*| lai |*,这几天在学校她也一直没有怎么吃东西,今天一天更是滴shui *未jin *,先前也是被饿死的。
  犹豫了一↓,才接过碗,低头慢慢的吃了起*| lai |*,范青山拿起筷子又给她夹了两道青菜,见她yu (谷欠)躲开,才解释道,“清炒的,你要是闻了不让你恶心,就能吃。”
  闺闺的手顿了顿,才接过菜,试探的往嘴里吃,到嘴里果然没有要吐的感觉,她才细细的嚼了起*| lai |*,范青山又给她夹了几样菜,她都吃了,一碗粥↓去,闺闺才活了过*| lai |*。
  “再吃点。”范青山见她就吃这么点,有些不* gao *兴。
  闺闺扭开身子,“我吃饱了,范青山你既然知道了,* na *咱们就把这事处理了吧?我不管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是这个孩子我不能留,你有能力找到我,一定也有能力让人不知道我打胎的事情。”
  “你要打↓去?”范青山不* gao *兴了,“不行。”
  “你是我什么人?就是我家里人在这里,我说怎么样他们都会同意,你以为你是谁?别忘记了,要是让我家人,到是遭殃的是谁。”闺闺根本不回头kan他,“范青山,不打掉了,你难不成让我生↓*| lai |*?你想把我一辈子都毁了吗?”
  然后又喃喃道,“现在已经被毁了。”
  范青山用力的扳过她,“你不用怕,我去跟你家人说。”
  “范青山,你还不懂吗?我根本不喜欢你,你现在去找我家谁都不好使,你要是把这件事情闹开了,我就不活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我再怎么面对家人?”这才是闺闺不敢告诉家里的原因。
  从小到大,她从*| lai |*没有做过错事,却一次惹了这么大的麻烦。
  闺闺是真的怕了。
  而且还这么见不得人。
  范青山强*ying *道,“所以只要打掉这个孩子你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闺闺不语,算是默认了。
  范青山气极,“* na *好,我现在带你去打掉,然后再跟你家里人说咱们的事。”
  听到他起身要走,闺闺怕了,上前去扯着他,“范青山,你到底要怎么样?”
  “怕了?我的要求很简单,把孩子生↓*| lai |*。当然了,你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我有办法,做的神不知鬼不觉的。”范青山走到她面前,轻轻的把她揽在怀里,“你放心,孩子生↓*| lai |*之后,孩子由我*| lai |*养,以后咱们俩个就当不认识。”
  “可是我的学业呢?”
  “申请休学吧。”范青山斩钉折铁道,“不用你家里找人,我找人,等你生了孩子后还可以回*| lai |*接着念。”
  这是唯一可行的,又不让家里人知道,又能留↓孩子的。
  闺闺也是个心ruan (车欠)的,根本做不到去把孩子打掉。
  见闺闺不chu *声了,范青山眼里闪过笑意,搂着她坐到床边,“一切有我,你还有什么可怕的,你喜欢哪里?听姐姐说你喜欢荷兰,* na *就去荷兰养胎,给你找一个风车和郁金香的庄园,好不好?”
  因为念的是军校,chu *国的机会不多,闺闺听到荷兰眼睛亮了亮,可又想到是因为什么才去的荷兰,脸上刚刚升起*| lai |*的欢喜之色又退了↓去。
  范青山也不急,反正怀了孕有一年的时间让他去努力,就不相信能把这个小丫头哄到手里*| lai |*。
  特别是还有孩子在牵扯着,到时她就更离不开自己了。
  “天亮了,给家里打个电话吧,他们现在找你也快找疯了,你只说跟同学吵架。”范青山把宾馆电话拿起*| lai |*递过去。
  闺闺也知道自己这一晚一定闹得ting *大的,还是往家里打了电话,电话刚通就被接了起*| lai |*,张桂兰忙问,“是闺闺吗?”
  “妈妈,我跟同学吵架了,才没有归校,对不起。”闺闺的心提着,生怕家里人骂自己。
  “原*| lai |*是这样,人没事就行,你在哪里?妈妈现在去接你。”
  “不用,我一会儿自己打车回去。”闺闺生怕家里人问自己在哪,“妈,我洗洗脸就回家了,有什么话回家说。”
  就慌乱的挂了电话。
  范青山宠溺的点点她的鼻子,“放心,一切有我。”
  闺闺不习惯他亲密的举动,往后移了移身子,“* na *我回家了,跟家里人说要休学。”
  “好,你先回去,一个小时后我就到,到时你只管坐着我说就行。”范青山成熟稳重的gan 练这个时候又显了chu **| lai |*。
  闺闺愣了愣,没有说话,这才起身洗了把脸,提着包↓楼,范青山却是跟她一起↓楼,开车送她到了别墅,在外面的车时坐了半个小时,才↓车去了罗家。
  此时罗家已从惊慌中在见到女儿之后,才安↓心*| lai |*,不过刚听到女儿说要休学,还没有问原因,范青山就*| lai |*了。
  范青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这是怎么了?闺闺没有上学?”
  “是啊,突然说休学。”张桂兰到也没有怪女儿的意思。
  当初考上军校也是女儿自己的意思,家里现在条件好,更不用想着让女儿去外面找工作。
  “噢?* na *有没有想过休学了去哪里?”范青山瓢向闺闺。
  闺闺心虚的扭开头,“我……我想去荷兰。”
  “荷兰是个好di 方啊,我在* na *边有房子,你要是去了可以住在* na *里。”范青山接过话。
  张桂兰笑道,“* na *就方便了,只是她一个人跑* na *么远,家里也不放心,这事还是和你爸爸商量一↓吧。”
  “妈妈,我想去。”闺闺kan了母亲一眼,又kan向一旁一直在沉思的父亲,“爸爸,好不好?”
  女儿从小到大就懂事。
  头一次求自己,罗继军也不忍心拒绝,“行,* na *就chu *去散散心吧,先休学一年。”
  事情就真的这么顺利。
  闺闺偷偷kan了范青山一眼,真让他说中了,可想到欺骗家里人,心↓又愧疚起*| lai |*。
  ps:
  月底了,明天新的一个月了,最后的时刻了,粉Red(* hong *)票都chu **| lai |*吧。嘿嘿,八八新文《恶女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