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听到Behind(shen hou)有脚步声,孙梅回过身*| lai |*,kan到张桂兰就把闺闺扯到手里,癫狂的笑了起*| lai |*。
  闺闺kan到母亲奋力的挣扎着要过去,却怎么也动不了,孙梅一只胳膊揽在闺闺的脖子上,闺闺一动,她就用力的勒jin ,闺闺的脸被(bie)的都White(颜色bai )了,站在原di 不敢再动,泪拼命的往外涌,呜呜的哭了起*| lai |*。
  “张桂兰,你终di *| lai |*了,失去女儿的感觉怎么样?很心痛吧?你体会到了吧?要不是你,我怎么会沦落成这样?我的女儿又怎么会死?一切都是你的错,要不是你妈也不会chu *事,更不会有张家的事情,都是你。”说到最后,孙梅的眼睛里满是恶毒,揽着闺闺的胳膊又jin 了几分。
  张桂兰脸色惨White(颜色bai ),kan着孙梅,一动也不敢动,特别是她手里乱挥动的刀,“孙梅,我知道你恨我,可是这跟孩子无关,你把孩子放了,你怎么对我都行。”
  “放了?”孙梅疯狂的笑了起*| lai |*,笑够了才开口,“张桂兰,你真是天真,你以为我傻了?放了手里的筹码,然后让你再次嘲笑我?我被罗继军拒绝,你就一直在扬扬得意吧?kan着我不幸,kan着我落得这般悲惨的境di ,你是不是很* gao *兴?米粒死了,你一定更* gao *兴吧?要是你儿子娶了米粒,我的米粒根本不会死,所以都是你害的,都是你。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也要让你尝受到跟我一样的痛苦。”
  说到最后,孙梅几yu (谷欠)疯了。
  张桂兰kan着极端的孙梅,只觉得她已经疯了,“孙梅,你当初主动【gou && yin】罗继军,他拒绝你,跟我有什么关系?明明是你要【gou && yin】有妇之夫,最后把自己弄的* na *么惨,凭什么怪别人?你【gou && yin】我男人。还要让我的儿子娶你的女儿,孙梅,你以为你是谁?呸,不要脸。你也就知道拿个孩子当挡箭牌,有能耐你chong *着我*| lai |*啊。你kankan* na *才五岁的孩子,hands(* shuang * shou *)双脚被你绑着,你还有什么怕的?孙梅,难怪你抢不过我,因为你就这点胆。”
  被张桂兰这么一刺激,孙梅果真松开了揽着闺闺的手,拿着刀一步步的向张桂兰走*| lai |*,张桂兰慢慢的往后退,从里屋退到了外屋。再退到了门外,站到了院子里。
  孙梅已经疯了,只傻笑着拿着刀向张桂兰*近,“kan吧,我就知道你是背后笑话我。今天我就杀了你,让你们都↓去陪米粒,你们都得死。”
  一边拿着刀疯狂的向张桂兰刺去,张桂兰左躲右闪,却还是被孙梅手里的刀在身上给划chu *了血口子,强忍↓痛,张桂兰想着办法怎么把孙梅放倒。
  可院子里空dang dang 的。什么也没有,根本没有东西能抵挡一↓孙梅里手的刀,眼kan关就要被*到了墙角,张桂兰咬jin 牙,心一狠就向孙梅拿刀的手扑去,用力body(* quan | shen *)的力气去夺刀。刀在身上划了多少道口子她不知道,她只有一个念想,现在不把孙梅放倒,女儿就完了。
  想到女儿,张桂兰忘记了痛。用尽body(* quan | shen *)的力气把孙梅撞倒,刀也被甩到三步远的di 方,张桂兰qi (马奇)到孙梅的身上,狠狠的掐着孙梅的脖子,孙梅的手却用力的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着张桂兰的眼睛,两人在di 上滚*| lai |*滚去,一会儿是孙梅占上峰,一会儿是张桂兰占上峰,直到腹部被刀刺入,张桂兰才从孙梅的身上慢慢的滑落↓去,整个人倒在di 上,手却jin jin 的握住刺入腹部的刀,只想着不把刀给孙梅,女儿一定没事。
  原*| lai |*在两个人翻滚打斗的时候,孙梅就把刀*到了手。
  “哈哈,杀了你,杀了你。”孙梅大笑的拍手指着张桂兰,kan着血从张桂兰的身上慢慢的流chu **| lai |*,孙梅的笑声更大了。
  罗继军推开院门闯jin **| lai |*的时候,就kan到这样一幕,整个身子的血液都凝固了,后面跟jin **| lai |*的周付国和田小月是后到的,kan到这一幕也吓了一跳,田小月更是尖叫chu *声。
  孙梅回过头kan去只,xiong 口受了一力,整个身子向后飞去,狠狠的撞到了墙上,爬起*| lai |*的时候,*ying *生生的吐了一口血,却又颠回di 上,动不了了,只能眼睁睁的kan着一步步向自己走*| lai |*的罗继军。
  “你是我的男人,我们结婚了,还有一个女儿,你当上军长了,你很爱我。”孙梅喃喃的说着。
  周付国反应过*| lai |*后,上前拉着罗继军,“快送桂兰去医院。”
  听到媳妇,罗继军这才人疯狂中平静↓*| lai |*,转身过几个大步的蹲到媳妇身前,张桂兰大口的喘着气,“闺闺在屋里。”
  * na *边田小月忙接过话,“你们快去医院,我去抱闺闺。”
  这个时候警笛声也响起,警察涌了jin **| lai |*,kan到有人受伤,忙打电话叫救护车。
  罗继军抱着媳妇大步的chu *了院子,血一路滴了一di ,到医院的时候,罗爱军也得了信从部队里赶过*| lai |*了,kan到母亲,当场眼圈就Red(* hong *)了。
  “要是我死了,你就再拌个老伴,好好的活↓去。”张桂兰jin jin 的抓住罗继军的手,罗继军却一声也不吱,只kan着她,张桂兰似有千言万语,最后只说一句,“照顾好闺闺。”
  就闭眼上了眼睛,罗继军的泪瞬间就涌了chu **| lai |*。
  罗爱军没有机会说话,母亲就被送jin *了急救室。
  罗继军这才像body(* shen | ti *)里的力劲都被抽gan 了一样,踉跄的坐在了椅子上,等所有人都赶过*| lai |*的时候,张桂兰已经jin *去一个多小了。
  罗继军揪着头发,“她竟然还让我再找一个,她怎么能扔↓我一个人?”
  “继军,ting *住,桂兰会没事的。”White(颜色bai )松安慰他。
  杨宗国也赶了过*| lai |*,身边还有他刚结婚不久的宋明珠,kan着是个gan 练的女人,只静静的跟在杨宗国的身边,kan到罗继军的样子,杨宗国也知道事情不好,整个人颠坐在椅子上。
  宋明珠就jin jin 的握住他的手,希望能给他一些力量。
  周付国和田小月是抱着闺闺后赶*| lai |*的,闺闺还在惊吓中,却也知道要妈妈。一见到罗继军就扑到了怀里,“爸爸,妈妈呢?”
  “妈妈没事。”罗继军安慰女儿,shen chu *手给女儿擦泪。自己的泪却忍不住掉到女儿的手上。
  父女俩个握在一起哭,弄得大家眼圈也Red(* hong *)Red(* hong *)的。
  三个多小时之后,手术室的灯才灭了,众人围了上去。
  “病人失血太多,最少也要三天之后才能醒*| lai |*,先送观察室吧。”医生说了一句就走了。
  这是没事了?
  罗爱军喜极而泣,拉着妻子的手jin 了jin ,范络络的手都被握痛了,一直也没有敢chu *声,知道老公在担心着婆婆。现在婆婆没有事,她也跟着松了口气。
  “爸?爸爸?”众人都松了口气,却听到了闺闺的叫喊声。
  原*| lai |*罗继军在听到媳妇没有事之后,才晕了过去。
  周付国忙过去扶人,叫着叫罗爱军。“过*| lai |*吧,你爸爸这是吓的晕了,没想到你爸还是个情种。”
  现在人都没有事了,大家的心情也松了口气。
  罗继军也住jin *了病房,张桂兰在观察室,罗爱国信赶回*| lai |*的时候,家里就乱成了这个样子。爸爸是醒了,可是妈妈却一直也没有醒,大家脸上的担心还没有扯↓去。
  闺闺也不上学了,天天在周家呆着。
  至于学校里的老师也又工作疏忽的错误被开除了,孙梅jin *了精神病院。
  张桂兰醒*| lai |*的时候就kan到床边围了一群的人,等kan人清楚了。浑上的痛处传*| lai |*,才知道自己没有死,咧了咧嘴角笑了,“活着啊。”
  “妈,你都快把我们吓死了。”罗爱军挤上前去。眼睛还在肿着。
  “谁欺负我家的小子了,眼睛都肿了。”张桂兰的气还不给力,一句话说了半天才说完。
  “你别说话了。”罗继军一直坐在床边握着她的手,“只要你好好的,大家都好。”
  在生死边缘走一圈,再次听到自己男人的话,张桂兰Red(* hong *)了眼圈点点头,“是啊,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幸福。”
  目光扫过床边的女儿、儿子、儿媳以及众人。
  说得众人眼睛都涩涩的。
  田小月也jin jin 握住周付国的手,在kankan跟罗爱国赶回*| lai |*的儿子,black(hei )了也瘦了,可是现在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幸福。
  朱蓝一家四口,包括刘小兰夫妻也都在,都慧心一笑,只要一家人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
  门被推开,宋卫东和王百军夫妻也*| lai |*了,还有杨宗国夫妻,屋里一↓子挤了这么多的人,却一点也不吵闹,众人彼此kan着对方,淡淡的笑了。
  半个月后,张桂兰chu *了院,罗爱国和周爱月归队,半年后*| lai |*信说都各自处了女朋友,等过年的时候带回*| lai |*,有了上次的事,学校也严谨了,每天接闺闺的事抱成了罗继军,张桂兰则又buy(中文:gou mai)了房子,装修好之后把公公婆婆接了过*| lai |*,同*| lai |*的还有罗海英,李阿妹有身孕了,罗海英过*| lai |* 帮着照顾,一边揽↓了照顾父母的事情,(曰)ri 子有条不絮的过着。
  人生短暂,开心还*| lai |*不及,lang费时间去不开心,多不值得。
  ps:
  结局了,说实话很不知道结局该怎么写,有太多不足的di 方,大家多多包涵吧。也谢谢大家这么久以*| lai |*的支持,明天起八八会写番外,喜欢的丫头们可以接着kan。这本书就像八八的孩子,kan着自己把孩子养的这么多mao *病,心里也很失落,只希望↓次能jin *步,改掉自己的mao *病。八八新文《恶女从良》大家多多支持,↓个月主要以* na *个文为主了。农村媳还需要粉Red(* hong *)票,大家多多支持八八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