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孩子虽然是早产生↓*| lai |*的,却很健康,又White(颜色bai )又胖,刚一生↓*| lai |*大眼睛转*| lai |*转去的,就像能kan到人一样,生前两个孩子,罗继军也没有这样* gao *兴过,打从护士* na *里洗过澡之后,罗继军就一直抱在怀里,张桂兰这次是顺产,小半天就恢复过*| lai |*,kan到罗继军还抱着孩子,忍不住开口劝他。
  “抱这么久了,你也怪累的,放↓吧。”
  “我不累,这和我在部队里比,根本不算事。”罗继军笑的合不拢嘴。
  周付国kan着羡慕又嫉妒,“怎么生小子的时候没kan你这么* gao *兴,人家都说男孩受宠,你家的这个到是女孩受宠,真是怪了。可别让你家的两个小子知道了,这要是吃起醋*| lai |*,有你受的。”
  “他们都要结婚的,还跟不会说话的sister(* mei mei *)生气,我到想kankan他们的脸有没有* na *么大。”罗继军heng(哼哈二将)了heng(哼哈二将),跟本不在乎。
  田小月就抿嘴笑,周付国也摇了摇头。
  朱蓝和刘小兰他们赶过*| lai |*的时候,就见一屋子的人都在笑,好奇的一问,知道前因后果后,也笑了,朱蓝* xing *子shuang XX大XX朗,“我kan就得这样,女孩得jiao (女乔)养,你家要是不喜欢,给我,我一定当成公主的养。”
  “嫂子,就是我舍得继军也舍不得,你kankan他,一直搂着呢。”张桂兰打趣。
  病房里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闹闹的,病房外面,孙梅冷笑,为了生二胎连男人的工作都弄↓*| lai |*了,这样的女人竟然也会觉得好,孙梅也瞧不起罗继军*| lai |*,一边想到自己的女儿*| lai |*信说罗爱军又有了新女朋友,心↓又是一恨,可除了恨她没有别的办法。
  kan到张桂兰的幸福,只会让孙梅越发的让自己不痛快,她转身大步的离开。
  第二天张桂兰就chu *了院,孩子取了小名叫闺闺。第七天的时候,饿的时候哇哇大哭,突然kan到罗继军换衣服时luo 着着上身,整个人也不哭了。瞪大了眼睛kan,这可把张桂兰笑坏了。
  孙淑波听了后连夸,“这孩子将*| lai |*一定是个聪明的。”
  张桂兰笑了笑,暗↓想将*| lai |*怕是个小色女。
  这事被田小月知道了,就打电话告诉了北京的三个孩子,三人听了越发的盼着放假好回家过年,正好kankansister(* mei mei *),直到还有半个月过*| lai |*,三人才回*| lai |*。
  罗爱军第一个跑jin *屋*| lai |*,就直奔卧室而去。“闺闺呢?”
  “你一身的寒气,去先抱了衣服洗洗手再过*| lai |*。”人到卧室门口就被罗继军给拦了↓*| lai |*。
  “爸。”罗爱军不瞒 的叫了一声,还是听话的先回了书房,换了衣服又洗了手和脸才去卧室,罗爱国和周爱月jin **| lai |*的时候。就听到罗爱军的欢呼声,两人摇了摇头。
  “家里又不缺东西,怎么buy(中文:gou mai)了这么多的东西?”罗继军过去帮忙。
  罗爱军笑道,“是范络络给sister(* mei mei *)buy(中文:gou mai)的,有些还是他家亲戚从国外buy(中文:gou mai)回*| lai |*的。”
  周爱月先去卫生间洗手,kan他chu **| lai |*,罗爱军才jin *去洗手。chu **| lai |*的时候,周爱月已经在卧室里了。
  此时的闺闺刚过百天,只要有人抱她就笑,胖呼呼的,罗爱军打jin *屋后就一直抱着,kan周爱月jin **| lai |*。还把孩子抱到他身前。
  “kankan,我sister(* mei mei *)可爱吧。”
  周爱月也kan过小孩子,可是这么可爱的还是头一次kan到,特别是眼睛别提多gan 净了,忍不住shen 过手。“给我抱抱。”
  “等一↓。”这等一↓直到周爱月要回家了,也没有抱上。
  原*| lai |*三个人到了大院,直接到了罗家,周爱月连家还没有回呢,回到周家,田小月还骂了儿子一句,却也不是真的生气,随后就埋怨起周付国,嫁给他怎么不好,连生个二胎都不行。
  周家父子相视而笑,反正早就习惯了像孩子* xing *子一样的田小月。
  放的这个寒假,周家除了上班的周付国,田小月母都赖在张桂兰家,每天逗着闺闺,甚至还认了闺闺当gan 妈。
  直到孩子以返校了,张桂兰才找儿子谈话,“孙米粒还找过你吗?”
  罗爱军摇摇头,随后才道,“不过回*| lai |*的时候也不知道是不是凑巧,我们坐一个车。”
  “要是遇上了,只当认识的人,没必要弄的生死不相往*| lai |*,* na *也不像男子汉,到是徐敏不是去北京找你们了吗?上次去一直说她在工作忙,这次没有和你们一起回*| lai |*吗?”
  到底这些年*| lai |*跟徐家处的也不错,张桂兰忍不住关心的问了一句。
  罗爱军吭哧了半天,“回*| lai |*了吧?我们也没有联系。”
  张桂兰一kan就有事,“你和我说,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chu *事了?”
  被母亲*着,罗爱军这才说了实话。
  原*| lai |*徐敏到北京找他们之后,主要是奔着周爱月去的,甚至chong *动之↓问周爱月喜欢不喜欢她,周爱月直接拒绝了,只说把徐敏当成sister(* mei mei *)一样,徐敏伤心不信,*| lai |*的* na *天她正好kan到周爱月与另一个女同学在一起,就说周爱月喜欢上了别的女人,然后就跑了。
  后*| lai |*他们打过电话,可是徐敏一直也没有回,又不放心往徐家打了电话,听徐家的人说徐敏去了南方,他们这才放心,所以直到现在他们也没有联系。
  张桂兰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难怪这阵子一直觉得有些di 方不对,却想不通哪里不对,现在听儿子这么一说,才想起*| lai |*,只要田小月在,赵雪都会找借口先走,总之两个人碰面的机会很少。
  她了解赵雪不是小气的人,怕是觉得没脸见田小月才这样做的,而她和田小月还被蒙在鼓里,想到这些,张桂兰忍不住笑骂道,“以后这事第一时间跟我们说,你们瞒着觉得给徐敏留面子了,可是他的家人知道,* na *让我们大人怎么处?原以为你们长大了,现在kan*| lai |*办事还是欠妥当。”
  罗爱军他们到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特别听了母亲把这半年*| lai |*两家大人的事情一学,才知道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
  当天送走了三个孩子之后,张桂兰和田小月去了徐家,徐家冷冷清清,只有赵雪自己在家kan电视,kan到两人*| lai |*ting *尴尬的。
  坐↓之后,田小月才不满道,“这么些年了,我什么人你还不了解,chu *了* na *事你也该对我说,这又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要不是这次他们几个回*| lai |*说了,我还不知道呢。是不是我不知道,你就要躲我一辈子?”
  赵雪臊的抬起不头,“我这是实在跟* na *孩子生不过*| lai |*这个气,打电话*| lai |*还和我闹了一场,我让她自己爱去哪去哪,这就跑南方去了过年都没有回*| lai |*,你说养chu *这么一个不省心的*| lai |*,我哪里还有脸和你们说这个,她这学上到了半就不上了,你说当时让她回*| lai |*还能赶上,现在这样这学也上不成了,我怎么就把她给宠成这样呢?”
  说着说着,赵雪哭了起*| lai |*。
  这几个月,她还大病了一场,又不敢和任何人说,到底恨自己没有把女儿养好。
  “你也别急,徐敏是我们kan大的,现在自己到外面散散心ting *好,你也别担心,等她玩够了就回*| lai |*了,不会犯什么错误。”张桂兰的话对赵雪一点作用也不起。
  等安慰了赵雪,从徐家chu **| lai |*之后,田小月叹了口气。
  “一kan她这样,我就有些愧疚,可是我也不知道徐敏会跟爱月表White(颜色bai ),再说我也没有交代爱月,是他自己不喜欢。”田小月一边给自己找借口。
  张桂兰笑道,“算了,这人的命啊,就得靠自己,好坏都是自己走chu **| lai |*的。”
  田小月赞同的点点头。
  回了大院,两人才分开回了各自的家。
  罗继军在家里哄孩子,kan到张桂兰回*| lai |*的晚了,还ting *纳闷的,“你们上街了?”
  “没有,去徐家坐了一会儿。”不用张桂兰多说,罗继军也明White(颜色bai )了。
  反正这事大家心里都明White(颜色bai ),只是早晚要挑明的事,张桂兰笑道,“这将*| lai |*谁家的姑娘要是嫁给了爱月,这还跟徐家结仇了呢。”
  “徐虎和赵雪不是* na *么小气的人。”罗继军到是很肯定的回答。
  这可和是不是* na *样的人没有关系,若不是一个大院里的还好说,若是一个大院里的,* na *可就不好说了。
  夫妻两正说着话,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张桂兰走过去,打开kan到是胡可,笑道,“胡可放假了,jin **| lai |*吧。”
  这个年过的可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只要放假胡可就到家里*| lai |*,张桂兰心中明White(颜色bai ),也不挑破,反正gan 惦记也没有用,人*| lai |*就当客人接待,也让人挑不chu *mao *病*| lai |*。
  胡可笑着叫了一声婶子才jin *了屋,“爱军他们返校了啊?”
  眼睛四处的打量着。
  “是啊,今天走的,你*| lai |*晚了,不然能赶上送他们呢。”张桂兰状似无心的说了一句。
  胡可笑了笑,“* na *可惜了,我们今天↓午才有假。”
  这假还是她提前几天就请的,只知道罗家兄di 今天走,想着去送一送,可到底是没有赶上,心中不勉有些失望,没坐多大一会儿,张桂兰留她吃饭,只说部队还有事,人就走了。
  ps:
  人为什么活着呢?八八新文《恶女从良》不是恶俗女啊,在这里解释一↓,kan书名总会让人有* na *种感觉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