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桂兰不跟罗继军多解释,到是房子太久没有住,到处是灰,除了张桂兰gan 些轻松的活,可把田小月累坏了,罗继军做的也是最多的。
  小区超市里什么都有卖的,张桂兰晚了菜,晚上特意多做了两个菜,田小月的埋怨声才小了,“算你有良心,一*| lai |*你家住还要当苦力,好在你有良心,给多做了几个菜,不然这事可没完。”
  张桂兰笑了,往她碗里夹菜,“多吃点,对了,* na *三个小子知道咱们*| lai |*吗?”
  “我没打电话。”田小月也不客气,大口的吃着菜,一点也没有因为罗继军在场放不开。
  “* na *明天去给他们一个惊喜。”张桂兰眨眨眼睛。
  田小月眼睛一眯,“你有什么好主意?”
  张桂兰点点头。
  田小月就笑了起*| lai |*。
  两人一拍计合,罗继军摇了摇头,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主意,反正不问明天也知道两人想gan 什么。
  结果等到第二天,kan到两人的妆扮,罗继军抽了抽嘴角,指着沙发上的衣服,“你们不会让我穿这个吧?”
  “你不用穿,到时在一旁接应我们就行。”张桂兰帮着田小月扯了扯衣襟,“还真ting *像农村妇女的。”
  田小月听了惊呼,“真的吗?我去kankan。”
  两人挤在境子面前,两个农村妇女就映了chu **| lai |*。
  “我在想他们kan到了咱们这样会是什么反应。”田小月兴奋不已,一边↓狠道,“要是怕丢人不叫妈,我跟* na *小子没完。”
  罗继军摇了摇头,拿了车钥匙往外走,“我去外面等你们。”
  两人忙跟了上去。
  到了首都最大学府的军校外面,张桂兰和田小月一↓车就引*| lai |*不少人的侧目,张桂兰拿着布围巾让两人个围到头上才到门口* na *里去。
  一听说是*| lai |*探亲的,又kan两人是农村的。门卫到也ting *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觉得ting *不容易的,说*| lai |*也巧,她们俩*| lai |*的时候。正赶上休息的时候,就被带到了接待室。
  罗爱国和罗爱国是双胞胎走到哪里都让人多kan一眼,又和周爱月在一起,三人在学校里也算是ting *有名声的,一听说有家长*| lai |*探亲,同学都好奇挤到了接待室,待kan到里面坐着的两人,都惊呆了。
  不过随后就想明White(颜色bai )了,平(曰)ri 里三人为人低调,只说一个di 方*| lai |*的。现在kankan这样的父母,也就知道怎么回事了,难怪会这么低调,原*| lai |*是怕丢人。
  其实三人都是不爱显摆的人,所以从*| lai |*没有说过自己的身世。
  可三人kan到母亲这副打扮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周爱月和罗爱国到没有说什么,到是罗爱军忍不住笑了起*| lai |*。
  若大的接待室里只有他一个人笑,声音也特别的哄亮。
  田小月抽了抽嘴角,“桂兰,你家爱军该好好收拾一↓了。”
  这话好使,张桂兰没等开口。罗爱军马上不敢笑了,“田姨,你也太小气了,你们弄成这样,还不让人笑。”
  “臭小子,这样弄是想kan你们到底要面子还要是母亲。懂不懂?”田小月一边掏chu *镜子,“多好啊,哪里土气了?你们都被现在的小姑娘给迷flower (hua )了眼。”
  这话让三个小伙子齐齐的摇了摇头。
  到是罗爱国kan到母亲瘦了,担心的问,“妈。是不是家里有什么事?爸提前退就退了,你怎么还上huo *了。”
  张桂兰脸一hot(英文:hot,中文:re ),这到不好意思和儿子解释自己是怀孕反应。
  田小月一脸的幸灾乐祸,“你不用多想,你妈可不是上huo *,* na *是喜事。”
  “什么喜事?”罗爱军也好奇。
  “你妈怀孕了,不然你们爸爸怎么会早退,不就是为了生二胎嘛。”
  “啊?”这↓换成三个人惊呀了。
  罗爱军第一个反应过*| lai |*,靠到母亲身边,“妈,真的吗?”
  张桂兰见都扯破了,也直gan 脆的承认了。
  罗爱军欢喜不已,“男的还是女的啊?最好要个sister(* mei mei *)。”
  kan到别人有sister(* mei mei *),罗爱军最羡慕,现在突然听到母亲有身孕了,哪里不* gao *兴。
  罗爱国虽然没有说什么,可kan脸上的笑,也知道他是* gao *兴的。
  两儿子没有说别的,张桂兰松了口气,“男女都一样,不过kan这胎像女的。行了,你们大小伙子说这个做什么?到是你们,在学校里怎么样?还习惯吧?”
  张桂兰想问孙米粒有没有*| lai |*找他们,可kan儿子的笑脸,又不忍心说这些不开心的事情。
  罗爱军的眼睛转了转,才笑道,“孙米粒*| lai |*找过我们,不过学校里有规定,只有周末才能chu *去,而且还要沦着chu *去,只在学校里见过一次,放心吧,我都跟她说清楚了,直接说我接受不了她做事的方法,她承认她做错了,让我给她一个机会,我说我有女朋友了,她不相信,我叫了给她kan,她才相信。”
  “你这孩子,又乱扯人jin **| lai |*,让人家女孩怎么办。”张桂兰见儿子一点就透,很是欢喜。
  “没有啊,是真的,真的处了女朋友,就在外面呢,还想着给你们介绍呢,刚刚只顾着跟你们说话,到忘记了。”
  罗爱军嘻皮笑脸的,到是把张桂兰和田小月弄愣住了。
  见这样,周爱月才解释道,“是一个学校的,人是北京本di 的,父母也在部队里面。爱军人和家说是农村的,父母是农民,女孩也没有嫌弃 他,这才相上。人不错。”
  张桂兰又kan大儿子,罗爱国也点点头,她才开口,“* na *让人jin **| lai |*吧。”
  不管怎么说,不是孙米粒就行。
  罗爱军chu *去叫了一声‘络络’,只见一个穿军装的女孩走了jin **| lai |*。
  给人的第一个感觉是精神gan 净,脸上的笑很gan 净,让人就忍不住喜欢。
  田小月羡慕,一边拉着儿子,“你找了没有?”
  见儿子摇头,忍不住失望。
  此时女孩被罗爱军拉到了张桂兰的面前,落落大方的叫了一声‘阿姨’,任张桂兰打量。
  张桂兰kankan儿子,笑了。
  这傻小子,就跟人家* na *样说家势,人家父母又不是傻的,怎么会不知道,才问了一句,“你和你爸妈说过男朋友了吗?”
  女孩摇了摇头,“学校不允许谈恋爱,我们是偷偷的。”
  到是诚实。
  张桂兰喜欢上了,“好,* na *你们就偷偷的处,等毕业了想结婚,就给你们办。”
  女孩原以为张桂兰是个农村的妇女,该很拘谨才是,没有料到说话办事到很敞亮,又见对自己眨眨眼睛,女孩笑着欢快的应↓。
  没有料到kan一次儿子,儿子还交了这么好一个女朋友,张桂兰很* gao *兴,临走的时候说要在北京呆着(曰)ri 子,让他们放假了一起chu **| lai |*,又把住的di 址给了他们,让他们带朋友*| lai |*玩。
  范络络过后*| lai |*拉着罗爱军问,“kan你妈一点也不像农村人。”
  罗爱军但笑不语。
  到是同学里面,多kan到罗爱军的母亲后,有些kan不起他们,三人混不在意,等到休息的时候,罗爱军邀请大家到家里去玩,听说他家在北京有家,有些是把罗爱军当朋友,自然会去,有些是想kan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可等到了别墅的时候,在kan到穿着端庄又知* xing *的张桂兰,众人都愣了,在听说罗爱军的爸爸是军长才退↓,众人又是一惊。
  到是范络络有些jin 张了,她能追到罗爱军,就是她觉得自己配得上罗爱军,可是现在kan罗爱军家里的条件这么好,一时之间到有些自愧不如。
  罗爱军kanchu **| lai |*,安慰她,“我妈很好,从*| lai |*不在乎对方什么样,只要人好就行。我爸听我MD,你妈喜欢你你还怕什么,将*| lai |*我欺负你,我妈还得收拾我。”
  其实罗爱军哪里是被人追就和人处对像的,就是范络络有一股傻劲,让他kan着喜欢,又心di 善良,这才先给拿↓了,他自然不会告诉范络络,不然这女人一扬扬得意,到时低头做小的就是男人了。
  范络络哪里知道罗爱军的腹black(hei ),听了罗爱军的话到真是用心的在张桂兰的面前认真起*| lai |*,kan她这么jin 张,张桂兰就知道一定是儿子说了什么。
  拉了人到自己的身边说话,“我这个人很开明,只要你们合得*| lai |*,我不会过问,爱军和你说什么你别信,我家只是普通的家庭,没有* na *么多的说法,我也是当过一辈子军嫂的,知道当军人的媳妇有多难,以后你们要真在一起了,你要坚强起*| lai |*。”
  见准婆婆这么开明,范络络才恢复了平时的样子。
  过后少不得与罗爱军算帐。
  罗爱军还跟着母亲报委屈,“我可是你亲儿子,你还向着外人。”
  “臭小子,谁有理我向着谁。”张桂兰给了儿子一巴掌。
  根本没有用力,罗爱军还嘻皮笑脸的笑。
  小儿子不用担心,到是大儿子,不拘言笑,张桂兰ting *担心的,被罗继军劝说还小,这才放↓心*| lai |*,剩↓的(曰)ri 就是在四处的观赏,直到快入冬的时候,三个人才回东北。
  张桂兰的肚子已经大了起*| lai |*,已经七个多月了,kan样子不用等到过年就要生产了,家里备用的东西孙淑波都给备好了。
  可刚到八月份,张桂兰就动了产,早产↓一个六斤多重的女婴,可把罗继军* gao *兴坏了,到处的打电话通知。
  ps:
  丫头们,粉Red(* hong *)票啊,呼唤了一个月,嗓子都肿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