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江枝*| lai |*了,到没有以前* na *样低弱的样子,到是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有重要事情要 说,让张桂兰找一个适合说话的di 方。
  张桂兰不知道她又有什么把戏,直接把她带到了卧室,让董老太太先到客厅,反正孩子在睡觉,到也没什么事。
  屋里没有别人了,江枝才开口,“嫂子,雪军的工作chu *了问题,我和雪军想了两天也找不到能帮忙的人,只想到了嫂子这里,*| lai |*救过嫂子几次,也知道嫂子不帮我们的原因,可这人啊,谁都想往上爬,雪军* na *样做也不过是想往上爬,到底没有伤到继军什么是不是?我也知道今天我就这样救嫂子,嫂子一定不会答应帮忙,* na *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嫂子与杨宗国的事也不想扯chu *去是不是?”
  开始听着还像人说的话,听到最后变了味,张桂兰不* gao *兴了,“我和杨宗国有什么事?我也想听听,你说说吧。”
  江枝冷冷一笑,“嫂子现在是儿子都有了,也不怕别人说什么,可杨宗国不同,当初罗继军不在家的时候,你与杨宗国天天走在一起,还一起jin *城几次,嫂子也不用不承认,这事部队的人到大院一打听就能知道,这至于两个人在一起做了什么,没有证据也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怎么想,是不是?雪军这次的事也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是工作调动,嫂子找人帮着说句话,保住了工作,很容易不是吗?”
  原*| lai |*是在这威胁自己呢。
  张桂兰笑了笑,“如果我不同意呢?”
  “嫂子不帮忙,左右我们也没有工作,也不怕什么话说不说的了。”江枝也不急,“嫂子好好考虑,工作就这两天的事,到时雪军的工作保住了,* na *些流言也不会传chu **| lai |*。我自己是念着嫂子的情,嫂子也不用怕我一而再的拿这事*| lai |*威胁嫂子,要是别人传这些流言,还真没有什么可说的。到是我与嫂子家住对门,* na *时又*| lai |*嫂子*| lai |*往,对嫂子的事最了解,我说chu **| lai |*,可信度就不一样了,嫂子是聪明人,最明White(颜色bai )这个理。”
  想了一↓,江枝又补充道,“今天我*| lai |*找嫂子,嫂子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吧。我也是实在被*的没有办法了,家里现在开的工资都吃不饱,要是工作丢了回老家受婆婆的气,我还不如成一个恶人。雪军跟本不知道我*| lai |*找嫂子这事。我知道这次之后,我跟嫂子就真的是陌路了。可嫂子要是不帮我,我就是让嫂子恨一辈子,也不会手ruan (车欠)。”
  丢↓狠话,江枝走了。
  张桂兰心里这个气,还真是欺负人啊,都欺负到家里*| lai |*了,可细想江枝的话。张桂兰又有些犹豫了,她不是不知道杨宗国对自己特别,所以后*| lai |*一直拉开拒绝,现在自己到不怕人说什么,可杨宗国的事业和婚姻就要受影响了。
  等回到书房跟田小月和朱蓝说话的时候,张桂兰也心不在焉的。到是田小月和朱蓝也聪明并没有多问,吃饭的时候刘小兰*| lai |*了,吃过了饭,又听刘小兰说了厂子里的事,张桂兰又指chu *了一些要注意的。kan天色不早了,才跟着朱蓝一起走,原*| lai |*是去Red(* hong *)肠的厂子。
  这样张桂兰也放心,罗继军没有回*| lai |*,到是*| lai |*了电话,张桂兰也没有跟他说,自己想了一晚,第二天早上,张桂兰吃过饭就chu *了门。
  却是先给周付国打了电话,将人约到了外面。
  两人在Red(* hong *)肠的厂子里碰的头,周付国还打趣,“什么在家里不能说,还到外面*| lai |*说。”
  左右没有人,张桂兰才笑道,“我今天是*| lai |*求你*| lai |*了,你在工商局* na *边有人吧?帮着说句话,保住李雪军的工作。”
  “怎么了?李雪军找你了?”周付国到是知道他们的事。
  “没什么,到底李雪军也是受了孙梅的指使,家里条件也不好,工商局的局长是继军的以前的首长,我要是去说,到是让人家觉得让他当恶人,咱们当好人是的。”
  周付国见她不愿多说,也没有深问,“行,我一会儿就打个招呼。”
  等和周付国分开了,张桂兰还在想着要不要嘱咐他别告诉罗继军,想了一↓周付国不是多事的人,便没有担心,虽然以后的两天没有再多问,也知道这事是办成了。
  江枝听到李雪军说工作保住了,* gao *兴的笑了,李雪军觉得奇怪,“我kan局里的人对我没有像以前* na *样排斥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不排斥还不好?你就好好上班就行了。”江枝装什么也不知道。
  李雪军却觉得不对,直到有一天遇到周付国,听周付国的话才知道是张桂兰帮着说了话,周付国的也用话点了李雪军,张桂兰也算是有良心了,不要再得寸jin *尺。
  李雪军没有反驳自己没有去找张桂兰,知道说了周付国也不会相信,回家的时候跟江枝发了脾气,“是不是你去找的人?”
  江枝见瞒不住了,才说了实话,“我不找人怎么办?等着你丢工作?回农村过见不得光的(曰)ri 子,孩子天天吃不饱?”
  想到周付国的嘲弄,李雪军气得大发脾气,“我李雪军现在就是饿死也不救他们,也省着他们一个个用鼻子kan我。”
  “我没有求,求了他们会帮吗?现在帮也不过是心虚害怕,不然能这么痛快的应↓了。”江枝冷嘲。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李雪军不明White(颜色bai )。
  江枝不勉得意的把威胁张桂兰的事情说了,李雪军听了当场就甩了江枝一个巴掌,“你真是black(hei )了心,以前做错了,让我这辈子都抬不起头*| lai |*,你现在还这么做,你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到不如回农村去,在这城里还没有呆几天,就把你的良心都给呆坏了。”
  江枝捂着脸,“你只知道怪我,要不是保住你的工作,我能去做这种恶人?你只想着回家就行了,你在部队的这些年也不知道你妈是怎么对我的,我过的哪里是人过的(曰)ri 子,你kankan咱们家军,瘦的皮包骨,还不是从小在家里吃不饱。我和你埋怨过一句没有?你现在却怪我,你要怪就怪好了,为了儿子我也要去做。”
  李雪军知道母亲的脾气,听媳妇一说,也觉得ting *对不起她的,最后叹了口气chu *了家门,江枝这才抱着儿子哭了起*| lai |*。
  李雪军去了部队,还是找到了罗继军,见他并没有指责自己,越发的心里不舒服,结果一认错,见罗继军跟本不知道怎么回事,李雪军这才把自己媳妇做的事学了一遍。
  罗继军拧了拧眉头,“这事我不有听说,* na *就是桂兰没有放在心上,你也不用多想。”
  李雪军涨Red(* hong *)了脸,也没脸再呆↓去,“* na *帮我跟嫂子说声对不起。”
  人就走了。
  罗继军的脸这才沉了↓*| lai |*,他不是生李雪军的气,也不是媳妇不告诉自己的事,而是觉得若不是心虚,gan 什么就被江枝给拿& nie (一种手法)住了?
  人就是这样,一有了想法,就越想越疑心。
  等回家的时候,见一脸笑盈盈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的媳妇,罗继军的心里不是zi wei 了,以前觉得媳妇有什么事都是直*| lai |*直去的,不像孙梅* na *样心机深的女人,可是此时却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这得多深的心机?
  张桂兰不知道罗继军心里的想法,到是kan他比往常还要沉默,ting *担心他的,“是不是部队里chu *了什么事?”
  “没事。”罗继军也(bie)不住,第二天早早的去了部队。
  结果这一去就是一个月,其间张桂兰往部队里打过电话,罗继军接到的时候很少。
  张桂兰心里就ting *不* gao *兴的,直到有一天kan到杨宗国,然后kan到他脸上的Red(* hong *)肿 ,听说是跟罗继军打架了,张桂兰就找到了部队。
  “宗国脸上的伤是你打的?”张桂兰这阵子肚子里就(bie)着气,此时也没有好气。
  罗继军见媳妇*| lai |*部队kan自己,第一句话就产关心杨宗国,当场也huo *了,“杨宗国杨宗国,是不是你的心里只有杨宗国?”
  kan着大吼的男人,张桂兰愣住了,更不敢想像的是他吼chu **| lai |*的话。
  心不知道怎么的就拧了起*| lai |*,“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罗继军也知道刚刚自己太chong *动了,让自己冷静↓*| lai |*,“你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所以请你给我说明White(颜色bai )一点,到底是什么意思?”张桂兰不傻。
  想到一个多月前,罗继军异样的反应,还有与杨宗国打架,再想不到是怎么回事,她就真的是个傻子了,正是想到这些,才让她伤心,她不知道原*| lai |*罗继军竟然是* na *样想她与杨宗国之间关系的。
  强压↓眼底的眼泪,张桂兰直视着罗继军,“今天你都把话说chu *口了,* na *就说个明White(颜色bai )。”
  “好,* na *我就问问,你与杨宗国没有别的关系,为什么怕江枝的威胁?你别怪我这么问,要真的不心虚又怕什么,你的脾气我了解,从*| lai |*不受人威胁,你为什么怕了?我真希望你是不怕,而不是怕。”
  ps:
  这两天不要唠叨了,大家多多支持新文《恶女从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