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家里的事情没有摆平,张桂兰第二天就去了镇里,到镇政府* na *里借了电话,给罗继军打了过去,是算着他在部队里午休的时间打的,电话才通,* na *边就接起*| lai |*了。
  这让张桂兰烦燥的心,得到了安慰,kan*| lai |*这人也一直在惦记着自己。
  “什么时候回*| lai |*?”罗继军第一句话就问什么时候回*| lai |*。
  张桂兰在这头苦笑,“我到想回去,可是你交给的任务没有完成,一时半会回不去,得让你寻个假过*| lai |*了。”
  随后就把回到家这一天一晚发生的事学了一遍,电话* na *头罗继军什么反应张桂兰kan不到,可听他的语气,就知道是在气头上。
  “你不用管,回*| lai |*就行,告诉她我现在就辞职,然后全家搬回农村。”张桂兰一听他说的就是气话。
  不由觉得好笑,“这样也不能好使,你妈现在是信准了与你在一起能有好(曰)ri 子,你去哪她都不会放过你。”
  “我自有办法。”罗继军生怕媳妇在* na *边受委屈,“你在家里先呆几天,我请了假就回去,* na *边闹就让他们闹去,你听着就行。”
  张桂兰心里也ting *过意不去的,“你这刚复职,请假行吗?”
  “队里对我的事情也都了解,我去把实情跟他们说了,他们会理解。”眼↓不处理也不行,罗继军又嘱咐了张桂兰一番,两人才挂了电话。
  在镇里,也没有什么东西,张桂兰在供销社buy(中文:gou mai)了糖和麻flower (hua ),又buy(中文:gou mai)了面,等有顺路的马车,才往家里去,天气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了,张桂兰到家的时候,正是中午。↓di 的人都回家,kan到张桂兰都笑着打招呼。
  这个当初在村里有着恶名没有人娶的张桂兰,突然发达了,对人也客气。又能挣钱,不知有多少人家后悔当初没有上张家求亲。
  在kankan张桂兰,没过节就buy(中文:gou mai)了一堆的东西回*| lai |*,kan得村里人都眼hot(英文:hot,中文:re )。
  张桂兰给了马车五mao *钱,* na *人忙推不要,“都附近住着,我这也是顺路,哪能要钱。”
  见不收钱,张桂兰包了四根麻flower (hua )给他,“* na *也让你绕了路。钱不要,这几根麻flower (hua )可得收着,拿回家给孩子吃。”
  张桂兰*ying *塞到了马车上,赶车人也客套了几句收↓,现在的麻flower (hua )二mao *钱一根。过年都没有钱给孩子buy(中文:gou mai)根吃,这一给就是四根,车夫也心动了,一边不好意思的说家住哪,让张桂兰以后用车就让人去送个信,这才走了。
  有kan到的村里人,也暗暗乍舌。* na *可是麻flower (hua )啊,kan* na *纸包里得不少了,竟给了* na *么多,chu *手这么大方,可见是真的发达了。
  张桂兰没理会村里人的目光,叫了父亲chu **| lai |*。把buy(中文:gou mai)的面给抗jin *了家里,“你自己在家里也别舍不得吃,一会这面给我公公* na *边送半袋去。”
  张桂兰buy(中文:gou mai)了十根麻flower (hua ),从里面抽chu *两根放到外面,一起留着给罗老汉。
  张老五到没有不* gao *兴。把家里的旧面袋子拿chu **| lai |*,将面倒了一半留一半,加上麻flower (hua )一起给了罗家送去,罗老汉kan到了心里* gao *兴。
  “桂兰这孩子有心了,都给我拿钱了,还送东西gan 啥,留着你吃就行了。”
  “家里还有,我也是一个人。”张老五到没有多问给他钱的事。
  先不说这是女儿的公公,女儿孝敬老人也是应该的。
  再往多的说,女儿在城里给自己buy(中文:gou mai)了房子,零flower (hua )钱就更不用说了,相比之↓,可比对公公婆婆还要尽心,张老五更不可能吃醋。
  两人在后屋的话,郭英可听到了。
  等张老五一起,郭英就忍不住开口问,“张桂兰给你多少钱?回家这几个月咋没有见你buy(中文:gou mai)点吃的?”
  罗老汉没搭理她,去了外面。
  郭英坐炕上坐起*| lai |*,望着罗老汉走了,这才↓di 去了东屋,四处翻了一遍,没有翻到钱,坐在炕上暗骂,“难怪一点也不担心,是藏起*| lai |*了。”
  这边郭英打起了钱的主意,罗海英却并没有受到昨天抓奸的影响,一个人又在村里转悠了起*| lai |*,廖有霞站在家门口,kan到罗海英远远的过*| lai |*,气就不打一处*| lai |*。
  昨天事情闹成* na *样,罗海英知道周家人一定都知道了,kan着廖有霞对自己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的,也不在乎,一脸笑盈盈的跟村里的人打招呼。
  要说农村人都爱面子,暗↓里不喜欢罗海英,面上也不表露chu **| lai |*,都客气的跟罗海英打招呼,有的妇人还多话,就问起张桂兰的事。
  “海英啊,你嫂子在城里做啥buy(中文:gou mai)卖啊,kan样子可发达了。”
  “开的是厂子,服装场,还有别的厂子。”罗海英远远见廖有霞侧耳听,就得意起*| lai |*,“厂子里可雇佣了不少的人,还有的人以前也是农村的,现在都张罗着在村里buy(中文:gou mai)房呢。就是隔壁乡的White(颜色bai )松,当初不就扑奔我嫂子去的吗?现在在城里都住上楼了。”
  这些罗海英也是听郭英念叨的,有一些也是罗老汉骂郭英时说chu **| lai |*的,当时她听了心里ting *不是zi wei 的,张桂兰宁愿帮外人,也不帮自己家人,所以遇到张桂兰时,直接无视掉。
  现在见村民跟自己搭话也是因为张桂兰,罗海英这心里就更不是zi wei 了,可偏此时只有张桂兰才能让自己挣*| lai |*面子。
  “呀,这可真能耐了,* na *厂子里还要不要人了?”一听打工都能在城里buy(中文:gou mai)房子,* na *得多挣钱啊。
  罗海英摇摇头,“这就不知道了。”
  又有妇人扯着另一个人,“要是用人,能自己家的人闲着吗?你可别问了。”
  罗海英的脸僵了僵,大步走了。
  在村里转了一圈,一个人无趣,又去了小树林,没有料到周成才竟然在,周成才kan到罗海英*| lai |*,眼睛一亮,大步迎了过去。
  “昨天我妈去你家了,没事吧?”周成才一脸的担心。
  kan着他鼻青脸肿的,罗海英假意关心道,“我反正就* na *样了,到是你被你爸打成这样,怎么还敢chu **| lai |*?以后咱们俩就不要见面了,这样对你也好,跟我这种名声不好的人扯在一起,也让你丢人。”
  罗海英为自己着想,周成才心里* gao *兴,“怕什么,打一顿又死不了,都是* na *个贱人告的状,我寻机会一定好好收拾她一顿。”
  “还是算了吧,这样她还不知道怎么在你爸妈* na *闹腾呢,再说你爸妈管你也是对的,当初我可没少让你们周家爱人指点,现在你跟我扯在一起,你爸打你也对。”
  周成才只觉得现在的罗海英越kan越让人顺眼,特别是在城里走一圈,整个人把农村姑娘的味道给退了↓去,像个城里人,而且处处为自己着想,真不是一般招人喜欢。
  昨天被打的* na *点不快早就被他抛到了脑后,“海英,要不然咱们俩走吧。去城里找工作,怎么都能活。”
  又是si 禾厶奔?
  罗海英心↓冷笑,面上惊慌道,“这可不行,犯了一次错,我不能再犯错,与你在一起,本就是错,我就该避开你,可是……再弄chu *si 禾厶奔的事*| lai |*,我就不用活了。今天既然遇到了,咱们就把话也说开了,以前的事就当作没有发生过,你好好照顾你的家和孩子吧。”
  罗海英装chu *委曲求全的样子,周成才kan的心flower (hua )怒放。
  有哪个男人不喜欢被女人在乎,yu (谷欠)拒还迎,对周成才*| lai |*说you huo 太大,“你真舍得?”
  一边jin jin 的将人搂在怀里,“你真舍得,我也舍不得。”
  罗海英不被kan到的脸冷勾起唇角,男人果然没有好东西,若真在乎自己,岂会让自己跟他偷偷**的?听到Behind(shen hou)有动静,周成才忙松开怀里的罗海英,罗海英心↓越发的kan不起他,回过头kan到是董春Red(* hong *),罗海英笑了。
  周成才kan是她,先前的jin 张化成了怒huo *,“你*| lai |*gan 什么?”
  “周成才,你不能与她断了是不是?”董春Red(* hong *)没有像the first time(di yi ci )* na *样疯狂,眼里满是绝望的kan着周成才。
  罗海英不理会两人争吵,转身走了。
  周成才kan了想叫住人,也知道此时情况不允许,只能就这样让人走了。
  “你还对她恋恋不舍?”董春Red(* hong *)嫉Red(* hong *)了眼,“好,周成才,你不是喜欢罗海英吗?我偏不让你们在一起。”
  扔↓狠话,董春Red(* hong *)大步的走了,kan她这样,周成才也不以为意,慢悠悠的往家里走,回到村里的时候,遇到了张桂兰,上↓打量了一眼,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走了。
  张桂兰kan他就烦,见他还kan不起自己,嘲弄的笑了笑,回家去了,刚刚她可是kan见罗海英从村外回*| lai |*,然后是怒气chong *chong *的董春Red(* hong *),这又是周成才,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董春Red(* hong *)回到家就跟廖有霞哭了起*| lai |*,“我一心跟他过(曰)ri 子,昨天被爸说了,今天他就巴巴的去了,我找了去他们俩个人还依依不舍的,这(曰)ri 子还咋过?要真离不开罗海英,* na *就跟我离婚,我带着孩子走,让他把人娶jin *门,何苦在这里羞辱我?我是没有父母,可总还有一个哥哥,也不能这么欺负人,真当我董家的人死绝了?”
  ps:
  争集啊,新文的人物名子,八八去发个贴,大家踊跃留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