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徐凤被抓jin *去,孙梅只jin *去kan过两次,便再也没有去过,毕竟徐凤的案子牵扯到很多人,可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调查完的。
  孙海申请退伍没有批↓*| lai |*,人也不用jin *部队,只在孙乐* na *里呆着,孙家在大院里的房子被新搬jin **| lai |*的人住了jin *去,不过数月,似乎过了几十年一般,物事人非。
  孙梅每天呆在老宅子里不chu *去,除非buy(中文:gou mai)吃的,不然跟本不chu *门,医院* na *边她也被开除了,连最后的交接也不用她去。
  特别是听说张桂兰生↓双胎男孩之后,孙梅整天都失了胃口,到↓午的时候甚至反胃的吐了起*| lai |*,原本她也没有在意,却整个人浑身无力,当她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就孤苦在这个老宅子里的时候,大门被敲响了。
  想活↓去的* na *种强烈*,让她拼了body(* quan | shen *)的力气打开了门,待kan清眼前的人之后,眼前一black(hei )便晕了过去。
  徐虎接住晕倒的孙梅,皱了皱眉,今天是过*| lai |*告诉她明天去签离婚的,现在人却晕倒了,没多犹豫,直接抱着人上车去了医院。
  两人*| lai |*的正是部队医院,也就是张桂兰住的医院。
  护士kan到送*| lai |*的人是孙梅,也ting *惊呀的,还是先将人送jin *了急诊室,又是抽血又是化验,还咨询了一些徐虎,徐虎哪里知道,只说自己见到人的时候人就晕倒了。
  化验血的单子chu **| lai |*了,孙梅怀孕了,而且有近三个月了。
  徐虎听了好一会儿,才晃过神*| lai |*,“怀孕?”
  “是啊,近三个月了,恭喜了。”小护士道喜着。
  徐虎愣愣的点点头,待把孙梅送jin *病房,人就闪了chu *去。一个人站在院里猛抽烟,孙梅怀孕是个意外,如果上级早批↓*| lai |*,这婚早就离了。可现在却突然多chu *一个孩子。
  这可让徐虎头疼了。
  罗继军从外面jin *医院的时候,正好kan到徐虎在愁眉苦脸的抽烟,还惊呀的,“家里有人生病了?”
  kan着罗继军,在想想自己,徐虎只觉得嘴有千斤重,怎么也张不开嘴。
  见他一脸的难色,罗继军也严肃起*| lai |*,“要是家里chu *什么事你开口,能用到的di 方别客气。”
  罗继军只以为是家里老人病了。也不知道如何安慰。
  徐虎苦笑,“没事没事,今天我家排酒席我也没有空去,这是一百块钱,你拿着。”
  “今天就是大家hot(英文:hot,中文:re )闹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百天还没办呢,你这到急着送礼了。”罗继军推回去,“算了,有这份心我就很* gao *兴了。”
  “还怕我举报你收受贿赂怎么的?快收着,不然就是跟我客气了。”想着孙梅肚子里的孩子,徐虎也不知道和罗继军这样的关系能坚持到几时。
  “你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 na *我就收↓。等百天的时候过去喝酒,咱们也好好喝一口。”罗继军这才收↓。
  徐虎笑着点头,“好,一定去。你快去吧,我在在外面呆一会儿。”
  “好,有空再聊。”罗继军点点头。先jin *去了。
  等kan不到人影了,徐虎脸上的笑才退↓去,一脸的愁色,想了一↓去给家里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徐老太太。见到儿子给自己打电话惊呀的,忙问是不是chu *什么事了?
  眼kan着天black(hei )要回家了,这个时候*| lai |*电话,也难怪徐老太太会多想。
  “孙梅怀孕了,三个月。”徐虎是全然没有了主意。
  以前家里天天盼着要孩子,这一盼就是一年,直到chu *事,两人要离婚了,她这怀上了,这怎么能不让人发愁呢。
  “什么?”李云也惊呼chu *声,“你可确认了是三个月不是一个月?”
  “是三个月,化验血了,也拍了b超。”徐虎听到母亲的话苦笑,“妈,怎么办?”
  “孙梅咱家不能要,可孩子生↓*| lai |*给咱们家* na *也头疼,但是不要这个孩子,都三个月了,* na *可是造孽啊。”李云说的这些,徐虎心中也正是这样想的,不然也不会发愁了。
  * na *可是一条生命啊,而且都三个月了。
  “孙梅这个女人,哪里配当母亲,要么就别怀孕,怀孕了就要对孩子负责,竟然把自己弄成这种境di ,这↓可怎么是好。”李云忍不住在电话* na *头骂了起*| lai |*,这才想起*| lai |*问,“你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你的?”
  “我去告诉她明天离婚,她刚一开门就晕倒了,现在清空在医院里倒着呢。”徐虎也没有瞒着,“妈,我的想法是kankan孙梅的想法,要是她想要这个孩子,咱们家chu *钱,要是她不想要,咱们家要,等孩子生↓*| lai |*了抱到咱们家*| lai |*,毕竟* na *是一条命。”
  “好,儿子你这样说妈心里很欣慰,咱们徐家可不能做狠心的人,你就把这话给孙梅说了,她要是执意不生这个孩子,就问问她要多少钱,咱们家拿钱buy(中文:gou mai)这个孩子。”李云先前还担心要了这个孩子,儿子不好娶媳妇。
  此时李云也支持儿子。
  挂了电话之后,徐虎整个人也轻松了,大步回了病房。
  kan到孙梅醒了,徐虎走过去坐到床边,“还有没有不舒服?”
  孙梅被徐虎的态度弄得一愣,随后摇摇头,也不说话。
  “孙梅,有件事情咱们俩个得谈谈。”徐虎认真的kan着她,“你怀孕了,三个月,我现在想问问你这个孩子你打算怎么办?”
  “三个月?”孙梅*着肚子,也一脸的不敢置信,随后笑了,发自肺腑的笑,“想不到这里有一个生命。”
  打徐家一直追着要孩子,孙梅的月事就开始不正常,有时两个月*| lai |*,有时一个月*| lai |*,所以她也没有当回事,就像现在,没有想到竟是有了。
  “你需要时间考虑吗?”徐虎争寻她。
  孙梅摇了摇头,“孩子我要留↓,跟你们徐家没有关系。”
  见她没有说要打掉孩子,徐虎到kan* gao *了她一眼。
  chu *了这么多的事情,也算她有良知,还知道这是一条生命。
  “我是这样想的,你可以听一听。”徐虎顿了顿,才继续道,“孩子要是你要,我们家也不会不管,给你拿** fu **养费,毕竟这也是徐家的孩子。如果你不养,我们徐家养。”
  孙梅冷勾起唇角,“是啊,这可是你们徐家的孩子。”
  到底徐虎的话还是让孙梅的心落了空,以为有了这个孩子,徐家就会接自己回去,现在kan*| lai |*徐家也不是急着想要孩子,连解决的办法都想好了。
  既然如此,自己也没有必要装* gao *贵了,该要的自是不能少了徐家的。
  “* na *你先好好休息,我去给你buy(中文:gou mai)饭。”徐虎站起*| lai |*,交代一句走了。
  病房里空dang dang 的,孙梅↓床chu *了屋,熟悉的到了另一处病房的外面,门jin jin 的关着,kan不到里面的情景,却能听到里面的笑声,* na *样的笑声以前自己也曾拥有过,可是现在却再也不会属于自己。
  靠着墙听了一会儿,孙梅才转身回到自己的病房,*着肚子,为何没有早点发现自己怀孕呢?* na *样孙家chu *事,徐家又怎么会不管?
  虽然*| lai |*的晚了,却也很是时候,不管怎么样现在与徐家是扯不断了。
  一个小时候之后,徐虎提着饭回*| lai |*,有Red(* hong *)烧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和米饭,还有一盘素菜,太多天没有吃这样的饭菜,开始的几口孙梅还能装一装,最后大口小口的吃了起*| lai |*,徐虎不忍心kan,扭开头。
  两盘菜一盒饭吃得gan gan 净净,孙梅擦了擦嘴泪也掉了*| lai |*,最后愤然的把饭盒扔到di 上,一脸的恨意,这样落破的自己,怎么可以这样?
  徐虎阴着脸,先前的同情也被她的举动给气没了,“你发什么疯?饭盒哪里惹到你了?算了,你自己寻思去吧。”
  低**捡起di 上的饭盒,徐虎头也没有回的走了。
  孙梅捂着脸嘤嘤的哭了起*| lai |*,她忘记不了刚刚在外面走廊里* na *些护士在不远处对自己的指指点点,曾经的骄傲如今变成了过街的老鼠。
  哭够了,孙梅才无力的躺在chuang shang ,冰冷的房间里,一个人也没有,再想到张桂兰病房里的欢笑声,孙梅的睡意全无,人又走chu *了病房,不知不觉的走到了张桂兰病房的外面。
  这次病房的门开着,透着缝隙能kan到张桂兰抱着孩子,罗继军一脸欣喜的在旁边kan着,幸福的刺人眼,孙梅咬jin 唇,原本自己也可以这么幸福,可都被张桂兰毁了。
  张桂兰正在喂孩子nai (*&女乃*&),突然打了个机灵,猛的抬头kan过去,透过门缝正好与孙梅的目光撞上,走廊里的灯光很暗,kan不清孙梅脸上的神情,只能认chu *是她。
  张桂兰冷目的kan着她,不松开视线,以为孙梅又会走开,可她估计错了,孙梅推开门走了jin **| lai |*,* na *样的理直气壮。
  “恭喜了,生了双胞胎。”孙梅边说边走,已走到了床边。
  罗继军jin 绷着身子,像受到了威胁一般,拦在前面,“你*| lai |*做什么?”
  “正好住院,顺便过过kankan。”孙梅不理会自己不受欢迎,“我也怀孕了,三个月了,也快做母亲了,现在kan到孩子就喜欢。”
  ps:
  今天一更啊,有事,明天五更,补回*|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