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老五跟罗老汉chu *了大院,还没有走几步,就被守在外面的郭英给拦了↓*| lai |*。
  “你怎么*| lai |*了?”一kan到人,罗老汉就先冷色喝chu *声。
  “我kan着桂兰和继军回*| lai |*了,桂兰没事了?”郭英笑着上前*| lai |*。
  这几天她一直在旅店里可(bie)坏了,在说旅店* na *么小,还没有电视,而大院的房子空着却有电视,不住着多可惜。
  所以没事了,她就到大院的外面遛弯,知道jin *不去大院,她也不jin *去,只在外面守着,总算是把罗老汉盼chu **| lai |*了。
  先前kan着儿子↓车,郭英躲了起*| lai |*,对儿子,她还是惧怕的。
  见到罗老汉chu **| lai |*,她可* gao *兴坏了,急慢慢的上前*| lai |*。
  “现在需要静养,你回旅店等着吧。”罗老汉直接就赶人。
  “她回*| lai |*了,我怎么能不kankan她,再说回到家里了做饭怎么办?没有人给她做饭吧?”
  不等她说完,罗老汉就打断她的话,“你会做?我可是一次也没有kan到你做过,不是海英就是桂兰,你会用灶台了?”
  郭英被堵的哑口无言。
  罗老汉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快回去,是不是没钱了?”
  “没钱我也没有了。三十块钱,这才几天,你别告诉我你吃的是钱。”不等郭英说没有,罗老汉就又*| lai |*了一句。
  郭英像吞了一只苍蝇似的,毕竟她的脸皮厚,“还要交旅店的钱,还要吃,我和桂兰两个,哪里够用。”
  “我就知道是没有钱了。”罗老汉阴着脸,“* na *你就饿着吧,我也没有钱,把钱都给你。这几天我自己也一直在ken *馒头。”
  “继军能让人饿着你?我可不相信。”郭英撇撇嘴,一副不给钱就不走的样子。
  张老汉kan是在大院门口,这么多的人都在kan着,从兜里掏chu *五块钱递过去。罗老汉在郭英接过去的时候一把抢过*| lai |*,还给张老汉。
  从自己兜里掏chu *五块钱递过去,咬牙切齿道,“还不快走。”
  郭英还想着回大院住,“我都*| lai |*了,jin *去kankan桂兰吧。”
  “好,你要是一定要jin *去,* na *你把钱给我,你去吧。”罗老汉没有耐心了。
  一听钱要拿回去,郭英按住兜。kan她这副样子,罗老汉就觉得烦,一个人大步的走了。
  张老汉忙跟了上去,跟本没有与郭英说一句话。
  郭英自己没趣,悻悻的走了。
  不管怎么样。也不算没有White(颜色bai )*| lai |*一趟。
  路上,罗老汉闷不做声,张老五跟上去,“你又不是不了解她,跟她治* na *个气做什么,气坏的还不是自己。”
  “我是上辈子造了孽了。”罗老汉良久才恨意的吐了一句话。
  张老五也不知道怎么劝他,谁遇上这样的一个娘们也受不了。
  走在前面的罗老汉眼里布满狠意。衣袖里面的两只手也jin 握成拳头,却张老五跟上*| lai |*的时候,平静↓*| lai |*。
  张老五天天陪着媳妇buy(中文:gou mai)菜,早就把街里给逛明White(颜色bai )了,带着罗老汉到了市场,buy(中文:gou mai)了条鱼。又buy(中文:gou mai)了只鸡,现在青菜极少,也就有White(颜色bai )菜萝卜,最多的也就是豆芽。
  鸡也是没有杀好的,要拿回家自杀。
  加上冻豆腐。两人提着东西往家里走,到大院附近的时候,罗老汉的步子明显慢了↓*| lai |*,张老五先开始还不明White(颜色bai ),刚要问他怎么了,想到先前守在外面的郭英,隐隐有些明White(颜色bai )了。
  所以提前走了几步,见左右没有郭英的身影,才招呼远处的罗老汉。
  两人回到家的时候。罗老汉躲到卧室里不chu **| lai |*,kan他这个样子,众人都ting *奇怪的,好在周家的三口人都走了,张老五也没有瞒着,把事情简单的几句话就给学了一遍。
  孙淑波没吱声,提着东西去厨房了,张老五也跟了jin *去。
  留↓罗继军一脸的尴尬,张桂兰安慰他,“也不是什么事,没事。到是爸* na *,手里没有钱了,你晚上别忘记给他拿点,虽然有吃有住,可在城里到哪都得用上钱,兜里可不能没有钱。你也跟他说说,以后给他钱就让他flower (hua ),别舍不得,这几天只ken *馒头,大院里都知道了,好在知道咱们是孝心的,不然还不知道传成什么样,他是好心省钱,可身子吃坏了,要flower (hua )更多的钱,你就这样跟爸说,爸一定能听jin *去。”
  kan着媳妇小声的安慰自己,罗继军心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我知道。”
  张桂兰拉着罗继军jin *屋去拿钱,厨房里的孙淑波见女儿和女婿jin *屋了,才打自己家的男人一↓。
  “打我做什么?是我一回*| lai |*,你就问。”
  “* na *也得kankan是什么事,我这么一问你一说,多尴尬,这事明知道我再问你也不能说。”孙淑波埋怨道。
  张老五一脸的苦笑,“不说你一直追着说,说了你又怪 说,怎么做都不对。”
  “你这么大的人,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不知道啊,还用我教你?”孙淑波把鸡递给他,“杀了,我的shui *都要烧开了。”
  一边又小声道,“虽然桂兰现在挣的钱多,* na *咱们flower (hua )钱也得省着点,她可有两孩子要养呢。”
  女儿一年挣多少钱,孙淑波也知道,虽然* na *么大的数目让她咋舌,可一辈子穷惯了,即使有钱也省不得flower (hua ),吃的用的也jin 巴着*| lai |*。
  张老五辩解道,“我buy(中文:gou mai)这些还不是桂兰要吃的,他们现在从医院回*| lai |*了,东西可以放冰箱里面。”
  孙淑波听他说这个还ting *有道理的,“也对。”
  张老五笑了。
  书房里,张桂兰从包里掏chu *一百块钱,“这个给爸送去吧,就说你给的,别说我的。”
  “说是我的,爸也不会相信。”罗继军只要了五十,“这些就够了。”
  “这五十你拿着吧,你也不能身上不带钱,你我是夫妻,我的还不就是你的,现在你不flower (hua )的我钱,是不是想着以后挣钱了也不给我flower (hua )?”张桂兰打巧道,“* na *可不行,现在你不flower (hua )也得flower (hua ),不然等哪天你不给我flower (hua )钱,我也有理由说你。”
  罗继军笑了,扶着人坐到就要上,又拿枕头垫在她Behind(shen hou),“阮池中不承认送过钱,烟盒里的钱又没有去处,到时* na *五万块钱就算是咱们家的,到时钱拿回*| lai |*,都给你,你喜欢buy(中文:gou mai)什么就buy(中文:gou mai)什么。”
  张桂兰知道罗继军话说的隐晦,怕是这五万块钱他们在中午做了手脚,才能拿回*| lai |*,不然跟本不可能给家里。
  “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别反悔。”心里清楚了,张桂兰也没有挑破。
  夫妻二人在屋里说了会话,罗继军才去卧室。
  kan到儿子送*| lai |*的钱,罗老汉羞愧不已,“继军,爸不能要,等回老家的时候,你帮爸buy(中文:gou mai)张票就行。”
  “拿着吧,是桂兰给的。”罗继军把钱放在chuang shang ,“再想省钱,也不能天天ken *馒头,桂兰说吃坏了身子,得得flower (hua )更多的钱,人也遭罪。”
  “好好好,你娶了个好媳妇,爸知道了。”罗老汉打儿子jin **| lai |*后头就一直也没有抬起*| lai |*过。
  罗继军坐↓,“爸,你不用为了我们跟妈复婚。”
  他可以有办法,不让母亲闹。
  “不用,以后不能让你妈再闹腾你们,你们的(曰)ri 子得过好了,咱们家不能再让人笑话。”罗老汉斩钉折铁的回道。
  罗继军很纠结,“爸,* na *样你不快乐,我和桂兰良心也不会安。”
  “放心,爸活大半辈子了,不会给自己找不疼快。”罗老汉压↓心底的恨,“去吧,多陪陪桂兰,是咱们家对不起她的di 方多,以后爸不会再让你妈*| lai |*折腾你们。”
  见劝不通,罗继军放弃了。
  中午的时候,孙淑波把整只鸡都炖了,放了足量的土豆,一条鱼,加上冻豆腐White(颜色bai )菜,虽然每天都有饭送到家里,可到底不如刚从锅里chu **| lai |*的香,张桂兰食yu (谷欠)大增,一顿饭吃了四碗饭,孙淑波* gao *兴是* gao *兴,又怕女儿撑坏了。
  “别急着躺↓,走一走吧。”张桂兰的胃已经开始难受了,听了母亲的话,搭着罗继军的手在书房里*| lai |*回的走。
  肚子越*| lai |*越大,顶着胃,吃不↓可还总饿,晚上睡觉也不容易翻身,只能侧身,张桂兰一直没有什么精神,走两个*| lai |*回就困了。
  kan她难受的样子,罗继军心疼,“你先睡吧。”
  张桂兰也是这么想的,“我眯一会儿,妈和爸也跟着的腾一天了,让他们也回家歇着吧,晚上就别过*| lai |*了,反正中午有剩↓的菜,晚上你hot(英文:hot,中文:re )hot(英文:hot,中文:re )就行吃。”
  “爸和妈在厨房收拾呢,你睡吧,我去收拾,让他们回去歇着。”罗继军安顿好媳妇,又拿了被子盖好,才着了门chu *去。
  人都回家了,离的也近,孙淑波也不担心了,不过还是收拾完了,才跟张老五回去,晚上也不过*| lai |*了。
  折腾这些天,老两口也能歇一歇了。
  家里安静了,罗继军也回书房,上床搂着媳妇一起躺↓,张桂兰迷糊间感觉到罗继军搂自己,移了移身子靠了过去,打chu *事到现在,自己就一直在医院里,两人也没有在一张chuang shang 睡过,张桂兰感觉到Behind(shen hou)* na *突chu *的反应,抿起嘴笑了。
  ps:
  哇,今天更的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