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kan到这个阴魂不散的女人,罗继军大步追了chu *去。
  前面的孙梅显然听到了声音,脚步由快也变成了小跑,急chong *chong *的往外面走去,两个人一走一追,四↓里经过的人都kan过去,有些知道些内情的,小声议论起*| lai |*。
  chu *了医院的大门,罗继军不管不顾的大声叫住人,“孙梅。”
  直呼chu **| lai |*,前面的孙梅再也不能装傻,停↓*| lai |*,回过头笑意的kan着罗继军,笑得让人有些发冷。
  “你有事?”
  见她这副死不要脸的样子,罗继军也不给她留情面,“什么事?我也想问问你*| lai |*这里什么事?只为了偷听别人夫妻之间的对话?”
  “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孙梅死不承认。
  “孙梅,你听好了,我不管你听不听得懂,我警告你,以后离桂兰远点,不然别怪我不客气。这几天发生的事,哪一件不是因为你?要不是因为你你父亲也不会申请退伍,你母亲也不会被抓jin *去,你不知悔改,今天到这里*| lai |*偷听,是不是还想做点什么?你死了* na *条心,以前对你手ruan (车欠),只能怪我眼瞎,这次之后你再也没有机会。”罗继军可是放起了狠话,“你不要以为你gan 的* na *些事能瞒过所有人,* na *你就错了,这辈子你就活在谴责中吧,kan着父母为了你连家都散了,你还有脸面对身边的人吗?我都为你脸hot(英文:hot,中文:re )。”
  孙梅万没有料到罗继军会说chu *这翻话,脸乍青乍Red(* hong *),眼泪都快掉↓*| lai |*了,“罗继军,你很好,算我孙梅瞎了眼才会爱上你这种男人。对,我是做了,你能把我怎么样?有能耐你抓我啊?还是只能gan 瞪眼吧?* na *没有办法,你不甘也只能ting *着。人真有能耐。就做chu **| lai |*让我kankan,不然只会让我kan不起你。我就是kan张桂兰不顺眼,你能把我怎么样?”
  这一刻,孙梅庆幸自己没有证据让人抓到。可以让她理直气壮的在罗继军的面前扬起↓巴,“我对不起父母怎么了?关你什么事?我向*| lai |*不在乎外人怎么说,也不怕被人说,你可以让* na *些人大声的说,kan我在不在意。”
  “厚颜无耻,我真后悔自己救了你。”罗继军真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说起*| lai |*,这到跟自己的母亲很像。
  “谢谢你后悔,不能让你爱我,起码让你恨我。”孙梅几yu (谷欠) 疯一样的叫嚣起*| lai |*,“我到底哪里不如张桂兰?家势比她好。上过学是医生,她呢?只是一个村妇,就是会挣点钱,难不成你离不开她的钱?对,一定是这样。你要钱可以直说啊,我家里能给你很多的钱,一样吃ruan (车欠)饭,总比跟一个村妇在一起强。”
  罗继军听不↓去了,吼断她的话,“你真是疯了。你纯粹就是一个疯子。不可理喻,难怪会做chu ** na *种不要脸的事情。你没救了,你就活在自己的疯狂里面去吧。”
  kan着罗继军起身走,孙梅追上去拉人,罗继军不让她拉,甩开她的手,孙梅一个踉跄站稳后。再跑过去拉罗继军。
  罗继军愤然的用力推开她,这一次孙梅摔倒在di 上。
  “罗继军,我不会让你们发过的,一定不会。”
  “神经病。”
  两人这么一闹,引*| lai |*很多人的围观。
  罗继军转身jin *了医院。留↓孙梅一个人面对众人的指点。
  病房里,张桂兰通过窗户就能kan到外面的场面,听到外面有动静知道是罗继军回*| lai |*了。
  一推门jin **| lai |*,罗继军就大声的骂道,“疯子,她就是个疯子。”
  张桂兰笑道,“既然这样,你还跟疯子治什么气,现在她已经臭名昭著了,心里正想找fa xie 的di 方,粘上之后都会被她给弄臭了。”
  罗继军走到窗边,见孙梅还在di 上坐着,“kan到了吧?这副样子真该让所有人都kankan。”
  随后kan以一道身影停在孙梅的身前,打住了话,“* na *是徐虎?”
  “是吧。”张桂兰很期待徐虎会怎么样。
  远远的跟本听不到两个人在说什么,只能kan到两个人在说话。
  院里,徐虎低着头府视着孙梅,“真没有想到你会这样,孙梅,你的骄傲呢?你的自尊和* gao *傲呢?这可不像你,要不是亲眼所见,我真不知道* na *个在我面前冷傲的人会是这个样子。”
  心底说不chu **| lai |*的失望。
  更多的是惋惜。
  为了所谓的爱,连自尊都失去了,这不是爱,而是自si 禾厶。
  把一个很优秀的女人变成这样,更让人心痛。
  “徐虎,用不着你*| lai |*嘲弄我,你现在心里一定很* gao *兴kan到我这样对吧?你恨我不爱你,所以用今天的事*| lai |*羞辱我对吧?我都懂。”孙梅嘲弄的从di 上爬起*| lai |*,拍着身上的灰,“离婚申你该写了吧?你没写我写,实话和你说吧,跟你这种没有情调的男人在一起生活,我早就受够了,现在能离婚,对我*| lai |*说也是种解tuo *。你可以尽情的恨我,* na *我也不会多kan你一眼。”
  面对如此自恋的孙梅,还有她说chu **| lai |*的这些疯狂的话,徐虎笑了。
  笑声很大,散落在医院的大院里。
  笑够了,徐虎才冷冷的kan向孙梅,“真是我kan走了眼,是我的错,你说的对。”
  留↓一脸呆愣的孙梅,徐虎大步离去。
  孙梅以为徐虎会说的更难听,却没有想到是这句话。
  可明明不是难听的话,听在孙梅的耳里,让她的心更不舒服。
  “徐虎,你个混蛋。”对着远去的背影,孙梅大喊的骂道。
  被骂的徐虎跟本没有停↓*| lai |*,更没有回头。
  独留↓孙梅一个人站在原di 大骂,直到骂够了,才走。
  孙梅闹了这么一chu *,当天就传遍了,好在孙梅知趣没有回大院,而是回了老宅,与别人的指点相比,老宅这里能更安静一些。
  老宅里一片零乱,还是阮池中在这里生活时留↓的痕迹,到处是垃圾,一点吃的也没有,孙梅从兜里掏chu *最后的几块钱,何时她的手里会穷的只剩↓这点东西。
  好在她曾给自己留了个心眼,存↓些si 禾厶房钱。
  听到外面有人敲门,孙梅没有起身去开门的意思,可门外的人显然相信她一定会chu **| lai |*,不停的敲,直到孙梅烦了,才起身chu *去。
  “是你?”kan到外面的人,孙梅ting *意外的。
  “不请我jin **| lai |*坐坐吗?”米兰笑道。
  孙梅hands(* shuang * shou *)环在xiong 前,上↓打量着米兰,一脸的鄙视,“你怎么变成了这副样子?(曰)ri 子过的不好?我可记得你没少从我这里挣钱。”
  对孙梅的嘲讽,米兰也不在意,“真不请我jin *去坐坐,我以为你需要朋友。”
  “朋友?”孙梅明显在讥讽米兰的话,↓一刻却改变了主意,“很好,jin **| lai |*坐吧。”
  孙梅先jin *去了。
  米兰跟在后面,随手把门带上。
  屋里的零乱的除了床,跟本没有可坐↓的di 方。
  “随便坐。”孙梅自顾的坐到了chuang shang 。
  米兰把沙发上的东西扫落到di 上,才坐↓,“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你太心急了,跟当初的我一样,最后把自己弄的啥也不是。”
  孙梅挑挑眉也不说话。
  “你现在没事,就说明你还有翻身的机会,何苦作践自己。刚刚在医院我都kan到了,当初你虽然拿钱让我帮你办事,可毕竟也给了不少的钱,我念着这份情,想着还是该*| lai |*劝劝你,所以跟在你的Behind(shen hou)到了这里。”
  “然后呢?”孙梅可不相信米兰只是这个目di 。
  米兰摇摇头,“没有然后,只是觉得咱们俩个同病相怜,我还有胡有国,虽然很混蛋,可起码我还有一份工作,你没有了男人也没有了工作。”
  “所以你觉得我跟你是一类人?”孙梅仰头大笑,“真是可笑,一个村妇竟然说和我同病相怜,果然是在妇联呆过的,连诚语都会用了。”
  米兰不以为意,“你可以笑我,不过我还是* na *句话,你真想报仇,可以利用罗继军的家人。”
  扔↓话,米兰起身走了。
  今天原本是带着孩子去医院kan病,竟没有想到会kan到* na *样一幕,她一直在等着孙梅对做chu *什么对张桂兰造成伤害,可让她失望了,孙梅也不是张桂兰的对手。
  这可不是她想kan到的,只希望自己今天的话能对孙梅有些用吧。
  离开了孙家老宅,米兰急忙忙的回了医院,孩子和胡有国还在* na *里,自己chu **| lai |*这么久,胡有国一定又要发脾气了。
  到了医院,果然胡有国发huo *了,把孩子扔给米兰一个人,自己走了。
  孩子发烧不停的哭闹,米兰一个人弄的手忙脚乱的,等孩子打完针,她一身的衣服都被汗打透了,回家的路上被冷风一chui 口欠,人也病了。
  最后还是庄娟请了假照顾了米兰母女二人。
  孙梅也因为米兰的话,到真的冷静↓*| lai |*了,第二天就打起精神*| lai |*去了公安局探望母亲,徐凤kan到女儿像kan到了救星一搬,jin jin 的抓住女儿的手不松开。
  “孙梅,妈不想呆在这里,快去求求你爸帮帮妈吧。”徐凤骂的老泪纵横。
  孙梅冷冷的听着,一句话也不说。
  ps:
  更晚了,对不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