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孙梅的反常,人又心不在焉,引起了徐虎的注意。
  晚上躺↓之后,徐虎就试探的寻问,“是不是医院里chu *了什么事?还是你妈家有什么事?”
  打chu *了赵雪的事之后,孙梅的(曰)ri 子就没有好过过,先是受到周围同事的指点和医院的压力,又是婆婆的指责和徐虎的寻问,每一天都生活在shui *深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里。
  好在徐虎还向着她,让她的(曰)ri 子能好过一些,没成想这事还没有ting *过去,又有事发现,面对徐虎的关心时,孙梅只觉得心虚。
  “没……没什么事,就是这阵子事太多,想着有些烦心。”
  kan她心需,徐虎更不相信这话了,“你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就和我说,咱们俩是夫妻,你明White(颜色bai )吗?遇到了什么困难你可以和我说,我可以尽自己的能力帮你,我不希望你现像在一样把我当成陌生人,什么都自己放在心里藏着,如果当初你跟商Red(* hong *)说赵雪的事,跟我学一↓,起码我会帮你chu *主意,也不会造成今天这样。我并不是怪你的意思,只是希望能帮你分担。”
  语罢,徐虎无比认真的kan着她,希望自己的这番话能让她明White(颜色bai )自己的用心良苦,可kan着沉默不语又低↓头的媳妇,徐虎失望了。
  到也没有再多问,翻过身去睡了。
  孙梅却失眠了,直到Behind(shen hou)有呼噜声,才敢动身子,不管怎么躺都不舒服,最后gan 脆坐了起*| lai |*,当初能* na *么快嫁给徐虎,其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证明给罗继军kan,自己能找一个家世好又职位* gao *的,可是做了这些,也带*| lai |*了负面的影响,她并不爱徐虎,哪怕徐虎对自己很好。又是一个好丈夫,更是在家人面前维护自己,近一年了,加上自己的肚子又一直没有动静。面对婆婆的指责,让徐虎的好对孙梅*| lai |*说,也都两抵了。
  所以面对徐虎的温* rou *体贴,孙梅一点反应也没有,再加上chu *了这样的事情,她的身心跟本就没有时间去与想徐虎之间的夫妻关系。
  孙梅咬着唇,细想这两天的直觉,一定不是她多想,* na *背后盯着自己的,一定是有人。是谁派*| lai |*的?想到在医院时罗继军寒意的眸子,难道真的是他?
  这样的猜测让孙梅的心越发的烦燥,凭什么要这样对她?他不知道自己偷偷的爱了他多少年了吗?怎么可以这样残忍的对她?* na *个张桂兰到底有什么好?
  牙恨不能咬碎了,再恨也没有用。
  借着月光,适应了光里的black(hei )暗。徐虎能kan清媳妇脸上的狰狞神情,慢慢的闭上眼睛,虽不知道chu *了什么事,可一向在自己印象里温* rou *的女人,竟然有这样狠毒的神情,心底说不chu **| lai |*的失望。
  孙梅不知道徐虎没有睡,甚至把自己在不知不觉中露chu **| lai |*的狠意尽收眼底。次(曰)ri 早上起*| lai |*的时候,发现屋里只有自己有些微微诧异,结婚这么久,孙梅一起早起不*| lai |*,所以都是徐虎一起*| lai |*就叫着她,这还是头一次没有叫她。
  叠好被子chu *屋的时候。徐家的三口人正在吃早饭。
  徐妈妈kan到孙梅chu **| lai |*,脸上没有一点的笑模样。
  到是徐爸公叫孙梅去洗洗脸吃饭。
  孙梅洗了脸chu **| lai |*坐↓的时候,还不由得多kan了徐虎一眼,心想难不成是昨晚自己没有说什么,他生气了?也不像啊。以前也是这样,也不见他生气啊。
  左右生不生气孙梅也不在意,拿起了馒头吃了起*| lai |*。
  徐妈妈清了清嗓子,“孙梅啊,你们现在还没有动静,我kan不如请个假你们俩个去北京查一查吧,* na *里毕竟是首都。”
  当听到婆婆清嗓子的* na *一刻,孙梅就知道没有好事,果然又奔着这个*| lai |*了。
  嘴里的馒头成了饼子,咽↓去的时候噎在嗓子口,xiong 口也(bie)的慌,才不急不慢的开口,“妈,医院现在忙,等忙完了这阵,我在跟院里请假吧。”
  chu *了赵雪的事,她现在本*| lai |*就受排挤,在请假医院* na *边一定不* gao *兴,到时工作指不定都保不住了。
  “要我说咱们家也不差你上班的工资,你和徐虎结婚这么久也没有动静,gan 脆把工作停了,body(* quan | shen *)心的在家里备孕得了,咱们徐家人口单薄,你们年岁也不小了,可不能在等了。”
  见孙梅不说话。
  徐老太太kan向儿子,“徐虎,你说呢?”
  儿子向*| lai |*护着这个媳妇,徐老太太也不说什么,可后结婚的周家都有了,自己家这还没有动静,这徐老太太ting *不住了。
  “妈,还是顺其自然吧。”徐虎的话一chu *口,桌上的人都是一愣。
  不说旁的,以前徐虎是最急着要孩子的,只要徐妈妈提到有关孩子的事,他一定会赞同,可今天却突然说顺其自然,徐妈妈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kan了儿子一眼,又kan了孙梅一眼,徐妈妈没有再多说。
  等到饭后,让孙梅收拾桌子,徐妈妈才拉着儿子jin *自己的卧室说话。
  “你们吵架了?”儿子突然反常, 徐妈妈只能想到这个,“因为什么?妈虽然平(曰)ri 里不喜欢孙梅,可也希望你们好好过(曰)ri 子,所以什么事能不往前赶的就不往前赶,你们也要把(曰)ri 子往好的过,真有什么矛盾也要说开了,可不能放在心里(bie)着,不然这矛盾会越*| lai |*越大,夫妻之间也越*| lai |*越远,知道吗?”
  不等儿子开口,徐妈妈就说了一堆,“孙梅平(曰)ri 里的作为我kan不惯,可如今嫁到咱们家,在家里我说她,到外面还是要维护她的,咱们家可不能学老杨家,最后闹成离婚,又假复婚,弄的两家面上都不好kan,你懂了吗?”
  徐老妈妈嘴里的杨家,指的正是杨宗国和商Red(* hong *)两个,两人离婚又被商Red(* hong *)骗的假复婚,是孙梅散播chu *去的,就是因为商Red(* hong *)承认赵雪*的事是自己 说chu *去的,害得自己受尽所有人的指责,为了报复,孙梅也还了商Red(* hong *)一招,弄得商Red(* hong *)也在大院里没有脸见人。
  商Red(* hong *)和孙梅也撕破了脸,两人像仇人一般。
  只等着有机会再狠狠的咬对方一口。
  “妈,你放心吧,我们没吵架,我就是听别人说孩子这事,是你越急越没有,等你不急的时候反而*| lai |*了,所以我想着这事还是放一放,指不定哪天就怀上了。”徐虎随变拿了一个别人平(曰)ri 里劝自己的话当借口。
  哪里会跟母亲说是因为对孙梅的失望,才会有了不要孩子或许更好,要是哪天分开了,也没有牵扯。
  徐妈妈听了儿子的话,这才放心,“好,没吵架就行,既然你这样想,妈也不多劝你,你说的也对,这孩子越急越不*| lai |*,妈这阵子急着催你们,也是kan别人都抱上孙子了,这不是着急吗?听说罗家怀的是双胞呢,人虽然要在医院里养胎到生,可* na *也是福气啊,没有积↓的福气,哪里能怀上两孩子,现在计划生育,你们是军人,更不能违背原则,人家到好,生两也没有破坏原则。”
  徐虎疑惑的问道,“张桂兰住院了?”
  “是啊,住的不就是你媳妇他们的部队医院吗?罗继军被人举报的事你也该知道吧,闹得大院里到处议论,人放chu **| lai |*了,说是被人诬陷的,不过现在停职观察呢,他媳妇就是被带去问话的时候,动的产。”
  徐虎耳朵听不jin *旁的话,脑子飞快的转着,媳妇的反常终于知道问题chu *现在哪里了,竟然又与罗家有关,一股怒气从心底涌了起*| lai |*,拳头握得咯咯直响也没有发觉。
  “儿子,怎么了?”见儿子一脸的狠意,徐妈妈担心的拉着他问。
  徐虎的身子一僵,才僵*ying *的开口,“妈,没事,我去部队了。”
  人转身大步就走。
  徐妈妈叫了两声也没有应,一直追到了客厅,人早就chu *屋了,见自己家的男人kan过*| lai |*,徐妈妈也没有再追着喊。
  “怎么了?”徐爸爸向*| lai |*不管家里的事。
  事关儿子,他就不能不问了。
  “没事,急着去部队。”徐妈妈胡乱的解释了一句。
  儿子的反常都是与孙梅有关,直到刚刚的激动是因为罗家,想到以前听到外面的流言,孙梅与罗继军的事情,难不成是这个?
  徐妈妈怀疑的目光往厨房里孙梅的身上扫了两眼,回卧室了,最好是自己多想了,不然真是* na *样,徐家岂不是真成了笑柄?
  徐妈妈在家里担心,徐虎chu *了门后,大步的走着,慢慢的才冷静↓*| lai |*,想到媳妇的样子,明显是有心思,跟本不像见到心爱的人一般,这里面一定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到了部队之后,徐虎就开始查罗继军的事情,原先听到罗继军chu *事,徐虎根本就没有多想过,可等查了之后,他发现这里面的漏hole(dong )太大了,人明显是chong *着罗继军去的,说是以权谋si 禾厶,可罗继军除了训练新兵,跟本没有什么可以谋权的di 方,但是有人就是给他送了礼,然后举报,这么明显,相信所有人都kan得chu **| lai |*,再有他家里,父亲也一起被骗了,kan得chu ** na *人就是想让罗家chu *事,让罗继军无没有翻身的机会。
  ps:
  要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