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事情却没有如罗继军和张桂兰预料的* na *样,罗永志被找到的时候是在医院,而且还是孙梅打电话通知他们的,不然他们还在到处找人。
  当时已是晚上九点多,张老五刚到家,就又跟着张桂兰往医院里去,孙淑波也换好了衣服要跟着,被张桂兰拦了↓*| lai |*。
  “妈,* na *边也不知道什么样,你就在家里等消息吧,真有什么事,我往家里打电话给你。”张桂兰打接到电话后,huo *就上*| lai |*了,也没敢给罗继军* na *边打电话,“要是继军*| lai |*电话,你就说我们chu *去溜达了,先别告诉他。”
  原定好是晚上打电话给他的,结果没有打,以罗继军的聪明怕是会想到什么,张桂兰怕人*| lai |*电话,要是没有人接,他更担心,现在就只能先骗骗他了,最好公公* na *边没事,再打电话告诉他实情。
  “哎,你们到医院只要kan到人,不管怎么样都打电话过*| lai |*,不然我哪里放心啊。”孙淑波要不是kan女儿一脸的急色,早就跟了过去。
  “知道了。”丢了句话,张桂兰跟着父亲就急忙的走了。
  消息是孙梅把电话打到孙家,再由徐凤把消息告诉张桂兰的,不用多想,这事明天在医院里就得传开,张桂兰一路上急的嘴里都起了泡,先是小姑子跟人si 禾厶奔,再是公公喝药,* shang * mian *要是知道了过*| lai |*查,也不知道会不会影响继军的职业生涯。
  这样一想,对罗家的人张桂兰也不喜了起*| lai |*,没有一个让人省心的。
  等到了医院,人已经洗了胃抢救了回*| lai |*,被推到了病房,到病房时kan到罗永志,张桂兰一肚子的huo *气,最后一句话也不有说,让父亲kan着。自己chu *去打电话了。
  这个时候,外面的电话亭早关门了,还是借了医院里的电话,* na *头孙淑波听了人没事总算是放心了。又说罗继军*| lai |*了电话,按着交待的话告诉他了,人什么也没有说,让张桂兰放心,张桂兰放↓电话后苦笑,以罗继军的精明,哪里会相信chu *去散布,↓午他父亲没有归家,还说chu *去找,晚上*| lai |*电话几个人仍↓受伤的母亲chu *去散步。这话跟本就说不通,以他的* xing *子,既然猜到了些什么,见瞒着他也不会多问。
  挂了电话后,张桂兰又给罗继军打了一个电话。* na *头很快就接了,正和张桂兰料的一样,人是一直等在电话跟前呢。
  “爸* chi yao *了,人抢救回*| lai |*了,现在没事了,我和我爸也刚到医院,是孙家通知的我们。”张桂兰也知道为了让他不多想。只能说实话,“你也不用担心,我刚刚kan着人ting *好的,我爸kan着呢,这几天我就让我爸多陪陪他,你在* na *边好好学习。家里的事就先多担心了,有什么事我直接打电话给你。”
  “要不我请假回去吧。”罗继军心疼媳妇一个人担着家里的事。
  “你要是惦记爸,你回*| lai |*kankan也行,要是担心我,就别回*| lai |*了。我现在肚子又不大,还有我爸妈在身边,不会有什么事。”张桂兰其实不希望他回*| lai |*,才刚去学习不几天,都请了一次假回*| lai |*,再请假影响也不好。
  不过到底公公喝药了,* na *是罗继军的父亲,人要回*| lai |*kankan自己的父亲,张桂兰也不能拦着,特别是人还喝药了。
  “我是担心你一个人在家忙不过*| lai |*,既然这样我就不回去了。”罗继军感慨万千,“媳妇,辛苦你了。”
  一句话胜过万千,张桂兰抿嘴一笑,“谁让我是你媳妇,你要真觉得我辛苦,就在* na *边照顾好自己,别让我担心,比什么都好。”
  “我知道,晚上让爸守在医院,你回去歇着吧。”家里乱成* na *样,现在能帮忙的只有自己的老丈人,罗继军心里越发的愧疚。
  “放心吧,这事些不用你担心,我用的医院电话,就先挂了。”张桂兰kan到孙梅走过*| lai |*,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迎面走过去。
  今天是孙梅值班,kan到被送*| lai |*的人是罗永志也ting *惊呀的,kan戏的心占了一大半,罗家现在可真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先是罗家母女失踪,现在又是公公喝药,张桂兰一定忙的焦头烂额了吧?
  “孙梅,咱们谈谈吧。”让孙梅更没有想到的是,张桂兰会直接找上自己。
  点了点头,跟着张桂兰到了医院外面,两人找了张椅子坐↓,张桂兰接着开口,“我公公的事,我希望你能保守这个秘密,你妈妈* na *边我也希望你能说一声。说起*| lai |*这事的源头还是因为你呢,你要报复罗海英到你家去闹,【gou && yin】陈友,让他与罗海英分手,我婆婆和小姑子才失踪的,不然我公公也不会喝药,让你帮着保守秘密也不算求你吧?说起*| lai |*也是你该做的对不对?”
  孙梅脸上的笑挂不住了,“张桂兰,你不要血口pen( 口贲)人,我什么时候【gou && yin】陈友了,你哪只眼睛kan到了?你要是真心求人保守秘密,也该换个态度,用这个威胁我,我可不怕。你们罗家的事乱七八遭的,谁敢粘上边,一粘上就惹 自己一身的sao (马蚤),现在满大院谁不知道,我会去招惹你家人?别说笑话了。”
  见她死不成认,张桂兰也不急,“罗家的人是麻烦,可不是粘上就惹 一身的sao (马蚤),这还要kan* na *粘上的人心思正不正,要是不是正,被弄的一身的sao (马蚤)也怨不得别人。今天我让你保守这个秘密,不是求你,是让警告你必须保守这个秘密,要是传chu *去,就不要怪我把你gan 的事都扯chu *去,罗继军是个男人为了面子可以什么都不说,但是我知道你做过的所有的事情,要我一一举例chu **| lai |*吗?”
  张桂兰的话,孙梅显然不信。
  她冷笑的kan着张桂兰,“噢?* na *我到想听听,你说说吧。”
  在孙梅的眼里,张桂兰无非是知道自己喜欢过罗继军,一些事情阳瞎猜,哪里会有什么证据,此时见张桂兰对自己放猜话,到想kankan她能说chu *些什么。
  张桂兰kan她不见棺材不落泪,也不今口 han 糊,直接开口就*| lai |*,“一一举例我就不说了,不过我知道的* na *些事情,可都是米兰告诉我的,再加上我知道的,结合在一起,说chu *去你说会不会有人相信?我知道你公婆是个重名声的人,徐家也算是世家,一代代的老革命传↓*| lai |*的,要是知道家里的儿媳妇有* na *样龌龊的心思,不知道会怎么想。”
  听到是米兰说的,孙梅的神色变了,却不肯认输,“米兰和你说了,总有什么事吧?你是不想说还是不知道啊?”
  或者说只是吓人?
  张桂兰笑了两声,“孙梅,你是怎么接近米兰,又是怎么利用米兰对做一些事情的,非要让我挑chu **| lai |*吗?我张桂兰还真不会说谎,没有的事也骗不chu **| lai |*,你是怎么把赵雪*的事情说chu *去的,你心里也明White(颜色bai ),这人可不能做亏心事,以为别人会不知道,这世上哪里不透风的墙呢。”
  张桂兰从罗继军* na *里知道商Red(* hong *)和杨宗国是假复婚,如今杨宗国已经打电话给商Red(* hong *)提chu *把事情扯开的事,虽然不知道为何杨宗国突然要不假复婚了,可大院的流言她从gan 妈* na *里也听说过,杨宗国与赵雪的流言,想到赵雪与孙梅的反目,商Red(* hong *)与孙梅的关系,张桂兰就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上辈子就有这样的事,赵雪与孙梅因为* na *件事情反目,这辈子也差不多。
  果然,张桂兰的话一说完,孙梅的脸色就变了,“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我也告诉你,你今天这样威胁我也不用,罗家的事情我是好心让我妈通知你,至于传jin *大院里去,我家人还没有好个闲心思,你大可以放心,用不着担心丢人。”
  丢↓话,孙梅起身大步离开,kan着chong *chong *离去的身影,张桂兰冷冷一笑,做贼心虚,还嘴*ying *,孙梅的心里素质果然不一样,换成别人,被自己这么一乍,早就忍不住发飙了。
  chui 口欠着凉风,把担心的事也算是解决了,张桂兰心情也好了些,却不愿jin *房病里去,kan到公公* na *副样子,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听到Behind(shen hou)有动静,张桂兰回过头去,“谁?”
  就坐在医院外面的椅子上,又是在医院里,张桂兰到不担心会有坏人。
  寂静过后,black(hei )暗里走chu *一道身影,没有kan清人时先kan到人是一身的军装,张桂兰就更不担心了,坐在椅子上眯着眼睛kan着走chu **| lai |*的人,当整个人都*bao & lu*在空气里的时候,张桂兰kanchu **| lai |*是谁之后,略有些惊呀,但也没有开口。
  “可以谈谈吗?”徐虎严谨的脸上松动一↓。
  扯chu **| lai |*的笑也生*ying *的,对于他们军人这样的神情,张桂兰早就习惯了,点点头,徐虎从绕过椅子坐↓,人坐↓之后,并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望着远处black(hei )暗的di 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张桂兰也不打扰他,两个人就这样的静静坐着,心里也在想要是徐虎问自己到底知道孙梅做了什么事的时候,自己该怎么回答,要不要都直接把实情说chu **| lai |*?
  ps:
  更新的早吧,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