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kan到母亲醒了,第一件事还在担心自己,张桂兰心里反而更难受,靠到床边像个撒jiao (女乔)要被宠的孩子,拉着母亲的手也不说话。
  朱蓝kan到人醒了,才放心,“gan 妈,* na *你和桂兰说话,我们先回去,明早给你们送饭*| lai |*。”
  “路上小心点,我这边没事,就是撞了一↓,又不是多大的事,到是你肚子这么大了,可不能乱动。”孙淑波跟朱蓝说完了不放心,还一边嘱咐White(颜色bai )松小心点,“好好照顾朱蓝。”
  “gan 妈,你就放心吧。”White(颜色bai )松裂着大大的嘴角,笑了起*| lai |*。
  送了两个人chu *去,张桂兰没有走远就折了回*| lai |*,病房里只剩↓母女俩个人了,才把White(颜色bai )天的事学了一遍,“这事有人在hou mian gao 鬼,不然也不会这样。”
  “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心平气和点,不要太chong *动,又不是一个人,现在还有身孕呢,别让妈担心。”孙淑波庆幸今天伤的是自己,“好在今天伤的是我,要是换成你,你说伤到了肚子里的孩子怎么办?继军这样的工作,你们在一起的时候本*| lai |*就不多,好不容易有了个孩子,你更要注意自己的身子才是。你* na *个婆婆原本就是个事多的,现在虽然不知道去哪了,不过你现在有身孕了,她也不会多说什么,要是你这个有点什么,她的话就*| lai |*了,特别我不在这里,要是你有个什么差错,她的话就更多了。到不是怕她说什么,最主要的还不是怕你伤了身子。”
  “妈,我知道了。”真心为自己着想的,还不是自己的母亲?“妈,你放心,不管受什么委屈,孩子我是一定要护的。”
  上辈子没有孩子,这辈子有了,对自己*| lai |*说是老天垂怜自己。又怎么会不好好的珍惜?这可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不过李雪军两口子这事,张桂兰也没有打算手ruan (车欠),并不是想着非要把他们弄成什么样。这事总要还自己一个公道。
  孙淑波见女儿听jin *去了,这才放心,张桂兰拿着先前buy(中文:gou mai)的饭给母亲吃,两人这一晚在医院住的,也不知道哪里得的信,第二天一大早,周老太太就*| lai |*了,手里提了一大堆的东西,kan着人jin **| lai |*,把张桂兰吓了一跳。忙过去接过东西。
  “gan 妈,你咋*| lai |*了?”张桂兰在kankan这东西,放了半张的床。
  “还说呢,你妈受伤住院了也不告诉我,我是不是眼里没有我这个gan 妈啊?”周老太太打趣道。直接坐到了床边,拉着孙淑波的手,“你*| lai |*大院后,你家的事也多,我一直没过去,想着寻个机会咱们俩个老姐妹好好聚聚,谁想就chu *了这样的事。你放心,有老姐姐我在,咱们怎么也不能吃这个亏。”
  “你kankan让你担心了,没什么事,要我说今天就能chu *院,桂兰一直不同意。非要住院观察几天,你说农村人哪里* na *么金贵,就是我生孩子的时候,上一刻还在园子里gan 活呢。”
  “可不是,咱们* na *个时候。哪有* na *么金贵,可现在不同了,都讲究这个,就是吃饿了,也要吃的健康,还讲究* na *个。”
  “可不是……”
  两人像没有多少年的好姐妹一样,有说不完的话,张桂兰kan了直笑,也没有急着问gan 妈是怎么知道的,这个时候朱蓝两口子也*| lai |*了,提着好几个盆,还有碗,一打开饭香就飘满屋子。
  “呀,我早上急着*| lai |*,可还没吃,正好一起吃。”周老太太可不客气。
  这到把朱蓝逗笑了,“好啊,可带着足量的份呢,就是不知道做的菜对不对您的口。”
  “只要有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就行,我是离不开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啊。”周老太太kan着桌上摆的菜,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跟着孙淑波指着指子上的菜道,“kankan这菜,咱俩得多吃点。”
  “gan 妈,我还没吃呢。”张桂兰递了碗饭过去,“陪你们一起吃。”
  “又不能少你的。”周老太太先把碗递给了孙淑波,随后才接过自己的,“这人多就是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哪像我们家,就我一个人,成才不回*| lai |*,他爸也不着家。”
  “* na *等回大院了,你就到家里吃去,反正也就我和桂兰两个。”孙淑波到喜欢周老太太,“正好咱们俩也说说话,我在村里呆习惯了,到城里*| lai |*没个说话的,也觉得(bie)的慌。”
  “行,* na *我就去,前些天桂兰* na *个婆婆在,我也不爱过去,听着就受不了,我怕去了跟着吵起*| lai |*让桂兰难做,所以就没有过去,现在人走了吧?在大院里没有kan到。”
  说这个,孙淑波脸上的笑退了↓去,“人不知道是回老家了还是去哪里了?跟自己的姑娘一起走的,一点信也没有,也不怕你笑话,前几天继军回*| lai |*我们到处找过了,也没有找到,他往老家打了电报,这边也报警,就等着家里* na *边的电报了,要是人没有回去就立案。”
  “就是个不让人省心的,这么大岁数的人了,也不分分清重,这不是让儿女跟着担心吗?”周老太太不理解这事,“这事你们也别跟着操心,* na *么大的人了还能丢的咋的?长着嘴到哪问不着路?还是不想回*| lai |*,要是被人骗了卖了,* na *也怪自己,又不是孩子没有见过世面的,要是被人卖了得什么样啊?”
  周老太太的* xing *子风风huo *huo *,kan不习惯的事情,直接就说chu **| lai |*。
  孙淑波又是这样的* xing *子,两人可算是对了口,“话是这个话,还不是桂兰夹在中间,不然我也不操* na *个心。”
  “桂兰委屈不了,你就别担心了,咱们都这么大数岁了,好好享受每一天才是,孩子的事让他们自己折腾去。”
  孙淑波赞同的点头,两人边吃边说,朱蓝和张桂兰听着也觉得有趣,见这么多人,White(颜色bai )松把朱蓝送到医院,就去厂子了。
  饭没等吃完呢,李雪军和江枝抱着孩子*| lai |*了,手里还提着一网袋的苹果。
  kan到周老太太在,李雪军身子一僵,上前打招呼,客套之后,才到孙淑波的床边,“婶子,让你受委屈了,这件事情我们一定严肃处理。”
  在女儿* na *里知道了事情的始末,孙淑波也不怎么喜欢李雪军两口子,面上却很客气,“麻烦你们了,你虽然在* na *里上班,却也不是你的意思,你不必愧疚,还要让你们buy(中文:gou mai)东西过*| lai |*,这怎么好,人*| lai |*就*| lai |*了,东西不能要,你们的条件也不好,走的时候把shui *果带走,回家给孩子吃。”
  “婶子,这也是雪军的失职,俺们buy(中文:gou mai)点东西过*| lai |*kan你也是就应该的。”江枝抱着孩子上前,羞涩的开口,“原本俺们就不好意思过*| lai |*,buy(中文:gou mai)点shui *果咋还能带回去,你要让俺们带走,俺们以后也不敢*| lai |*了。”
  “这孩子。”话说成这样,孙淑波也不好多说,“桂兰,去把苹果洗了,给大家拿着吃。”
  江枝忙把孩子递给李雪军,“婶子,我去吧,嫂子有身孕了,这事就我*| lai |*吧。”
  张桂兰也没有和她争,就让她去了。
  李雪军见到张桂兰也没有往(曰)ri * na *样放松,人kan着ting *僵板的,“嫂子,你kan继军不在家,结果还chu *了这事,你放心,这事我已经把↓在的人训了,让他们写检讨,店里的封条也撤了,到时让White(颜色bai )松他们回去继续做吧。都是我失职,才把事情闹成这样,我也向上级写报告了,要求处分。”
  听李雪军的意思是事情就这么过去了。
  张桂兰也没有急着开口,就听他又道,“婶子的医药费也都让他们chu *,就是这一年养身子的营养品也让他们折chu *钱*| lai |*给婶子,这一年就让婶子好好把身子养好了,什么也别gan 。”
  打昨晚江枝回家把事情说了之后,李雪军就一直在想要怎么办,想过要打电话给罗继军,可是想到罗继军的脾气,马上就又打消这个想法了。罗继军* na *是个最护媳妇的,不管自己有什么样的借口和理由,他要听了这事,马上就得跟自己急,更不要说帮自己能劝劝张桂兰了。
  没办法,只能想着张桂兰做事向*| lai |*给人留面子,自己直接就把事情怎么处理的决定跟她说了,她也不会折了自己的面子,这样想了一晚,才带着江枝*| lai |*了。
  至于单位* na *边,李雪军当天就把报告打了上去,只希望自己这样主动认错,能保住现在这个职位吧?要是* shang * mian *只追究这事,* na *自己也只能ting *着,变成一个普通的小职员。
  张桂兰淡淡一笑,“这事我想着今天去工商局kankan,你*| lai |*的正好,走的时候一起走吧,也顺路。”
  听着张桂兰还要去,李雪军知道她是打算追究这事了,屋里的人都kan自己,他的脸也烫了起*| lai |*,好在这时候江枝端着盆回*| lai |*了。
  “大家吃苹果吧。”江枝可早就回*| lai |*了,kan着自家的男人陷入僵局,这才jin **| lai |*。
  张桂兰对她的小举动不以为意,招呼着大家吃苹果,没理会李雪军的心不在焉,众人也没有提这事,不过周老太太的精明眼睛,却kanchu *了道道,李雪军走的时候,她马上主动揽↓照顾孙淑波的事,让张桂兰放心去办事,把李雪军让张桂兰留↓的借口也没有了。
  ps:
  哎妈,今天的任务总算完成了,累死我了,真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