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母女俩对视一眼,心想不会这么不经念叨吧?
  果然,打开门,外面站着的是郭英。
  郭英kan到母女俩一起*| lai |*开门,显然很不满,不想猜也知道刚刚母女俩一起说话了,也不知道议没议论自己,阴着脸就jin *屋了。
  “妈,谁惹你了?kan你脸这个难kan。”张桂兰可不惯着她。
  郭英心里不* gao *兴,嘴上不说,眼睛往屋里打量了一眼,可不是,有沙发有家具,往沙发上一坐就kan以了茶几上放着的电话,这得多少钱啊?满镇里也只有镇政府才有一个电话,这家里都安上了,kan*| lai |*陈友说的对啊,这张桂兰是发财了。
  “桂兰,你sister(* mei mei *)现在小产了,你也知道,身子要好好调养,他们租的* na *个房子阴暗潮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哪里适合养身子,正好现在继军不在家,我想着就让他们先搬到家里*| lai |*,等养好了身子再回自己住的di 方也不迟。我也听说了,要不是你跟陈友吵架,海英也不会追着陈友跑,就不会小产了,这里面怎么说也有你的责任,就kan这个,到你这里住几天你也不能说啥是吧?”郭英拿chu *做派*| lai |*,说得有头有理。
  可这理在张桂兰这说不chu **| lai |*,也不是理。
  不等张桂兰说话,郭英就把矛头指向孙淑波了,“亲家母,都是做母亲的,你说要是你闺女小产了你心不心疼?我这不是*| lai |*了,要是不*| lai |*也就算了,可*| lai |*了就不能不管,我还活着一天,这个家就不能沦到别人当家。”
  要说这罗家的事,孙淑波不好管,可是郭英说的话孙淑波却不爱听了,“亲家母,以后可不能拿这个打比方,现在桂兰可有着身孕呢。* na *也是你们罗家的子孙,这哪里当nai (*&女乃*&)nai (*&女乃*&)的咒自己孙子的是不是?你说这些我也不能说啥,这是你们罗家的事,我也不搀和。我过*| lai |*就是kan我闺女的。”
  郭英撇撇嘴,心想算你聪明不*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这才端着架子kan向张桂兰,“桂兰,既然这样,事情就这么订了,你把卧室收拾一↓,明天海英chu *院了就搬jin **| lai |*。”
  “妈,这可不行,家里住不↓。要是海英租的房子养不了身子,* na *行,我拿钱他们住旅店去吧。”沦不到别人当家?给点颜色就开始开染房了,“这家里总共就两间房,我现在有身孕得住大床。就得住卧室,大夏天的,又不能两个人挤在一起,我妈睡书房,现在妈你又*| lai |*了,家里就够挤的了,在挤jin *三个人怎么住啊?再说小姑子是养身子。当然得人越少越好,一大家子人挤一个屋里,她也休息不好。如果妈担心旅店不好,也不用担心,我明天让人帮着找一家好的,保证gan 净又舒服。跟家里一样。”
  “再说了,继军不在家,让妹夫搬jin *家里*| lai |*住,传chu *去让人怎么讲?这名声可重要的,跟农村不一样。*| lai |*人了都睡一铺大炕上。”张桂兰又补了一句。
  “咋不住↓了?继军在家的时候你们还不是睡一张床?到时你跟你妈睡书房,海英他们俩口子住卧室,我睡客厅还不行?kankan我这么大岁数了客厅都能睡,你睡床还忍不住几天?”郭英当场声音就提了起*| lai |*。
  张桂兰也不急,“妈,我现在是有身子的人,书房里的床小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说我就没有听说哪家把卧室让chu **| lai |*给别人住的,今天你也不用多说了,我不同意,人也不用*| lai |*家里了。”
  “我也告诉你,这里是我儿子的家,不是你的家,我说的就算。”郭英手一拍茶几,斩钉折铁的瞪着张桂兰。
  “好啊,我说的不算,* na *行,我走,等着你儿子回*| lai |*跟你们过吧。”张桂兰见到郭英得意的脸,又道,“房子是你儿子的没错,可是这家里的东西都是我flower (hua )钱buy(中文:gou mai)的,我都搬走该没有问题吧?”
  “你……你搬走了我们用什么?”kan着这屋里的家电都要被搬走,郭英只觉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疼。
  “你不是有儿子吗?找你儿子吧。”张桂兰拉着自己的母亲,不理会郭英,转身两人就jin *卧室了。
  将门一甩,把郭英自己留在客厅里了。
  孙淑波在屋里劝着女儿,“你跟她生这气做什么?再说这是你的家gan 啥让他们*| lai |*你搬走?既然不* gao *兴,* na *就不搬走。”
  “妈,你kan到了没有,现在继军不在,我公公也没有*| lai |*,她就是赖在这里,我还能赶得走她吗?在说这次她自己*| lai |*的,还不知道有什么算计,既然这样,还不如趁着这次的机会搬chu *去,反正我自己也有钱,明天就找房子去,最好明天就能buy(中文:gou mai)↓*| lai |*,然后搬chu *去,让他们自己在这里闹腾去,我kankan等兜里的钱flower (hua )了了他们还能怎么闹?把我赶chu *去了,还想着让我孝敬老人,做梦去吧。”张桂兰压低声音把自己的打算说了chu **| lai |*。
  “这主意好。”孙淑波kan女儿是另有打算,这才放心,“你心里有谋算就行,你家的事妈也不好多说什么,可kan着你受委屈,心里又不舒服。”
  “妈,放心吧,我不能让自己委屈了。”张桂兰拍拍母亲的手,一边起身,“我去打个电话。”
  家里有电话了,办事也方便了。
  郭英坐在客厅里,一见张桂兰chu **| lai |*,忙坐直了身子,心↓暗暗得意,是chu **| lai |*给自己认错的,可kan着张桂兰跟本没有说话,倒是拿起了电话,脸又阴了↓去,“桂兰啊,家里得做晚饭了吧?都啥时候了?”
  坐车折腾到现在,肚子里也没有吃一口正经的东西,现在早就饿的前xiong 贴后背了。
  “付国,有认识要卖房子的人吗?帮我联系一↓,越快越好。”张桂兰把电话打给了周付国。
  “你要buy(中文:gou mai)房子?大院里住的不是ting *好的吗?”周付国接到电话还是一愣,然后听chu *是张桂兰的声音才想起她家安电话的事,“chu *什么事了?”
  罗家的事乱七八遭的,周付国也都知道。
  “没什么,你先帮我找着吧,等有机会见面再说。”张桂兰在电话里也跟他说不明White(颜色bai ),婆婆还在跟前。
  扫了一眼探头偷听的婆婆,张桂兰冷笑的收回目光。
  “不用找,我家就有一处房子空着呢,早年平房占的时候给你,你要是急用就卖给你了,钱也不用给我,年底从分Red(* hong *)里扣就行了。”
  “房子又不是你的,gan 妈* na *边同意吗?”见他这么痛快的就把房子卖了,张桂兰总觉得是占了便宜。
  “我妈对你都比对我好,一处房子她有什么舍不得的,就是给你她都不会说什么,这事我一会儿和她说,明天让我妈把钥匙给你送去。”周付国直接把事给解决了,不等张桂兰多说就把电话挂了。
  张桂兰勾起唇角,kan向一旁的婆婆,“我gan 哥哥说把他的房子给我了,明天给我送钥匙,等明天我搬走了,妈你们就住jin **| lai |*吧。”
  “桂兰,你是不想和继军过了是不是?我们*| lai |*住两天你不搬走,让人怎么说我们?”郭英见张桂兰*| lai |*真的,这才怕了,“你就是不想我*| lai |*,变着法的赶我走是不是?我也告诉你,今儿你搬走了跟我也没有关系,继军* na *边你想把错推我身上*| lai |*也没用,有哪个当sister(* mei mei *)的去自己的大哥家的住几天就容不↓了?这事拿到哪你都说不过去,都没有理。”
  这话里面满是威胁之意。
  张桂兰可不在乎这个,“妈,我不想吵,不是你说的吗?这房子是你儿子的,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把我从卧室里赶chu **| lai |*,我有身子受不了,* na *我自己搬chu *去,这还不行吗?你这话说的又怪到我身上*| lai |*了,弄的我一身的错。妈你开口的时候,我就说了,家里住不↓,她们要觉得租的房子不好,我拿钱去旅店养身子,你不同意,* na *只能我搬chu *去,让小姑子好好养身子。”
  “我都说住客厅了,要不然你住卧室,让他们住书房。”郭英退了一步。
  气势上明显弱了↓*| lai |*。
  张桂兰也不退让,“* na *陈友呢?妈还记得周成才偷kan我换衣服的事吧,万一再chu *点什么事怎么办?这个责任谁负责?”
  “陈友可和周成才不一样。”
  “我说话妈也别不爱听,陈友还不如周成才呢,周成才起码偷的是未婚的姑娘,陈友勾搭的是别人的媳妇,这样的人品质怎么能让人相信。”张桂兰揶揄道,“妈不会觉得与人si 禾厶奔这是好事吧?当初为这个妈可没少骂米兰的妈,现在沦到自己的身上就偏了心,可不好。”
  郭英气得指着张桂兰,“好好好,这是你家,我做不了主,我今天就搬你sister(* mei mei *)* na *去,你给我拿点生活费吧,老人你总该养吧?”
  “这是自然。”张桂兰从兜里掏chu *十块钱,“你想吃什么就buy(中文:gou mai)点什么。”
  郭英没有接过*| lai |*,按理说一年挣好几万,就给十块钱,这也太少了些?虽然十块钱够多了,可跟* na *几万块钱相比,* na *根本就比不了。
  “妈,你不要了?”张桂兰kan着她嫌少,心↓冷笑,自己还一分也不想给呢,不要更好。
  ps:
  chu *门在外,若有不按点更新的时候,请包容一↓八八,八八会尽可能的安时更新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