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见徐凤正与罗海英夫妇说着什么,好像还吵起*| lai |*了,四↓里人也都围了上去,张桂兰没犹豫,大步就走了过去,赵雪挑挑眉,也跟了上去。
  在人群的外面,就能听到陈友的骂声,“你们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眼kan人低,是你女儿让我们*| lai |*参加婚礼的,现在你又说我们是*| lai |*蹭饭的,我们是穷,可也没有到了这种蹭吃蹭喝的di 步。”
  “别以为你在这里叫着,就有尊严了,你是什么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当初到我们家去,嘴上说是感谢我女儿给你们找工作,却是趁机想占我女儿的便宜,在我家你就敢动* na *贼心,谁知道别的事你gan 不gan 得chu **| lai |*。”徐凤把过去的事也扯了chu **| lai |*。
  “你别血口pen( 口贲)人,明明是你女儿要晕倒了,我扶了她一把,她就叫了起*| lai |*,你们* na *样侮辱我,我还不有找你们理论呢,你竟然还敢在这里乱说?”陈友跳了起*| lai |*。
  四↓里小声议论着,不过多是将矛头指向陈友。
  罗海英脸zhang (**月长**)得通Red(* hong *),“阿姨,真的是孙姐叫我们夫妻*| lai |*参加婚礼的,不信你可以问问她。”
  “我女儿心好,就是没有* na *事,你们这样一闹,她也会说是她让你们*| lai |*的,你们不就是kan到这一点才敢肆无忌惮的吧?”徐凤一脸的叼相。
  罗海英和陈友被围攻,两人被徐凤弄的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管有没有被邀请,*| lai |*了便是客,结婚还是大喜事,这样吵吵闹闹的不好吧?”张桂兰从人群里挤jin *去,直视徐凤,“穷人有一点最好,就是有自知知明,从*| lai |*不会往富人的圈里钻,传非情非得已,不然也不会像今(曰)ri 这样被众人围着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穷没有错。也没有让人可kan不起的,但是与* na *些势力眼的人相比,他们比穷更可怕,更让人kan不起。”
  虽然不喜欢罗海英夫妻,可抹不掉他们是罗继军家人的关系,今(曰)ri 丢这么大的人,张桂兰要是不站chu **| lai |*,(曰)ri 后大院里还不知道会怎么传罗继军。
  这件事情,张桂兰也决不能让徐凤占上峰。
  一见到救星,罗海英眼圈Red(* hong *)了。“嫂子。真是的孙梅让我们*| lai |*的。前几天我在大院外面遇到了她,原*| lai |*我是*| lai |*找大哥的,她告诉我大哥chu *差了,还告诉我让我*| lai |*参回她的婚礼。特意嘱咐我带着陈友,还说嫂子也会*| lai |*。”
  “当时我还kan到了你们原*| lai |*大院楼↓住着的商Red(* hong *)。”深怕别人不信,罗海英又补充道。
  张桂兰点点头,安** fu **了她一眼,才kan向徐凤,“阿姨,你也听到了,要是不信的话,咱们就找商Red(* hong *)*| lai |*问问吧。”
  “证明她*| lai |*过大院又怎么样?又不能证明我女儿就说* na *话了.”徐凤有些心虚。
  心里暗暗生气。女儿怎么请了罗海英两口子*| lai |*,而且也不跟自己打招呼,刚刚一chu **| lai |*就见他们夫妻要上车,徐凤气的直接让人把他们拉了↓*| lai |*,想羞辱 一番就算了。没有想到现在惹 了这么多的人过*| lai |*围观,特别是张桂兰也搀和jin **| lai |*了,这事怕是没有* na *么简单解决了。
  “阿姨这话说的就有些不讲理了,找人证也不对,说实话你又说在说谎,* na *你到底要怎么样?还是故意就是想刁难他们?”张桂兰为了维护罗继军的名声,一点也不退让,“这件事也ting *奇怪的,按我知道的,我家小姑子与孙梅还真不怎么熟悉,除了刚开始*| lai |*的时候孙梅帮过忙,不过后*| lai |*你家孙梅开的服装店不开了,我小姑子也就失业了,两人也就再也没有深交过,我小姑子刚从农村搬*| lai |*,家里条件一直都不好,想*| lai |*参加婚礼也要随礼金,一般人宁愿不参加婚礼也要省↓礼金*| lai |*,可怎么在阿姨* na *里就变成了他们拿着礼金过*| lai |*蹭饭*| lai |*了呢?”
  转过身张桂兰kan着罗海英,输赢只在此一举了,“你随礼金了吧?”
  “随了。”罗海英心虚的低↓头。
  这样子一副说谎的样,徐凤马上就又斗志起*| lai |*了,“我可一直在屋里呢,怎么没有kan到你们?这随不随是小事,蹭饭也是小事,可说谎撑面子,就是人品有问题了。”
  陈友愤然的瞪着徐凤,“你别kan不起人。”
  “我们真的随了,只是没有* na *么多的钱,只…..只随了五块钱。”罗海英Red(* hong *)着脸说chu *了实情。
  人群这才恍然大悟,又觉得刚刚冤枉了夫妻二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可此时也不好劝chu *口了。
  罗海英jin *屋随礼的时候,见人家最少的都是二十块钱,五块钱跟本拿不chu **| lai |*,趁人少的时候随了礼就从屋里挤chu *去了,至于陈友则一直站在外面,两人只等着吃饭的时候上车,却不想chu *了这样的事。
  徐凤一愣。
  张桂兰却笑了,“五块钱也是钱啊,大家没有在农村生活过可能不知道,在我们农村啊,家家有个办喜事的,都随二块钱三块钱,五块钱都算是多的了。刚刚我也说了,我小姑子刚*| lai |*城里,住的房子还是租的,他们俩到城里现在还不到一个月,只有一个人上班,还没有开支,我小姑子又有了身孕,兜里也就十块八块钱的,能掏chu *一半,大家说说这样也算行了吧?”
  不等人开口,张桂兰接着说,“阿姨现在这么刁难他们,也显得太不尽人情了吧?随多随少都是kan个人的能力,把家里的钱拿chu *一半,即使五块钱,也比在场的人都更重情吧?”
  “我什么时候说嫌弃他们随的礼金少了?就是问问他们怎么*| lai |*了,难不成问一句也有错了?”徐凤自己打了自己的嘴巴。
  就是在场的人也是被张桂兰说的心虚,他们的条件可都不差,可相比起*| lai |*,谁能把家里的钱一半都能拿chu **| lai |*随礼呢,可话又转回*| lai |*说,他们能拿chu *一半的钱随礼,也并不是真的重情,而是家里就* na *么点钱,要真有一千块钱,就不信他能拿chu *五百*| lai |*,这事大家心里都明White(颜色bai ),可这个时候谁能chu **| lai |*较真*| lai |*。
  不过大家也见识了张桂兰的厉害,* na *可真是得理不绕人啊,就是他们这些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都被损了一顿,想离开都没有* na *个脸。
  “这结婚的喜事,能有人*| lai |*也算是一件喜事,要是真一个人没有,* na *才叫人发愁呢,即使不通知,平(曰)ri 里又认识,结婚过*| lai |*kankan,也不能把人往外赶啊,阿姨这明显就是欺负我小姑子是农村人上不得台面吗?可阿姨要记得,我小姑子不是自己,还有个哥哥呢?自己不行,还有当兄长的帮着chu *头呢。”张桂兰好一顿损徐凤,“难怪孙梅一直叫着我小姑子两口子*| lai |*呢,还说我也*| lai |*,是不是就等着我们家丢人呢?好让人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啊?不过我kan这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怕是kan错了,是kan了你自己家的hot(英文:hot,中文:re )闹。”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qi (马奇),今天是个大喜的(曰)ri 子,能忍我都不会多说一句,可这也太欺负人了,现在就是你用八抬大轿抬着我们,我们也不去了。”张桂兰嘴噼里pa 口拍啦的就没有停过,跟本不给徐凤*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嘴的机会,说完就走,转身还喝向罗海英夫妻,“还不走,等着在这里被人嘲笑啊?”
  罗海英拉着陈友跟着张桂兰走了,原本两人打算回家,张桂兰却又补了一句,“你们俩跟我*| lai |*,我正好有事要问陈友。”
  大步的往院里走,有张桂兰带着,小战士也没有拦着罗海英两口子。
  直到kan着三个人走远了,徐凤才愤然道,“大家kankan,这是什么人啊?我不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问问吗?这还得理不绕人了。”
  “嫂子,你kan这事今天也是你不对,就是人家不随礼,上*| lai |*你也不能不让人上车啊,何况人家还随了礼,被你这样从车上扯↓*| lai |*,到底没有面子。”
  “是啊,不过这张桂兰可真厉害,嫂子这次也别生气了,毕竟咱们错在先。”
  四↓里的人不敢得罪徐凤,可刚刚的事做的确实ting *不di 道的,众人七嘴八舌的说了一番,没有说难听的也算是给徐凤面子了,徐凤却被气得眼前一black(hei ),差点晕过去。
  好好的婚事闹了这么一场,可算是在大院里传开了,张桂兰更是一战成名,明明是有理的一方,可因为这个厉害,也被人暗↓说成了泼妇,张桂兰听说后暗↓苦笑,不管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自己怎么改变,kan*| lai |*都甩不掉泼妇这个恶名声了。
  到是带着罗海英和陈友回到家里之后,kan到孙淑波在,罗海英也为之一惊,“婶子,你啥时*| lai |*的?”
  “昨儿个到的,这不是你嫂子有身孕了吗?我家你叔不放心,让我过*| lai |*kankan。”虽然不喜欢罗海英,孙淑波却是个面上不得罪人的,再不喜欢也笑呵呵的。
  “是啊,嫂子有身孕了,我哥又不在,婶子过*| lai |*陪陪ting *好的。”罗海英捡了句好听的说。
  今天不管怎么说,张桂兰帮着他们chu *头,她没有想到,不过转念她也明White(颜色bai )了,张桂兰站chu **| lai |*是因为她是小姑子,为了大哥张桂兰也得站chu **| lai |*,若是没有* na *层关系,今天她和陈友没有人相救,只能是被羞辱的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