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这一晚陈友没有睡好,被恶梦缠了一晚,直到被罗海英推醒,人还一额头的汗。
  “你没事吧?是不是做恶梦了?”罗海英的担心,并没有换*| lai |*陈友的欢喜。
  陈友坐起*| lai |*,推开身前的风罗海英,“什么时候了?要见交接班了吧?别让人kan到,你先回去吧。”
  见他一脸的不* gao *兴,罗海英也不敢多说,听话的起*| lai |*穿衣服,“* na *我回家做了早饭等你。”
  “不用了,我在外面吃点再回去,你给我留点钱吧。”陈友和女人要钱,一点也不觉得难以启齿,“你在这里住让他们kan到了也不好。”
  “好。”罗海英从兜里掏chu *一块钱放↓,这几天就靠* na *十多块钱,照这样陈友总在外面吃,两人跟本ting *不到月底陈友开支的时候。
  到最后罗海英也没有开口,将一肚子的话咽 ↓去。
  收拾了一↓,罗海英脸也没有洗就回家了,chu **| lai |*的时候正好kan到东子,罗海英尴尬的点点头,当打招呼然后就快步的走了,这阵子总*| lai |*厂子,她也跟厂里的人混了个脸熟,不过却不认识。
  东子目送着罗海英走了,才推门走了jin *去,kan到还躺在chuang shang 的陈友,东子咳了两声,陈友这才坐了起*| lai |*,见到*| lai |*人,明显有些心虚,快速的穿上衣服掩饰自己的慌乱。
  “不急,我过*| lai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昨晚厂房里jin **| lai |*了,我就过*| lai |*问问。”东子hands(* shuang * shou *)背在Behind(shen hou),又往桌上的手电扫了一眼,心里已经有数了。
  “厂房里jin *人了?什么时候的事?丢了什么东西没有?”陈友装chu *一副受惊的样子。
  东子点点头,“厂子里到没有什么东西让人偷的,不过是些机器设置,到底是做吃食的di 方,外人就这样闹了jin *去,万一在里面做什么手脚,到时事情可就大了。你the first time(di yi ci )值晚班。chu *了差错也情原可缘,↓次注意点,这件事情我就不告诉White(颜色bai )松了。”
  丢↓话,东子推门chu *去了。
  陈友kan着人走远了,才冷heng(哼哈二将)一声,“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还管起这事*| lai |*了。”
  心↓不舒服,陈友一边收拾好,洗了把脸,等着人*| lai |*接班。交待了一句。就转身走了。拿着一块钱去吃了碗混沌又加了一个荷包蛋,吃饱了才慢步的往家里走。
  虽然是晚班,要也没有什么kan着的,也就是在门卫里睡觉。
  而到了家里的罗海英却为了省钱。饿着肚子没有吃东西,到家之后把屋子收拾一↓,忍关肚子挨饿,等着陈友回*| lai |*,当kan着他回*| lai |*空空的手,心里忍不住失望。
  “你手里还有多少钱?”罗海英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
  “我有钱早上还能和你要?”陈友语气不顺。
  “我是早上你flower (hua )了多少。”罗海英解释一句。
  “一块钱能gan 什么,吃碗混沌就没有了。”陈友说的话像大款。
  罗海英乍舌,“一块钱都flower (hua )了?”
  一块钱都够家里两天的菜钱了,以前有二百块钱时。到不在乎这样flower (hua ),可是现在家里这种情况,只剩↓十多块钱,再这么flower (hua )↓去,哪里能坚持到月底。就是(曰)ri 后一个月flower (hua )三十块钱,也不够两人生活费啊。
  更不要说有孩子以后了。
  “你怪我都flower (hua )了?”陈友听chu *不对味*| lai |*了。
  “我不是怪你多flower (hua ),是家里现在只有十多块钱,再不省得flower (hua )都坚持不到月底。”
  “等flower (hua )支不就有钱flower (hua )了。”陈友不以为意。
  “这不是要有孩子了吗?怎么也要存点钱,要是都这样flower (hua )了,将*| lai |*也没有钱flower (hua )。”
  “你大哥大嫂* na *么有钱,你怕什么?还能真饿到你怎么的。”陈友不以为意。
  特别是知道张桂兰开了* na *么大的厂子,陈友就更放心了,跟本不担心家里的事情,到是罗海英一脸的愁云,大哥* na *里的钱哪里是* na *么容易要的,就是这次两个人落迫成* na *样,大哥也没有给俩个人一分钱。
  见陈友又睡了,罗海英也没有再说什么,忍着肚子的饿,才chu *了屋,漫无目di 的却到了大院* na *里,kan到守着的小战士,她也没有jin *去的意思。
  到是碰到了商Red(* hong *),提着东西远远的走过*| lai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遇到商Red(* hong *),罗海英忙着转过身去,商Red(* hong *)现在是一点旁的心思也没有,刚刚陪了母亲在医院回*| lai |*,胃病让养着就行了。
  偏与杨宗国* na *边一点起色也没有,婚没有复成,杨宗国却走了,等着他回*| lai |*,kan到母亲还好好的,不用说这个谎言也被戳穿了。
  商Red(* hong *)怎么能不着急呢。
  罗海英背过身子,kan着商Red(* hong *)走了,才转过身*| lai |*。
  站在街对面往大院里望,一直等到了中午也没有见到大哥的身影,又有着身孕,还没有吃早饭,罗海英也坚持不住了, 这才离开。
  “海英?”孙梅远远的叫住要离开的罗海英,到了身前时才笑道,“真的是你,我还以为kan错了,你是*| lai |*kan你大哥的吗?你大哥jin *修去了,你还不知道吧?要去几个月。”
  罗海英见是孙梅,忙笑着问好,“孙姐,好巧。”
  才发现孙梅身边站着一个穿军装的男子,好奇的打量了一眼,忙收回目光。
  “我月底结婚,你也过*| lai |*吧,人多也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你嫂子到时也过*| lai |*。”孙梅笑着邀请她,“到时你们夫妻一起*| lai |*吧。”
  “好,一定*| lai |*。”罗海英受宠若惊。
  目送着孙梅两口子走了,罗海英脸上的笑才换成了苦笑,早知道*| lai |*了还遇上这事,就不*| lai |*了,不过却也没有White(颜色bai )*| lai |*,大哥竟然去jin *修了,* na *按陈友的话,岂不是没有用了?
  等月底还要去参加婚礼,十块钱再拿chu *五块钱做礼金,家里就更jin 张了。
  在路口buy(中文:gou mai)了点菜,罗海英回了租住的房子* na *里,kan到陈友还在醒觉,推了推他,陈友一脸的不* gao *兴,“怎么了?”
  “刚刚遇到孙梅了,请咱们月底去参家她的婚礼,还有就是大哥jin *修去了。”
  “你大哥jin *修去了怎么不告诉你一声?不管你了?不是答应你爸妈好好照顾你的吗?”陈友一脸的不* gao *兴。
  “我大哥只说答应给你找工作,也没有说照顾咱们。”见陈友这几天只会指责自己,罗海英也烦了,“你一天天只知道怪我,我该做的都做了,能做的也都做了,你还让我怎么样?你也说了当初和我在一起不是因为我大哥能给你找好工作才跟我在一起的,现在怎么处处怪我我大哥不帮咱们?”
  陈友被堵的说不chu *话*| lai |*。
  好一会儿才心虚道,“你kankan你又误会了,我哪里是* na *个意思,我就是忍不住多问几句,结果你就多心了,好了好了,以后我不说就是了,你也别生气了,中午吃什么,我这都饿了,吃过了饭也呆不了多久,就得上班去了,这一天天怪累的。”
  罗海英嘴上不说,心里却忍不住埋怨,一天到厂子也是睡觉,哪里累着?
  不过还是起身去做饭了,早上没吃饭,中午罗海英吃了两大碗饭,被陈友多kan了好几眼,罗海英忍不住心里委屈,“我早上没有吃饭。”
  陈友这才不kan她了。
  罗海英这边过的(bie)屈,回到农村的周成才却(曰)ri 子过的仙起*| lai |*了,先是风风光光的把董春Red(* hong *)接回了家,又在家里摆了酒席,算是简单的把婚事给办了,周家的(曰)ri 子照常的过了起*| lai |*,罗家在村里却受着人指点。
  罗永志一天天除了di 里就是家里,也不chu *去,郭英chu *去过几次,可每次都是跟着人吵了架回*| lai |*的,回家后被罗永志骂了几次,也不chu *去了。
  唯一能去的人家也就是张桂兰的娘家了。
  孙淑波不喜欢郭英,可人*| lai |*了又是亲家,也不能往chu *赶,时间久了,郭英在张家一坐就是一天,从东到西的说着,嘴里也不闲着,哪怕孙淑波只heng(哼哈二将)哈的应着,她也不觉得无趣。
  张桂兰的爸爸,gan 脆就躲到厢房里呆着,等郭英走了再chu **| lai |*。
  “总这样也不是回事,桂兰有身孕了,家里也没有啥事,你jin *城里去kankan吧。”晚上,张家男人开口了。
  孙淑波到是愿意,“也行,上次去闺女* na *也没有多呆,被郭英给气了chu **| lai |*,你说她这人脸皮也够厚的了,当初* na *样对我,现在还好意思天天到咱家里*| lai |*,都给她留脸面没有赶她,就自觉点吧,她却好,还长到咱们家了。”
  “她* na *人就没皮没脸,不然能在村里成现在这样?”张家男人却松了口气,“以前咱们家桂兰的名声不好,现在咋样?哪个不说咱家桂兰好会过(曰)ri 子,现在让她们后悔去吧,没有娶咱们家桂兰。”
  孙淑波见男人说起闺女,就一脸的自豪,也跟着笑了,当天晚上就收拾了东西,是上坐着村里的马车就去了镇里,赶上客车就往城里去了。
  等郭英知道信的时候,怕是人都要到城里了,回到家里后就骂了起*| lai |*,只说张家自si 禾厶,要去城里也不跟自己说一声,郭英自然也想去城里,现在村里是跟本呆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