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罗家里气氛好了起*| lai |*,失业的罗海英回到家后,却愁了起*| lai |*。
  昨天从家里回去之后,陈友就一直堵气的没有跟自己说话,在父母* na *边又没有把事办妥,罗海英也没有心思哄他,早上起*| lai |*的时候陈友早就走了,罗海英不勉有些失落,哪想到等着自己的竟是失业。
  越想越呆不住,罗海英就起身往大院去,她知道一定是孙梅昨天生气了,不然一定不会店面不开了都不告诉自己,甚至不给自己安排别的工作。
  偏也巧,在大院外面竟然就遇到了人,罗海英忙上前去,“孙姐。”
  孙梅kan到罗海英,脸上冷冷的,跟身旁的母亲交代了一句,徐凤kan了罗海英一眼,才转身jin *院了,孙梅走到罗海英的身前,也不用她开口问,便自故的说了起*| lai |*。
  “我要结婚了,↓个月初,所以也没有时间弄别的东西,店就不开了,工作的事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kan着让你大哥帮你想想办法吧。”孙梅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曰)ri 后让罗海英别再*| lai |*找她了,“结了婚,又要工作两头跑,就更没有时间管别的事了,你的事我也没有办法,该帮的我都帮了,实在对不住。”
  人家都帮了,现在帮不上也不能怨人家啊。
  罗海英扯chu *抹笑,“孙姐你客气了,你都帮我们* na *么多了,哪还能怪你呢,* na *就先祝你新婚快乐了。”
  她也想问问具体是哪天,可人家一没有邀请的意思,二是自己没有钱,跟本拿不chu *随礼的钱。
  把罗海英的窘迫kan在眼里,孙梅眼底闪过一抹鄙夷,“谢谢你,* na *就这样吧。我还有事情要忙,就不陪你多说话了。”
  对着罗海英点点头,孙梅转身jin *了大院。
  直到kan着人jin *了楼道。罗海英脸上的笑才退了↓去,失魂落魄的望着大院发呆。要真能求到大哥,也不用她现在这样低三↓四的了,在kankan自己身上的衣服,都夏天了,别人身上是裙子,只有自己是一条青色的ku 子和一件flower (hua )布的衣服。
  站在这大院门口,就像一个要饭的。她自己都觉得站在这里丢脸。
  回到家里,kan到陈友也在,罗海英有些惊呀,“你怎么这个时候回*| lai |*了?”
  “临时工被人支使的像跑* tui *的一样。我不gan 了,到时在自己找工作去。”陈友说的理所当然。
  也不忘记了两个人在外面的时候,临时工的工作都找不到,也不想想现在是什么时候,工作都是正式的或可以传给子女的。自己做生意的也不会雇佣人,不然也不置于他们会饿了三天跑到这里*| lai |*了。
  现在两个人都失业了,可怎么办?
  罗海英心里有苦,却不知道怎么说,又怎么说chu *口。好在在衣店里gan 了几天,却给开了一个月的工资,这十块钱也够flower (hua )些天,可等flower (hua )了了呢?
  “你这副脸色是什么意思?嫌弃我不能挣钱了?你当初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说是为了钱啊?为了钱你也不该找我这样的。”
  “你这是在外面一肚子的气,回家跟我发*| lai |*了,我说啥了?我脸色不好又不是摆给你kan的,我也失业了,我是想着咋办?”罗海英说着说着就哭了,“不敢和人说怕你跟着一起着急,你kankan你到是怪起我*| lai |*了。”
  陈友一愣,满身的huo *气在听到失业之后也烟消云散了,坐在* na *不chu *声。
  “昨天你没有去大院,到也是好事,闹成一团遭,大哥还动手把周成才打了,好多人都chu **| lai |*kan,我爸也把我妈打了。”罗海英见陈友不chu *声了,又心疼起*| lai |*,“我爸说他不怨咱们,让咱们以后好好过(曰)ri 子。”
  陈友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当初与罗海英在一起,也是听村里的人都说罗家的长子在部队里是个营长,自己就想着在农村里窝一辈子,到不如和罗海英在一起,也能到城里混个好工作,可到了这里才发现,当初的算计成了空,如今自己连个工作都没有了。
  罗海英又有了身孕,房子也是租的,两人又都没有工作,这样的(曰)ri 子也不知道啥时候是个头。
  特别是罗海英一直絮叨着,陈友只觉得无数只苍蝇在自己的耳朵一直转,头也要炸了,哪里还能想旁的东西,里面一片空White(颜色bai ),最后等回过神*| lai |*的时候,见罗海英已经去做饭了,才松了口气。
  “孙姐我去见她了,她要结婚了,所以服装店就不开了。”罗海英把饭菜端上*| lai |*,坐在桌子前发呆,虽然一天没有吃了,却一点胃口也没有,“要不行咱们也自己做点生意吧,手里这点钱,咱们做点馒头之类的去外面卖卖,先做些试试,这样也是个办法。”
  “人钱的自己做,没钱的吃不起,谁会buy(中文:gou mai)咱们的馒头?”陈友突然烦燥起*| lai |*,“你不懂就不要瞎瞎研究,我一个老师你让我去当小商贩,让别人怎么kan我?再说家里就* na *十多块钱,你要是都赔jin *去咱们吃什么?到街上要饭去?行了,你别管了,明天我就chu *去找工作。”
  要真能找工作也不用求人了。
  罗海英嘴上不说,心里却忍不住吐槽,又不想惹陈友不快,也就没有说chu **| lai |*。
  桌上的清汤清shui *,陈友kan着就饱了,筷子都没有动,“我不饿,你吃吧。”
  “多少也得吃点啊。”罗海英见他瞪了眼睛,再不敢再开口了。
  一个人独自己吃了饭,有了身孕,她也变得馋起*| lai |*,特别的喜欢吃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可这十块钱顶多够buy(中文:gou mai)四斤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吃了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以后就得天天饿着,所以只能忍着。
  早知道* na *天在大哥* na *里,把buy(中文:gou mai)*| lai |*的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和菜都炒了,吃上一顿怎么也能解解馋。
  收拾了桌子,屋子里太hot(英文:hot,中文:re ),两人就到外面chui 口欠风,陈友满脑子都是孙梅要结婚的事情,只恨自己不没有能耐,跟本不够资格娶人家,若是自己有好的工作,和家里条件也好,是不是也不用跟一个字不识的女人过一辈子?可现在想这些有什么用,连饭都快吃不上了。
  罗海英见陈友脸色不好,也一直没敢说话。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直到天色black(hei )了jin *屋去睡觉,次(曰)ri 也没有起*| lai |*,左右也没有工作了,直到罗继军找*| lai |*的时候,kan到两人还躺着,脸色说不chu **| lai |*的难kan。
  相比罗继军难kan的脸色,罗海英却是* gao *兴的,“大哥,你*| lai |*了,快屋里坐吧。”
  “不用了,爸走的时候让我帮你一回,让陈友起*| lai |*穿衣服跟我走吧。”罗继军跟本没有jin *屋,就在外面等着。
  罗海英应了一声,jin *屋就拉着陈友起*| lai |*,“快,我大哥带你找工作去了。”
  陈友先前听到罗继军*| lai |*还一直冷着脸,一听给自己找工作,这才坐起*| lai |*,穿好衣服后却不急着chu *去,“当初我说了饿死也不求他们,现在就跟着你大哥走,岂不是让他们笑话我?怎么也得给我一个台阶↓是不是?”
  罗海英急的直跺脚,“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要面子?再说我大哥都亲自上门了,这不就是台阶吗?难不成我大哥帮咱们找工作还要给咱们跪↓这样才行?”
  “什么时候做人也要有骨气。”陈友反驳,“不过你说的也对,你大哥都主动上门了,也算是台阶了。”
  这才↓了di ,穿鞋chu *去了。
  罗继军见人chu **| lai |*,也不说话,转身大步就走。
  陈友就有些不* gao *兴,罗海英上前小声劝他,“我大哥天生一副冰山脸,对我大嫂都这样,你还挑啥理。再说我大哥给米兰找的都是好工作,何况你还是他妹夫了,快去吧。”
  听到有好工作,陈友才跟上去。
  罗继军带着陈友*| lai |*的厂子,正是张桂兰和周付国合伙办的Red(* hong *)肠厂,现在由White(颜色bai )松管着,东子几个当着小组长,管着各个主要流shui *线,带陈友*| lai |*这,也是张桂兰chu *的主意,厂子里没有女人,又都是自己家的人,时刻都能盯着他,陈友真做什么丢人的事也传不chu **| lai |*。
  听着媳妇的分析,罗继军也觉得对,特别是的White(颜色bai )松和东子几个人kan着,更不用担心了,工资也* gao *,一个月三十块钱,敢上正式的工作了。
  当陈友kan着*| lai |*到的是个厂子,而不是什么单位办公室之后,整个人就傻了,随后升起一股怒气*| lai |*,“这不是体力活吗?”
  “现在临时工作都不好找,体力活也不累,一天八个小时,每周休息一天,一个月三十块钱,中午供一顿饭,这样的好工作去哪里找?”不用罗继军开口,White(颜色bai )松从里面走了chu **| lai |*,“要不是继军介绍你*| lai |*,像你这样的文弱书生,我们这里还真不用。”
  kan着瘸了一条* tui *的White(颜色bai )松,陈友跟本就不kan起,可听着罗继军叫对方大哥,在打量对方的衣着,才发觉对方可穿着西装呢,难不成是这里的老板?这才收起了轻蔑的心。
  一个月三十块钱,可比有些正式的工资还要* gao *,又供一顿饭,还休息一天,其实也跟正式工作没有什么区别了。
  想到这,陈友也不吭声了。
  ps:
  这回可真要存稿了,不然就fei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