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人是走了,家里却一团乱。
  张桂兰收拾屋子的时候,田小月*| lai |*了,到让张桂兰ting *意外的。
  田小月换了拖鞋帮着张桂兰一起收拾,开始张桂兰还不好意思让她动手,听了她的话也不多说了,“我一个人在外面生活这些年,早就习惯做这些了,你要是真不让我gan ,只让我在一旁kan着,我到觉得拘束。”
  “客车坏了修好了?”田小月jin **| lai |*后就听张桂兰说家里*| lai |*人的事了。
  “没有,是孙梅找了车送她们的。”张桂兰这才想起*| lai |*她不认识孙梅,“孙梅是他们队里的一个医院,以前在别的城市部队医院了,前阵子调回*| lai |*的。”
  “* na *怎么调到乡↓去了?按理说这样的人城里的部队医院还抢不到呢,到是埋没了人才,男人是在乡↓的部队里吗?”
  听田小月问chu *这翻话,张桂兰就知道她是个有脑子的,笑着摇摇头,“到是有别的故事。”
  田小月挑挑眉。
  等张桂兰把事情的前后都说完后,田小月乍舌不已,“* na *个孙梅他家也住这个大院?她爸叫孙海吧?”
  “听这话你认识了?”
  “要是她我还真认识了,不过也就见过几次面,* na *时候还都小,她又比我小五岁,也就没有多接触,在说又不住在一个大院,见到她的时候,也是他爸爸带着她去我家玩的时候见过,* na *时很小她就秀乖巧,我妈还夸着她懂事。我* na *时就不服,说小小年纪就知道flower(flower (hua ))思的哄大人,还被我妈妈训了一顿,现在kankan。到真奔着我说的话*| lai |*了。”
  田小月这么一说,到是把张桂兰逗笑了,“* na *你还真是目光如炬。”
  田小月受之坦然,眉尾一扬。“桂兰,你这脾气到是和我很像,都不愿与* na *些上不了台面的人计较,就从这一点上*| lai |*说,咱们俩就能做好朋友。”
  明明一副大家小姐的样子,却做chu *好shuang XX大XX的举动,张桂兰也被她逗笑了,“* na *还真是我的荣幸啊。”
  “不过* na *孙梅还真ting *有意思的,有时间见见她。”
  张桂兰到也没有多想。俩个人把屋子收拾完了。这才一起做饭。吃过饭之后,田小月就回单位了,人chu *了大院却没有回单位。转了个弯去找了周付国。
  kan到站在营区外面的田小月,周付国皱了皱眉。“既然*| lai |*了就jin *去吧,你爸正好也在。”
  “他在我就更不能jin *去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躲着他们。”田小月也不掩饰,“我*| lai |*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打听一↓你们的部队的车能借不?能借借我开几天。”
  “胡闹,你以为部队是什么di 方,车是你说借就借的,又不是司家车。”周付国kan她一副贤惠样,偏说chu *的话总是惊人,就忍不住发脾气,“你爸刚刚还念叨着你,你走这么些年了,有什么都过去了,就不能回家吗?”
  “周付国,我家的事你别管,不然咱们俩连朋友都做不成了。”田小月突然发了脾气,“你这人真没劲,不是公车不外借,我kan是得分人,gan 什么孙梅借得我就借不得?拼爹吗?我爸爸比她爸的官还大呢。”
  不理会周付国说什么,田小月扬长而去。
  周付国愣住了,转身回了营里,一边找了gan 事咨询了一↓,听到有人开车chu *去了,还是si 禾厶事,周付国也没有多说,直接找了* shang * mian *管事的,虽没有多说,几句话却点得管事的也怕了。
  当天商Red(* hong *)chu *院,孙梅White(颜色bai )天就可以回家了,打算第二天回部队,杨宗国调走了,她也是今天才知道的,现在商Red(* hong *)也搬走了,自己又离罗继军这么远,她只觉得使不上力。
  回到家里,见父母子都在,还是这个点,孙梅还有些奇怪,却见父亲对自己发了huo *,“你是不是以我的名义和部队里借车了?”
  孙梅一愣,“是啊。”
  这事以前常有,跟本也不算什么事,所以就理所当然的应↓了。
  徐凤在一旁kan着着急,“孩子借车也不是为了自己,还不是为了* na *几个军嫂吗?带着孩子在城里,又↓雨天,家都回不去了,她这不是也做好事吗?有啥事你好好说,发这么大的脾气做什么。”
  “这好事用她*| lai |*做?要真做好事,* na *可就多了,* na *军嫂需要帮助的多了,是不是一个个都要去帮?能帮得过*| lai |*了吗?再说这算什么?↓雨了可以等雨停了慢慢的走,这算困难吗?要是都这样,部队里的油钱也不够用了。”孙海气得直拍桌子,“我怎么说的?说你别什么事都随着她的* xing *子*| lai |*,你kankan?现在让人说咱们家谋si 禾厶,这个好听吗?”
  “还不都是这样,又不是咱们一家。”徐凤不以为意。
  孙海指着妻子,半响没说chu *话*| lai |*,最后才沉声道,“好,我说什么都是错,* na *你们就折腾去,反正没有两年我也要退了,我kan到时你们还怎么弄。”
  一甩衣袖,孙海jin *书房子。
  把门也摔得直响。
  徐凤见不得女儿受委屈,招女儿到自己的身边,“过*| lai |*坐,别听你爸的,他就会以身坐责,现在谁还像他* na *样。”
  孙梅却心里不舒服,不是因为被骂,是她借车的这事保证没有这么简单,平(曰)ri 里大家都借车,也没有chu *什么事,怎么到自己这里就被拿chu **| lai |*当事说了?跟本就是有人在背后坏自己,除了张桂兰她还真想不到旁人,想到张桂兰与周家的关系,这里面的的事也就明了了。
  “行了,难得回*| lai |*,妈给你做好吃的去。”徐凤也没多劝,她是跟本没有放在心上,起身去了厨房。
  孙梅坐了一会儿,对着厨房里喊了一声chu *去一会儿回*| lai |*吃饭,人就走了。
  人到周家的时候,周老太太还ting *惊呀的,“孙梅*| lai |*了,快jin **| lai |*坐吧。”
  孙梅叫了一声阿姨,jin *屋了,“付国还没有回*| lai |*吗?”
  周老太太正在做饭,kan了kan钟,“也快了,你找付国啊,先坐着。”
  孙梅应了一声就坐↓了。
  周老太太暗↓打量孙梅,以前儿子对她有好感,周老太太也隐隐的听说了,虽然不喜欢徐凤,可觉得孙梅还不错,但是知道了与张桂兰家里的* na *些事之后,对孙梅是完全喜欢不起*| lai |*了。
  现在细细打量,小姑娘ting *不错的,心↓惋惜,就是这路走歪了。
  孙梅没有坐多久,周付国就回*| lai |*了,一见人jin *屋,孙梅就站了起*| lai |*,“付国,能跟你说几句话吗?”
  周老太太使劲的对儿子使眼色。
  周付国笑了,“走吧。”
  目送着儿子和孙梅chu *去了,周老太太一脸的失望,骂了一句,“臭小子。”
  她用力的使眼色就是想让儿子在家里谈话,结果好,儿子跟本不buy(中文:gou mai)自己的帐。
  大院里,一chu *楼,周付国就点了只烟,xi 口及了一口,“有什么事就说吧。”
  见他对自己这么冷谈,孙梅很受伤,“你变了,以前不是这样的。”
  周付国淡淡一笑,也没有说话。
  “付国,我借部队里车的事是你说的吗?”孙梅咬了咬唇,“我知道你现在是张桂兰的gan 哥哥,帮她chu *头也正常,可是我也是为了帮别人,真的没有一点si 禾厶yu (谷欠)。你这样做是不是有点太不近人情了?”
  周付国转过身正视她,“孙梅,你误会了,* na *事是我说的,不过却不是为了si 禾厶人之间的事情,这是部队里的一处该整顿的di 方,在你的眼里我一直是一个以权谋si 禾厶的人吗?”
  孙梅被问愣住了,良久才反驳道,“可是要是她不和你说,你也不会……”
  见她说不↓去了,周付国笑道,“我说了不是她告诉我的,你信吗?”
  kan她不说话,他又道,“我就知道我说了真话你也不会相信,所以才不想多做解释,你今天*| lai |*找我要是因为这件事,* na *该说的也都说了,没事我就回去了。”
  “付国,你先别走。”孙梅想到张桂兰与周付国之间的关系,只觉得有万只蚂蚁在自己的骨头里爬,“是不是因为* na *些流言你也误会我了?”
  周付国一副不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回事的样子回头kan她。
  “我想咱们之间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了,所以现在你见到我才会像陌生人一样是吧?”孙梅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周付国呆愣了一↓。
  回过神*| lai |*之后,周付国才淡然道,“不是误会,当初我追你,你一直不同意,现在我是放手了,要追求别的生活。”
  事情被扯破了*| lai |*说,孙梅却愣住了,尴尬的恨不得找个di 缝钻jin *去,周付国这样说,就像在直White(颜色bai )的告诉她,不追求她了自然没有理由要对她好了?
  犹如一巴掌直接甩到了孙梅的脸上,周付国却不管她怎么想,见她不语,转身回楼里了,大院里还有走动的人,孙梅也不敢多呆,像做贼一样回到了自己的家。
  徐凤见女儿一回*| lai |*就躲jin *屋里,也没有多想,只以为还在跟自己的爸爸闹脾气,可孙梅回到屋里之后却狠狠的落了一场的泪,虽然不喜欢周付国,可习惯了被他捧着,如今突然这个习惯没有了,孙梅才发觉自己* na *养成的习惯。
  ps:
  今天更新好早,八八好木奉(bang),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