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桂兰跟罗继军说笑间,抬头kan到了赵春梅她们三个,笑着打招呼,“怎么没有多睡会?我还想着等吃了饭再叫你们呢。”
  赵春梅第一个反应过*| lai |*走到厨房门口,“嫂子,你和罗营长感情可真好。”
  “夫妻不就是这样,他早就不是营长了,叫他老罗吧。”张桂兰这么说,也没有人敢这么叫啊。
  表面kan着罗继军是被贬了,可现在kankan人家的(曰)ri 子,在想想自己家男人说的话,也明White(颜色bai )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王丽和江枝也到了厨房门口,王丽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打了招呼,“要不让罗营长回屋,我们*| lai |*弄吧。”
  大家也习惯叫营长,张桂兰也不强行着让大家改口了。
  罗继军却道,“你们是客,一会儿只管吃 就行。”
  张桂兰也搭呛,“对,让他gan ,男人不帮媳妇gan 活* na *可不是好男人。”
  赵春梅三个想笑不敢笑,偷偷的打量罗继军,见他并没有生气,这才抿嘴笑了起*| lai |*,罗继军把面都擀chu *片*| lai |*,张桂兰只负责拿刀切,两个个分工明确,很快就把面条擀chu **| lai |*了,赵春梅他们以为这样罗继军该jin *去了,没有想到他帮着收拾东西,张桂兰摘菜做卤子,kan两人的动作和默契,一kan就不是第一天这样,心里又羡慕不已。
  kan着罗营长冷冰冰的像冰块,可真正比起*| lai |*,人家这才是男人,在想想自己家的* na *些男人,回家哪里还shen 手。只等着吃现成的。
  特别是江枝,眼睛仔细打量了满屋的东西之后,再kan到人家夫妻这么和睦甜美,心里说不chu **| lai |*的无力。想想这次赶回家,不但欠↓了债,回*| lai |*后在大院里也明显受了冷落,夫妻二人都明White(颜色bai )这是跟李雪军做的事有关。不过面上大家都不提罢了。
  如今在大院里,李雪军已经成了众人之斥,面上见面会打个招呼,可si 禾厶↓却都不*| lai |*往。
  “对了,宗国明天就调回城里了,跟我一个部门。”开饭时候,罗继军才提起这口。
  张桂兰大为惊喜,“这可是好事,明天让他是上到家里*| lai |*吃饭。把付国也叫上。”
  与此同时。在场的赵春梅三人却被惊到了。王丽最沉不住气,先问chu *声,“杨宗国调到城里了?”
  罗继军用鼻音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他这样的冰* xing *子,也只跟自己媳妇说话时态度能ruan (车欠)↓*| lai |*。这会的功夫,赵春梅三人已经见怪不怪了,所以王丽也没有挑他的理,到是得到证实,人也沉默了。
  赵春梅马上把低落的情绪掩饰起*| lai |*,“这是好事,只是我们这才听说。”
  “一周前他不提交申请了。”* na *现批↓*| lai |*也正常。
  罗继军的话却告诉他们另一个道理,一周前杨宗国就提交了申请却谁也没有告诉,显然是对大院里的同事都有不满了,这话说的直,让赵春梅和江枝也觉得没脸,到是王丽跟本没有听chu **| lai |*。
  “不知道要什么样的条件才能申请*| lai |*城里。”她还有着这个想法。
  赵春梅听了都想哭了,有时你不得不羡慕没长脑子的人,她们天真又快乐,跟本没有烦心事,此时kankan王丽就知道了。
  罗继军到被她问愣住了,想了一↓才开口道,“要写申请。”
  王丽一呆。
  在场的其他人却在张桂兰的引头↓都笑chu *声*| lai |*,随后王丽反应过*| lai |*,也尴尬的笑了。
  问了等于没问,转了一大圈又回到了提交申请上。
  可大家心里都明White(颜色bai ),事情哪里会* na *么简单,如果真的只要提交申请,所有人都提交申请了,这里面的事多着呢,又错综复杂,先不说旁的,杨宗国的父亲在* shang * mian *,这一点别人就比不了。
  茄子和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卤子,家里的桌子也不够用,gan 脆把孩子的面条都端jin *屋里让他们自己吃,江枝要喂孩子,也jin *屋里吃去了,桌上只留↓赵春梅和王丽。
  王丽还想着杨宗国调到城里的事,“杨营长这一般走,大院里可不就剩↓我们几家了。”
  一副失落的样子。
  “不是还有别人家吗?又不是只剩↓咱们三家了。”赵春梅在桌↓踢了她一脚。
  王丽横了她一眼,“* na *些也不*| lai |*往,有跟没有有什么区别。”王丽吃了口面条,“要是还能住在一个大院就好了,我还没有和嫂子做够邻居呢。”
  “以后会有机会的。”张桂兰心想离了* na *片事非,自己可不想再掺和jin *去了。
  赵春梅见她不会kan眼色,也不理她,“嫂子,家里的菜都↓*| lai |*了,↓次*| lai |*给你拿*| lai |*一些吧,杨营长家的菜di 给我家种了。”
  “不用,你们自己留着吃吧,城里什么都有卖的,你们要是有余↓的,做点gan 菜,留着冬天吃。”
  “* na *也行。”赵春梅原本也舍不得,可今天到人家*| lai |*打扰了,相比之↓几个菜就不值钱了。
  饭后,赵春梅和王丽帮着收拾桌子,罗继军回了屋里。
  等门一关上,王丽才松了口气,“有罗营长在,总不敢说话。”
  赵春梅嗤笑道,“你还不敢说话?我kan你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
  “我说啥了?我就是* na *时多问了一句,再也没有说啥啊。”王丽跟本不觉得自己哪里做错了。
  赵春梅也不跟她争辩,对着张桂兰无力的笑了笑。
  张桂兰也知道王丽的* xing *子,也不深 说,只劝着,“继军kan着冷冰冰的,人其实ting *好的,相触↓*| lai |*就知道了。”
  王丽用力的点头,“嫂子这个说的对,现在你们搬城里*| lai |*了,也不怕大院里在乱说罗营长跟孙大夫有什么了,孙大夫住你家原*| lai |*住过的房子,我去kan过了,弄的很乱,你说两个小姑娘住,怎么把家里造成* na *样?都没有↓脚的di 方,将*| lai |*嫁chu *去也不知道能不能过(曰)ri 子。”
  “她们是工作挣钱的,跟咱们这些家庭妇女可不一样,会不会收拾屋子,男人自然不在意。”
  王丽不服赵春梅的话,“照你这么说,女人只要有工作就不用照顾家了?* na *我怎么又要上班又要弄家?”
  “你* na *算什么工作。”赵春梅就差说是个食堂洗菜的了。
  王丽恨恨的瞪了一眼,“是,回家我就着荣庆他爸说,以后我也要学你,在家带孩子,这样才是正经妇女gan 的。”
  “行了行了,当着嫂子的面吵这些也不嫌丢人,有什么话回家说。”赵春梅挥手打断她的话。
  王丽脸一沉,也不说话了。
  张桂兰自始至终都在低头收拾厨房,假装没有kan到她们的争吵,不过能到别人家做客也闹成这样,还真是王丽的脾气能gan chu **| lai |*的事。
  饭后说了几句就都回屋里歇着了,张桂兰躺到chuang shang ,不用说罗继军就过*| lai |*给她按摩,“宗国这事做的到是隐蔽,大院里都不知道,我今天说也没事,明天她们回大院时,宗国上午就搬回*| lai |*了。”
  “谁帮他收拾家啊?”商Red(* hong *)在医院,张桂兰ting *好奇这个的。
  “留着商Red(* hong *)回去收拾,他先过*| lai |*上班,住在父母家。”罗继军从杨宗国* na *里也听说了。
  张桂兰kanchu **| lai |*罗继军的* gao *兴,“现在好了,你们俩个又能在一个院里工作了,这样也有个照顾。”
  “是啊,以前不觉得什么,现在慢慢才发现,身边有个人一起还是ting *好的。”罗继军深有感触,往chuang shang 一躺,将人揽jin *怀里。
  张桂兰不让他乱动,把周付国跟田小月的事说了一↓,“……想不到他们俩个还认识,这样就更好了,(曰)ri 后也省着麻烦,对了,还有一件事情,我想着开个家具商店,小哑巴的手艺好,我想样子由他*| lai |*画,到时打chu **| lai |*一卖,也能挣个好价钱。”
  张桂兰满脑子都是家具各种各样的样子,这也是自己家没有,她才想到这个的。
  “你现在满脑子都是挣钱,都成富婆了,我可养不住了。”罗继军打趣道。
  “所以说你要对我好点,不然我可就换小伙了。”
  “你胆。”罗继军眼睛一竖,“你可是我媳妇。”
  张桂兰咯咯的笑了。
  虽然隔着两道门,隔壁还是能听到隐隐的说话声和笑声,王丽羡慕不已,“我和我家男人就没有这样好的时候,也就刚结婚的时候* na *样,结果他没有呆几天就回部队了。”
  “可不是,像嫂子他们感情这么好的还真不多,kan了这些,在想想* na *些流言,一kan就是假的。”赵春梅也感叹,“都说这男人要想把工作做好了,女人得把家撑起*| lai |*,这男人回家有个好心情,工作上也能钻心,可不就是这个理。”
  赵春梅一句话,让王丽和江枝都沉默了。
  孩子们在* na *里有玩伴,到是也不吵。
  江枝家的李军毕竟年岁小,吃过了饭江枝哄了一会儿就睡↓了。
  这一夜,外面的雨还在↓着,一直到天亮了,才隐隐的小了,赵春梅的眉头直拧,心里已有了打算,就是不停,今天也得回家,可不能在这里靠着了。
  衣服昨天换↓*| lai |*之后都洗过了,还没有gan ,又不能穿着人家的衣服回去,赵春梅急的嘴外面都起了泡。
  ps:
  谢谢大家的打赏和票票啊,八八都没有要,你们就给了,感动中,努力更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