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城里西边的一片平房内,程寡妇↓班回家后,kan到站在院门口的身影,面沉如shui *,到跟前后直接跃过他去打门,董建国陪着笑脸靠上前。
  “嫂子,你kan我今天也是被气糊涂了,不然也不会犯混,可我* na *样做不也是怕chu *事吗?你说你和刘小兰弄一个di 方去了,万一有一天她发现了什么,* na *怎么办啊?到时还不是让你为难吗?”董建国一脸的巴结相,“她说的都是混话,你别往心里去。”
  “董建国,我说过了,你别在*| lai |*纠缠我了,你与我sister(* mei mei *)之间的事是你们的事,与我没有关系,她不理你你过*| lai |*纠缠我有什么事?还有你也别让我们家的人背上* na *样的名声,我们什么时候flower (hua )你的钱了?你的钱flower (hua )哪里去你心里最有数,现在到好,我们一直躲着你,却还是背上了坏名声,你没有听说过寡妇门前事非多吗?你能不能离我们远点?我sister(* mei mei *)虽然守寡了,可将*| lai |*要嫁人* na *也是要找个正经人家的,不是你想的* na *种不要脸的女人,你不是收了你的心思吧。”程寡妇是一点面子也没有留,直接就门在门口说了起*| lai |*,“刚开始我真相信你说的话了,你说你媳妇好吃懒做,打骂公婆,所以刘小兰到店里之后,我也一直没有给好脸子kan,可几天接触↓*| lai |*,我就知道你是个混蛋,* na *是多好的媳妇?你在外面鬼混,她还知道挣钱养你爸妈,这样的好媳妇你到哪里去找?你真是瞎了眼睛kan不到身边最好的,开始是误会我不理她。现在我是没脸面对她,我这一辈子也没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你以后不要再*| lai |*了。就是你真与我sister(* mei mei *)之间有什么,* na *也跟我没有关系。”
  程寡妇说完打开门就要jin *去。门却被董建国在外面给拉住,“嫂子,我求求你帮帮我吧,我都说了* na *些话是刘小兰胡说的。她就是找借口不想在家里照顾老人和孩子,才这么说我的,才让大家这样同情她。嫂子,你要相信我,我是什么人你还kan不chu **| lai |*吗?我听苏苗说你在* na *里上班,就一直拦站刘小兰不让她去,就是怕你听了她说什么误会我。”
  程寡妇娘家姓苏,唯一的sister(* mei mei *)正是苏苗,只是当初程寡妇(曰)ri 子过的太苦。父母也早早的去了。唯一的sister(* mei mei *)也嫁的好两人不*| lai |*往了。可就前一阵子苏苗找上门*| lai |*了,kan到程寡妇(曰)ri 子过的好了,一打听听说在街里新开的* na *家内衣店上班。非让程寡妇帮着说情去店里上班,程寡妇没有同意。苏苗这才哭着说chu **| lai |*自己男人死的事,而且现在人也被公婆赶chu **| lai |*了,一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
  见了sister(* mei mei *)这样,程寡妇心ruan (车欠)就将人留在家里住,可一*| lai |*二去的,发现sister(* mei mei *)的生活不检点,董建国也就是* na *个时候认识的,最后程寡妇为了女儿和自己的名声,直接将sister(* mei mei *)赶走了。
  也不知道苏苗说了什么,这董建国到是整(曰)ri 里*| lai |*纠结程寡妇,让她帮着在苏苗* na *里说话,一个有家的男人还这样一副痴情的追求别的女人,程寡妇kan不惯这种事,跟本不搭理董建国。
  “我不管苏苗跟你说什么了,你想和她在一起求我没有用,你们之间的事情你还是去找她吧,店里的事情你也可以放心,我不会跟苏苗多说一句,不过董建国,我还是劝你一句,别到时丢了西瓜捡芝麻,刘小兰是个好媳妇,到时你想后悔都找不到di ,这话自己掂量一↓吧。”不再理董建国,程寡妇扯上了门。
  董建国暗骂一声晦气,这才转身离开。
  要不是苏苗说和他在一起,一定要取得这老寡妇的同意,自己gan 什么像孙子一样的天天求着她?现在求到她了,她还真往自己的脸上帖金了,装起*| lai |*了。
  没有flower (hua )自己一分钱?可都flower (hua )在她女儿身上了,这事将*| lai |*不承认也没有用。
  董建国也不急着走,走到街口拐弯处靠墙站着,耐着* xing *子等了近一个小时,才kan到程小芙的身影,慢慢的走了过*| lai |*。
  “小芙,新衣服buy(中文:gou mai)了吗?就是身上这件啊?喜欢吗?”董建国笑嘻嘻的迎上去,“要是还有喜欢的跟姨夫说,姨夫再给你拿钱。”
  程小芙甜甜一笑,“谢谢姨夫,这件就行了,我很喜欢。”
  “小芙,你帮姨夫说几句好话,让你妈妈帮姨夫在你小姨* na *边说说,你小姨现在都躲着我不见,你kan姨夫给你buy(中文:gou mai)的衣服你都穿上了,怎么也得帮帮姨夫是吧?”
  “姨夫放心,回家我就跟我妈说。”程小芙shuang XX大XX快的应↓,董建国* gao *兴了。
  “行,* na *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
  目送着董建国走了,程小芙脸上的笑才退↓,撇撇嘴回了家。
  一jin *家门,kan到昏暗的家,程小芙心情就更不好了,也不说话,背着书包jin *了屋。
  程寡妇正在埋头做饭,见女儿回*| lai |*了* gao *兴,“小芙,今天你蓝嫂子给了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晚上妈给你炖上。”
  “总要人家的东西gan 什么,我宁愿不吃。”程小芙不* gao *兴的回了一句。
  程寡妇叹了口气,“妈知道你心里委屈,可是不让你去店里也是为了你好,你去帮着卖衣服耽误你学习,所以才不让你去店里的,这也是为了你好,你怎么还埋怨上了呢,这样做人才没有良心。”
  程寡妇一直没有跟女儿挑破女儿喜欢周付国的事情,到最后仍旧顾忌着女儿的脸面,面上还要哄着女儿,可不管怎么样,到底是亲生的女儿,也时也会想若是家里条件好,是不是就不用这样委屈女儿了,女儿也可以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可想有什么用呢?家里就是这个条件。
  程小芙不语,其实心里是发嘘。
  一边庆幸母亲不知道自己追求周付国的事,不然还不知道会怎么骂自己,到时闹得更没脸,可是一想到* na *些人以为她好好学习而不让她去店理* na *种‘名正言顺’的理由,程小芙心里就是一阵子不痛快。
  “妈,刚刚在外面又碰到董建国了,他总到咱们家*| lai |*也不好,你到时找小姨说说,让她自己跟董建国说清楚了,这样她是总躲开了,可是咱们家呢?到时让左右邻居怎么说。”
  “我知道了,得了空我就找你小姨说说这事。”听到女儿也被烦了,程寡妇坐不住了,这才应↓。
  程小芙对着镜子照新衣服,只要小姨见董建国,自己这件衣服也就理所当然的穿上了,毕竟交代的事情也办了,要是钱都能*| lai |*的这么快就好了。
  大院* na *边张桂兰回到家先把米泡上,这才回到屋里把要用的东西和注意事项能想到的都写了↓*| lai |*,做女人用的东西卫生方面就得过关,这就得有些专业的人才行,而且在设备方面也不是自己能行的,这事就得带着田小月一起了。
  先前重要的就是选厂di ,总租房子也不行,张桂兰想到了自己在城外buy(中文:gou mai)di 盖厂房,人就坐不住了,直接拿着钥匙就去了周家。
  周家老太太一听gan 女儿是*| lai |*找儿子的,二话不说就打了电话,电话通了就递给了张桂兰,电话* na *头,周付国心情好,“桂兰,找我有事?”
  “我想着能不能在城边上buy(中文:gou mai)块di 自己盖厂房?”
  周付国一听马上端坐好,“又有新生意了?这我可得掺股。”
  “你不掺也得掺,不然我一个人哪里有* na *些钱。”张桂兰笑道,就把自己的想法说了,“设备的事咱们不懂,得问问田姐,我kan不行就得田姐跟着一起去buy(中文:gou mai)。”
  “能用什么设备啊?”
  “消毒之类的东西,我也不太懂,所以说得问田姐。”
  “* na *行,di 的事我*| lai |*解决,至于buy(中文:gou mai)设备的事,等咱们见面了再说,正好↓个月我还要去上海,可是方便就一起去。”周付国三两句就把事情给决定了。
  张桂兰应了好声,这才挂了电话。
  周老太太听不明White(颜色bai ),“你们在做生意?听着还ting *大的?”
  “瞎折腾,不过给大哥娶媳妇够用了。”张桂兰也不多说,笑着打趣一↓,这才道了别。
  晚上家里做的油焖波菜,蒸的小窝头,又烧了一个豆腐和Red(* hong *)烧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加上萝卜汤,听到外面钥匙开门,张桂兰笑着把饭菜也摆好了。
  一kanjin **| lai |*的人,笑了,“*| lai |*的正好,洗洗手一起吃饭吧。”
  周付国不顾罗继军的冷脸,笑道,“我就是赶着饭点*| lai |*的。”
  语罢,人钻jin *了卫生间。
  “做这么多好吃的?”
  见他吃味又误会的样子,张桂兰好笑,“哪天没给你做这么多的好吃的,说的好像我亏待了你是的。”
  罗继军这才笑了,把衣服挂好去了卫生间。
  见多了一个人,张桂兰又去厨房里拿了双碗筷chu **| lai |*,chu **| lai |*的时候,周付国都坐在桌上吃了起*| lai |*,不用想,罗继军chu **| lai |*kan了眼睛又瞪了瞪,到没有多说什么。
  “到时去上海,你去不去?”周付国先开了口。
  罗继军一头的雾shui *,kan向媳妇,“去上海?你要chu *门?”
  张桂兰没回他,到是跟周付国说道,“我不去了,哪天让田姐过*| lai |*,你们认识一↓,然后就你们俩个去吧。”
  周付国有些失望。
  虽然不知道什么事,又被妻子冷落了,可是kan到周付国被拒,罗继军* gao *兴了。
  ps:
  昨天更晚了,今天提前更一章,嘿嘿,至于说受不了弃文的,我也没有办法,我总不能写什么提前告诉大家是不是?* na *样也不是小说了,我的伏笔还真没有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