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徐凤kan着门外的陌生男人,只打量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虽然没有再多说什么,也没有做什么动作,可却是实足的kan不起对方。
  陈友拘谨的cuo了cuo手,“阿姨,孙梅是住在这里吗?”
  徐凤一听是找女儿的,在kan他的样子,就警惕起*| lai |*,“你是谁?找她做什么?”
  要是个像模像样的男人,徐凤怕是什么笑脸相迎的将人迎jin *屋,可kankan眼前的男人,虽然长相还可以,kan着也有三十了,衣袖都磨的起飞边了,一kan条件就不怎么样,脚上虽然穿着皮鞋可前面都磨的掉皮了。
  这样的男人*| lai |*找自己的女儿,徐凤怎么可能放心, 不但没有将人请jin *屋,身子挪了挪,用身子把门口整个挡住了。
  “* na *就是住在这里了?”没有找错di 方,陈友松了口气,笑的也越发拘谨,“我是陈友,前天就是孙梅给我找工作的,阿姨该听他说了吧?”
  “陈友?找工作?你是罗继军的妹夫?”徐凤的声音尖酸起*| lai |*,“你直接说你是罗继军的妹夫就行了,说陈友我哪知道是哪个,你*| lai |*我家有事?要是工作的事不用找孙梅,我女儿和我说了,我正给你问着呢,你也知道现在的工作可不好找,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有信的。”
  陈友被臊的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用力的cuo着手,“阿姨,我是*| lai |*道谢的,不是问工作找的怎么样了,您误会了。”
  “噢,是这样啊。”徐凤嘴说这么说。可听语气完全不相信,眼睛转了转,“人都*| lai |*了,先jin *屋坐吧。”
  瞬间就改变了主意。想到这几天在张桂兰* na *里受的气,徐凤把主意打到了陈友的身上。
  孙梅躺在屋里的chuang shang ,听到有人找自己,待又听到是罗继军的妹夫时。脑子里就闪过陈友盯着自己痴迷kan时的目光,一队的反胃,自然不会chu *去了,又奇怪母亲怎么把人给弄jin *屋里*| lai |*了。
  “阿姨,孙梅不在吗?”陈友jin *了屋也不敢坐↓,拘谨的站着。
  “没事没事你坐吧,孙梅在医院里照顾一天的病人,回*| lai |*累的就躺↓了,你坐着。我去kankan。”徐凤又有些不放心将陈友一个人放在客厅里。转念又想给他个胆也不敢偷自己家的东西。这才放心的jin *了屋。
  门一带上,孙梅就坐了起*| lai |*,压低声音问。“妈,你怎么让他jin **| lai |*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帮他们找工作。还不是因为罗继军。”
  徐凤坐到床边示意女儿小点声,一边说chu *自己的打算,“要说*| lai |*感谢你也该是两口子一起*| lai |*,你kankan他一个人*| lai |*又没有带东西,一kan就心思不正,你说他打的什么主意?巴结咱们家?”
  “你管这个做什么,反正跟咱们也没有关系。”
  “* na *可不能这么说,现在你让我给他们找工作,怎么能跟咱们家没有关系呢。”
  孙梅这才不情愿的开口,“反正他kan我的眼神怪怪的,让人浑身都不舒服。”
  徐凤一听就知道了,“呸,癞蛤蟆想吃天鹅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也不kankan自己什么德行,就他* na *样的也敢打你的主意,这种不要脸的人你怎么还帮他找工作,你是不是疯了?”
  先前徐凤就是kan不起陈友,现在听他打女儿的主意,恨不得撕了他,只觉得被他* na *种又穷又没用的老男人喜欢,真是玷污了女儿。
  “他就多kan了我几眼,又没有旁的。”
  “听听这话,多kan你几眼,现在都找到家门上*| lai |*了,难怪说*| lai |*道谢的怎么什么东西也不拿呢,跟本就是目di 不纯,我现在就把人赶chu *去。”
  孙梅拉住母亲,“妈,你能不能不想一chu *是一chu *,刚刚你把人请jin *屋你还说有事呢,现在就赶人了,这样让人多尴尬,咱们都chu *手帮人了,现在在把人得罪了,* na *不是White(颜色bai )忙乎了吗?整天脾气跟个孩子似的。”
  “对对对,我跟孩子似的,你是大人。我是想说既然人主动送上门*| lai |*,就得让他明White(颜色bai )一↓咱们孙家的门可不是什么人都能jin **| lai |*的,给他点教训,你说怎么样?”徐凤被女儿这么一提醒,才想起正事*| lai |*。
  “就这个?”孙梅也确实不喜欢陈友盯着自己* na **luo 的样子,“我kan行。”
  “一会儿我让他jin **| lai |*跟你说话,你借机装晕倒倒在他怀里,然后我jin **| lai |*抓他,好好修理他一↓。”孙梅一听母亲的主意,就有些不愿意。
  “妈,这个不好吧?做的也太明显了。”
  “有什么不好的,他要是不做贼心虚自然会觉得咱们欺负他,可若是他真有* na *样的心思,heng(哼哈二将)heng(哼哈二将),* na *就不要怪咱们了。”徐凤冷笑两声。
  见此,孙梅也没有再多说,kan女儿默认了,徐凤递给女儿一个眼神,这才转身chu *去。
  一chu *去就hot(英文:hot,中文:re )情的跟陈友说话,“孙梅醒了,你jin *去跟她说话吧,我这急着做饭,就不跟你说了。”
  陈友受宠若惊,“* na *阿姨你忙吧。”
  kan着迫不及待的jin *了屋的陈友,徐凤呸了一口,悄声的靠到了门外偷听,屋里孙梅↓了床,请陈友坐↓,笑道,“你怎么*| lai |*了?工作的事也不过是顺便,你真不能特意的过*| lai |*谢我,弄的大家怪外道的。”
  “* na *怎么行,你可帮了我们大忙,为人师表我做的不好,可知道谁是恩人这还认得清的。”打jin *了屋,陈友的眼睛就一直jin jin 的盯着孙梅。
  孙梅压↓心里的恶心,rou着头角,“也不知道怎么了,我这头有些痛。”
  “没事吧?你自己是医生感觉怎么样?要不要去医院?”陈友一脸的关心,恨不得chong *上前去。
  孙梅摇摇头,身子往床边靠了靠。
  见她这样,陈友又往前靠了靠,见孙梅并没有反感,心里暗喜,压↓激动到了孙梅的身边,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怎么样了?要不要躺一会儿?”
  语气低* rou *,让孙梅听了只觉得恶心。
  一咬牙,孙梅用力的推开他,“你要gan 什么?”
  陈友还没有从孙梅的态度突然变化中反应过*| lai |*,徐凤就chong *了jin **| lai |*,“怎么了?怎么了?”
  孙梅jin 抱着身子,怒指着陈友,“你chu *去,马上chu *去。”
  也不说不怎么了。
  徐凤暗叫女儿聪明,直接就chong *着陈友而去,什么也不说先甩了陈友两个大巴掌,“你说你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我女儿帮着你们找工作,你还敢对她↓手,你的良心被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吃了。”
  这两大巴掌可是攒足了力气打的,陈友的两边脸瞬间就肿了起*| lai |*,愣愣的不敢说话,像被打傻了。
  “妈,算了,你让他走吧,我不想kan到他。”孙梅一副受伤害的样子,然后kan向陈友,“陈友,答应你找工作的事情我一定会帮到底,今天的事我也不追究了,你走吧。”
  “孙梅,你听我解释……”
  孙梅扭开头。
  徐凤chong *上去拉着他就往外走,“没听到吗?我女儿不跟你计较了,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孙家好欺负?呸,你也敢打我女儿的主意,也不kankan自己是什么货色,我告诉你你就chu *去打听打听,有没有癞蛤蟆能吃到天鹅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我女儿好心好意的帮你找工作,你都追到家里*| lai |*羞辱人*| lai |*了,呸,不要脸的东西,滚。”
  将陈友推chu *去,徐凤还警告道,“为了我女儿的名声,你最好别把今天的事张扬chu *去,不然就真给你好kan。”
  彭的一声,徐凤甩上门。
  陈友站在走廊里发呆,他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好好的会变成这样,一时之间后悔自己太急jin *了,又后悔自己刚刚该好好解释一↓,总之五味掺杂,说不chu *是什么zi wei 。
  脸上还huo *辣辣的,只能又羞又臊的走了。
  屋里,徐凤从窗口kan到陈友灰溜溜的走了,这才笑了起*| lai |*。
  孙梅忍不住担心,“妈,他不会到时想明White(颜色bai )吧?”
  “放心吧,我kan他恨不得给咱们跪↓认错呢,哪里会想到咱们给他弄了个圈套,heng(哼哈二将),张桂兰咱们弄不了,可让大家都知道一↓她妹夫是什么样的,到时kan丢谁的脸。”徐凤只觉得解气。
  孙梅到没有多说,相对*| lai |*说,她更是在乎罗继军的态度,现在帮了他的sister(* mei mei *),不但没有被感谢,还像仇人一样,她就真不信了,这亲兄妹两个还能老死不相往*| lai |*。
  再说陈友回到租住的房子时,两边脸都肿了起*| lai |*,罗海英提着菜回*| lai |*的时候,kan到吓了一跳,“你这是怎么了?跟人打架了?你chu *去了?”
  陈友一把甩开罗海英,“我没事。”
  罗海英不在乎他对自己的恶略态度,又靠上前去,“都肿成这样了,到底是谁欺负你了,你到是说啊?我让我大哥帮咱们chu *头去。”
  “行了吧,什么让你大哥chu *头,我这次挨打就是因为你大哥大嫂才这样的。”陈友把孙家对自己的kan不起都归到了罗继军夫妻的身上,“他们要是真把你当成sister(* mei mei *),把我当成妹夫,还有人敢这样打我?你也别找他们chu *头了,谁让我自己没能耐呢。”
  听了这话,罗海英沉默了。
  ps:
  更晚了,对不起啊,接着写↓一章去,晚更十六分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