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在孙家吃了一顿饭,罗继军提前上班,张桂兰也没有捞到好,一时之间原本大院里的人也都对她都熟悉了起*| lai |*,并不是什么好名声,到是把她以前与婆婆相处不好,又相信外面的流言,和男人吵架的事情,还有的更是指指chu *张桂兰到孙家吃饭,把饭桌上的人都灌多了,自己却一点也没有醉。
  一个女人的酒量这么好,可见平(曰)ri 里是常喝酒的,又没有工作,整(曰)ri 里在家呆着,竟是天天在家喝酒,这些流言蜚语一传到张桂兰的耳朵里,她不得不相信这女人的嘴巴毒啊,捕风捉影的事马上就能联想到别的di 方去。
  张桂兰当着gan MD面自然不好表现chu *不* gao *兴,还要劝着生气要找人家算帐去的gan 妈,“gan 妈,你就消消气,这一kan就是有些人怀了坏心思,就等着咱们上当跟人家吵去呢,然后把大院里的人都得罪了,独立咱们。咱们可不能上这个当,不过几句话,又不疼不yang (羊羊羊)的,他们爱怎么想就怎么想去吧,反正我不在乎。”
  “独立又怎么样?没了她们咱们还不活了怎么di ?就你* xing *子好,要是我早就大巴掌忽上去了,还真当咱们好欺负呢,我kan她们就是知道你这样想,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为所yu (谷欠)为,不行,这事我非得去理论一↓。”
  “* na *您找谁去理论?”张桂兰拉着人不放手,“不会是想站在院子里大骂吧?咱们可不是泼妇,* na *事也不能gan ,为了她们的* na *些小心思。坏了自己的名声更不好,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咬咱们一口,咱们怎么也不能学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咬回去。”
  再说要坏人也不能坏到明面上,张桂兰这话当然不能说chu *口。这次的事她猜到一定跟孙家有关系,总不能再像以前* na *样任人拿& nie (一种手法)自己,与其跟大院里的所有人对上,到不如先从根源上↓手。
  周老太太气的xiong 口直疼,“你kankan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我的gan 女儿,还敢这样说。跟本就是不给我面子,不给我们周家面子,继军刚到大院不好帮你chu *头,你给付国打电话,让他马上回*| lai |*把这事解决了,咱们决不能让人欺负了。”
  张桂兰kan着gan 妈这当将军的架势,忍不住笑道,“kangan 妈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要打战呢了,这点小事到时我自己去解决。你要是kan着解决的效果不好,再让大哥帮着chu *头也不晚。”
  “你有主意了?”周老太太听了眼睛都亮了,“快说说。”
  “gan 妈你就等着kan就行了,我先保密。”张桂兰卖了一个关子,至于会有什么样的效果她也不知道。
  她也在睹,睹一把男人都要面子。
  见她不说。周老太太也不深问,不过明显心情好了,“对,就得这样,不能让她们觉得咱们怕了。”
  张桂兰淡笑不语。
  安** fu **好了gan 妈,从周家chu **| lai |*之后,张桂兰就在院子里晃,也不急着回家,大院里很多人都三三两两的坐着聊天,kan到张桂兰远远的窃窃si 禾厶语。不用想也知道在说什么。
  张桂兰也不急,就在对着大院门口的flower (hua )坛旁坐着,直到徐凤的身影chu *现,她才大步的迎上前去,“徐阿姨。你buy(中文:gou mai)菜去了?”
  张桂兰的声音很大,马上就将院里人的视线都引了过*| lai |*。
  徐凤也被张桂兰的声音吓了一跳,“是啊。”
  一边又☆ɡao 扌高☆不清张桂兰是什么意思?大院里的传言她也听到了,心里隐隐猜着可能跟自己的姑娘有关,又不想去相信是真的,所以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没有多问,眼↓见到张桂兰对自己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徐凤有些担心,反常即为妖。
  “kan到阿姨buy(中文:gou mai)菜,我就想起了* na *天在阿姨家吃饭的事,说好了↓次有机会给阿姨做顿饭吃,原本正想找个机会呢,现在却不敢了。”张桂兰故意把事情说的大大的,让* na *些想打听她们在说什么的人,不用特意听,就能听到她们的谈话,或者说张桂兰说的是什么,“阿姨没听说吧,现在大院里都传我* na *天把一桌子的人都喝pa(足八)↓了,你说我* na *天也没有喝酒,这还被传成这样呢,要真喝了还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样呢。阿姨你到时得帮我说句公道话,不然这个酒鬼的名声我可就要背一辈子了。”
  张桂兰对徐凤态度亲hot(英文:hot,中文:re ),说话声音又大,还说的是跟自己的* na *些流言有关的事,这↓子更让听者*| lai |*兴趣了,甚至直接不顾忌的kan了过*| lai |*。
  徐凤愣住了,万没有料到张桂兰会拿这一招,难怪外面流言传成这样,她一点也不着急了,原*| lai |*是在这里等着自己,而且她现在这样一弄,显然让人以为是她们孙家故意传chu *什么对张桂兰不利的流言*| lai |*,徐凤又气又恼,却只能忍着不能当场发作。
  “阿姨,你说* na *天吃饭也就我没有喝酒,这事也不知道是怎么传的,现在除了阿姨能帮我解释一↓,也找不到别的人了。”张桂兰还拉着徐凤撒jiao (女乔),特别是kan着徐凤僵*ying *的笑脸,心情大好。
  终于,徐凤反应了过*| lai |*,笑道,“你kankan你这孩子,这外面什么时候传的流言,我怎么没听说?你放心,真有这事阿姨一定帮你解释。”
  “就知道阿姨是个hot(英文:hot,中文:re )心肠,我家继军虽然救了孙梅,可* na *也是他该做的,阿姨却一直对我们照顾,特别是搬到这院里,不在乎外面的流言,还叫我们去家里吃饭,也就是阿姨的心* xing *好,是个有素质的,不然换成别人家,早就和我们扯开关系了,哪里还敢往一起扯。”张桂兰笑着松开手,“阿姨还要做饭,* na *我就不耽误阿姨了。”
  说完,张桂兰还对着徐凤摆摆手,徐凤想多说一句也不能了,只能让张桂兰强送着迈步走了。
  回到家,徐凤气鼓鼓的把菜篮子摔在di 上,“什么东西,一个农村*| lai |*的丫头,也跟算计我,真是给脸不要脸。”
  气归气,可是徐凤也没有旁的办法, 赌气的做好了饭,kan见自家的男人回*| lai |*了,原还想着诉诉委屈,哪里知道还没等开口,孙海到是先发了脾气。
  “怎么回事?外面传的* na *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自家男人的吼声吓了一跳,徐凤愣愣的,“怎么了?”
  “怎么了?”孙海瞪起眼睛,“你别跟我说你没有听说,外面的* na *些话我可都听得真真的呢,怎么人到咱们家吃一顿饭,就传chu *是酒鬼的名声*| lai |*了?以后这样传chu *恶名声,还有谁敢*| lai |*咱们家吃饭?”
  想起这事,孙海就一肚子的气,↓了车刚jin *大院就听到别人在议论自己家,而且还说自己家可怕吓人,孙海这辈子就没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更没有暗↓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现在被人把自己家说成是龙潭虎*,心里怎么能舒服了。
  这些年*| lai |*,徐凤也没有见过自家的男人跟自己发过脾气,现在突然见跟自己发脾气,而且还这么大,一时之间也被吓到了,这刚缓过神*| lai |*,就听到关于院里流言的事,心又提了起*| lai |*。
  “你从*| lai |*不过问家里的事,现在怎么突然问这个了?在哪里听说的?”徐凤装傻。
  孙海hands(* shuang * shou *)背在Behind(shen hou),目光犀利,“徐凤同志,你不要在这里装不明White(颜色bai ),家里的事情我是不常过问,* na *是我相信你,可是你kankan这都是什么事?这好好的怎么把没喝酒的传成了酒鬼,要是人家真喝酒了被误传成这样也行,偏偏这是睁眼说瞎话,让外人怎么kan我?我孙海这辈子就没见有做过对不起良心的事,这事到底是怎么传成这样的我不管,你马上把这些给我解释清楚了。”
  徐凤一脸的委屈,“怎么传了去的我怎么知道?我也是今天听张桂兰*| lai |*找我才听说的,这心里还不舒服呢,你说好好的请他们过*| lai |*吃饭,现在还成了恶人。”
  “kankan,人家都找上门*| lai |*了,你还在这里委屈,我不管怎么传chu *去的,也不管你怎么解释,解释不明White(颜色bai ),你就一家一家的去解释,直到让大家都知道了真相,你明White(颜色bai )了吗?这个任务你必须完成。”孙海拿起沙发上的军装,“我↓部队,回*| lai |*前你把事情解决了。”
  “大晚上的,不在家里吃饭,怎么突然去部队?”徐凤一kan急了。
  “家里弄成这样,我怎么呆?”孙海眼睛一瞪,开门走了。
  徐凤颠坐回沙发里,“我做错了什么?一个个的都怪我。”
  心里不甘,可第二(曰)ri ,除凤还是去各家串门的时候把事情给解释清楚了,还了张桂兰一个好名声,孙家却被人kan不起了,面上大家没有说什么,背di 里还是有些议论,多说孙家事办的不好,孙海回家之后自然又发了一顿脾气。
  直到徐凤哭了一场,又再三保证,孙海的huo *气这才消了,却又自己主动找罗继军道了歉,听罗继军说张桂兰一点也没有在意,越发觉得过不去,到对罗继军和张桂兰的秉* xing *又喜欢了几分。
  ps:
  接写着去,晚上会熬夜存稿,所以明天可能会White(颜色bai )天更新噢,嘿嘿,多努力的更新啊,夸奖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