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等把人送走了,杨宗国也跟着一起走了,张桂兰还叮嘱他过*| lai |*吃晚饭。
  张桂兰把东西放在冰箱里弄好,洗了手才jin *屋,“宗国在这里呆一天?”
  kankan屋里的烟和烟头就知道了。
  “嗯,和政委一起过*| lai |*的,中午就*| lai |*了,问我调职的事情,我应↓了。”罗继军脸色不好。
  要不是孙梅调过*| lai |*,他一定不会应↓这事,可是现在孙梅*| lai |*了,他要是不同意,传chu *去不知道又被传成什么样,所以说现在他同意去* na *边,多少也是被*的。
  张桂兰知道他心中的不快,其实她心里也不舒服,“孙家这哪里是报恩,跟本就是在强迫人,这兵当的实在没有意思,不然就别当了。”
  张桂兰说的也是气话,这哪里说你不想当就不当的。
  可是就真的这样任他们孙家摆弄,还真咽不↓这口气。
  夫妻俩坐在一起生气。
  罗继军black(hei )着脸,“去,还要好好gan 。”
  有招一(曰)ri ,超过孙家,他就不信还真混不chu *人样*| lai |*了,孙家再想弄什么,也不会做得太明显,罗继军眯起眼睛,为了他(曰)ri 不在受人摆弄,趁现在要加jin 往上爬。
  以前罗继军是一心一意的当兵,没有想过多大的职,只想着能当一辈子就行,如今有了些改变,原*| lai |*并没有* na *么容易。
  张桂兰kan到了他眼里的坚定,掀起嘴角,“对。还要好好gan ,争取当个军长啥的,我也当当首长夫人。”
  罗继军笑道,“不许乱说。”
  张桂兰吐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心想这可不是乱说,在不久的将*| lai |*,这事就会成真。却也换了话题,“* na *咱们搬家吗?”
  “搬吧。”罗继军想到孙家,再想到现在在这里的孙梅,哪怕对大院再不舍,也不愿留在这里了。况且又有另一方面的原因,“你的事业也在城里,总不能这样两di 的奔波,以前条件不允许,现在有机会了,就搬到城里去。”
  张桂兰松了口气。开始计划起*| lai |*,“今天White(颜色bai )天大哥和嫂子还说buy(中文:gou mai)房子的事,正在挑呢。明天让人捎信过去,咱们俩家挑一处buy(中文:gou mai)吧,离的近了也有个照顾。你不是整(曰)ri 里念叨没有机会跟White(颜色bai )松见面吗?等住一个院里天天让你们见面。”
  对新生活,张桂兰突突又充满了希望。
  一切与上辈子不同了。是不是代表着孙梅也没有机会了?
  不过罗继军被调到孙海的身边去工作,张桂兰还真是不舒服。
  “咱们去了一定还是部里安排,住的也是大院,房子的钱也不少,还是先别buy(中文:gou mai)了。”罗继军不想总flower (hua )媳妇的钱。
  这让他总种抬不起头*| lai |*的感觉,再说男人靠女人过(曰)ri 子,也不是他喜欢的。
  “部队里给安排房子是好。可* na *是公房,到底不是咱们的家,总这样搬*| lai |*搬去的也没有个家的样子,不如就buy(中文:gou mai)个吧。”张桂兰有着si 禾厶心。
  以后不管罗继军怎么调职,起码家不会总搬了,而且她不喜欢住在大院,* na *里的事非多,还不如离得远点,这样孙梅想使什么招都没有用,又可以好好的过自己的好(曰)ri 子,只在这大院里住不到一年,张桂兰就已经受够了。
  “这事也不是咱们想住哪就住哪的,住在大院里,队里有什么事也方便,这非你就不用操心了,这阵子你就把家里的东西该收拾的都收拾一↓,明天让宗国跟上级说一声,咱们就等通知就行了。”罗继军做了决定。
  张桂兰不愿意,“大院里也不一定就有空的住房,于其让队里给咱们想办法,到不如咱们自己解决了,这样不是两全其美的事情?”
  “你不喜欢住在大院?”罗继军这才kanchu **| lai |*。
  张桂兰气闷,“不喜欢,你kankan我随军这半年,整(曰)ri 里不怎么chu *屋,还闹chu *这些事,现在一听到大院两个字我都怕。”
  不是怕,是觉得烦。
  张桂兰自然不可能说chu *真实感受*| lai |*。
  “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而且她们开始都误会你,所以都带着试探的眼睛去kan你,现在不同。”罗继军知道这样会让妻子委屈,可也决不想再让妻子flower (hua )钱,“等到了新di 方,一切都会好起*| lai |*。我知道让你嫁给我委屈你了,跟着我也没有个固定的家。”
  原本张桂兰还想给自己博一博,可一见他这么说,心瞬间就ruan (车欠)了,到底心里还有些不悦,“你既然决定了,就按你说的*| lai |*吧。”
  罗继军见媳妇起身chu *去了,动了动嘴,到嘴边劝慰的话又咽了↓去,恨自己此时的无能,让媳妇为自己的骨气受委屈。
  原本媳妇之间刚刚好起*| lai |*的气氛,因为这事也闹得沉默了许多,晚上杨宗国*| lai |*吃饭的时候,听到了罗继军的决定,似乎早就预料到了。
  到是因为要分开了,叹起气*| lai |*,“都说天↓没有不散的宴席,可真要散了,这心里还真不舒服,行啊,你在* na *里好好的,去了也是做文职,你这是去享福去了,也不用再chu *去风chui 口欠(曰)ri 晒了。”
  “你喜欢你也可以。”罗继军扫了他一眼,“以前不是也调你过去,你一直不去吗?现在到是羡慕起我*| lai |*了。”
  “我* na *不是觉得一个人无聊吗?不过现在你去了,我到是可以考虑一↓,现在队里乱七八糟的事,还真是让人不喜欢,你说这人怎么变化就这么快呢?李雪军以前多好的一个人,憨厚的让人挑不chu *一点mao *病*| lai |*,吃亏也只是笑笑,可是你kan现在这才几年,就变成现在这样了。”杨宗国越说越气愤,“我现在一kan到他就烦,以前还觉得他不错,能说上几句话,现在宁愿跟爱巴结人的王百军说话,也不愿理他。”
  “你也别做的太明显,再说谁不为自己着想,这事咱们心里有数就行了。”罗继军嘴上劝着杨宗国,自己心里也扭不过这个劲*| lai |*。
  “heng(哼哈二将),不用我多说,他自己就知道不能做对不起良心的事了,见着我都一副心虚的样。”杨宗国增了碗饭,突然开口道,“我总在你家里吃,队里给我分的米呆会我拿你家*| lai |*吧,反正我自己也不做饭,放着* na *里时间久了再招虫子。”
  “你要是吃不了就拿*| lai |*。”罗继军也没有客气。
  杨宗国笑了,“* na *以后我蹭饭的时候可就多了,不过今天上级*| lai |*找你谈话我都没有想到,kan*| lai |*你也快走了,我吃也吃不上几顿了。”
  杨宗国跟罗继军说话,张桂兰低头默不作声,她到是奇怪罗继军怎么会被调走,而孙梅却到这里*| lai |*了,这也不像孙梅做的事,* na *能不能是另一种可能?
  孙梅故意*| lai |*这里,然后把罗继军调走,这样一*| lai |*别人也不会说她别有心思,更何况这调走罗继军的还是孙梅的爸爸,等大家都听说了,就会觉得这是孙家怕有什么流言,就这样做了,孙梅什么也没有用做,只是调了调职,名声就又扭转回*| lai |*了?
  如果是这样想的话,张桂兰到是能想明White(颜色bai )孙梅为何明知道罗继军要调走,还要调到这里*| lai |*了,心↓冷笑,虎父无dog(gou = quan ) 女,到真没有说错,父女俩个都会算计。
  饭后,杨宗国一副yu (谷欠)言又止的样子,罗继军也kan着他,“还有什么事?”
  一顿饭都没有说,忍到最后不得不说,kan*| lai |*这事还ting *急手的。
  张桂兰直接想到了与孙梅有关。
  果然,杨宗国一开口,就证实了她的猜测,“营里都是男的,孙梅和赵雪住着也不合适,孙梅和上级申请,等你们搬走了,就搬到你们的房子里*| lai |*。”
  张桂兰当场就沉↓脸为,“她是早就知道我们会搬走啊,这事也不用跟我们打招呼,这是队里的房子,给谁住是部里的事。”
  “今天队里处份了一个gan 事,因为* na *天晚上联欢的事。”杨宗国kan张桂兰生气,忙给她说些好消息。
  原本他不想说这事,可想着现在不说,到时通过别人的嘴也会传jin *她耳朵里,还不如自己先告诉她,让她心里有个准备。
  等走送了杨宗国,张桂兰就发huo *了,“孙梅这是kan我好欺负呢是吧?”
  “理她做什么?”罗继军脸色也不好,“这是队里的房子,给谁住都不是咱们说得算。”
  “虽然是队里的房子,可住了半年多,我早就把这里当家了。”张桂兰Red(* hong *)了眼睛,“你这兵当的这么委屈,还不如不当了。”
  竟然还帮着女儿抢别人的男人,这还有没有说理的di 方了?
  张桂兰恨自己的无能,让孙家这样肆无忌惮的为所yu (谷欠)为,这是孙家跟本没有把她这个农村*| lai |*的女人当回事,想到这,张桂兰就是一阵的恨,加上上辈子的仇恨,让她恨不得撕了孙梅,心里越发的肯定要报复孙梅,而且要让她很惨。
  “会好的。”罗继军jin 抿着唇,将媳妇搂jin *怀里。
  他这人还真有* na *个劲,你越是这样,我还偏要越好,这怕是就是所有军人骨子里的* na *股劲,第二天,罗家要搬走的消息就传开了,第一个*| lai |*罗家的人就是江枝两口子。
  ps:
  接着写去,十二点前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