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郭英见自家男人也chu *去了,气得直骂,“kankan你爸,能gan 什么事?处处帮着外人,我跟自己的儿子说点悄悄话怎么了,还得向她报告说什么?她以为她是谁?要不是当初你为了报恩娶了她闺女,她闺女还在村里当老姑娘呢,现在嫁过*| lai |*了翅膀*ying *了,也不想想是怎么jin *咱们家的。”
  郭英说的这翻话可不有些昧良心了,要不是人家张国庆用命救了罗继军,罗继军哪里还会活着,现在失去儿子的可就是罗家了。
  罗继军black(hei )着脸,“妈,你要是跟我说的就是这些,* na *就别说了,当初国庆为了救我死了,就是他家不让我娶桂兰,我也会给他们当一辈子的儿子,照顾他们,何况他们只是让我照顾他们的女儿,还没有照顾他们,遇到这样的人家,是我的命好。妈,你一直kan桂兰不顺眼,当着我的面也总表现chu **| lai |*,我说过了要是你不喜欢桂兰,以后你们就不要往一起凑,我跟桂兰在城里,你和爸就在乡↓,老了我给你们邮钱过去,也不能不养你们,这样也省着两边都不安静。”
  “你kankan你这个倔脾气,说的这是些什么话?* na *外*| lai |*的还真比你亲妈还要亲?我这样做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我能得到啥好处?”郭英满心的委屈,“你kankan家里添置的这些东西,哪一个不是一大笔钱,有钱也不能这么flower (hua ),* na *个什么冰箱,咱们这样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一年也吃不上几顿的人家。还用得着* na *东西?还有这电视,你们天天不在家,buy(中文:gou mai)着在家也是闲置着,都没有用。”
  缓了口气,郭英语重心长的又道,“儿子,你听妈一句话,这钱你得把死了。不能让她这么flower (hua ),就是她挣的又咋di ?她不是嫁给你了吗?哪个女人不以男人为天?你就是太心ruan (车欠),几句好话就把你哄住了,再说这女人一有了钱,这心也就活了,你整(曰)ri 里不在家,有时还是几个月,你就知道她安安分分的呆在家里啊?可别怪我没有提醒你,我只*| lai |*你们这城里两次。都是撞到过了。”
  “妈,哪有当婆婆的说儿媳妇不安分的?你kan到啥了?是不是宗国过*| lai |*找桂兰的事?当初我走的时候让宗国多照顾一↓桂兰,这个大院里都知道。别人还没有乱说。你怎么就乱说上了?”罗继军真恨自己是个当儿子的,面对这样的妈,实在没有旁的办法了,“钱是桂兰挣的,她自己的钱她想怎么flower (hua )就怎么flower (hua ),我不会管。再说这事我昨天就说过了,我从别人* na *借了二百给海英,现在还没有还上呢,工资也不往家里拿,桂兰都是没有说一句。我再去管她挣的钱,我还是个男人吗?妈。你今天这想法传chu *去,整天个大院里的人都是得笑话死我,就是村里的人也会笑话咱们家吃ruan (车欠)饭。”
  “妈,你要跟我说的就是这些,* na *我都听完了,你还有要说的吗?要是没有的话,以后这事你就不要再提了,这事话今天在我这里说说就算了,不要再提起了,对大家都不好。”罗继军已经把话说的够明White(颜色bai )了,郭英却全然没有听jin *去。
  “什么就不要提起了,* na *你就任着她大手大脚的flower (hua )钱,往家里buy(中文:gou mai)这些没有用的东西?* na *钱不打shui *漂?”郭英心疼了,“好,既然这样,* na *等我和你爸这次回家,把冰箱和电视拿回家去,你们再buy(中文:gou mai)。”
  “妈,你说什么呢?* na *是桂兰buy(中文:gou mai)的,你怎么能拿走?你让我怎么跟桂兰说?你不是让大院都kan咱家的笑话吗?”罗继军一激动坐了起*| lai |*,扯动了伤口,额头上的汗也流了↓*| lai |*,“妈,我求你了,你喜欢我给你buy(中文:gou mai),你等我存钱给你buy(中文:gou mai)还不行吗?你非得闹得我跟桂兰不合,你才* gao *兴是不是?”
  罗继军现在明White(颜色bai )了,自己妈在这里转了一圈,原*| lai |*就是kan上这电视和冰箱了,打了这两件东西的主意,要是普通玩意,不值什么钱罗继军也不会说什么,偏这两件哪个都是大件,还都是媳妇掏钱buy(中文:gou mai)的,这东西即使要送人,* na *也得送给丈母娘* na *边,这是媳妇flower (hua )的钱,拿过去谁也挑不chu *mao *病*| lai |*,可现在呢?是婆婆相中了儿媳妇的东西,想占为已有,这哪有这样的事?
  “等你?你* na *点工资还不够还别人的,得啥时候?要我说你也是,你跟她是一家子,gan 啥没钱不和她要,还和外人借,你是怎么想的?这个时候你怎么分里外了,我kan你就是脑子不好使,跟你爸一样。”郭英kan着儿子这样偏坦儿媳妇,心里就不舒服,“反正我不管,走的时候冰箱和电视我拿着,别的没说,至于* na *缝纫机,当初海英结婚的时候你不是说要陪嫁一台吗?现在人都嫁了,咋还没有动静?不过你要是把你家旧的给拿去了,海英也不会说啥,我kan你家的* na *个还很新。”
  “妈,要不你把这房子也卖了吧。”罗继军面black(hei )如铁,“你这是不让我们过(曰)ri 子了,东西你想拿我也管不了,不过到时桂兰拦着你,你也别*| lai |*找我,在大院里闹开了,大不了我这工作也别要了,回家种di 去,反正一个月三十多块的工资也入不得你的眼。”
  “你这是在威胁我?”郭英最怕的就是给儿子的工作弄丢了,现在见儿子拿这个说事,就气不打一处*| lai |*,“罗继军,我告诉你,我是你妈,我把你养大,又给你娶了媳妇,现在你(曰)ri 子过好了,kan不得自己父母过好(曰)ri 子,你也不怕别人说你不孝?”
  “不孝?我就怕别人现在都说我是盲孝,任自己的母亲胡乱的闹,连家里都不安静。”罗继军冷笑,“妈你想要电视和冰箱是吧?等一会儿桂兰回*| lai |*了,我直接跟她说你要,然后你跟她说去吧,你们谈的怎么样跟我没有关系。大不了这(曰)ri 子也不过了,一拍两散。”
  郭英不说话了,她敢在儿子这里耍横,可不敢在张桂兰* na *里*| lai |*,几次过手↓*| lai |*,都是吃亏,况且* na *个丫头可泼辣着呢,哪里会管不管儿子的面子,更不怕事情闹开了。
  见母亲也有怕的人,罗继军冷笑,闭上眼睛,* tui *上的痛却不极他心上的疼,这样的父母,让他去怎么面对?不理会不jin *孝?还是就这样盲孝?然后让媳妇一直受气?
  大院里张桂兰捥着母亲的胳膊,“妈,* na *周家就真这样受着了?”
  母女俩个↓楼之后,谈的正是罗海英的事。
  孙淑波一脸的碗惜,“可不是,就怕周家不能这样做一辈子,不然这样也算是对* na *孩子的弥补了,可就以周家的为人,我kan不妥,也长不了。”
  “不说旁的,就是* na *姓董的姑娘我kan着就不是好打发的,人走的时候啥也没有说,也没有让周家给点补偿,这是因为啥?还不是有别的打算?也就你* na *个婆婆眼光短,没有kan明White(颜色bai ),全村的人都kan得明White(颜色bai ),再说她拿了周家一千块钱,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周家能吃* na *个哑巴亏?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了,也就你* na *个公公还被蒙在鼓里,你* na *婆婆自以为的小聪明,全村人都知道了。”孙淑波说起*| lai |*就气愤,“又不是饿死人的年代,哪有卖女儿的,她这跟卖女儿有啥区别?你kan着吧,这将咱们赶chu **| lai |*了,指不定又在捅什么馊主意呢,你* na *个婆婆就是个事精,当初与米家结亲,* na *是庄娟有心计,你婆婆被庄娟当成傻子使唤,还以为人家是为了她好,自然闹不chu *什么事,所以名声也不差,现在咱人家不跟她计较,kankan怎么样?遮掩不住了吧?本* xing *都露chu **| lai |*了,要不是有个继军,他家在村里指不定被讲究成什么样呢。”
  说起这个,孙淑波就一脸的恨,“也不知道在哪里传chu **| lai |*的,是不是你* na *个婆婆gan 的,说继军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好了,我在村里走到哪都被人问你是不是被甩了,你爸不放心,怕你chu *事,这才让我*| lai |*kan你,不然哪里能折腾这一躺。”
  *| lai |*一次flower (hua )的钱,把女儿留↓的五十块钱也动了,对本本过(曰)ri 子的孙淑波*| lai |*说,哪能不心疼呢,可跟钱比起*| lai |*,还是女儿重要。
  张桂兰嘲笑道,“除了米兰,还有谁能* na *个心思gan 这种事,我公公婆婆得到的电报不也是她发的吗?我找过她了,她再敢闹事,kan我怎么收拾她,至于在村里传开,现在就周家怕是与罗家有仇,这流言指不定是周家放chu **| lai |*的,周家媳妇与庄娟处的不是ting *好吗?两家又是左右邻居,米兰能给罗家发电报,自然也能给周家发电报。”
  “真是个搅事精,好在现在嫁人也怀孕了,不然还不知道闹腾什么呢,你也藏个心眼,要是继军真对米兰还有什么,你也别傻傻的还ting *着。”孙淑波一听就心疼起女儿。
  “妈,你别担心,继军要是有二心,我早就不跟他过了,我又不傻。”
  “还说不傻,kankan谁新嫁妇像你受这么多委屈。”到底女儿(曰)ri 子过好了重要,孙淑波也没有多说,母女俩个这才往楼里去。
  ps:
  宝宝在家,我现在都不知道能不能按*十更了,jin 赶慢赶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