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桂兰刚jin **| lai |*,还没等跟王丽和江枝打招呼,七岁的宋荣庆就嚷了起*| lai |*,又撒jiao (女乔)又打滚的说要kan电视,王丽扯过孩子在他身上打了两↓。
  又一边跟张桂兰不好意思的解释,“嫂子,你kan这孩子太不懂事了。”
  “孩子要是懂事* na *就不是孩子了。”张桂兰笑着说道,也没有去打电视,到是kan起了一旁的冰霜,往卫生间还走跟王丽江枝说话,“你们坐着,我打点shui *擦擦冰霜。”
  见孩子这样闹,张桂兰也没有先弄电视,王丽的面子有些过不去,其实她也想kankan这电视到底是啥玩意,原以为用孩子找个借口,没料到张桂兰连孩子也没有管,心里有些不是zi wei ,不过一个电视,又kan不坏,有啥得意的。
  想带着孩子走,可又按不↓心里的好奇心,最后把这份不甘fa xie 到了孩子身上,用力的打了两巴掌,嘴上还骂着,“kan你还闹不闹,再闹人就赶你回家。”
  宋荣庆哇的一声哭了起*| lai |*。
  江枝一脸的尴尬,“嫂子,你kan你打孩子也回家打去,在这里打,kan着是打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跟罗嫂子生气呢。”
  王丽的脸一black(hei ),“我打个孩子,哪里有* na *么多的说头,我这人向*| lai |*心眼直,有啥说啥,不像有些人,kan着好,背di 里全是坏心眼。”
  江枝被她弄的脸一Red(* hong *),也不吱声了。
  张桂兰在卫生间里冷眼kan着,特别多kan了江枝两眼,以前江枝可没有这样chu *过头,今天突然这样,又有什么目di 呢?
  想到大院里传自己开店卖内衣的事,张桂兰冷↓嘴角,就江枝跟自己一起jin *过城,难不成是她传chu *去的?王丽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说* na *句话,这里面有什么不用多想张桂兰也猜到了。再想到一脸无害大咧咧的李雪军,却做chu ** na *种事情*| lai |*,这两口子还真是绝配。
  端着盆从卫生间chu **| lai |*的时候,赵春梅也带着孩子*| lai |*了,张桂兰笑道。“你不是说要内衣吗?我嫂子正好稍过*| lai |*了。我拿给你kankan。”
  罗继军一直在东屋里呆着没chu **| lai |*,客厅里闹吵吵的他都听着呢,见张桂兰jin **| lai |*。还掏chu *内衣,眉头皱了皱也没有多说。
  赵春梅拿在手里细细的打量,“嫂子这真是谢谢你了,你kankan你让你去求人帮我要了一件,太不好意思。”
  “一件内衣,又不是啥事,回家你试试,大小不合适拿回*| lai |*我再帮你调换一↓。”
  “不用不用,kan着大小正好。”赵春梅将东西收起*| lai |*。kan着冰厢,“嫂子这东西咋用啊?”
  “* shang * mian *放东西保鲜,***可以冻东西,跟冬天一样。”张桂兰拧chu *抹布把冰霜里外都擦了一遍。
  “kan嫂子就是明White(颜色bai )人,没有用过都知道怎么用。”王丽酸酸的开口。
  张桂兰抿嘴一笑,“没吃过猪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也见过猪跑。这东西听人说就明White(颜色bai )了,还有啥用不用的。”
  她就烦王丽这种人,自己没能耐,又见不得别人好,既然kan不得就躲得远点。还偏要往前凑,弄得自己心里不舒服。
  王丽扯了扯笑不说放了。
  赵春梅得意的kan了她一眼,才又开口,“嫂子,你kankan你家现在这大件可都置办上了,大院里都传开了,到时你家可就hot(英文:hot,中文:re )闹了。”
  “都一个院住着,大家坐过*| lai |*就过*| lai |*坐坐。”张桂兰又擦了电视,把电视搬到了东屋,放在了柜子* shang * mian *,一边*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上电源,“也不知道能不能kan。”
  众人又都挤jin *了东屋,kan着张桂兰把电视* shang * mian *的一根线天线拉chu **| lai |*,又按***的开关,里面竟然真有人了,让原本还在生气的王丽也顾不得生气了,探着头往里kan。
  “呀,这里面放的是啥电影?”
  “谁知道,就kan着吧。”张桂兰kanchu **| lai |*有点像霍元甲,也没有多说,生怕罗继军起疑心。
  屋里的几个女的她到不怕,罗继军这男人精明着呢。
  因为罗继军躺在chuang shang 养上,江枝几个女的也不好意思坐在chuang shang ,就抱着孩子站在di 上kan,the first time(di yi ci )kan电视都觉得新奇,就是赵春梅也厚着脸皮kan了起*| lai |*。
  直到kan着中午了,众人这才回家,宋荣庆却怎么也不肯回去,被王丽*ying *着给拉回去的,一路哭闹着上了楼,整人楼栋都听到了。
  罗继军直头疼,“以后你不嫌烦就好。”
  他就料到了会这样,遇到还知道顾及面脸的像赵春梅* na *样的,到好办,可遇到像王丽这样的都不好弄,好心让她在家里kan电视了,最后还要闹个总惹人家孩子哭,一点好处没得到,还挨了骂。
  张桂兰笑着收拾屋子,“* na *也不能因为这个咱们就不buy(中文:gou mai)东西啊,这也得分人,是* na *样的人你buy(中文:gou mai)不buy(中文:gou mai)都一样,不是* na *样的人,你弄什么也没事。”
  谁让他们住的这楼里住的人都这质量呢,好在现在没有商Red(* hong *)了,不然还不知道又折腾起多少事*| lai |*呢。
  有时事情有就是这样,你越想什么就越*| lai |*什么,听到有人叩门,张桂兰奇怪是谁大中午的过*| lai |*,开门kan到外面站着的竟然是商Red(* hong *),还跟着一个不认识的陌生女人,kan年岁有四十多了。
  “桂兰,听说继军回*| lai |*了,我带着徐阿姨过*| lai |*kankan。”商Red(* hong *)先开口介绍,“这是徐阿姨,孙梅的妈妈,孙梅你该记得吧?”
  张桂兰啊了一声,身子让到一旁,“请jin *吧。家里乱乱的,还没有收拾完。”
  徐凤笑道,“到是我们没打个招呼就过*| lai |*,打扰了。”
  kan她人还算客气,张桂兰开始的不喜也少了几分,将两人让到了客厅,kan到客厅里放着的缝纫机和冰箱,徐凤的眸子闪了闪。
  这冰箱她也听说邻居说了,不过一直觉得有些贵,也没有buy(中文:gou mai),想不到这乡↓的大院里竟然有人用得起冰霜,还有缝纫机,* na *也不是普通人家想buy(中文:gou mai)就buy(中文:gou mai)的。
  想到*| lai |*的时候路上商Red(* hong *)说起的张桂兰,徐凤又打量了几眼,kan着确实不像农村人,一举一动间比城里人还有气质,最主要的是还能挣钱,到真是特别。
  张桂兰泡了茶shui *端给两个人,“家里不比城里,也没有啥shui *果,就喝口茶shui *吧。”
  “继军为了救我家孙梅,一直想kankan他,也没有机会,现在人回*| lai |*了,我一得了信就让商Red(* hong *)带我过*| lai |*kankan,他人还好吧?”徐凤把杯子放到了桌子上。
  “阿姨客气了,他是个军人,救人也是他该做的,人ting *好,行动不方便,也就没有chu **| lai |*,人在东屋。”
  “* na *我们过去kankan吧。”徐凤站了起*| lai |*。
  商Red(* hong *)也跟着起*| lai |*,jin *屋后kan到罗家填了东西,商Red(* hong *)的心里就不是zi wei ,不过她也想kankan罗继军怎么样了,哪成想jin *了东屋,kan到柜子上放着的电视机,商Red(* hong *)的心又沉了↓*| lai |*。
  这罗家可真是发财了,又是冰霜又是电视机,是不是过几天还要添自行车了?
  “你这孩子,* tui *上的伤没事吧?该在医院里多住些(曰)ri 子,阿姨知道你是怕* na *些流言,你放心,我和你叔叔也不会kan着不管,不能让你好心而坏了自己的名声。”徐凤一张嘴就说明了*| lai |*意,“好在你媳妇是个宽明大义的,虽然没有见过,可也听说她人不错,kan着你们两口子合合美美的我就放心了,孙梅* na *孩子虽然已经二十五了,可被我们宠坏了,一直还像个孩子,我和你叔叔也希望她有个哥哥,也能照顾一↓她,所以今天*| lai |*也想在你这里以老卖老求个面子,你能不能认她当gan sister(* mei mei *)?”
  谁也没有料到徐凤会说chu *这样的要求*| lai |*,就连跟着一起*| lai |*的商Red(* hong *)也惊呀的瞪大了眼睛,显然这事徐凤谁也没有跟谁说,哪怕是带她*| lai |*的商Red(* hong *)。
  这让商Red(* hong *)心里的zi wei 不好受了,她觉得自己就像一只猴,被耍了,脸乍青乍Red(* hong *),当场不好发作,转身扭身chu *去了,也算是落徐凤的脸了。
  徐凤全当没有kan到,拉过罗继军的手,“现在外面传成* na *样,这也是唯一的办法,最主要的是我和你叔叔也都喜欢你,你是我家孙梅的救命恩人,让她叫你一声哥,也在正常不过。”
  “阿姨,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外面的* na *些流言我一直没有放在心上,清者自清,事情怎么样时间久了大家都会kan明White(颜色bai ),我不想为了证明给别人kan去做什么。”罗继军没有一点婉转的拒绝了,“孙梅很好,因为我救她她就认我做哥,这事不妥,阿姨回去跟孙叔叔说,我这里他放心吧。”
  徐凤没有料到这么好的事罗继军会拒绝,一脸的不敢置信,“继军,这事你不能chong *动,要好好想想,这可是最好的办法,再说我和你叔叔是真心喜欢你,孙梅也不觉得委屈,*| lai |*的时候我已经打电话问过她了,她很* gao *兴,还说等过几天被调回这边*| lai |*就过*| lai |*kan你呢。”
  徐凤话里的隐意说的已经很明White(颜色bai )了,罗继军还要拒绝就会让孙家夫妇不* gao *兴,也会伤到孙梅,不过kan着罗继军仍旧jin 抿着唇不犹豫的样子,徐凤(bie)了口气,原本她还真没有不是太喜欢这事,可她有个mao *病,越是对方拒绝的事,她偏要越做成,这样才能显示chu *他们孙家的实力*| lai |*。
  ps:
  上午更到这,上街去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