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桂兰听了心里就是一堵,不过她并没有表露chu **| lai |*,见过不要脸的,可这样不要脸的还真是头一次见到,奇怪的是对方还是一个有文化受过* gao *等教育的人。
  “放心,他们当兵的没有* na *么多的不习惯,抗战的时候你也知道是什么样,条件更差呢,现在条件好了,难不成他就金贵起*| lai |*了?他是从农村chu **| lai |*的,更没有* na *么多的不习惯了,农村的孩子都能吃苦。”张桂兰手撑着↓巴,故意做chu *陷入回忆的样子,“我还记得小时候kan着继军跟他爸上di ,大夏天的皮肤都晒暴了,后背都Red(* hong *)了一大片,像针在扎一样,可他一声都没有吭,要是你们城里的孩子,可吃不得* na *个苦。就是结婚之后,继军的袜子都补了又补,你没有见过男人补袜子吧?他的袜子都是他自己补的,能嫁给这样的男人,是我上辈子修*| lai |*的福气。”
  张桂兰不给孙梅开口的机会,“所以说当知道他受伤之后,我心里很担心,可既然* na *边瞒得死,又不让人知道,我只能等,等着他回家,好在今天kan到你了,我的一颗心就放到肚子里了,只要他人没事,* na *些有的没的的流言也就不重要了,又影响不到我们夫妻之间的感情,你觉得呢?”
  孙梅从沉静中回过神*| lai |*,“我这个……我真的不懂,因为我还没有结婚。”
  “是啊,正是因为你没有结婚,才会不懂,所以才这么jin 张,还跑这么远*| lai |*跟我解释,等你结婚了,明White(颜色bai )了夫妻之间的感情,你就会明White(颜色bai )了。”张桂兰说些话时。一直提到夫妻两个字。
  聪明如孙梅,她该知道自己在点她什么?
  张桂兰也隐隐有些提点警告的意思,既然大家都糊涂。面上都装傻可以,不过相信这些话里带话的话听多了。心里也不是zi wei 吧?
  张桂兰也想好了,回家不管与罗继军怎么样,但是当着孙梅的面,决不能让她得意了,上辈子自己就是毁在了她的手里,一生的幸福被她算计去了,这辈子只要自己不离婚。你就是把脑汁算计chu **| lai |*也没有用,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急跳墙,这辈子还没有商Red(* hong *)在大院帮你,非要*着你露chu *尾巴不可。
  张桂兰了解罗继军这个人。上辈子若不是自己闹着离婚,而孙梅又没有把自己真面的面目露chu **| lai |*,所以他才会在离婚后经人介绍娶了孙梅,若是他知道孙梅当初就对他动了心思,无疑是证明了她闹腾说他与孙梅之间有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是真的。这样一*| lai |*,罗继军跟本不可能娶孙梅。
  可见上辈子孙梅也明White(颜色bai )这个道理,不然孙梅也不会废* na *么大的劲,把自己藏的* na *么好,又表现的自己是个受害者。。”
  在场的都是精明人,可不相信孙梅没有听说离婚的事。
  “我们离婚了,以后叫我名子就行了。”杨宗国跟本没有给孙梅留面子。
  孙梅的父亲*| lai |*头大,杨宗国* na *也不是普通人家的子di ,像孙梅这样的他见的多了,就跟本没有放在眼里过。
  孙梅尴尬的眨了眨眼睛,又慌乱道,“对不起,我平时不关心这些,所以不知道。”
  杨宗国跟本没有再kan她,到是kan向脸上真诚待客的张桂兰,心↓叹气,他可不相信这是真心的待客,再说kan这孙梅也不像是安份的主,继军这到底在☆ɡao 扌高☆什么?还弄个女的*| lai |*家里学他们在医院里的事,这不是挑衅吗?
  张桂兰被kan穿了,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这么晚才↓班?队里现在很忙?”
  “恩,等继军回*| lai |*就好了,现在他的工作也我一起弄着。”杨宗国说这句话也不知道什么意思。
  张桂兰是不会多想,自己的男人嘛,孙梅却不得不细想这句话了?难不成这杨宗国在帮着张桂兰点自己?可是没有深接触过,杨宗国又怎么会知道自己的心思呢?
  孙梅跟本没有注意到张桂兰在跟杨宗国解释的时候,一句‘学他们在医院里的事’就把孙梅给卖了chu **| lai |*,杨宗国自然是马上就知道孙梅别有用心,若真是担心人家两口子吵架,哪里会学* na *些,换成别的女的早就气的吵架了,也只有张桂兰心* xing *好能忍到现在,还把她当成客人以礼相待。
  原本杨宗国还没有多想,对外面的流言也不放在心上,现在kan着这孙梅,在kankan她办的事,还真是不能不多想了。
  三个人一起回了楼上,到二楼时,杨宗国还特意关心了一句,“你也难得回*| lai |*,既然跟商Red(* hong *)住一个大院,家也在咱们市吧?明天得了空回家kankan家人吧,都到家门口了,要是不回去,让父母知道了该寒心了。”
  孙梅窘迫的回道,“我也正想着明天回去呢,这不是担心嫂子吗?所以就先到这里*| lai |*了。”
  杨宗国点了点头,转身拿钥匙开六,张桂兰在前面带着孙梅上楼,心↓却乐了起*| lai |*,杨宗国这话可是直接chong *着孙梅去了,一个连父母都不在乎的人也好不到哪里去,被说成这样孙梅怕是心里恨不得吃了杨宗国吧?不过张桂兰到没有想到一向和气的杨宗国会帮自己chu *头,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
  一个外人都能kanchu **| lai |*自己受的委屈 ,* na *罗继军呢?
  怕是此时还在医院里觉得自己不理解他吧?
  或是自己指责他一翻,他会不会说chu *自己伤害了他?这事也不是没有可能,张桂兰想想ting *伤心的,要说他傻吧,其实人很精明,可有些做的这些事实在太伤人心。
  可就这样放心,张桂兰又实在不甘心。
  晚上张桂兰让孙梅睡在了东屋,自己则睡在了书房,孙梅kan到柜子上放着的内衣,大为惊呀,想不到张桂兰一个从农村*| lai |*的人,竟然还会这么潮流穿这样的内衣?难怪把罗继军把的死死的,竟然是靠卖色相,一天接触↓*| lai |*,孙梅觉得张桂兰也不过如此。
  ps:
  其实我也想一↓子就写完得了,写东西真的好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