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罗继军皱眉的就更深了,屋里只有他自己,察觉chu *媳妇有话不方便说,心也沉了↓*| lai |*,“你去宗国的办公室给我打过*| lai |*。”
  “好。”张桂兰痛快的应↓了,也松了口气。
  挂了电话后,给了钱,张桂兰这才上楼。
  楼上婆婆还没有起*| lai |*,张桂兰自己简单的吃了口饭,才↓楼往军区去,* na *里有士兵守着,张桂兰说找杨宗国后,不多时杨宗国就大步的赶*| lai |*了。
  “chu *啥事了?”
  “没事,想借你屋里的电话用用。”
  杨宗国松了口气,“*| lai |*吧。”
  kan他jin 张的样子,到弄的张桂兰ting *不好意思的,自己家的事还要总麻烦他,即使战友的感情再好,也没有这样像自己家事一样麻烦人家的。
  到了办公室时,张桂兰还一脸的不好意思,“总 麻烦你,真是太不好意思,可家里的事当着外人的面说也不好。”
  “又客气了,快打电话吧。你把我当自己人,还客气。”
  张桂兰笑了笑,这才拿起电话拨了过去,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显然* na *头的罗继军一直守在电话的旁边。
  张桂兰也不今口 han 糊,就把昨天发生的事说了一遍,“kanMD意思,好像在等着你的意见。”
  杨宗国在对面kan文件,kan样子很认真,可两只耳朵却一直听着张桂兰说的话,眼角没有错过她每一个神情,甚至说到最后时,微微蹙起的眉头。
  “爸说吓妈,妈是等着我让爸去接她。”罗继军听完就知道自己的母亲打什么主意了,又不勉担心,“爸,这次是↓了狠心要让妈低头,我让他接妈回去怕是也不行,还得想别的办法,让妈自己回去。”
  说的容易。昨天* na *样婆婆都没有服ruan (车欠),现在还让她自己回去,怎么可能。
  张桂兰没说,只等着罗继军想办法。
  “这样吧,你这几天先忍几天,实在不愿在家呆着,就去城里,晚上回*| lai |*,三天后爸他们也到家了,你就说我*| lai |*电话了。说爸在老家* na *边有意让人给寻离婚的老太太。这样就行了。”罗继军到没有犹豫。直接就说chu *了办法。
  听到自己的男人要伴老伴,婆婆不着急才怪,想必一定会自己急着回去。
  张桂兰听了忍不住嗤嗤的笑,“你到是了解你妈。这办法好。”
  罗继军无奈的笑了,“你觉得好就行。海英的事你也别担心了,她的* xing *子我了解,这口气你不让她chu *了,她一辈子也不会甘心,劝不了她的,随她去吧。”
  说起sister(* mei mei *),罗继军更是无奈,明知前面是huo *炕。却谁也拦不住她。
  “我知道了,* na *妈回去我要送吗?”张桂兰其实是担心婆婆让自己送,而她是真的不喜欢这个婆婆。
  “不用了,到时给人送上车就行了,反正↓了车换客车就到家了。妈自己多问问就行了。”
  “我知道这样,万一妈让我送她去呢。”张桂兰可不敢把事情想的这么简单。
  罗继军微微一愣,待想到母亲的难缠,锁上眉头,语气也隐着烦燥,“* na *天你在家,让宗国去送吧,宗国在吗?让他接电话,我跟他说。”
  张桂兰生怕他反悔,抬头就对着杨宗国招手,杨宗国愣了一↓,走过*| lai |*接过电话,张桂兰是坐在椅子里打电话的,杨宗国这样一过*| lai |*接电话不把张桂兰给围在里面了,chu *不去杨宗国的身子又靠的近,张桂兰是一动也不敢动,这时才发现两人的位置有多尴尬。
  杨宗国的心跳也快蹦chu **| lai |*的,一边让自己集中精力听电话* na *头罗继军的交待,嘴上嗯嗯的应着,等杨宗国再把电话递到张桂兰手里的时候,张桂兰才觉得* na *股压迫感没了,暗松了口气。
  “事情我告诉宗国了,反正也麻烦他了,不差这一次了,你到时只管三天后把我教你的跟妈说了就行了。”罗继军kan这么久了,“公家的电话,这次就这样吧,妈走了后给我*| lai |*个电话。”
  张桂兰叮嘱一番他照顾好自己,这才挂了电话。
  “继军都跟我说了,这事交给我了,你就别担心了。”杨宗国为了打破刚刚的尴尬,先开了口,“这几天你就忍忍吧,现在我才知道商Red(* hong *)多幸福,遇到我妈* na *样的好婆婆。”
  有* na *么好的婆婆,还不知足好好过(曰)ri 子,杨宗国真不明White(颜色bai )当初自己怎么kan上商Red(* hong *)了。
  张桂兰笑了笑,“宗国,你还年轻,会找到更好的。”
  到底张桂兰心里还拐扭着,没多说什么,chu *了营区之后,张桂兰摇了摇头,定是她多想了,kankan杨宗国人家都当没事似的。
  回到了,kan到客厅里的饭菜都吃光了,婆婆沉着脸坐在椅子像老佛爷一样,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张桂兰心想这是吃饱了又开始找茬了。
  “妈,你睡的还好吧?”张桂兰佯装关心的问道,一边收拾碗筷。
  “你昨天睡的晚?怎么早上叫你你也不起*| lai |*?”郭英也不装了,直接就问,“刚刚我站到窗口kan你和一个男的走在一起,他就是昨天*| lai |*敲门的* na *个吧?”
  “啊,昨天忙着收拾屋子和洗衣服,躺↓时可不是很晚了。”张桂兰端着东西jin *了厨房,“你不是让我给继军打电话吗?我刚刚到人家* na *里去借电话了,继军说他明天往家里发个电报kankan咋回事,不过爸他们今天走,得大后天到家,爸要是给继军回电话也得四五天后吧?”镇里有一家有电话,还是在镇政府。
  张桂兰突然发觉三天后跟婆婆说似乎太早,kan*| lai |*还要多忍几天啊。
  “咋没等我一起去?”郭英听到这,担心起*| lai |*,她还想着怎么跟儿子诉委屈呢,结果White(颜色bai )想了一晚上,跟本没有用上。
  “你也没说啊?再说kan你睡的* na *么沉,我 就没叫你。”张桂兰抿嘴笑,心↓得意,声音也轻快,“继军说了,你*| lai |*一次也不容易,让你多住几天。我kan也行,虽然现在没有啥菜,可粘酱菜都↓*| lai |*了,我再到村里buy(中文:gou mai)点鸡蛋,你就在这多呆阵子吧。”
  “* na *怎么行?家里可离不开我。”郭英一说完就后悔了,知道自己着急说漏了,又忙着改口,“不过继军不在家,就你一个人我也不放心,在这里陪你些(曰)ri 子吧。”
  “可不是这个理,我也这样想的,* na *可说好了,妈到时多呆些天。”张桂兰把坑wa (dug:用工具或手从物体的表面向里掘取)好了,人也跳jin **| lai |*了,只等着过几天收网了。
  郭英heng(哼哈二将)了heng(哼哈二将),面上得意,心↓却烦起*| lai |*,算算这个时间,差不多要上车了,* na *个死老头子还真丢↓自己不管了,他怎么这么狠呢。
  昨天张桂兰闹吵吵的,大院里的人都听着动静,今天安静了,又听说张桂兰的婆婆没有走,都好奇的上门*| lai |*了,还不是想kankan这位耍泼的婆婆什么样。
  不过到是没有王丽和江枝的身影,到是赵春梅跟几个平(曰)ri 里相处还好的人*| lai |*了,郭英一见人*| lai |*了,马上把老太太的架子端了chu **| lai |*,啥有急事的像一家之主的坐在* na *说话。
  这大院里的有哪个不是精明的,kan到郭英这样,再想到昨天闹的样子,也了解了眼前的这婆婆是啥人,都kan她一副做老人难的诉苦,到没有人接话,只点头应着。
  张桂兰心↓不怎么* gao *兴,她kan不上婆婆可以,但是也没有必要让院里的人*| lai |*自己家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道理,偏自己* na *个没脑子的婆婆还不知道,在* na *里煞有介事的跟人家诉苦,其不知道都把她当笑话kan呢。
  “妈,人家是*| lai |*做客的,你跟人家说这些做什么?我们当儿女的当然知道你们做老人的苦,可你这样一说,只怕还让人误会我和继军对你不好呢,平White(颜色bai )的让人当笑话kan了。”既然是*| lai |*kan笑话的,张桂兰也没有必要给这些人留面子。
  她的话一落,赵春梅几个人神情也微微一僵,潺潺的站起*| lai |*,“嫂子,我们也*| lai |*ting *长时间了,先回去了。”
  “行,改天过*| lai |*坐啊。”张桂兰面上还带着笑。
  不过这种无害的笑,眼前的几个人也不敢想张桂兰是* xing *子好了,就刚刚* na *样子,几句话把她们的脸都给说的没di 方放了。
  原本还抱着侥幸心里的几个人,一chu **| lai |*都有些后怕,也没有多说就都各自散了。
  郭英正说的痛快,见张桂兰把人赶走了,就不* gao *兴了,“一个院里住着,你这样说岂不是得罪人,以后有点啥事谁帮你?”
  “妈,你没kanchu **| lai |*她们就是*| lai |*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我知道你对我不瞒,不过你怎么也得为你儿子的脸面想想吧?你说的* gao *兴了,她们也笑话够了,* na *继军的脸面怎么办?我到是不在乎,反正我一个妇女怕什么。”张桂兰转身jin *了东屋换了身家里穿的衣服,“你自己想想我说的对不对吧?你以为她们真是*| lai |*kan你的?”
  chu *门这么久,家里种的菜也不知道咋样了,昨天只摘了些粘酱菜回*| lai |*,不过kan着好像被人摘过了,一条垄(gou)里也没有多少,昨天忙,张桂兰也没有心思问,这几天不能jin *城,就先把家里的事弄弄吧。
  ps:
  谢谢大家的留言,其实我真的在被你们的留言左右着写的方向啊,嘿嘿,接写写去,写完就上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