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米兰打跟胡有国结婚之后,人也老实了,每天除了按时上班,就是回家,她的安静到让张桂兰没有多想,如今罗继军被调到外di ,米兰就是想有别的想法也没用有。
  张桂兰回*| lai |*之后,也听朱蓝学起过杨宗国把米兰教育了一番的事情,只淡淡一笑,罗继军已经kan透米兰的为人,* na *就相当于秋后的蚂蚱 ,蹦跶几天也没有用了。
  散步回*| lai |*之后,张桂兰跟孙梅交谈完就回到了室里,把身上的衣服换了↓*| lai |*,放在盆里,只等着晚饭后让罗继军带着自己去溪边,洗完衣服,顺随洗洗澡。
  室子里很gan 净,也没有什么可收拾的,张桂兰又翻了一↓,除了袜子破了hole(dong ),还没有*| lai |*得急补,真找不到别的可以自己帮忙的di 方。
  从抽屉里翻chu *针线,张桂兰把过袜子缝了起*| lai |*,袜子已经缝过很多次了,从头顶* na *缝过的一块块痕迹就能kanchu **| lai |*,但是洗的很gan 净,一直在洗,张桂兰苦笑摇头,谁能想到面上冷冰冰的男人,也有这样细心仔细的一面呢?
  补好袜子,张桂兰从包里把自己buy(中文:gou mai)*| lai |*的五双袜子一并放到了一起,最后收到了抽屉里,在家的时候给罗继军洗衣服的时候就注意到他的袜子,但是并没有顺手扔了,她了解罗继军是个过(曰)ri 子仔细的人,真要仍了就是给他buy(中文:gou mai)新人,人还保不定跟你眼急呢。
  每(曰)ri 训练幅度大,袜子几乎是两天就能顶破hole(dong ),张桂兰想像着罗继军坐在台灯↓补袜子就忍不住心疼,这次*| lai |*就索* xing *一起buy(中文:gou mai)了五双带*| lai |*,不多不少罗继军也不会觉得lang费。
  而且她还有重要的事要跟罗继军说,没坐多久,罗继军就从外面回*| lai |*了,身上的短袖都被汗打透了,贴在身上。
  “把衣服换了吧,正好你带我去溪边。我把衣服洗了,你也洗洗。”张桂兰一kan,哪里还能忍到饭后,离得这么远都闻到汗味了。
  张桂兰早就把屋子翻过一次了,知道衣服放在哪里,到di 方扯了一件chu **| lai |*递给他,“换上吧。对了,我不是和你说要跟人合伙办厂子的事情吗?上次*| lai |*咱家里的你* na *几个战友在* na *边gan 活怎么样了?反正我这里也要雇人,要不然你联系一↓让他们回*| lai |*吧,fei *shui *不流外人田。我这边开的工资* gao *。吃住也不能亏了他们。总比在外面强。”
  惜(曰)ri 的战友过的不好,一直是罗继军的心病,此时听了自然* gao *兴,换了衣服就往外边去。“他们到* na *边后还真给我打过一次电话,只是我调走了,留↓的号码是宗国帮我记↓*| lai |*的,我这里有,现在就打给他们。”
  在深山里砍树,风chui 口欠(曰)ri 晒,工资少,吃的也不好,而且也危险。罗继军是使不上力gan 着急,现在听了媳妇的话,哪能不* gao *兴,兴奋的直接就走了。
  张桂兰收好他换↓*| lai |*的衣服放到盆里,“这人的* xing *子什么时候这么急了。”
  等电话通了之后。电话* na *头原*| lai |*是镇里的电话亭,找谁也要留↓号码,↓次人过*| lai |*打电话时可以告诉对方,让对方给打过*| lai |*。
  罗继军的好消息就像被一盆冰冷给浇醒了,人回到屋里的时候有些失落,张桂兰笑道,“没找到人吧?你也不想想他们是在山里,又不能背着电话工作,现在电话可不是哪里都能安的,他们* na *里能有电话找到他们就不错了。”
  又是有手机的时候,就是座机也不是各人家能安装得起的。
  “走吧,带你去洗洗,回*| lai |*好吃饭。”罗继军笑了,“我这也是太* gao *兴了,把这个给忘记了。”
  张桂兰端着盆,跟着他chu *了屋,“放心吧,只要他们给你*| lai |*电话,你就让他们到城里正大街White(颜色bai )家内衣店就行,他们认识White(颜色bai )松吗?要是认识就更容易找人了。”
  “认识,当初我们可是都在一起的。”
  “* na *就好办了,这样你也不用担心了,等厂子办起*| lai |*了,效益发了让他们把家里的媳妇和孩子也都接*| lai |*,buy(中文:gou mai)了房父母也可以接*| lai |*了。”张桂兰也是这样想的,等buy(中文:gou mai)了房,就把父母接*| lai |*,“(曰)ri 子总会越过越好的。”
  她也相信自己的buy(中文:gou mai)卖一定能挣钱。
  “是,(曰)ri 子会越*| lai |*越好。”罗继军眼睛转了转,见chu *了营区了,才偷偷的开口,“你的肚子还没有动静?”
  张桂兰瞪他,“你走的时候我还有月事呢,今天才到这,你说我咋有动静?”
  其实她还想说你要真想有动静,* na *也行,只要你不介意就行。
  这笑话张桂兰没敢说chu *口,现在这个时代,这样的笑话还是太大了,况且罗继军为人古板,只怕自己这么一说,他就得暴跳起*| lai |*。
  “* na *这两天咱们两努努力。”罗继军挑着眉角。
  张桂兰抬头示意他往溪边kan,* na *里可是有很多兵kan着呢,罗继军假咳的清了清嗓子,kan他又恢复一本正经的样子,张桂兰忍不住笑了起*| lai |*。
  溪边的战士也都在洗衣服和擦身子,一见队长带着媳妇*| lai |*了,叫了声嫂子,端着盆都跑了,就留↓两个人,张桂兰揶揄的kan着罗继军,罗继军也很尴尬。
  “别kan了,快洗。”这么吓人,还被媳妇kan到了,罗继军耳根hot(英文:hot,中文:re )了hot(英文:hot,中文:re )。
  没有了外人,罗继军gan 脆也蹲↓*| lai |*帮着洗,张桂兰不用他,只是争不过他,只能让他帮着一起洗,特别是kan到罗继军拿着的还是自己换↓*| lai |*的内衣时,脸都烫了起*| lai |*。
  罗继军却洗得‘滋滋有味’,而且很细,边洗边研究,不过是个背心,有什么好kan的,张桂兰嗔他一眼,一直到洗完衣服,见他还在细心的洗,huo *大的抢过*| lai |*在溪shui *里洗了两↓拧chu **| lai |*,“你还要洗到天black(hei )去啊?”
  “我不是怕洗不gan 净?”罗继军尴尬的胡乱的找了个借口。
  张桂兰在前面走,“你们平时衣服晾在哪里?我这也一起晾了吧。”
  “这可不行。”罗继军小心眼上*| lai |*了,“放屋里晾着吧,一晚就gan 了,天气这么hot(英文:hot,中文:re ),又不急着穿。”
  “放在外面晾不是更好,gan 的快。”
  “让你放屋里就放屋里,哪*| lai |*的* na *么多话,衣服给我,你先去食堂。”觉得这样不妥,罗继军又补充道,“你在门口等我,我马上就回*| lai |*。”
  人几个大步就先走了,留↓张桂兰一个人在后面慢走,张桂兰暗暗偷笑,哪个女人见到自己喜欢的男人jin 张自己会不开心呢。
  晚饭的时候,自然是又与女护士和医生们吃的,这次吃饭明显规矩多了,↓午偷跟被抓到还要写检讨,不过当触到张桂兰的目光时,个别调皮的还是会眨眨眼睛。
  其实自己原本就不老,只是心态老了,现在见这些小姑娘的调皮样,张桂兰也觉得自己年轻了好些,晚饭是大米饭,菜明显比中午还多了一道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的,虽然没有明说,可大家也知道这是欢迎张桂兰*| lai |*,特意加的菜。
  饭后,张桂兰觉得太饱,跟罗继军在营区里散步,在溪边擦过了身子,此时也不觉得天hot(英文:hot,中文:re )了,两人并肩走在一起,难得的清闲。
  女生住的寝室里可不安静了,都挤在窗口往外走,特别是赵雪,kan了一眼收回头*| lai |*,“长的还行吧,也就个子* gao *才显得好kan点,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啊?不过却把冷脸包公给治住了,要我说明天找机会好好巴结一↓嫂子,让她背后也给冷脸包公穿点小鞋。”
  “人家夫妻小别胜新婚,在说你kankan罗队长跟媳妇在一起时的样子,哪里冷脸了?多温* rou *,还帮着洗衣服晒衣服呢。”
  赵雪撇嘴,坐过去身肩碰碰kan书的孙梅,“你说冷脸包公的眼光也不怎么好啊,还当个宝似的。”
  “你就别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了,”孙梅甜甜笑的打趣她,心里却不屑,面上宽慰她,“我kan嫂子ting *好的,个子与队长相配,人又大方有礼貌,举指间也不像农村的人了,ting *好的。”
  赵雪这大咧咧的* xing *子没有听chu **| lai |*,可要是有心人就能品chu *孙梅的话有些不对味,‘也不像农村人了’这明明还是kan不起张桂兰的chu *身,跟本就是不屑得去比。
  偏赵雪没听chu **| lai |*,指以为孙梅在夸张桂兰,“就你* xing *子好,* na *冷脸包公可没少训你,你一点也不生气,将*| lai |*谁娶到你真是他的福气。”
  “没羞没臊的,别整天把嫁人放在嘴上。”
  “我说,周付国追你也有些年了吧?你到底怎么想的?我kan着他人不错,你要是不喜欢我可要了。”赵雪打趣道,说的半真半假。
  她还真相中周付国了,可惜周付国只kan上孙梅了,她喜欢也没有用啊。
  孙梅到不在意,认真道,“我和他只是普通朋友,你别乱说,如果你真喜欢他,* na *你自己想办法去,别担心我这边,我和他什么关系也没有。”
  见好友难得冷↓脸*| lai |*,赵雪也不多说了,其实跟冷脸包公的队长比起*| lai |*,还是一脸和煦笑意的周付国好,可偏偏她kan上的两个一个结了婚,一个又心里有了别人,哪一个都不是她的料啊。
  ps:
  丫头们,谢谢你们的票票了,八八还欠着更啊,我要加劲的还上啊,昨晚写完之后躺↓了,却失眠了,一直到现在也没有睡,就pa起*| lai |*写了,接着写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