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第二天天气很好,张桂兰里面穿了背心,外面套个褂子,就↓了楼,罗继军的工资虽然不多,可昨天张桂兰算计后要buy(中文:gou mai)的* na *些东西,也足够用了。
  每次开支后的第二天,去城里的人都很多,大院的一半人几乎都chu *动了,在小桥头撞到也正常,张桂兰不常与大院里的人走动,哪怕是活了两辈子,也都叫不齐人,有人友好的对自己打招呼,大的她叫一声嫂子,小的叫声di 妹,不远也不近,也让人挑不chu *mao *病*| lai |*。
  人群里,kan到熟悉的有王丽、赵春梅,就连江枝也在,三个人带着孩子在一起说话,没有回头,公车一*| lai |*马先上车了,齐齐的往后面走,在最后一排坐↓,张桂兰最后上车的,在前面寻了个空位坐↓*| lai |*,也没有往后面去凑hot(英文:hot,中文:re )闹,她可不相信她们三个人没有kan到自己,不过是装假没有kan到罢了。
  张桂兰有自知之明,原本就没有想过与她们深交,既然她们主动排挤自己,到是求之不得。
  一路上,张桂兰拿着笔在纸上把想起*| lai |*要buy(中文:gou mai)的东西一样样的例chu **| lai |*,大到试衣用的镜子,小到熨斗,甚至做衣服用的各色线都是什么颜色的,不知不觉就到了di 方。
  春雨润如油,早上还好好的天,↓车的时候竟然↓起了小雨,张桂兰到不担心,这里离正街只隔两道街,她直接去店面就行。
  一↓车就直接chong *入了雨里,后↓*| lai |*的王丽三人还想着着张桂兰学,可↓车的时候哪里还能寻到张桂兰的身影,王丽和赵春梅的孩子都六七岁了,到是好弄,偏江枝家的孩子才三岁,一被雨淋,就哇哇的哭了起*| lai |*,听得人闹心。
  “咱们先去供销大楼吧,反正要buy(中文:gou mai)东西。正好能躲雨,这路上就先忍忍吧。”赵春梅有主意,跟江枝说完就领着孩子在前面走。
  江枝只*| lai |*过城里两次,又↓着雨,哪里敢乱走,听话的跟在赵春梅的Behind(shen hou),王丽见就自己和孩子被仍↓了,脸色不好,可也没有争论,跟了上去。
  三个人带着孩子到供销大楼时。* na *里面的人可比往(曰)ri 还要多。多半是躲雨才jin **| lai |*的。雨虽在↓的不大,可这一路赶过*| lai |*,三个人身上也都淋透了。
  大人到没事,关健是孩子。都冷得直打哆嗦,江枝更是担心怕孩子冻到,一脸焦急的拉人问哪里能弄到hot(英文:hot,中文:re )shui *,可跟本没有人回答她,关健是大家都不知道。
  kan孩子的脸都冻White(颜色bai )了,江枝咬了咬牙,带着孩子去buy(中文:gou mai)衣服,走到一半时又舍不得,最后gan 脆buy(中文:gou mai)了块布。把孩子身上的衣服tuo *↓*| lai |*,用布给孩子抱上,过了一会儿孩子身上总算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了过*| lai |*,江枝这才松了口气。
  三个人一起chu **| lai |*的,自然不能让江枝一个人走。等江枝这边把孩子的事弄完了,王丽lu *着个脸,“都这个时候了,咱们还是buy(中文:gou mai)当用的吧。”
  “急啥,反正外面↓雨也没di 方可去,一会儿等雨小点,咱们再去市场buy(中文:gou mai)米和菜。”赵春梅打* na *次White(颜色bai )菜的事,心里就一直kan不上王丽。
  王丽也知道是这个理,可是听赵春梅的语气,就是心里不顺,跟着她对着*| lai |*,“这雨还不知道啥时停呢,你不去我们去。”
  又回身叫江枝,“走吧,咱们buy(中文:gou mai)米去,然后直接回客车上等着,晚上没有坐,这↓雨天的,还不知道多少人坐车呢。”
  生怕江枝不跟着自己,王丽又寻着理由。
  江枝有些犹豫,要是她自己没有座也无所谓,可是带着孩子,外面又↓着雨,而且这次*| lai |*还是buy(中文:gou mai)油盐米的,哪一样都不轻。
  江枝的犹豫,却让王丽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了,不无得意的kan向赵春梅,赵春梅kan她小人得志的样子,心↓就不喜欢。
  “江枝,你跟她去吧,我领着孩子逛逛。”赵春梅kan到这样的江枝也不喜。
  江枝又觉得不好意思,解释道,“嫂子,孩子太小,这都冻到了,* na *俺就先过去了,在客车上俺给你占个座。”
  赵春梅是面子上不得罪人的,笑道,“行,* na *就谢谢你啦。”
  王丽带着江枝走了,赵春梅带着儿子更* gao *兴,“走,* na *边有家卖混沌了,咱两去吃碗,也hot(英文:hot,中文:re )乎hot(英文:hot,中文:re )乎。”
  原本她就想jin *城解解馋,跟江枝和王丽在一起还不知道怎么甩了他们,现在好了,自己可以带着儿子正大光明的去吃了。
  另一边到了自己租的店面的张桂兰,身上到没有被多少雨淋到,她可是一个人小跑过*| lai |*的,站在窗前kan着外面渐渐↓大的雨,庆幸她刚刚的决定,一边想着再去商场一定要buy(中文:gou mai)把伞回*| lai |*。
  不过让张桂兰没有料到的是会有人敲门过*| lai |*躲雨,是个穿着军装的男子,年岁与罗继军相当,kan肩上的章职位也不会小。
  “真是不好意思,我推门开着,就jin **| lai |*了,不知道能不能在这里躲会雨?”周付国头上虽然戴着帽子,额角也被淋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了。
  “chu *门在外,都有不方便的时候,这屋里也没有坐的di 方,只能让你站着了。”kan到是军人,张桂兰到放心了。
  周付国听到张桂兰的话不由得多打量了她一眼,kan着衣着像个农村人,可一开口,却比城里人更像城里人,这样矛盾的结合,怎么能不让引人注意。
  不过到底是陌生人,也不好多问,周付国只客气的点点头,站在门口kan着外面的雨,虽然铺子里多了个人,不过静静的,两个人谁也没有说话,直到kan着雨渐小了,周付国才又道了谢开门走了。
  好在左右都陌生,又是↓雨天,也没有人多注意,不过张桂兰毕竟有了上次与杨宗国之事的经验,并没有马上chu *门去buy(中文:gou mai)东西,退到窗口一旁往外面打量,许是以为自己太多心了,张桂兰苦笑的摇了摇头,拿着着钥匙锁了门去大楼了。
  按着单子上陈列的东西,张桂兰buy(中文:gou mai)起*| lai |*很快,就是镜子要现在订做,张桂兰把要的尺寸留↓,又交了定金,才提着东西离开,她只顾着提东西,自然没有发现有一个人kan到了她,甚至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女人的直觉让张桂兰马上就察觉有人跟着自己,她先想到了米兰,马上又否决了,米兰现在正在上班,在说现在有胡有国天天跟着,米兰不会这么瞑目仗胆的跟着自己,除了米兰,张桂兰还真想不到旁人。
  在一处拐角处,张桂兰停了↓*| lai |*,人群很多,不过相对熟人*| lai |*说,张桂兰一眼就kan到了商Red(* hong *),几(曰)ri 不见她瘦了很多,一双眼睛也陷了jin *去。
  “你发现了?”kan到拐角处站着的张桂兰,商Red(* hong *)尴尬的扯chu *一抹笑,也没有找别的理由,“有时间吗?”
  “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张桂兰不知道她找自己能有什么事。
  “咱们换个di 方谈谈吧。”商Red(* hong *)没有了往(曰)ri 的气焰。
  样子到让人kan了可怜。
  这里是门口,*| lai |**| lai |*往往的人很多,也真不方便说话,张桂兰又不想带她到自己的店铺,最后想到了当初带江枝去吃混沌的* na *家,带着商Red(* hong *)去了,原以为商Red(* hong *)会嫌弃,见她没有一点反应就坐了↓*| lai |*,甚至老板过*| lai |*点菜时,还点了碗混沌,诧异的多kan了她一眼。
  张桂兰也饿了,躲雨后又一直buy(中文:gou mai)东西,点了混沌又让老板加了两个荷包蛋,过了饭点,店里只有商Red(* hong *)和张桂兰两个食客。
  也不等张桂兰问,商Red(* hong *)就自己开口了,“宗国现在好吗?听说部里调人去外di ,有宗国吗?”
  “没有,昨天杨营长帮着过*| lai |*送我家老罗的工资,见到了一面,kan着没什么不妥。”反意思就是很好。
  张桂兰无需多解释,kan着商Red(* hong *)失望的神色时也知道她听明White(颜色bai )了,“我平(曰)ri 里不chu *屋,也不与人接触,你真要想打听杨营长的事,还是得问别人。”
  “没事,我也没有什么想打听的,就是遇见你了,想着说说话。”商Red(* hong *)强挤chu *抹笑*| lai |*。
  可这笑在张桂兰kan*| lai |*,比哭还难kan。
  商Red(* hong *)笑不chu **| lai |*也是正常,打提着东西回到家里说离婚之后,就被父母一顿臭骂,甚至父母轮流去杨家找杨家的父母说两个孩子的事,杨家父母也觉得惋惜,只是劝不通儿子,只说等儿子* na *边平静了一↓现去劝。
  在家的这阵子,商Red(* hong *)的工作也被家里人给办停职了,整(曰)ri 里只在家里反醒,*着她去找杨宗国,商Red(* hong *)心里也气杨宗国不*| lai |*找自己,只要杨宗国开口,她这次回去一定跟他好好过。
  苦恼着逛街kan到了张桂兰,藏不住心事,才从这里打听起*| lai |*。
  混沌上*| lai |*,商Red(* hong *)原本没有胃口,kan到对面的张桂兰吃的香,忍不住尝了一口,心↓一愣,又吃了一口,味道还真不错,不知不觉跟着张桂兰把一碗混沌也吃了,停↓勺子的时候才发觉。
  张桂兰比商Red(* hong *)多吃了两个蛋,自己然没有发现她的窘迫,要付钱时,被商Red(* hong *)抢了一步把钱付了,商Red(* hong *)Red(* hong *)着脸解释道,“这次我请吧。”
  “行,↓次我请你。”两人再没有多说,chu *了混沌店就分开了。
  ps:
  * na *个东北人常说宁得罪小人,也不得君子,是这样解释的,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君子有肚子里有墨shui *,坏起人*| lai |*撵坏,比小人还可怕,我们这di 方都这样说,所以写的时候就* na *样写了,嘿嘿,哎呀哎呀,快被追上了,丫头们有粉Red(* hong *)票投给八八吧,只要这个月的,↓个月的也没有能力争榜,只希望这个月能争上新人榜,jin *前三名才有戏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