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桂兰到了城里,就直奔商场的五金商店,装修用的钳子钉子之类的,还有抹布打扫卫生用的,零零散散flower (hua )了五块五mao *钱,小东西用盆装着,其他的像拖布都直接提着,这才回了租的店面里。
  四十多平,张桂兰一个人只用一上午就收拾chu **| lai |*,老太太留↓的单人就要是能拆卸的,* shang * mian *铺着木板,张桂兰先把后面的小屋收拾chu **| lai |*,把单人床拆了移到后屋,踩着床把后窗的玻璃擦了,后屋收拾chu **| lai |*,才去擦前面的屋子,既然是卖衣服,就要有架子,张桂兰收拾妥了,中午已经过了,也故不上吃饭,锁开门打听了做木工的di 方,寻了过去。
  张桂兰要做的是衣架,她想起了上辈子用过的晾衣架,可以把衣服直接挂摆* shang * mian *,kan着也新奇,张桂兰找到木工的时候,简单的案着记忆把图画了chu **| lai |*,做木工的是个哑巴,自己独自己生活,听左右邻居说当年他父亲是chu *了名的木匠,后*| lai |*死了,就留↓小哑巴一个。
  好在小哑巴认字,陌生人跟他交流可以写字。
  张桂兰把衣架画chu **| lai |*后,又道,“其实咱们两个可以合伙做晾衣架,工料由我chu *钱*| lai |*buy(中文:gou mai),你*| lai |*选料和做,做chu **| lai |*后我*| lai |*卖,挣了钱咱们五五分。”
  现在的木材便宜,晾衣架做chu **| lai |*了适用,做为在住楼的人,多会觉得方便buy(中文:gou mai)一个。
  这也是张桂兰突然想到的主意。
  小哑巴听到了连连点头,用笔写到,“二八分。”
  张桂兰笑了,“就五五吧,这东西虽然新奇,可只有卖chu *一个,就会有人拿着去学着做,所以咱们在没有开始卖前多做点,这样也能挣上一笔,五五份吧。你自己一个人,存噗钱好娶房媳妇。至于以后,只要有人拿了这个样子让你*| lai |*做,你到时还可以挣些手工钱,也不会闲↓*| lai |*。”
  小哑巴一直拉着张桂兰不同意五五分成,最后还是被张桂兰劝通了,又应↓给张桂兰做些衣挂和ku 夹子,张桂兰给他留↓十块钱让他buy(中文:gou mai)木料,这才走。
  kan着天色不早了,张桂兰才往客站赶。竟想不到在客车上遇到了米兰和米兰的母子亲庄娟。而且两个人就坐在客车的后面的座位。
  张桂兰一上车她们也kan到了。米兰脸上闪过尴尬,到是庄娟hot(英文:hot,中文:re )络的叫张桂兰到旁边坐,“桂兰,在这里遇到你可巧了。我和米兰听说你和继军回*| lai |*了,正要去kankan你们呢。”
  “婶子说的这是哪里的话,我们是当晚辈的,要kan也是我们kan你才是,只是继军工作的关系去外di 了,也没有在家里,所以一直也没有功夫去kankan你们。”张桂兰实话告诉她,罗继军不在家,你们也不用去了。
  庄娟听了惊呀。“去外di 了?啥时的事啊?”
  米兰也顾不得害羞了,jin jin 的盯着张桂兰。
  kan她们母女的样子不似装假,张桂兰回道,“昨天走的。”
  庄娟见不是说谎,略有些失望。“人咋走的这么急呢,连面也没有见上。”
  听这语气像人死了一样。
  张桂兰不爱听了,这次罗继军面上说是被调到外di 去了,可真正是怎么回事她心里最清楚,虽然她不是迷信,可是这个时候了,这样的晦气话还是让她反感。
  “在部队里,自然是要听国家的,国家让去哪里就该去哪里,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张桂兰义正言辞道。
  庄娟惺惺的扯了抹笑,“既然继军不在家,* na *我们也别去了,原本还想去你家kankan,*| lai |*城里了,也没有亲戚可走动,毕竟一个村里chu **| lai |*的,常走动才是。”
  无利不起早,庄娟就是这样的人。
  米家的人搬到城里之后,房子到是租到了,在平房区还很便宜,一年才三十块钱,只是靠着吃老本,总不是个办法,可现在想找份工作太难,人生di 不熟的,呆了这几(曰)ri 实在没有办法,米家人唯一想到的便是罗继军。
  罗继军能给米兰找到这么好的工作,* na *么给他们找个普通哪怕是临时的工作* na *一定更容易,无奈之↓,这才*ying *着头皮*| lai |*找罗继军。
  只是没有想到厚着脸皮鼓足了勇气过*| lai |*,连人都没有见到,罗继军竟然走了。
  “也行,原本想让你们到家里坐坐,可你们也刚搬*| lai |*,想*| lai |*家里有很多事要忙,就不让你们过去坐了。”反正都是在装,张桂兰也做到位。
  庄娟扯了扯身边的女儿,“走吧,咱们也回吧。”
  米兰呆愣愣的站了起*| lai |*,回过神*| lai |*后对着张桂兰点点头,母女两↓了客车,张桂兰往里面移了移坐在靠窗的位置,正好能kan到走到不远处的米兰母女两个。
  拦着两个人说话的正是胡有国,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可kan胡有国的样子很激动,米兰一直低着头,只有庄娟在跟胡有国说着话。
  张桂兰不愿多kan,收回目光,这时客车也起动,也将米兰家的事抛在了头后。
  客运站里,胡有国一脸的焦急之色,“阿姨,我已经给你和你家我叔找好工作了,我叔就在我们厂子里守大门,一个月有十五块钱,值晚班,眼↓只能先这样,等过阵子了我再找人给他调成White(颜色bai )班,阿姨就在厂子的食堂摘菜就行,一天只摘中午的菜,厂子供一顿饭,一个月十块钱,你kankan行不行?”
  这工作虽然只是临时的,可工作时间少,挣的少但是也行了,庄娟笑得合不拢嘴,“你这孩子,这么麻烦你可怎么好。”
  “不麻烦、不麻烦。”胡有国偷偷kan了米兰一眼,见米兰脸色好多了,脸上的笑越大了,“阿姨,你们怎么到客运站*| lai |*了?”
  胡有国也是到这里办事,才撞到了米兰母女两个,也ting *吃惊的,只是急着把工作的事说chu **| lai |*让他们* gao *兴,到才想起*| lai |*问这个。
  庄娟说谎手到勤*| lai |*,“这不是米兰害得罗继军被停了职吗?在村里也没有功夫说个话,我寻思着去他家kankan,可到了客车上又寻思,去了也尴尬,就↓*| lai |*了。”
  直接把责任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之口不提见到了张桂兰,知道罗继军调到外di 的事情。
  “原*| lai |*是这样啊,我还一直想去认错呢,也没有去。”胡有国没有提自己去过罗家的事,更没有提知首罗继军曾与米兰订过婚的事情。
  他不说,张桂兰又不提,她更是没有跟罗继军说,除了他们两人,跟本没有人知道,米兰母女自然不可能知道,所以米兰母女极力藏着的事情,却不知早被胡有国知道了。
  “算了,过去就过去了,跟你也没有啥关系。”一听胡有国要去认错,庄娟jin 张了,忙将话引了回*| lai |*,“你kankan一*| lai |*就就麻烦你给找工作,晚上到家里去吃吧,阿姨给你做点好吃的。”
  “* na *我可就不客套了,我buy(中文:gou mai)菜。”胡有国巴结道,一边主动buy(中文:gou mai)菜。
  米兰被母亲拉着,不情不愿的跟在后面,前面胡有国跟在庄娟的左右,只要庄娟拿到的,他就马上付钱,没有换*| lai |*米兰的欢喜,到让米兰脸上的厌恶越发的重了起*| lai |*。
  米兰母女跟胡有国提着菜回家的时候,张桂兰也到家了,这次回*| lai |*到没有遇到江枝,张桂兰松了口气,总算还顾及着点脸。
  开了门之后,先洗了把脸,把自己弄gan 净了,才jin *厨房,拿chu *半碗面拨弄了点疙瘩汤把晚饭给解决了,洗了鞋才躺到chuang shang ,店里的东西也算是弄的差不多了,只等着晾衣架做chu **| lai |*就行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把店里要陈列的小内衣和衣服做多一些,还要去城里办营业执照,零零散散,明明觉得没什么可做的了,可真要弄起*| lai |*还有很多事,试衣间,还有照人的镜子,这些可都等她去忙呢。
  一边又想到罗继军,算走的* na *天已经三天了,该到di 方了吧?现在与* na *个孙梅是不是已经认识了?又想到万一他们在部队里产生了感情怎么办?
  脑子里乱遭遭的,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醒*| lai |*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这天,张桂兰没有jin *城,而是找了纸和笔chu **| lai |*在纸上画着内衣和衣服的样子,没有学过服装设计,张桂兰只能根据上辈子记着的样子,想一些大方又适合现在穿的画chu **| lai |*,等自己buy(中文:gou mai)了布回*| lai |*试着做chu **| lai |*。
  不知不觉上一午就过去了,连午饭都忘记了,还是外面有人叩门,她才惊觉已经中午了,门外站着的是杨宗国。
  不等张桂兰问,杨宗国就把一个封信递了过去,“继军走了,这个月的工资我帮他领了回*| lai |*,di 妹kankan。”
  张桂兰拿过也没有kan,“你kan就麻烦你了。”
  孤男寡女的,张桂兰也不好再让他jin **| lai |*说话,上次还是帮着扛东西,就被传成* na *样。
  杨宗国也知道避嫌,“行,* na *di 妹忙吧,我没啥事。”
  杨宗国kan了张桂兰一眼,转body(* shen | xia *)楼了。
  带上门,张桂兰低头扫了自己一眼,轰的一↓脸就Red(* hong *)了,忘记了搭在外衣,她只穿着件背心,虽然这个时候的跨栏背心很保守,可还是露着两条大White(颜色bai )胳膊在外面呢,也不知道杨宗国会不会多想,这事弄的以后见面也尴尬。
  ps:
  飘过一抹小ai mei (*(曰)ri 爱*(曰)ri 未*)、、、、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