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米兰一脸青肿的回到家,一路上遇到村里的人,头都没有抬,一路小跑,不用回头也能猜到背后的指点和议论声。
  从小到大在村里长大,还是头一次被人这般的指点,sao (马蚤)得米兰脸像烧Red(* hong *)了的铁,滴上滴shui *就能冒起烟*| lai |*。
  庄娟一直在家里等着消息,kan到女儿jin **| lai |*,忙迎上去,“咋di 了?继军Ta Ma动手了?”
  不用猜,庄娟也想到是谁会动手了,心疼的拉着女儿坐到炕上,“脸打成这样,* na *个老娘们手到是↓的狠。”
  米兰忍不住的低声哭了起*| lai |*。
  “哭啥?去时你就该想到他家人是什么态度了?这次挨了打,↓次就得让他们还回*| lai |*,快躺到炕上去,弄成这样装病正好,kan村里人怎么说他家。忘恩负义的东西。”
  “妈,你别说了。”米兰打断她的话,“继军Ta Ma说你和爸是si 禾厶奔到村里*| lai |*的,还骂我也不要脸缠着他家儿子。”
  庄娟神色有些僵*ying *,“si 禾厶、、、si 禾厶奔?别听她瞎说,我跟你爸的家里人都没有了,后*| lai |*就走到这里*| lai |*了,继军Ta Ma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没事也能扯chu *事*| lai |*。等我见了她再跟她理论。”
  明显庄娟回的心虚。
  心↓更是一惊,当年她跟着米虎si 禾厶奔,*| lai |*到这个没有人认识的di 方生活↓*| lai |*,郭英* na *个女人又是怎么知道的?难不成、、、、庄娟想到了前些年一次去镇里赶集的事,咬了咬牙,定是* na *次了。
  从* na *件事情之后,她就一直也没有去过镇里,就是怕再遇到* na *家人,而把她 抓回去,要说庄娟的命也够苦的,十一* na *年就被家里给卖了当童养媳,庄娟的母亲生↓他们兄妹三人就早早的去了,庄娟的父亲又爱抽大烟。家里本*| lai |*就穷,最后就把还小的庄娟给卖了,庄娟在* na *家受不了苦,又认识了米虎,等了几年科了机会,两人就偷着跑了。
  要说他是人家的童养媳,其实* na *时过门还小,跟本就没有同房,等年岁差不多了,庄娟就跟米虎si 禾厶奔了。
  这些年*| lai |*。庄娟也就当自己没有家人。跟米虎在这里一心的过(曰)ri 子。唯一的遗憾是没有孩子,后*| lai |*终于有了孩子,更是不去想旁的了。
  现在被突然提起往事,庄娟犹如隔世。仿佛* na *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米兰见母亲不说话,整颗心都沉了↓去,“妈,难道是真的?”
  回想起郭英说的话,米兰的脸惨White(颜色bai )的没有一点的血色。
  庄娟回过神*| lai |*,“米兰,你也大了,有些事情该告诉你了,当年、、、其实事情是这样的。所以继军Ta Ma说的并不对,我跟* na *家人跟本没有结婚,只是被你姥爷卖给人家了又跑了chu **| lai |*。”
  说起过去,庄娟的泪不由自主的流了↓*| lai |*。
  见母亲抹泪,米兰也不再多问。“妈,你别伤心,你还有我和爸。”
  庄娟摇了摇头,“现在让郭英* na *老娘们知道了,这么一闹怕是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我和你爸当初做chu *这事*| lai |*就想到被人知道的一天会被人kan不起,可是却害了你,你现在还没有嫁人,这可怎么办啊?”
  “妈,你和爸跟我一起jin *城吧。”米兰抹了把泪,突然想chu **| lai |*的却让她坚定了想法,“与其在村里被人指点,反正也没有别的亲人,到不如一起去城里,我现在有工作了,先租个房子,每个月挣的钱也够咱们家人flower (hua )的了,等五年单位就能分房子给我,也就有di 方住了。”
  庄娟听到女儿的分析,也陷入了沉思,这个建议很有you huo 力,庄娟又是个务实的人,知道什么样的情况更适合自己,“这事等你爸回*| lai |*商量一↓吧,咱家这些年虽然没有什么钱,可这房子和东西卖一↓,也能够一年的flower (hua )消,到城里之后我和你爸再找个短工,(曰)ri 子也不能难过。”
  米兰笑了,“妈,* na *你就劝劝爸吧。”
  庄娟点点头。
  不过没有用庄娟劝,米虎回*| lai |*的时候,面色不好,坐在炕梢抽烟。
  庄娟做了饭从外屋jin **| lai |*,压低声音问他,“是不是外人说什么了?”
  虽然女儿在西屋躺着,庄娟还是小声的尽量不让她听到。
  米虎点点头。
  庄娟坐回炕上,“今天米兰也说了,现在村里的人这样指指点点的,不如搬到城里去,先租房子过几年,等米兰分房子了,就好了,你和我也能打些零工,总是能挣到钱的。”
  米虎抽着烟不chu *声。
  庄娟也不急着说话。
  米家一片愁云,张家里孙淑波却觉得扬眉土气了。
  孙淑波特意泡了木耳,炒了White(颜色bai )菜,又用豆角丝炒了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苞米茬子和大米煮的二米饭,叫着罗继军和张桂兰吃饭,还让人往罗家送了信告诉两人在这里吃了。
  “真想不到,还有这样的事,对了,听说继军退伍了,是真的吗?”孙淑波说完米家的事,才想起这事*| lai |*。
  张老五也点点头,“村里都传开了,怕你们上huo *也没敢问,到是你妈现在问chu **| lai |*了,也好,正好你两都在这里,到底是怎么回事?”
  “妈,队里的事,说了你们也不明White(颜色bai ),继军现在只是停假等通知,不会退伍的。”张桂兰帮着解释。
  怎么也不能直接说是因为罗海英,张桂兰扫了罗继军一眼,见他一脸的尴尬,强扯了抹笑,向*| lai |*自尊心重的男人,回到村里沦落到这样的处境,也够让人心疼的了。
  “可到底因为什么事?”
  孙淑波还要问↓去,被张老五拦↓,“行了,吃饭吧,既然孩子们不方便说就别问了,部队里的事说了咱们也不懂,事也发生了,再这样问孩子们也上huo *。”
  说完了媳妇,张老五问向罗继军,“继军,你想没想好什么时候城里?现在停职,可要是通知你了,总不能让人家发电报吧?你们回*| lai |*也呆几天了,这几天就跟桂兰回城里去吧。”
  “还是种完di 再回去吧。也不差这几天。”张桂兰忙接↓话。
  张老五眼睛一厉,“种di 有我们,用不着你们,抓jin 回城里。”
  张桂兰求救的kan向母亲,孙淑波虽然舍不得女儿,可是也站在了自家男人的* na *边,“听你爸的,回城里去,等再休假了回*| lai |*也不晚。”
  张桂兰想了想,也低头不语了。
  罗继军在桌↓抓住她的手。开口道。“爸妈。还是种了di 再走吧,我娶了桂兰,也一直没有尽过孝心,这次就这么定了。你们也别劝了。”
  “这孩子、、、”孙淑波到底心里更* gao *兴。
  吃过了饭,张桂兰欢喜的帮着母亲收拾了桌子,才回厢房去,见罗继军躺在炕上,就扑了上去,“今天表现不错,想要什么奖励?”
  罗继军强势的将人揽jin *怀里,“你kan着办吧。”
  得了便宜还卖乖,这个男人就是这样。
  张桂兰嗔了他一眼。“既然这样,明天正好要去镇里,buy(中文:gou mai)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包铰子奖赏你吧。”
  “就一顿饺子?”罗继军大手从衣↓探了jin *去,“晚上你在* shang * mian *。”
  张桂兰冷xi 口及一口气,“你疯了。”
  这个男人。真是越*| lai |*越胡闹了,这话也能说得chu **| lai |*。
  罗继军一点也不觉得丢人,“怕什么,就咱们两个人知道,又没有旁人kan到。”
  张桂兰一脸认真道,“可是我怕破坏你罗营长的形像,快松开,一会儿妈jin **| lai |*撞到了怎么办?”
  “妈要过*| lai |*?”罗继军眯着眼睛。
  张桂兰撒谎脸都不Red(* hong *),“是啊,说了一会儿过*| lai |*送被子。”
  罗继军是什么chu *身,眼睛微微一眯,“被子晒在院子里,等妈一会*| lai |*我就能听到,放心吧。”
  呃、、、、
  张桂兰抽了抽嘴角,“这样不好吧,还是我先起*| lai |*。”
  一得到自由,张桂兰学聪明了,移到了炕梢,跟罗继军保持着距离。
  罗继军唇角今口 han 着笑意,张桂兰怎么kan怎么觉得有种被kan穿心里面小伎俩的感觉,心里↓不明White(颜色bai ),怎么遇到米兰的事这男人就范混,脑子不好使了,别的事情精明的像狐狸一样呢。
  想到这,张桂兰的心里就有些吃味,若不是在乎怕是也不会范混吧?
  罗继军细微的发现小媳妇的脸色又沉了焉为,心↓奇怪,刚刚也没有说什么错话啊,这怎么又生气了?可又不敢再冒然开口,只小心翼翼的打量着。
  “回城里后我想自己开个店。”马上又要回城里了,张桂兰觉得该计划一↓将*| lai |*的生活。
  罗继军认真的听完,才问,“你已经决定开什么店了吧?回去我跟你一起找铺子吧。”
  “不用,都是女人穿的东西,我自己就行。”张桂兰想到自己穿小**时罗继军的样子,哪里还敢说chu **| lai |*做什么。
  罗继军挑目一挑,“听着怎么有什么难言之隐?”
  张桂兰扯了扯嘴角,“哪有,你到是ting **(咸心)min gan 的,只是在米兰的事情上、、、”
  “明天要去镇里gan 什么?我跟你一起去。”罗继军一听,马上打断媳妇的话。
  张桂兰丢给他一个‘算你知趣’的眼神,才回道,“我buy(中文:gou mai)了两块布回*| lai |*,晚上给爸妈剪chu **| lai |*,明天拿镇里找di 方给做chu **| lai |*。”
  扫了罗继军一眼,见他笑意的盯着自己,张桂兰有些心虚,不过还是迎视上去,她就是不喜欢婆婆,buy(中文:gou mai)* na *些东西回*| lai |*已经算不错了,这还是kan他的面子,不然她是一点也不会buy(中文:gou mai)的。
  ps:
  写了一天,吃了一顿饭,才把今天的三更写chu **| lai |*,我像老黄牛吧,好像真的老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