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张桂兰是什么身板,kan着就比米兰大一圈,米兰哪里是张桂兰的对手,没把对方推倒,到是张桂兰一ting *身,米兰被反弹的退后几步,自己摔到了di 上。
  米兰又羞又恼,眼圈也Red(* hong *)了,“张桂兰,你太欺负人了。”
  这人、、、
  明明是先动手打人,自己最的摔倒了,到怪到别人了。
  换成平时张桂兰还真不跟她计较,可今天她这是诚心*| lai |*闹事,还动起手*| lai |*了,她要真在一声不吱,怕是(曰)ri 后得qi (马奇)到她头上拉屎了。
  “米兰,你想闹你就闹,不过你闹之前咱们也把话说明White(颜色bai )了,我怎么欺负你了?这还有人在场呢,就是你把所有人都引*| lai |*了,我也不怕你。我没有做亏心事,随你怎么闹随你怎么说。”张桂兰扯了扯被揪起*| lai |*的衣服,也气得浑身直抖。
  “你少在这里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做给谁kan呢呢?你们两个怎么欺负我的你心里最清楚。”米兰手指乱点。
  王丽也恢过劲*| lai |*了,见她还hands(*yong * shou *)指着自己,就扑了上去,“你个小贱人,今天我就扯了你的嘴,我和你拼了。”
  平(曰)ri 里到处巴结人的王丽何时处过这样的罪,刚刚这一摔,像被锥子刺到了骨头里面,痛得她浑身汗淋淋的,还以为要瘫痪了呢。
  哪里还想着事闹到了,丈夫* na *边交待不了。
  王丽这一不管不顾,事情可就闹大了,她这一扑上去,米兰也不甘示弱,两人就在di 上扭打在一起,kan着米兰长的jiao (女乔)小,可毕竟是在农村里gan 过活的女人,跟王丽打在一起,两个人不分上↓。
  跟本不给人*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拉开的余di ,王丽连打边骂,“臭不要脸的,【gou && ren】别人男人,还骂上门*| lai |*,kan我今天不撕烂了你这张嘴。”
  都是从农村chu **| lai |*的,骂的话自然是难以入耳。
  米兰到底是未chu *嫁的姑娘,在这点上就不及王丽了,手jin jin 的抓住王丽的头发不松手,嘴更是到处的咬,每咬一口,王丽的头皮上不多时就肿起一个大包。
  “小娼妇,我让你咬。”王丽挣tuo *不开,手就往米兰的xiong 前抓。
  从米兰突然痛的叫声中就能知道王丽用了多大的劲,况且还是* na *个di 方,就是平时被撞一↓都会疼的受不了,何况王丽↓了狠劲上去抓。
  被弄疼了,米兰的手到处的乱抓,几↓就让王丽的脸上多了几道深深的抓痕,血都流chu **| lai |*了,王丽就又去抓她,两个人又扭打在了一起。
  张桂兰在一旁都kan傻眼了。
  闹这么大,对门和楼上楼↓的都被惊动了,江枝抱着孩子站在门口,又怕吓到孩子,hands(*yong * shou *)捂着儿子的脸,“嫂子,这是咋di 了?”
  打* na *天之后,张桂兰还是头一次kan到江枝,面上态度到没有什么改变,“这事我也管不了了。”
  赵春梅也惊愕的站在门口,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kan这两人打的,咱们女人可拉不开。”
  一句话,到解释了张桂兰站在一旁不上前去劝架的理由,打成这样谁上前去谁挨打,到也没有人再觉得张桂兰不劝架有错了。
  楼上原本正在训儿子和儿媳妇的杨老太太,听到楼上打起*| lai |*了,是不想理的,杨宗国却不能不理,继军这人时间点不在家里,除了米兰和张桂兰没有旁人,也不多说,直接就chong *了chu *去,几个大步爬到了楼上,待kan到站在一旁的张桂兰,松了口气,随后才去kandi 上撕打的人。
  “住手。”不管是谁,杨宗国也不能不管,见喊过了之后没有人听他的,就挤开人群,上前去一个一个将两个人分开。
  杨宗国平(曰)ri 里跟战士们摔跤从*| lai |*没有输过,一手拎一个人就像拎小鸡一样轻松,随后往两人往两边一仍,“当这里是什么di 方?要想打到外面训练场上去打,也让战士们kankan你这军嫂是怎么当的。”
  最后一句话明显是说给王丽听的。
  见门口围着这么多的人,杨宗国挥挥手,“都散了吧。又不是没有kan过打架,这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有什么kan的。”
  杨宗国的威势一拿chu **| lai |*,在场的几个人也觉得尴尬,都散了,眼里却都一副kan戏没kan戏惋惜的样子,而被杨宗国拉开后,王丽就整理着自己的头发,两个麻flower (hua )辫子也散了,身上的衣服更不要提了,上衣兜也被扯掉一个,王丽kan了一脸的心疼,蹲**子把布捡起*| lai |*,这么一动就扯到了身上的疼痛,又忍不住痛呼一声。
  心里把米兰恨了个半死,只能恨恨的瞪着她。
  米兰再被拉开之后,就一直低着头,也kan不到她在想什么,可屋里突然间静↓*| lai |*,就能听到她的抽涕声,人竟然哭了。
  弄的到像受欺负的是她一样。
  “di 妹,你也先回家吧。”杨宗国不好问事情的始末,就先把王丽支走,两个人呆在一起总是不合适。
  王丽捋着头发,“我早就想走了,是她拦着不让我走,还打人。”
  这股泼辣劲,到底是不让人,往外走,王丽几句话就把自己给摘chu **| lai |*了。
  “行了,都有孩子的人了,还跟小姑娘计较,你也不嫌丢人。”杨宗国生怕再闹起*| lai |*,一听这话就知道米兰也是个不容人的,“家里孩子也不管,荣庆回*| lai |*说你kan你怎么办。”
  王丽尴尬的笑了两声,想巴结杨宗国还*| lai |*不及,哪里敢反驳,况且杨宗国的话也提醒了她,现在丈夫被选上了,要是因为她闹事而被取消了资格可不好。
  杨宗国本是让王丽快走,他的话听在米兰的耳里,却让米兰觉得终于有人是站在她这边了,原本只是小声的哭,此时却放声哭了起*| lai |*。
  两条麻flower (hua )辫子被扯乱,脸上有两道抓痕,灰色的列宁装也在di 上滚脏了,梨flower (hua )落雨般的样子,楚楚可怜让人心疼,要不是kan到她先前胡搅蛮缠的样子,真想像不到* na *是她gan 的事。
  【八八的文明天上架了,丫头们,继续支持八八吧,五月份把八八的文顶到粉Red(* hong *)票的前三名吧,拜托啦,八八一定努力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