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中午饭刚吃,米兰就*| lai |*了,好在张桂兰做的量多,又填了双碗筷,几天不见,米兰身上的* na *些农村气都不见了,婷婷玉立,到哪都让人多kan一眼。
  不用别人问,米兰就自己解释为什么这个时候*| lai |*了,“杨阿姨到大院*| lai |*,有件事我也想跟问问继军的想法。”
  当着四个人的面,就说有事要罗继军帮着chu *主意,到不会让人多想,张桂兰夹了菜吃饭,也不开口,罗继军显然想开口,随后想到之前的事,又犹豫了扫了妻子一眼,见妻子埋头吃饭,知道是让他自己解决。
  心里不但没有不* gao *兴,反而因为妻子闹小脾气* gao *兴,罗继军觉得这代表着妻子心里有自己,又想到* na *晚搂在怀里的* rou *ruan (车欠),心都代成了一滩的shui *。
  “工作上的事?”罗继军也觉得他该做些,让妻子知道他是把她当回事的。
  杨宗国也好奇,一时之间,罗继军的话问完,几个人都kan向米兰,等着她说完。
  米兰被kan的脸Red(* hong *),喏喏道,“是杨阿姨给我介绍了个男朋友,我想着让你帮我把把关。”
  打* na *天在城里闹疆之后,米兰一直不知道要怎么再面对罗继军,可就这样放心她又不甘心,正好昨天杨阿姨说要给她介绍对像的事,她心里就有了算计,嘴上应↓说要让罗继军两口子帮着把把关,等周六放假问了再给回话。
  杨老太太听了也觉得这样对,毕竟米兰是扑奔着罗继军两口子*| lai |*的,觉得米兰是个处事考虑周全的,对她的喜欢也多了几分。
  哪知道今天一大早杨老太太就接到了儿子的电话,一听事情经过,哪里还坐得住,就过*| lai |*了,走的时候就把米兰也带上了。
  杨宗国听了笑道,“这是好事,也是大事,继军,你得帮着好好把把关。”
  想到先前撞到的一幕,杨宗国觉得米兰现在能这样的面对罗继军两口子,起码在张桂兰* na *这算是给了交代,也没有因为米兰对母亲介绍的人有怀疑而不* gao *兴。
  罗继军听到,对米兰的态度也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了几分,“人是做什么的?有几口人?杨阿姨介绍的,不能差,哪天相kan?定↓(曰)ri 子就好好相kan一↓。”
  如此,因为* na *天的事对米兰心生不满的罗继军,到也不在把米兰排在外面。
  张桂兰到一直没有开口,她可不相信米兰能这么早死心,上辈子直到罗继军跟* na *个军医结婚,米兰才找对像,是个在机电厂上班的,国营解体↓岗了,家里条件好就没有再找工作,每天跟着朋友chu *去喝酒鬼混,后*| lai |*家里的钱折腾的没有了,就天天打米兰fa xie ,米兰的(曰)ri 子并不好过。
  要说她会知道这些,还是* na *时她当保姆与米兰的婆家住一条街上,也总能听到人们议论米兰婆家的事,不过* na *时候米兰还过的很好,她撞见米兰被打还是自己落迫的时候,在街上kan到米兰的男人打着米兰,米兰连连求饶,哪里还有往(曰)ri 里米兰* na *光鲜的模样。
  可到底也比她要好,这辈子重活了,张桂兰发誓,一定要比所有人都要过的幸福。
  “人在国营的机电厂上班,是主任,今年二十五,家里只这么一个儿子,* shang * mian *有个姐姐嫁人了,父母也都是正式工作,在城里有一套平方一套楼房。”米兰说起这些,特别是在张桂兰的面前,觉得特别有优越感,从先前的犹豫不决也夸夸而谈,“有一天*| lai |*我们妇联找杨阿姨见过一面,人憨憨的* xing *子腼腆,kan着又是个有眼色的。”
  说到这,米兰脸升起2 tuanRed(* hong *)云,“他在妇联见了我,回去问了杨阿姨。”
  听这话,原*| lai |*是男方先kan到米兰相中她了。
  这个张桂兰到是相信,就kankan眼前的米兰,才二十岁,长的婷婷玉立,像flower (hua )一样的年岁,身子jiao (女乔)弱给人一种保护yu (谷欠),今口 han 羞待放,能不让人喜欢吗?
  杨宗国听了低头苦想,像突然想起*| lai |*了,“是不是姓胡?”
  米兰一愣,想到杨宗国认识,却也羞涩的点点头。
  “啊,* na *我知道了,是我家以前的邻居,Ta Ma跟我妈处的ting *好,胡有国家里的条件不错,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很**着他。”
  这话里就有几个意思了。
  先一点说两家并不是太熟,只是以前的邻居,另一点指chu *胡有国是家里唯一的儿子,这个时候家家都四五个孩子,他家只两个,他又是唯一的男孩,* na *就要被**了,自然* xing *子上就有些独震。
  罗继军马上就分析chu **| lai |*了,眉头微微皱起*| lai |*,见米兰一脸的欢喜,到底没有多说,“既然是这样,你就相kan一↓吧,行的话先处处。”
  米兰的笑就有些僵了,“行,继军,我一个人在外面,遇到这事也拿不定主意,我想着能不把相kan安排到你家,这样你和桂兰也帮我kankan拿个主意。”
  生怕对方反悔,“毕竟这嫁人可是一辈子的事。”
  她这么一说,原*| lai |*就觉得亏欠她的罗继军更不可能说不行了,“行,这周、、、周**把人带*| lai |*吧。”
  罗继军不敢kan妻子,毕竟是他对不起米兰,可没有问妻子就把这事答↓*| lai |*,又有几分心虚。
  杨宗国眸子一转,笑道,“我kan到我家相kan合适,毕竟这媒人可是我妈,就这么定了,米兰周(曰)ri 把人带我家*| lai |*吧,我让你嫂子做些好吃的。”
  “这样也行,到时让桂兰帮着嫂子忙乎去。”罗继军觉得杨宗国的主意太好了,一时之间腰板也ting *直了。
  米兰见此,不好多说,忙道谢,“* na *就麻烦杨大哥了。”
  自始至终,张桂兰都没有开过口,可你kan她笑盈盈的,又挑不chu *mao *病*| lai |*,米兰kan得心里特别不舒服。
  【丫头们,八八的文五月一号上架,丫头们chu *去玩不要忘记kan八八的文啊,最好能给八八留几张粉Red(* hong *)票,嘿嘿,脸大的先要个票,五月份帮八八把粉Red(* hong *)票顶起*| lai |*吧,不跟* na *些大神比,只要能上新书粉Red(* hong *)榜就行,爱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