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罗继军说的正是张桂兰做生意的事情,表情认真,张桂兰心里做隐了决定,面上也不好不认真的听取他的意见。
  “你有没有想过也找份像米兰一样的工作?”罗继军觉得对妻子的关心太少了,今天要不是米兰这么一说,他一直没有注意到,“你喜欢的话,这几天我让人去打听一↓。”
  说是打听,实际是求人。
  张桂兰明White(颜色bai )话里隐着的意思,也郑重其事的对他道,“其实你也该知道我没有上过学,到哪里工作都不合适,你现在是营长,总不能借自己的工作之职和关系去走后门,这样对你也不好,这是其一。其二,我还是喜欢做生意,这样也自在。你觉得做生意怎么样?会不会觉得给你丢脸?”
  “正如你说的,自己的血汗钱,没有什么丢人的,”罗继军欣慰张桂兰对他工作的理解,“只是怕到时外人指点时,你心里会不好受。”
  罗继军想说不用上班,他也能养得起她,可这样一*| lai |*,反而像是她做生意让他丢人一样,到了嘴边的话,罗继军又咽了↓去。
  张桂兰笑的坦然,“有啥丢人的,到时怕他们羡慕我还*| lai |*不及呢。”
  眼↓这几年做buy(中文:gou mai)卖会被人kan不起,可是随着改革开放的开始,↓海的人会越*| lai |*越多,很快就会涌起一批个体暴发户,相当于万元户。
  如果没有重活一回,张桂兰也会觉得做个体丢人,觉得吃公家饭才有面子,但是国营企业慢慢解体的也多了,面子也当不了饭吃,不管什么年代,没钱是万万不行的。
  “你自己心里有准备就行。”罗继军也有他的担忧,“绿豆糕虽然是自己做,可* na *东西也不是长久之事,天气一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buy(中文:gou mai)的人也就不多了。”
  现在是冬天,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的都是两顿饭,饿的时候多吃点点心垫垫,而绿豆糕最便宜,是大众食品,这也是张桂兰能卖chu *去的原因。
  “嗯,这点我也想到了,也只是眼前做做罢了,也没有打算做大。”现在还没有卫生管理,总不是长久之事。
  罗继军觉得张桂兰的眼见很宽,虽然是从农村chu **| lai |*的,可kan事物很透,他想到的她早就想到了,也难怪她会想自己做生意。
  “队里知道了咱们家的情况,说可以让米兰先住到队里的营舍去,我跟队里解释了米兰的情况,所以我拒绝了队里的提议,你明天jin *城有空帮着kankan有没有合适的房子租一个,要是时间不够就算了,等我放假了再jin *城去找。”
  张桂兰tuo *了外衣,把被子铺上,她当然是希望米兰早点搬chu *去,这样她就回东屋去睡,习惯了?睡,整(曰)ri 里穿着秋衣秋ku 睡她实在不习惯,特别是昨晚又弄了罗继军一身的血,终然两个人都不提这事,张桂兰一铺被子还是忍不住想起了早上的事。
  她继续低头铺被,头也没有回,“行。”
  若细心的话一定会发现听到罗继军的话,张桂兰的手微微顿了一↓,随后马上将变化掩饰了过去,张桂兰没有想到上一世的事情,没有她的参与还是发生了。
  上一世米兰*| lai |*城里她并不知道,在城里遇到米兰的时候,也是碰到罗继军与米兰在一起,两个人一起回米兰的住处住,还提着蔬菜,张桂兰当时发了脾气,跟罗继军又吵又闹,不论罗继军怎么解释她都不相信,可最后换*| lai |*的是所有人都站在了米兰* na *边,她却落了个坏名声。
  也就是从* na *以后,米兰开始chu *现在军区的大院,甚至部队里还觉得她一个女人ting *不容易的,问她要不要搬到营舍的空房住。
  不过最后是米兰拒绝了,很懂事的说她已经麻烦罗继军了,不能再给部队填麻烦了,又换*| lai |*了好名声。
  张桂兰被罗继军的话惹得回忆起这些,心里的恨也滚滚的涌了上*| lai |*,若是没有米兰,或许她上一世与罗继军就不会闹成* na *样,她最后也不会沦落到* na *样悲惨的境di 。
  如今部队会主动提chu *让米兰住处营舍是因为怕又有什么流言传chu **| lai |*吧?张桂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米兰啊米兰,这一世你可换不*| lai |*好名声,而是成了麻烦,kan你怎么办。
  “你不* gao *兴我没有问你做拒绝了?”罗继军觉得他多心了。
  冰冷而沉隐的声音,没有一点让人觉得他是在担心人。
  张桂兰去卫生间,只丢↓两字,“没有。”
  是真的没有。
  罗继军冷抿着唇,张桂兰从卫生间回*| lai |*时,见他仍旧是先前的姿势,kan了他一眼就上了**,“太晚了,睡吧。明天我jin *城,早饭你就直接在队里吃吧。”
  罗继军没有应声,张桂兰知道他听jin *去了。
  屋里一暗,随后就感觉到Behind(shen hou)罗继军上了**。
  black(hei )暗里,罗继军的眉头一直jin jin 的皱着,这些天他也发现米兰对他没有死心,甚至使的* na *些小手段,心里也急着把米兰送走,要不是部里的事情移不开,他早就jin *城找房子了。
  夜里听到身边的人睡了,罗继军才慢慢的将人拦jin *怀里,带着茧子的手轻轻的往怀里人的身上&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才知足的睁上眼睛。
  次(曰)ri 一大早,罗家的门就被敲响了。
  罗继军是个侦察兵,又在军中多年,马上就警觉的醒了,动作gan 练的坐起*| lai |*,身边的张桂兰也被惊醒了,脸上还带着睡意,嘴上却本能的开口问,“怎么了?”
  显然是被惊到了。
  罗继军肃然着脸,“我去kankan。”
  外面的天显然没有亮,边战士们都没有起*| lai |*训练,罗继军军人的敏锐让他知道是chu *事了,打开门后kan到门外门着的陌生男子,还有岗哨的士兵,诧异的kan着两人,最后将目光落到士兵上。
  “报告罗营长,这位男子说找嫂子有急事。”士兵立正行了个军礼。
  男子脸上闪着精光,眼神乱转,kan着就是一副奸诈小人的样子,罗继军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你是?”
  “罗营长你好,刘小兰是我的妻子,”董建国见他还是不明White(颜色bai ),巴结道,“就是附近村里的,罗营长爱人到我们村让我媳妇收绿豆的。”
  董建国没有想到跟妻子做生意的女人丈夫会是个营长,他抗着绿豆过*| lai |*时只跟战士说找张桂兰,要知道这样,该好好权衡一↓再*| lai |*。
  原*| lai |*刘小兰跟张桂兰商议好之后就忍不住了,正好村里有人赶马车就城,她就让人给男人代了信,董建国一听媳妇在家要做小生意,当时就急了,等一↓班就跟着村里的马车连夜赶回*| lai |*了,到家二话不说,把刘小兰就给骂了一顿,说董家的脸都要被她给丢光了,父亲又是村长,更不该做这些小商小贩的事。
  不管刘小兰怎么解释,董建国都不听,直接找村里一个要好的抗着两袋子绿豆就过*| lai |*了,打算把钱一收,天亮之前坐车赶回城里上班去,这才有了天没有亮就上门这一幕。
  “噢,jin **| lai |*吧。”罗继军目光落到两袋绿豆上时,也猜到了些,又对一旁的小战士命令道,“你回去吧。”
  小战士行了个军礼,迈着正步↓楼。
  董建国一身蓝卡其的衣着,跟本不像农村人,头发三七开,让他更多了一份**味,“罗营长,你kankan,打扰了您休息,真是太对不住了。”
  “jin **| lai |*说吧。”罗继军一只手轻轻一提,就将一袋子绿豆提jin *了屋,转身又将另一袋也提了jin **| lai |*。
  听到动静的张桂兰也起*| lai |*了,kan着两袋绿豆,在kankan站在门口的陌生男人,大体也明White(颜色bai )怎么回事了,转身jin *了屋,再chu **| lai |*时手里多了一叠的钱。
  “多少钱?”都没有听对方解释。
  董建国脸上的笑更深了,一副巴结相,cuo着hands(* shuang * shou *),“算上你说我们帮着收每斤多给我们的钱,总共四十七块五mao *钱。”
  “这是五十,多的就给孩子buy(中文:gou mai)糖吧。”张桂兰眼皮都没有撂,直接抽了五张十块的递了过去,“天还太早,就不多留你了。”
  ↓一句直接赶人。
  董建国还想说些好话,想着(曰)ri 后有什么事能求着也不错,被直接送客还一脸的奉承,“是啊,改天嫂子去家里坐吧。”
  又补充了一句,“罗营长也一起*| lai |*吧。”
  张桂兰淡淡一笑,正所谓buy(中文:gou mai)卖不在人义在,“行,有机会一定去。”
  她可以理解,这个时候做个体走到哪里都会被人笑话,特别是在农村,* na *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所以董建国这么势力,张桂兰一点也不感到生气,人之长情,他家不做,总有人家会做的。
  罗继军早在张桂兰拿钱的时候去屋里把军装穿上了,直接把董建国送chu *了军区大院才回*| lai |*,他可没有想到媳妇手里有* na *么多的钱,得有一百多吧?难怪她会喜欢做生意,只是现在kan*| lai |*人家是不想合伙了。【对不起啊,胆囊炎弄得后背疼,很烦燥,躺了一天才起*| lai |*,明天早点更,这几天我kankan,到时给大家一个准信,天天几点更新,谢谢大家的支持了,对不起,更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