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大院里各家都在吃响午饭,现在这个时候,又是冬天,White(颜色bai )天比较短,家里条件一般的响午多会吃口gan 嘛粮垫一↓,晚上才正经的做饭。
  张桂兰回到家时,在门口就能扫到东屋的情景,只见米兰背对着门躺在chuang shang ,昨晚没有睡好,这个时候该在补觉吧?
  早上吃的晚,这个时候也不饿,张桂兰到了东屋柜子里翻chu *自己前几天做的小内衣,因为米兰*| lai |*了,后*| lai |*又病了,只做到了一半,半成品还kan不chu **| lai |*是什么东西,只kan到有**2 pian**yuan *yuan *的布片还有一条布。
  张桂兰抓住时机,这个年代的人对内衣还很保守,多是跨栏背心,她想趁着现在还没有广泛开展起*| lai |*,自己开个内衣厂,xiong zhao是最甚本的了,不过也知道这东西对这个年代的人*| lai |*说太难以入目,所以她做的这款是四周多被布包着,这样一样,就像一个小的跨栏背心,特别的是xiong 前的两块di 方也凸了chu **| lai |*,又不缺xiong zhao的原本特* xing *。
  没有缝纫机,张桂兰的这个内衣都是自己用针一↓一↓缝的,她的针线活还真是上一世离婚后练chu **| lai |*的,开始她还可以flower (hua )钱buy(中文:gou mai),可是大手大脚离婚时得的* na *点东西,不chu *一年就让她flower (hua )没了,最后(曰)ri 子过的越发的辛苦,多数时都得自己动手。
  针脚细又整齐,张桂兰rourou脖子,kan着自己动手作chu **| lai |*的小内衣,整齐的和缝纫机做的没有什么区别,kankan时间,也不过用了一个多小时。
  这个时候离罗继军↓班还早,米兰在* na *屋睡觉,也没有人*| lai |*,张桂兰没有犹豫,把门轻轻一带,没有全关上就开始tuo *衣服,一边走到床边,这内衣是按着她自己的尺寸做的,张桂兰没有生过孩子,xiong 原本就ting *,在把小内衣一穿上,低头就能kan到一道(gou)壑。
  张桂兰正在为自己有一副好xiong 裂开嘴角笑时,就听到Behind(shen hou)有声音,本能的回过头去,就撞jin *了一双black(hei )色kan不到底的眸子。
  “你、、、你怎么回*| lai |*了?”张桂兰已hands(* shuang * shou *)拦在xiong 前,又觉得不妥,拿开一只手去chuang shang 扯衣服。
  罗继军先是撞到张桂兰换衣服尴尬,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就被张桂兰身上穿的东西给惊醒了,忘记了开始的尴尬,而是一股huo *chong *到了脑门,“你穿的什么?”
  声音带着隐隐的huo *气。
  这个女人真是要反了天了,* na *、、、* na *是什么东西?把2 tuan弄的* na *么明显,这是要chu *去【gou && yin】人吗?
  张桂兰原本还有被撞破的尴尬,被他这么一吼,到不怕了,索* xing *把手也移开,大大方方的拿起chuang shang 的衣服穿了起*| lai |*,头也不抬,“内衣。”
  “胡闹。”罗继军*| lai |*回的跺起步子*| lai |*,“你这样的东西能穿chu *去吗?你是在哪里学的?”
  一想到* na *凸起的2 tuan,White(颜色bai )皙tender(nen)滑的肌肤,罗继军只觉得浑身的血液往一处涌,好在是他jin **| lai |*,万一是别人kan到了,罗继军不敢往↓想↓去,烦燥的停**子,抬手指着张桂兰,平(曰)ri 里训斥战士的气势也拿chu **| lai |*了。
  “马上换掉,不许再穿。”
  罗继军的gan 练在这个时候全都没有了,忘记了这是在家里,不会有外人jin **| lai |*,他能jin **| lai |*也是因为有家里的钥匙。
  “我穿在里面又不会有人kan到。”张桂兰想到这个时代的人还有些接受不了,可没有料到就先被罗继军给撞破了。
  心↓奇怪,男人不是都喜欢kan女人吗?难不成她的身材不好,让罗继军kan到没有*?
  “怎么了?继军,chu *什么事了?”米兰被喊声吵了过*| lai |*。
  她刚推开门,罗继军一个快动作就将yu (谷欠)jin **| lai |*的米兰大把推了chu *去,回过头已吼着张桂兰,“还不穿上。”
  张桂兰气极,“我这不是穿好了吗?”
  这男人平时怎么没有kan到这副暴脾气,还真是兵痞。
  被强推chu *去关在门外的米兰开始是一头的雾shui *,现在是一xiong 口的酸楚,继军竟然推她,竟然推她?原*| lai |*他的心里真的有了张桂兰,怎么可以这样?
  再也接受不了这样的认知,米兰捧着脸转身跑了chu *去,屋里的罗继军正训着张桂兰,又合着门,哪里会注意到米兰,现在他也没有心思去想旁的。
  “我是说把里面的换↓*| lai |*,以后不许穿。”罗继军hands(* shuang * shou *)盘在xiong 前,异常的严肃。
  张桂兰噗哧笑chu *声*| lai |*,“不就是件内衣嘛,gan 啥这样激动,我换↓*| lai |*就是了,你chu *去。”
  “我就在这里,你换吧。”罗继军要确认她真的换↓*| lai |*。
  张桂兰先是一愣,随后脸暴Red(* hong *),她就是思想再开放,被个大男人,虽然是自己的老公,可是两个人还没有亲蜜到* na *种程度,就被这样盯着,她穿得↓*| lai |*才怪。
  “又不是没kan到,快换。”
  、、、、
  张桂兰瞪眼,最后索* xing *往chuang shang 一坐,“你不chu *去我不换。”
  “张桂兰,你还有理了是不是?你kankan你刚刚穿的* na *是什么?你怎么没有羞耻心?”
  “羞耻?我穿个内衣就羞耻了,* na *是不是为了不羞耻,我就该不穿内衣啊?光着?”张桂兰也huo *了,像只豹子,从chuang shang 跳了起*| lai |*。
  kan着一副要咬人的小妻子,罗继军恨不得在她的pi *gu *上打一顿,强控制住怒huo *,“你、、、你就穿平时穿的,gan 什么要穿* na *个?”
  竟然有些没有底气了。
  “平时?”张桂兰眼睛一眯,“我平时就穿这个,从我发育* na *天我就穿这个。”
  “你还撒谎?”罗继军被‘发育’两个字弄得Red(* hong *)了耳朵。
  “你又没有kan到怎么知道我在撒谎?”张桂兰盯着他笑着反问。
  罗继军指着张桂兰的胳膊微微一抖,“以前我不管,现在我管,马上换↓*| lai |*。”
  一甩胳膊chu *了屋,心里想着,等一会儿一定要跟这个女人好好谈谈,* na *种内衣决不能再穿,一想到内衣,罗继军的眼前就不受控制的滑过* na *蠢蠢yu (谷欠)动的2 tuan* rou *ruan (车欠),身子就是一jin ,难得他早离一次队,回家竟撞到这一幕。
  【打滚要各种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