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炮灰农村媳

作者:八匹

  chu *了部队大院,顺着大道往前走二百多米处有一个小桥,去市里的公交车都停在* na *里,每天早上七点一趟,↓午一点在市里客运站chu *发,到部队这边也就近三点了,一个小时的车程走两个小时,主要是客车chu *了市里之后,还要在周边的每个村子送人,最后才到部队这边,一个小时的车程也就变成了两个小时。
  张桂兰到小桥时,kan到一些熟悉的面孔,多是与商Red(* hong *)在一起的大院家属,其中一个叫王丽的就是商Red(* hong *)的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 tui *子,听说是从三江* na *边农场过*| lai |*的,也算是农村的,不过因为会巴结人,也在商Red(* hong *)* na *些市里人的圈里混开了。
  “嫂子是去市里啊?罗营长他们今天歇着,怎么跟嫂子一起去市里?也真是放心嫂子一个人。”这话说的就不中听。
  一是暗指张桂兰不得男人的喜欢,另一个是指张桂兰从农村*| lai |*的,在市里走丢了就丢人了。
  张桂兰抿嘴一笑,“男人在外面训练几个月,再让他们陪咱们女人逛街,* na *才是不理解人呢。我早上kan杨家嫂子坐车走的,妹子怎么没有一起走?这客车多挤啊,也就我们农村chu **| lai |*的才能习惯。”
  商Red(* hong *)的男人姓杨,每天商Red(* hong *)去市里上班时,都会坐部队或者朋友的si 禾厶家车一起jin *城,早上虽然没有kan到,可是上一世张桂兰对这个可是了解的。
  王丽脸有些挂不住,语气泼酸,“嫂子不知道,我也是农村chu **| lai |*的,一坐* na *小轿车就晕车,到习惯了这客车,穷人的身子啊。”
  不喜张桂兰的话,更多的是对商Red(* hong *)的怨气。
  张桂兰抿嘴也不多说,正好客车*| lai |*了,顺着大流就上了车,在最后面找了位置坐了↓*| lai |*,不想王丽也跟到后面坐了↓*| lai |*,比先前对张桂兰可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多了。
  又一边压着声音说道,“嫂子刚到咱们这里*| lai |*,还不知道这院里的情况,像咱们这些从农村chu **| lai |*的,走到哪里都被人指点,要不是我家* na *男人是个指导员,一直劝着我要和睦相处,我哪里会一直巴巴的往* na *些人身边凑,弄的像我非得巴结她们是的。”
  这话里到是有几分真,张桂兰却还是不愿扯这些八卦,“妹子今天都要buy(中文:gou mai)些什么?”
  “还不是家里的米没有了,我过*| lai |*buy(中文:gou mai)一些,虽然部队里过年过节有发,可是我家还有个半大小子,一个人吃起*| lai |*顶两个人,* na *点粮哪里够用,不过跟在农场时的生活比起*| lai |*,眼↓可好多了,有大米White(颜色bai )面还有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
  如今虽然改革开放,可是全国人民的生活还是不怎么好,吃不饱也是常有的事,特别是农村的生活条件,* na *是最差的,家里有点粮食都要计划着吃,特别是快到秋天的时候,* na *时候家家几乎都没有米了,多要靠着吃土豆和di 瓜熬到粮食↓*| lai |*。
  张桂兰生长在农村,特别了解这种情况,姥姥家的人口多,姥姥每天要做的事就是洗土豆,吃完这顿洗* na *顿的,一天gan 的活就是洗土豆给家里人当饭吃,近二十口子的人,再加上舅舅们又都成了家还有了孩子,每顿都要两大盆的土豆。
  “嫂子都buy(中文:gou mai)些什么?要不就一起吧。”可能觉得都是从农村chu **| lai |*的,王丽此时越发觉得张桂兰亲近。
  张桂兰也不拒绝,“就是buy(中文:gou mai)些生活用的,* na *就一起吧。”
  等↓了车,王丽就拉着张桂兰走,一边走一边介绍哪里的菜便宜哪里的米好,哪里有卖生活用品的,这些张桂兰上一世早就知道,甚至比王丽还熟悉,面上也不挑破,认真的听着。
  buy(中文:gou mai)米的时候,张桂兰还buy(中文:gou mai)了Red(* hong *)豆和绿豆,kan着还有soybean(huang * dou)也buy(中文:gou mai)了些,王丽在一旁kan着惊呀道,“嫂子buy(中文:gou mai)这些是要种?队里是给每家一块菜di ,不过也就两根笼,只能种些平(曰)ri 里吃的菜,哪里够种这些的。”
  这一上午相处↓*| lai |*,张桂兰也发现了,王丽说是直肠子,到不如说是脑子只有一根筋,人的本质还不坏,在听她说的话,也就不觉得是别有所指了。
  “我想弄些soybean(huang * dou)芽吃,我搬*| lai |*的晚,家里也没有储备冬菜。”张桂兰不过是客气话。
  以她上一世在学习班里学*| lai |*的东西,别说不储备冬菜,就是这soybean(huang * dou)芽她拿*| lai |*也能做几道菜chu **| lai |*,又不用多flower (hua )钱还好吃。
  王丽深有感处,“* na *我也buy(中文:gou mai)些吧,说实话咱们这有固定工资还好些,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这点钱一家人生活还要jin 巴巴的。”
  最后张桂兰又buy(中文:gou mai)了一盒雪flower (hua )膏,想到罗继军的手,又要了一个蛤蜊油,带着零令杂碎的东西,二两人才坐上了客车。
  这一天↓*| lai |*,王丽也对张桂兰越发的喜欢,“嫂子,没事你就*| lai |*找我唠嗑,别总自己(bie)在家里。”
  张桂兰把buy(中文:gou mai)*| lai |*的几本书放回**兜里,“行啊,我这也是刚*| lai |*,等把家里摆弄好的,到时妹子别嫌弃我烦就是。”
  王丽笑了,“先前kan嫂子,还以为是个不爱搭理人的,可等接触了才觉得嫂子是个好相处的,要不晚上嫂子和罗营长到我家吃吧,我包饺子。”
  “不用了,你kan我也buy(中文:gou mai)这么多的东西,回家还不知道要收拾到啥时候,等有机会的吧。”其实张桂兰也buy(中文:gou mai)了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不过她不想包饺子。
  罗继军每天早上就要早早的chu *去训练,吃粥ting *不到什么时候就会饿,她想包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和菜的大包子,放到阳台上冻起*| lai |*,每天早上hot(英文:hot,中文:re )一些,到也省事。
  王丽抿嘴一笑,夫妻分开这么久,正是hot(英文:hot,中文:re )乎的时候,也就没有多让。
  等回到家时,张桂兰buy(中文:gou mai)的东西太多,好在有小战士跑过*| lai |*帮着提,送到楼上腼腆的就跑开了,罗继军听到声音也书房chu **| lai |*了。
  kan到di 上的一堆东西,像早就料到了一般,“钱够不够?”
  这男人,还真是不可爱。
  张桂兰决定眼↓先让着他,等他爱上自己* na *天,在慢慢修理他,面上笑道,“够了,还剩↓十多块钱呢,饿了吧,我现在就做饭。”
  晚饭是粉条炖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大White(颜色bai )米饭,罗继军显然很爱吃,一大半又jin *了他的肚子,不过kan到张桂兰没有动筷,这次他开了口,“怎么不吃?”
  “我在减fei *。”张桂兰Red(* hong *)了脸。
  罗继军显然没有料到,微愣过后,刀削的脸严肃的kan向张桂兰,被他盯的浑身不舒服,张桂兰又道,“我也总不能呆着,想明天在去市里kankan有没有什么活找个gan ,你觉得呢?”
  “你自己kan着办吧。”罗继军不善言词,目光却再次打量了张桂兰几眼。
  张桂兰收拾着桌子,回到自己屋里坐在**上发呆,虽然与罗继军还没有什么jin *展,可没有变得像仇人一样就好,拿起蛤蜊油*| lai |*,张桂兰才又起身,罗继军刚洗过脸从卫生间chu **| lai |*,张桂兰也觉得省事了,把蛤蜊油直接递给他。
  罗继军也不多说,接过*| lai |*转身就jin *了屋,* na *身子一点犹豫都没有,张桂兰心里明White(颜色bai )会这样,可回到自己屋时,还是忍不住伤心。
  **无梦,早上张桂兰醒*| lai |*时,屋里空dang dang 的,kan着大亮的天,也知道罗继军走了,索* xing *又躺回到**上,反正自己贤惠他也觉得是别有目d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