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

作者:酒酒音

第738章 黎番结局3 请记住本章网址:44750090.**   妮妮去参加夏令营* na *天。
  行李箱一早就放在客厅,妮妮再检查了一遍物品,想到了什么,跑到洗手间去了,待她再chu **| lai |*的时候,没有什么大的改变,但仔细kan她的话,会发现小姑娘在头发上夹了一只Red(* hong *)色cherry(ying | tao)发卡,**上抹了点儿Red(* hong *)色润唇膏,显得更有气色了。
  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已经长得亭亭玉立,婴儿fei *的脸颊上嵌着一双shui *汪汪的大眼睛,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的皮肤牛nai (*&女乃*&)似的,满脸的胶原蛋White(颜色bai ),一见就讨人喜欢。
  明明跟团子依旧凑在一起kan书,他抬头kan到妮妮头上的* na *只发卡,在团子耳边小声道:“霍安泽,你姐她是不是恋爱了?”
  团子kan了一眼姐姐,见怪不怪的道:“我姐跟陆隽好,又不是第一天知道。”
  孟清歌从楼上↓*| lai |*,穿着一身素色的套裙,显得庄重,今天她得替妮妮去参加江琪的葬礼。
  她kan了一眼妮妮道:“都准备好了吗?”
  妮妮点了点头:“嗯,就等隽哥哥过*| lai |*。”
  陆隽跟妮妮都报了英国的一个暑期夏令营,陆隽已经上* gao *中,等毕业就考虑去国外读书,这次夏令营,也是顺便去kankan* na *边的学校。
  陆隽已经很独立,此次去参加夏令营也是自己单独过去机场* na *边,两人约好了一起过去登机。
  妮妮kan到孟清歌* na *一身素色的衣服,情绪有些低落了↓*| lai |*。她kan着孟清歌道:“简爸他肯定很难过,妈妈,我是不是应该陪着简爸参加完葬礼再去夏令营?”
  孟清歌*了*她的头发道:“没事的,你简爸说了,让你去做你的事情。再说我会过去陪着他,你就跟陆隽好好去玩儿吧,自己小心点儿就是了。另外,记得给他挑一份大礼,回头让他* gao *兴起*| lai |*就是了。”
  妮妮心里这才好受了一点儿,她点了点头“哦”了一声,明明pa(足八)在沙发的扶手上,羡慕的kan着妮妮道:“姐,你也能给我带礼物吗?可以给我buy(中文:gou mai)一套巫师袍吗?还有魔杖,九又四分之三英寸长。”
  妮妮睨了他一眼,笑着道:“是不是最好紫衫木凤凰尾芯的?”
  明明连连点头,笑嘻嘻的道:“* na *最好不过啦。”
  团子的声音悠悠传*| lai |*:“姐,我想要一只猫头鹰,white(* bai se *)的。”
  明明要的* na *些他早就有了,就差一只猫头鹰。
  妮妮笑着摇了摇头道:“真是魔怔了。”
  他们kan的* na *书还是她小时候kan的,当年她痴迷,现在这俩小的也彻底的迷上了。
  话音刚落,陆隽从前面的flower (hua )园走过*| lai |*:“妮妮,好了吗?”
  陆隽个头已经很* gao *了,比孟清歌还要* gao *一点儿,见到孟清歌跟她打了个招呼:“阿姨好。”
  孟清歌微笑着点了↓头,跟他嘱咐了几句,陆隽都一一答应了。妮妮见到陆隽,White(颜色bai )皙的脸蛋上泛着一层薄薄的晕Red(* hong *),眼睛里闪着光芒,等陆隽跟母亲交谈完毕,她说道:“我都好了,可以走了。”
  陆隽笑了↓,shen 手握住行李箱的拉杆:“* na *就走吧。”
  俩孩子一起往门口走去,明明又在团子耳边小声说话,眼角余光还瞥着妮妮跟陆隽拉在一起的手:“你kan你kan!”
  妮妮跟陆隽离开以后,孟清歌kan了kan时间,差不多该去参加葬礼了。她对着团子还有明明道:“在家乖乖的,不许捣乱,不然就等着我收拾你们。”
  团子道:“什么时候回*| lai |*呢?”
  孟清歌道:“↓午吧,应该不会很久。”
  “如果爸爸问起,要说实话吗?”
  孟清歌没有告诉霍晋霆要去参加简应琛母亲葬礼的事情,怕老男人吃醋,孟清歌道:“他问你就说,他没有问就算了。”
  孟清歌想在霍晋霆↓班前她大概就已经到家了,可偏偏这天霍晋霆↓午跟一个客户签完了约就直接回家了。
  团子正在逗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把网球丢chu *去,萨摩就把球叼回*| lai |*。霍晋霆kan到俩孩子都在家里,这个时间在往常,他们应该是在孟清歌的生活馆。他当时没有多想,但走jin *去几步,又折返回*| lai |*道:“你妈妈呢?”
  团子道:“她去参加妮妮nai (*&女乃*&)nai (*&女乃*&)的葬礼了。”
  霍晋霆的眉心微微的皱了↓,记起孟清歌曾经说过一句江琪走了。他*了*口袋里的电影票,他没有*| lai |*得及跟她说,还想给她一个惊喜的。
  不过这个时间还早,如果过去接她的话,时间刚好。
  霍晋霆才到家不到五分钟就又坐上了车子,路过千堇之城的大广场的时候,kan到一个男人怔怔的仰望着塔楼上。
  霍晋霆的车子停了↓*| lai |*,他从里面走chu **| lai |*,走到男人的旁边,一起与他kan着* shang * mian *。
  * na *塔楼的顶层是镂空的,中间有一束光投she ↓*| lai |*,采用息影技术,照印chu *一个穿戏服的女子,姿态灵动的甩袖转圈。
  又一年的曲艺节就要到了。
  穆凉玉在六年前跟霍晋霆合作开发的项目,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一年之后她就趁hot(英文:hot,中文:re )打铁尝试举办曲艺节,为期一个月,在这个一个月里,千堇之城的曲艺场将上演各种曲艺,昆曲京剧,锡剧越剧等等,各大曲艺大家献技,你方唱罢我登场,让大众去欣赏古典文化的美,几年运营↓*| lai |*,已经很成熟了。
  霍晋霆道:“还忘不了她?”
  黎少彦望着* na ** shang * mian *的人,叹了口气感慨似的道:“恐怕这辈子都忘不了啊……”
  六年*| lai |*,他们在同一个城市,却没有再见过一次面。在最后一次见面之后又过了一年,他收到了一封*| lai |*自印尼的感谢信,是他救的* na *个孩子寄过*| lai |*的。信中* na *孩子再提起了一件事,要他帮忙也谢谢* na *个救了她的姐姐。
  黎少彦一时怔愣,再打电话到印尼* na *边去问起,因为穆凉玉当时参加了搜救队,印尼* na *边的人还有印象,便把情况说明了一↓,虽然不是很详细,但他知道了,帮他撑着* na *块石板的人是穆凉玉。
  “穆凉玉……”黎少彦仰着头,目光没有离开过* shang * mian *的* na *个光影,他道,“我与她协议开始,再到尝试相爱、分手、再到复合。分分合合,我开始以为对她,是男人的征服心,后*| lai |*才发现,我跟她是互相xi 口及引,并没有谁征服谁。”
  霍晋霆侧头kan了kan他,黎少彦眼中的光芒并未消退,他道:“既然放不↓,* na *为什么不去追回她?”
  黎少彦微怔了↓,摇了摇头淡淡的笑了↓,他拍了拍左xiong 口心脏的位置望着霍晋霆道:“她在左边,责任在右边。”
  霍晋霆微微的挑起眉道:“明筱筱身边不是已经有人了?”
  黎少彦道:“我答应她的父亲要照顾她,在她没有真正的将自己交托chu *去之前,她依旧是我的责任。”
  他顿了↓:“而且……我给穆凉玉带去了太多的伤害……”
  爱她,却不能再拥有,大概就是他此生的惩罚。
  他从*| lai |*没有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多情的黎少彦会将自己困在一个女人身上。曾经的他,以为爱情不算什么,却在经年之后,心中只守一人。
  黎少彦怔愣间,忽然发chu *的音乐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 lai |*,他扭头kan了过去,距离他们不远处的休息长椅上,一个女孩正从她的包里掏chu *手机。从他*| lai |*到这个广场的时候,就见到* na *个女孩情绪低落的坐在* na *里了。
  不知是包里东西太多,还是* na *女孩情绪太激动,她在包里掏了半天都没有将手机拿chu **| lai |*,手机铃声一直响着。
  ——后*| lai |*,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后*| lai |*,终于在眼泪中明White(颜色bai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你都如何回忆我,带著笑或是很沉默,这些年*| lai |*有没有人能让你不寂寞……
  * na *女孩哆哆嗦嗦的,终于把手机找了chu **| lai |*,kan她笨手笨脚的,差点把手机摔了。她接起电话,* na *铃声才断了,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女孩捂着嘴巴好像要哭了,拎着包就匆匆忙忙的跑了。
  黎少彦拍了↓霍晋霆的肩膀道:“走吧,你要去哪儿?”
  霍晋霆道:“去接清歌。”
  黎少彦hands(* shuang * shou *)抄jin *ku 兜里微勾着唇道:“反正闲着没事,我跟你一起去。”
  霍晋霆睨了他一眼,这人只剩↓无聊了。
  “随便你。”
  两人一起离开,在广场的另一方向,陆靳声推着一把轮椅从商场内走chu **| lai |*,一辆black(hei )色轿车停到了他的面前,司机从车上↓*| lai |*,帮着他把海芋送到车座上,然后将轮椅折叠起*| lai |*放到后备箱。
  陆靳声拉开另一侧的车门,上车前抬头kan了一眼塔楼上的光影,低**坐上车*| lai |*。
  海芋立即叫司机开车,如果不是今天陆靳声的客户约在这里吃饭,这个di 方她是绝对不会*| lai |*的。
  如今的她,真的再也不能站起*| lai |*了,她放弃了后*| lai |*的复健。她既然是用这双* tui *留住了陆靳声,* na *要重新站起*| lai |*还有何用?
  她从*| lai |*没有放↓过恨,却不敢再做什么。
  不只是因为陆隽的关系,还因她收到过一封没有署名的信,* shang * mian *详细的写到她如何威*利诱赵姓制片人,让他改道去桉城,让穆凉玉再不能回*| lai |*。信中* na *人威胁她,如果她再要使手段,这封信就会送到陆靳声的手里。
  海芋抿了↓**,转头对着陆靳声道:“靳声,我想让小隽去美国上学,* na *边的大学更多更好。”
  陆隽声淡淡的kan了她一眼,淡淡道:“你让陆隽去美国,是不是因为祝家的* na *个女儿要去美国?”
  他的目光深长,一眼就kan穿了海芋的用意。既然被他kan穿,海芋也就直接说了,她道:“在小隽chu *生的时候,祝太太就跟我做好约定。我在(曰)ri 本的时候,她* na *么照顾我跟小隽——”
  陆靳声打断了她,淡漠的道:“我们两个,已经是娃娃亲造成的悲剧,难道你以为我还想让陆隽再*| lai |*一回?”
  他冷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你跟她定↓的亲事,我从*| lai |*没有认可过。”
  海芋知道他会反对,说道:“不只是娃娃亲的事情。我只是觉得小隽跟宝霓走得太近了。”
  kan到陆靳声皱起了眉,她接着道:“我不是不喜欢孟宝霓,她* na *时候钢琴启蒙都是我教的。她跟小隽两小无猜好是好,但是宝霓的身世背景太复杂了,她跟小隽不合适。”
  海芋不知道* na *封匿名信*| lai |*自何处,* na *段时期,她整(曰)ri 惶惶不安。她曾怀疑过是黎少彦,但是后*| lai |*她发现,黎少彦是不清楚* na *件事的,不然按照他的* xing *格,他应该会*| lai |*报复她才是。
  可她不知道是谁,变得疑神疑鬼,不是黎少彦,也许就是他身边的某个人,也许是霍家呢,霍晋霆跟他的关系* na *么好,是不是会帮着* na *个女人?或者是陆家?
  而且,孟宝霓的心脏是移植过*| lai |*的,万一哪天chu *了事情,陆隽怎么办?
  总之,她不能够让陆隽让霍家的* na *个女儿在一起。
  陆靳声沉声道:“陆隽喜欢谁就跟谁,他的事情,你少*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手。”
  海芋& nie (一种手法)了& nie (一种手法)手指,将头撇向一边,心内暗自决定,等陆隽* gao *中毕业,还是要送他去美国上大学。
  ……
  曲艺节开幕,穆凉玉在后台坐镇。
  第一场hot(英文:hot,中文:re )场的是一些小孩上去演沙家浜。
  在她开办了第一年曲艺节的时候,就有些家长*| lai |*询问是否可以教小孩学习。穆凉玉本身就有曲艺班,便又扩大了招收学生的范围。
  穆凉玉如今一年一部电影,hot(英文:hot,中文:re )度不低,又有影视圈的* na *些朋友帮忙宣传,曲艺节的知名度也越*| lai |*越* gao *了。
  一个小男孩怯怯的站在帷幕后面,他是第一个chu *场的,稚tender(nen)的小脸上满是jin 张。
  穆凉玉在检查完后台后,一回头就kan到了* na *个小孩。她走过去轻声问道:“是不是害怕?”
  小男孩回过头*| lai |*,怯怯的点了点头:“穆姐姐,我有点儿害怕。”
  岂止是有点儿害怕,身子都在发抖了。
  穆凉玉笑了↓,然后神色又严肃了起*| lai |*,她道:“小墨,掌声跟鲜flower (hua )人人都喜欢,但是在接受* na *些掌声跟鲜flower (hua )之前,我们要先学会听别人的嘘声,也要学会忍耐。”
玄幻小说 - 隐婚99天,总裁好眼光已阅读完毕,继续阅读:《唯爱前妻,心跳砰砰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