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张玉香闭着眼,身子不断的往后靠,靠到床边,然后坐躺↓*| lai |*,自己(jie kai)ku 子,慢慢的褪↓*| lai |*。
  “张老师,你真好kan,我要**,一辈子**,我要你做我的女人。”* gao *粱嚯嚯的爬上/床,推着张玉香的肩膀按倒在di ,嘴里pen( 口贲)she 着兽/yu (谷欠)。啥糟心事,在这样痛快一(曰)ri 之后,脑子里面都空dang dang 的,都不叫事!
  “不叫叫张老师,小粱,叫玉香,我喜欢听你叫玉香。”张玉香呼呼的喘气,同样也有些急不可耐,在* gao *粱尽情的rou着她的yuan *xiong ,在她脖子上拱弄,nai (*&女乃*&)嘴上* tian * 舌忝 *xi 口及的时候,张玉香已经替* gao *粱tuo *↓了衣服,*着* gao *粱坚实的xiong 膛。“小粱,亲亲我,快亲……”
  * gao *粱这↓真是放开了手脚,啥怜香惜玉的心情都没了,张玉香所pen( 口贲)she 的**和他交织在一起,就是gan 柴遇上lie *huo *。
  不顾一切的把张玉香压↓,提着大话儿在张玉香的主动摊开两* tui *之后,顺利的找到了* na *片White tiger(bai * hu )命门,毫无阻塞的ting *jin *。
  “嚄……嚄……”* gao *粱就像奋力拉动爬犁的小牛,不止疲倦的腰部发力,pa 口拍嗒pa 口拍嗒的打在张玉香fei *厚ruan (车欠)弹的yuan *buttlocks(butt是其缩写,pi gu )上。这是毫无保留的彻底爆发,* gao *粱不留余di ,直☆ɡao 扌高☆的张玉香呜呜大叫。
  jin 窄的泉眼中,* gao *粱挥动着大木奉(bang)子,左chong *右突,前jin *后退。而张玉香* na *充满弹* xing *的*眼无论* gao *粱怎样肆意的chong *击,只要一退后,依然完全的夹击着包裹* na *入侵的大头。
  越夹击越起劲,* gao *粱强悍的chong *击让张玉香完全放开所有,张开双* tui *无力的承接,刺激的酸麻zhang (**月长**)yang (羊羊羊)如同刷子一样在张玉香浑身上↓一边边的刷↓*| lai |*,让张玉香的mao *孔里都chuan xi着pen( 口贲)涌的刺激。
  张玉想低沉的呜呜声传递chu **| lai |*的是声声透顶的欢快,她shen chu *长长的手臂从后背缠绕住* gao *粱,像藤缠树一样缠绕的jin jin 的。这种缠绕让* gao *粱有种挣tuo *的**,他猛烈的带动着肩膀,带动着和张玉香一起起起伏伏。
  张玉香低沉的呜咽最终爆发成了犀利而凄然的尖叫声,不断起伏不止的身子昭示着她从天堂到di 狱,?狱,由lie *huo *到寒冰的极致**中不断的转换,而且这种极致的**在* gao *粱的经久dou dong之↓一直没有停歇。
  直到* gao *粱pen( 口贲)涌而chu *,像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一样的炎浆密密麻麻的pen( 口贲)she 在张玉香这块hot(英文:hot,中文:re )铁之上,张玉香的身子刹* na *间又僵*ying *变成了ruan (车欠)瘫,好像融化掉了一般,慵懒无力的躺在乱如细麻布一样的chuang shang 。
  这犀利的尖叫声持续了一段时间,穿破夜空在* gao *阳村盘旋,以至于听到的人经不住的一哆嗦。
  * gao *粱像小孩一样pa(足八)在张玉香的xiong 口上不肯↓*| lai |*,把脸埋在张玉香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yuan *xiong 上,轻轻的拱动。
  “玉香!舒服吗?”
  “小粱,我感觉头在转,天在旋,浑身找不到了。”
  * gao *粱嘿嘿的笑,心里面的郁闷一扫而空。“我没有,我只觉得这次(曰)ri 得可有劲,可过瘾了,让我浑身起劲,都能打死一头牛。”
  张玉香嘴角一qiao *,微微的笑了。刚才得到了body(* shen | ti *)上的满足,而* gao *粱这话让张玉香心理上再次得到满足,闭上了眼,再次回味一遍。
  “我也是,我感觉自己就像是疯了一样,什么也不管了,都由着你瞎胡闹,还跟着你胡闹。”
  你一言我一语,* gao *粱舒心的睡在张玉香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身子上。“玉香,你要是做我媳妇儿就好了。”
  这一次的交欢让* gao *粱感觉到不同于以往的zi wei 儿,而是更加放纵,更加自由。不是想着把谁ci hou好了,把她(曰)ri 好了有啥好处。也不用说尝尝这女人啥zi wei 儿,啥sao (马蚤)lang法,用大话儿(曰)ri 住她的sao (马蚤)lang。
  而是与张玉香心底里的一次交流,每一次chong *击都能感受到张玉香的欢愉,从而让* gao *粱更加奋勇的往前ting *动。
  张玉香的身子僵了僵,轻轻的在* gao *粱的背上画起了圈圈。“小粱,别说傻话,现在这样我已经很满足了,你让我尝到了做女人的幸福。你是我男人,但是我不能耽误你,你还得娶媳妇儿,到时候老师还做你的女人。”
  张玉香的话很动听,* gao *粱不由得jin 了jin 身子,挨得更近。张玉香的付chu *是不求回报的,大多的时候都是先想着别人,这让* gao *粱很惦念,有种亲人的感觉。
  * gao *粱shen chu *了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在张玉香的大yuan *xiong 上画di 图一样,从这边画到* na *边,有的di 方还重力着色,pa 口拍嗒pa 口拍嗒的ken *xi 口及,* tian * 舌忝 *得张玉香yang (羊羊羊)yang (羊羊羊)的难受。
  “小粱!你又要*| lai |*了?”大* tui *蹭到* gao *粱* na *小伙伴精精神神的在***直冒头,张玉香诧异的问道。
  “* na *还用说吗,玉香!你说我这玩意要歇么,一晚上都不用歇,照样精精神神的,歇了它可不乐意。”* gao *粱咧着嘴自豪的说道。
  张玉香无奈的叹口气,不知道该反驳还是该顺从,夹在大* tui *内侧的(jia huo )实实在在,总能给人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和迷恋。
  “玉香!这回我要好好瞧瞧你的身子。”* gao *粱在张玉香yuan *xiong (gou)子里探chu *脑袋,嗖得一↓赤条条的跳↓床。
  “小粱!你gan 嘛?”
  “我去开灯!”掐亮了huo *,小砖屋刷的亮堂里,不知道啥时候回*| lai |*的乌嘴嗷呜的叫嚷两声。张玉香一↓被刺得睁不开眼,拿手挡着。
  床头上,张玉香光着身子,***裹着被子,White(颜色bai )的耀眼上身直剌剌的*bao & lu*在* gao *粱眼皮子底↓。整个人* rou *tender(nen)粉White(颜色bai ),两颗yuan *xiong 坚实的上ting *,颤巍巍的跟nai (*&女乃*&)豆腐似得晃dang 。
  * gao *粱几乎要窒息,张玉香只顾着遮眼,整个身子都顾不上了,尽情的*bao & lu*在* gao *粱的眼↓,半遮着的↓半身更有着神秘的刺激,让* gao *粱噗噗的心肝都要往嘴里跳。
  这还是头回仔仔细细的瞧张玉香的身子,以往☆ɡao 扌高☆事,在张玉香房里,都是偷偷**的,哪敢开灯,* gao *粱还是头回真真切切的瞧上了。
  “玉香!你……你真好kan。”
  “小粱,你……你……咋这样盯着我。”张玉香抱着xiong 口,把两颗滴溜溜的粉葡萄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