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 na *我送送你!”* gao *粱赤条条的跳↓床,da jia huo 夹在* tui *中间,kan得赵云霞眼晕发hot(英文:hot,中文:re )。
  “不用了,你带着这(jia huo )chu *门,还不知道多少女人扑上*| lai |*呢!”赵云霞掩掩嘴,咕哝一↓咽了咽口shui *。“小粱,你要是有心,就去弄个电话,* na *样才方便。不然* na *有什么想☆ɡao 扌高☆就☆ɡao 扌高☆啊!还不是把我给晾了。”
  赵云霞是为了方便☆ɡao 扌高☆事儿,不过弄个电话这主意* gao *粱先前就有了,不单单是赵云霞要求(曰)ri ,就是仇云燕还有胖子一些送菜的事儿找上自己也方便,这是正事儿,很有必要的。
  “* na *行!赵姐,我就弄个手机,要是你想要我she 你了,我就*| lai |*she 你,嘿嘿!”
  “小粱,你说啥!”赵云霞被* gao *粱说得一dang 一dang 。
  “啥都一样,谢就是she ,哈哈!”
  “咯咯!”赵云霞听着有趣,心里还有一阵sao (马蚤)蜜味儿,不由得很过瘾。“* na *好,早点弄好,到时候方便she ,咯咯……”赵云霞的dang 笑声,就像充满着永远不满足一样。
  赵云霞走了,* gao *粱还是送到了门口,拿大话儿顶着赵云霞的pi *gu *把她顶chu *去的,而且赵云霞还ting *受用。
  折回*| lai |*后* gao *粱chong *jin *卫生间洗了个澡,给身上抹了一层泡沫,特别是话儿上,醮了赵云霞的sao (马蚤)/shui *,不洗净了有点jin 吧粘糊,用White(颜色bai )mao *巾擦gan 身子chu **| lai |*,* gao *粱也觉着今晚不太尽兴,才操弄一回呢,还是嘴皮子给使chu **| lai |*的,也就泄了个huo *。
  赵云霞赶着回去给别人(曰)ri ,就不搭理自己了,他娘的!* gao *粱有点气闷的想。不过这也是没法子的事儿,气闷也没用,* gao *粱从不跟自己较* na *没意思的劲,没一会儿就宽心了。
  要是跟* na *个方映的女老板在这☆ɡao 扌高☆弄上就好了,她也住这儿,不过不知道在哪儿跟谁☆ɡao 扌高☆事儿,可惜!真他娘的可惜。
  迷迷糊糊的想着事儿,* gao *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上午本*| lai |*是没啥事儿gan 的,记着昨晚赵云霞说得今天↓午给安排满老板给自己收购野菜gan 的事儿,* gao *粱也不急着回去,gan 脆在房间再半睡半醒的躺一上午。
  反正chu *了钱的,这儿又舒服,不多躺躺不是亏了!
  直到大中午,听见有人敲门,是serivce(中文:fu wu)员,问要不要续住,退房时间到了。* gao *粱这才穿好衣服chu *去。
  一晚要好几百块钱,* gao *粱吐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不为了☆ɡao 扌高☆事儿鬼才住这儿呢,尽管舒服透了,可他娘的冤枉!* gao *粱才不当这冤大头,↓去退房了。
  不过* gao *粱心里这冤大头就有人愿意当,方映也正好在退房,* gao *粱一眼就瞧见* na *眼hot(英文:hot,中文:re )的身段,又* gao *又长,前后都很**,张开了就跟荷flower (hua )似得,一直让* gao *粱觉着方映是* gao *端上档次的好女人。
  这好女人还差点跟自己成事儿了,不过昨晚却被别人qi (马奇)去了,让* gao *粱心里有种失落。
  “芳姐!昨晚上睡的好不好?”
  方映扭头kan是* gao *粱,有点儿诧异。“是你啊!怎么*| lai |*这儿了?”
  方映倒是无心,可听到* gao *粱耳朵里就有点* na *啥意思了,瞧不起人!好像不该*| lai |*似得。小爷不光*| lai |*这了,还在这睡了,而且睡了女人,咋的!
  “我昨晚就睡在这儿,怎么的!”
  “* na *你怎么不早说,一起过*| lai |*不就行了。”方映眨眨眼瞧着* gao *粱,有点兴奋,嘴角边挂着淡淡的笑,根本没心思在意* gao *粱的语气。
  “呵呵!我也不知道你也是*| lai |*这啊?”* gao *粱**脑袋,对刚才的事儿有点不好意思,人家根本就没* na *意思,是自己会错意了。
  * gao *粱张头到处kankan,除了方映,没别人了,更没瞧见男人。“方姐,没人*| lai |*找你啊?”
  “找什么?一个人*| lai |*一个人去呗!”
  “* na *你要走了?”
  “chu *去有点事儿,没走,我还得在这住几天呢!先不说了,我得走了。”方映好像有啥急事,踩着* gao *跟鞋咔咔的chu *门,长长的两条* tui *柳条一样的摆弄,非常的you huo 。
  好女人,啥时候能找机会(曰)ri 一通就好了。唉!为啥在洗浴城* na *一↓没gan 脆*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拔jin *去呢,为这事* gao *粱很懊恼。娘的,抱着*& nie (一种手法)的时候喊舒服,转头就想不认账了,↓次再逮着这样的机会可别想再跑了!
  到了↓午,* gao *粱也没di 儿去,就直接去县国土局,kankan赵云霞答应自己的事情办的咋样了。
  再*| lai |*这儿也算熟络,跟* gao *粱抽过烟的保安chui 口欠了一顿牛,借着保安室的电话打过去,结果很好,赵云霞说人已经约好了,等一↓就过去,让* gao *粱先别jin **| lai |*了,汪局长在!
  难道大White(颜色bai )天赵云霞也要挨操?* gao *粱扔↓电话,不由得往这事儿上想。不管有没有可能,就当给自己寻个乐子解闷了。
  “嘟嘟……”国土局里面几台小车响喇叭,保安忙利索的开大门,一台接一台,恭恭敬敬的送走。
  就chong *着,* gao *粱也觉得ting *威风的,跟国家领导人似得。人家国家领导人还在车里向群众亲切的打招呼,局长更牛气,连这也省掉了。
  等车pi *gu *绕过去没影了,保安才徐徐拉上大门,* gao *粱立马给派了支烟。“大个!我说你这事儿就是牛*,管着几十号人jin *jin *chu *chu *,谁让jin *,谁不让jin *,全是你一句话的事儿,谁不得kan你脸色。”
  “得了吧!兄di ,你也就瞧一乐呵。”保安翻翻White(颜色bai )眼珠。“gan 咱们这行才叫(bie)屈呢!知道刚才* na *车里谁不?汪局长,ci hou不好,分分钟我就得滚蛋,我敢甩脸子给谁kan呢。”
  “这还不是最厉害的,汪局长毕竟是自己人,还能体谅点。要是市里和省里的领导,* na *才叫慎重,说不准就是市长、书记啥的gan 部了,哪开罪得起?”
  “市长、局长的才叫厉害,回头跟人说管着这些人上↓jin *chu *,不知道的还不把你当省长了。”
  “呵呵!”保安也被逗乐了。“兄di 你真会说道,就这嘴皮子,混不好才怪。咋不让赵秘书给你弄jin *局里*| lai |*,有她zhao着,再有这个说道法,混不chu *才怪呢,到* na *阵我也能沾你份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