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张玉香把脸甩到一边,不肯跟* gao *粱说。
  在* tui *窝缝里* na *话儿歇了这么一会儿,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乎的又有粗*ying *了,* gao *粱pi *gu *一耸,直剌剌的顶到张玉香的最底层。
  “哦……”张玉香仰天一声长叹。
  “你咋又行了!都不知道累么,不*| lai |*了,不*| lai |*了!”张玉香抱住* gao *粱的腰不让他继续ting *jin *。张玉香这点阻挡* gao *粱一个chong *刺就能摧毁咯,但* gao *粱在张玉香面前不想蛮横!kan得chu *,张玉香确实不堪
  “* na *你跟我说说kan,不懂就要问吗?”* gao *粱兴致bo (孛力)bo (孛力)的把张玉香的脸扳过*| lai |*,张玉香非常的无奈。
  “女人* na *儿有大有小,就跟你们男人一样。”张玉香挪动几↓pi *gu *,稍稍往后退了退。“像你,就长了这么大的(jia huo ),人小鬼大**更大!小粱,你还是***,不然被你这么大的(jia huo )要撑大了。”
  “哦!”* gao *粱松了松,让张玉想扭动pi *gu *吐chu **| lai |*大木奉(bang)头。按张玉香的话对比(曰)ri 过的女人。
  柳春桃人大nai (*&女乃*&)大胯子大,* tui *窝子也大得不得了,是唯一一个能让* gao *粱放心的发狠*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拔的女人。仇云燕人小精致,* na ** tui *窝子浅得不行,才弄到一半就到底了,多jin *去一点就喊疼,两↓就gan 丢了,每回都得给* gao *粱使嘴。
  这样想着* gao *粱就有了明悟。“张老师,我知道了,是不是身子大的女人* na *里面就大,身子小的* na *女人就小,对不对!”
  “理论上是这样,不过实际上可说不好!有些女人虽然身子骨不太大,但是也能容纳。”张玉香说这儿就不说话了,因为这女人就是她。她身子骨不大,但是却能容↓* gao *粱,这让张玉香比较庆幸。还有种说法,就是大的女人**更多,或许本质上,她就是一个***人,不sao (马蚤)的话,为什么会跟自己的学生gan 这事,还痴迷了!
  “还有个说法,做姑娘时小,做媳妇的时候跟男人gan 了* na *事就变大了,等生了孩子就更大。都是被撑大的,但是女人有弹* xing *,有的能缩回去,有的就不能了,这等你娶上媳妇生了孩子就知道了。”
  “娶媳妇也没用,☆ɡao 扌高☆不jin *去啊!”* gao *粱**脑袋,显得很忧愁。
  张玉香*pu zi*一声笑。“* na *是你的(jia huo )太大了,要小姑娘跟你,谁受的了你的da jia huo 。你以后可要注意点,别把雯丽弄疼了。”
  * gao *粱爬到张玉香的,两只手捧着张玉香的yuan *nai (*&女乃*&),一阵晃悠,打上一层层孚乚(ru )lang,上边的粉草莓粒子皮实得很,被* gao *粱用嘴衔住吐chu **| lai |*,才安分了。
  “哎!大也不全是好事,(曰)ri 不了大姑娘!”
  “你还不知足啊,别的人都不及你一半带劲了。”张玉香翻翻White(颜色bai )眼。
  “* na *也得想个法子让(曰)ri 姑娘的时候也只带劲,不遭罪的。”* gao *粱眨巴眨巴眼,想起李美芬能把腚盘子掰开他他(曰)ri jin *去,* na *样就可以少受些罪,不过不知道这招对于打姑娘有没有用处。“张老师,你说把* tui *撇开些行不行?”
  “* na *哪行啊!* na *还不jin 张得要死。女人一jin 张,特别是大姑娘,没尝试过,* na *儿就会自动缩jin 了,肯定更加痛!”
  嗯!有道理,上回跟* gao *雯丽的时候,* gao *雯丽就body(* quan | shen *)都是绷jin 的,老是躲* gao *粱,让* gao *粱在后边追,追上了,结果* gao *雯丽把门关死了,不让jin *去,给挤chu **| lai |*咯!呵呵!终于找到原因了,* gao *粱觉得张玉香很厉害,啥事都知道,不由得又问。
  “* na *有啥办法让她不jin 张的?”* gao *粱把目标一转。“张老师,* na *你有没有jin 张的时候!”
  “我……”张玉香一阵语塞,本能的羞怯起*| lai |*。“好好的,咋说上我了!”
  “呵呵!张老师,上学* na *会儿你可是说以身作则,今**给我作一↓好不好。”
  “不行!不能跟你说,羞死人去了。”
  * gao *粱觉得不能把张玉香*急咯,得细shui *长流,今天已经到了她的极限了,早晚有说得一天,又把话题转回*| lai |*。“张老师,* na *你只跟我说说咋样不jin 张的法子,好不好!”
  “这个……你得别急,大姑娘身子jiao (女乔),你* na *(jia huo )就把人吓住了!得……得慢点儿咂*,拱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了……chu *shui *……”
  “哎……小粱,你在gan 啥?”
  “呵呵!我在试试,张老师,你就比大姑娘还好,kan,全是shui *呢!”
  张玉香感受到* gao *粱* na *儿又精神了,有点chan dou (颤抖吧!凡人!)和兴奋。“小粱,你……你还想*| lai |*啊!”
  “张老师,刚才两次gan 太急了,这回按你说得(曰)ri 大姑娘的方式再弄一回。给你好好咂*咂*,拱得你chu *好多的shui *,呵呵……”
  张玉香羞Red(* hong *)了脸,拨弄一↓* gao *粱的大话儿,舍不得放手的***。“你这(jia huo ),得作害多少女人呀!小粱,这样弄↓去,不是得到天亮了!”
  * gao *粱正在啜张玉香的脖子***,抬起了头。“* na *行!张老师,我今(曰)ri 就弄到天亮去,让你好好的舒shuang XX大XX一回,以后离不开我了,天天想和我gan 一gan 。”
  张玉香无言,蓦然的放开心xiong ,接受* gao *粱的刺入!半夜里,的确方便,张玉香从*| lai |*没有这么尽情过!
  到了早上透亮的时候,* gao *粱带着最后一丝遗憾结束了!这最后一点遗憾就是尽管* gao *粱咋样捣腾,咋样让张玉香死了心的舒服,body(* quan | shen *)都能炸开了。可张玉香依然不肯让* gao *粱仔细去观察一番她* na *光溜没mao *mao *,跟一块今口 han 着粉丝瑕疵的White(颜色bai )玉似得* tui *窝子。
  “张老师,你要是↓回想了,一声招呼,我就是半夜也得爬墙头赶*| lai |*,和你好好gan 这事儿。”临走时,* gao *粱不舍的说道。
  “知道了!”张玉香小声的说,一是怕别人发现,二是她确实没有什么力气了,* gao *粱今晚让她至少好受了七八次。抬着手催催* gao *粱。“你快走,马上就要天亮了,有人会起早,kan见你在我们家院子里chu *去,哪里还说得清。”
  经过* gao *粱一个晚上的奋力开发,张玉香被这种强健有力所liao 拨得已经没有遮掩了。同时张玉香还有着丝丝遗憾,要是自己再小几岁,还是大姑娘,就不用这么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