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哟!破皮了,还真不能小瞧。”顾湘西认真的按着* gao *粱的肩头拨弄两↓。“里面还脏了,得洗洗,不然要发炎。”
  “哦!”* gao *粱光着膀子就要走。
  “你gan 嘛去?”
  “洗洗啊!你家门口就有压shui *井,在* na *洗多方便。没事儿,不冻!”
  “你等会儿!”顾湘西在后面拉住* gao *粱。“谁让你上* na *儿去洗了,沾了shui *更厉害,说不准马上化脓呢!疼死你。一点儿常识都不懂,我这有药shui *呢。”
  顾湘西说的很认真,* gao *粱吐吐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心里可不以为然,↓di gan 活哪有不磕磕碰碰的,流点血沾点土咋还认真上了。不是城里人,咋还* na *么多讲究!
  “你坐好了,我给你抹一抹,可有点疼!等↓可别咧嘴。”
  顾湘西朝柜台里面拿了一小瓶药shui *,拍拍长凳子让* gao *粱坐↓*| lai |*。本*| lai |** gao *粱还觉得没啥问题,没必要涂抹。可顾湘西说他别咧嘴,* gao *粱可不乐意了,大老爷们,咋还怕这点儿疼,这要是不抹了,要不准人家还以为自己怕疼呢!
  “疼怕啥!你尽管*| lai |*,咧咧嘴皮子,就不是男人!”* gao *粱充满了豪气,仿佛要在顾湘西面前证明一↓自己。
  “呵呵!擦个药怎么还成了是不是男人。”顾湘西朝* gao *粱笑了笑。“我可不管你是不是男人,我只管给你擦药,*| lai |*,坐好!”
  顾湘西的语气,让* gao *粱心里有点(bie)屈,有点想反驳,可又没啥恰当的借口,总不能把* na *话儿掏chu **| lai |*说自己是男人,* na *不成耍流氓咯!暗暗嘀咕,总有一天让你知道我是真正的男人,比其他男人更厉害。
  顾湘西可不知道* gao *粱想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在小柜子里抽chu *两条棉签,到小药瓶里一,润了,轻轻的挨着* gao *粱的肩头伤口上涂抹。
  刚抹上还没挨到伤口,清清凉凉的还蛮舒服,* gao *粱闭着眼。顾湘西的棉签轻轻的刷到血口子中,* gao *粱咝的抽了一口凉气,刚要龇牙,可想着顾湘西的话,把嘴巴捂得鼓鼓的。
  顾湘西瞧着* gao *粱这样好笑,手上也轻点。“你就是叫唤两声,我也没说你不是男人呀!”
  * gao *粱在这方面比较轴,或许是经常把女人☆ɡao 扌高☆的嗷嗷叫攒chu **| lai |*的劲,才不肯服ruan (车欠)呢!*ying *是闷着不吭声。闷了一会儿,见顾湘西还是笑得有点意味,暗想这样不行,知道自己死撑呢!
  “不就是酒jīng么,比这烈的我都喝过。”* gao *粱鼻子尖,闻chu *气味。“等↓完了再给我两瓶,以后磕碰了啥的我自己抹抹。”
  “你可别骗我,拿回去偷偷兑酒喝!这酒jīng喝了可要chu *人命。”
  “谁喝这个了,这个我知道,医用酒jīng,当然不能喝,嫌命长。”
  “哟!知道的还ting *多,* na *刚才怎么拿shui *去洗伤口了。”顾湘西朝* gao *粱挤挤眼。
  “我……”* gao *粱有点尴尬。“你咋什么都知道,要不知道你在教书,我还以为你穿White(颜色bai )大褂当医生呢!”
  “呵呵!因为我是教生物的,这些sheng li 卫生可清楚了。知道多了,自然知道哪儿该注意。把你弄好了伤,你可不能拿手去kou ,人身上的褶子里最容易藏细菌了,指甲缝里可脏了。”
  * gao *粱瞧瞧手指头,里面有泥灰,确实不gan 净。娘的,褶子里面容易脏,* na *女人* na *di 方可多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褶子了,不会是脏的很!这个问题* gao *粱很想问一问顾湘西,但是又有点哑huo *。
  问一个姑娘女人* na *di 方,要是顾湘西生气了,* na *可不好办,还以为自己是啥人呢!不行!
  “哎哟!疼……”* gao *粱终于还是heng(哼哈二将)chu *声。
  “还充英雄呢!”顾湘西笑呵呵的说道。* gao *粱龇牙咧嘴,心里有点不忿,这女人咋小心眼呢,故意着不是!
  “别动了,我凑近点儿,远了可*不准power(*li dao*),才把你给戳疼了。”顾湘西慢慢儿的坐到长凳子后面一头,凑近了去。
  * gao *粱没觉着抹酒jīng的棉签,倒是先有两颗nǎi球挤过*| lai |*,差点儿再给heng(哼哈二将)一↓,舒服的!
  “这样不行,你侧着点儿,让我手臂搁你膀子上,不然手酸又得弄疼你!”顾湘西把* gao *粱拨成侧坐着,& nie (一种手法)棉签子的手搭在* gao *粱肩头上,确实稳多了,不过这样,顾湘西的xiong 口全蹭* gao *粱手肘上了。
  娘的!真ruan (车欠)弹,* gao *粱哪还有心思管她抹药。还是头回蹭上这么大的**,比谁的都够劲,真是舒畅。不一样,到底是不一样,又大又yuan *鼓,还是大姑娘的nǎi儿,估*着* shang * mian ** na *头头还是鲜tender(nen)粉草莓,可馋人了!
  正享受着磨蹭的ruan (车欠)乎味儿,* gao *粱又疼了,还是伤口* na *儿,这回是顾湘西故意的。“你gan 啥呢!还耍流氓了。”
  顾湘西小嘴儿嘟嘟的,yuan *yuan *的小女孩脸ting *可爱,kan不chu *是生气,倒是像撒jiao (女乔)的多。* gao *粱一点儿也不怵,乐呵呵的回头,还朝顾湘西挤眉弄眼呢!
  “我怎么流氓了,我可没动呢!顾姐你是医生,医生咋能乱想呢!”* gao *粱反而数落起顾湘西了,还尽是歪理,弄得顾湘西反驳不chu *,愣是计较不上。
  “我咋乱想了,别弄,给我坐好!”* gao *粱一本正经,手臂可移顾湘西的nǎi(gou)子里,* na *里面可深了,两边饱满的夹着。
  “还有手,绕膝头上放好,不然我拿针头扎你!”
  “这样!”* gao *粱倒是按顾湘西说的做了,不过放的时候手肘顺着一顶,好好的试了一把弹劲儿。
  “还狡辩!”顾湘西一气,抬手就拧住* gao *粱的耳朵揪了一把,并且不放手了。
  “哎哟!放手,顾姐姐,要掉了,要掉了!掉了你可赔不起。”* gao *粱嘴上在喊,手上也在挣扎,正好趁着这动手,在顾湘西的xiong 口没忌惮的蹭。
  “你不动了我就不拧你了,好好上药,别闹腾了,要不然化脓流血疼死你去。”
  这回* gao *粱听话了,把手老老实实的放好不动。“顾姐姐,你是个好人。”
  “啥!”
  * gao *粱没跟顾湘西说,但是心里认定了,顾湘西是个好女人。要搁别的女人,肯定得骂* gao *粱,要不sāo的女人就想跟* gao *粱gan 事儿。可顾湘西惦记着给他上药呢,不骂人也不sāo,要是娶回家做媳妇,* na *也不错!kan首发无广告请到
  请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