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小女孩大致这样,自己身边的瞧不见,等别人都说好了,才发现真心不错,当宝一样拣回*| lai |*,抱着沾沾自喜!
  * gao *粱猜不chu *几个小女孩争风吃醋的,倒是被范思思说的话引起注意,一中的学生食堂真的被弄得这么糟吗?有可能!就上午冯大壮* na *样的,好不了哪去,能不吃死人就行了。* gao *粱暗暗想着,明天跟仇云燕好好瞧瞧里面的门道。
  ↓午,仇云燕↓班了,正拿着小手**电话,粉Red(* hong *)sè的壳子,放在耳朵边,跟仇云燕整个人一样,透着jīng巧。
  要有个这玩意就好,今天也就不用在这等一天了,拨一拨人就到了。* gao *粱也就为以后想想,这玩意可金贵呢,两部就快比的上自己* na *个拖拉机了。
  “仇主任!↓班啊,咱们顺路,我送送你!”
  从* na *边教导处的办公室,钻chu *一个四十多岁的老男人,一脸的酒刺小hole(dong ),窝着脸巴子朝仇云燕堆笑。
  仇云燕pa 口拍的挂掉电话,笑眯眯的说:“不好意思,蒋主任,最近食堂的事忙的不行,这不还有人在等着呢!谈采办的事,就不麻烦你了。”
  仇云燕指着等在一边的* gao *粱,满脸酒刺的蒋主任也望过去,眼神一撇,* gao *粱年青小伙和土土的样子蒋主任顿时有点轻视,转念又一想:“仇主任,这小伙随你呢!长着漂亮,你家亲戚?”
  想要张嘴否认,可仇云燕一↓就转变了想法,上午冯大壮的话可给了她jǐng醒,这小子长得俊着呢,多是非,可别弄的影响不好。
  “蒋主任好眼神,这是我一表外甥,村里人,有把子力气,我找找kan有啥活给他gan gan 。”
  这个老男人* gao *粱并不陌生,教导处主任蒋兴权,在一中待了多少年了,chu *了名的好酒好sè。有一回晚自习时间,醉醺醺的把个女老师摁在办公桌上办事,被路过的学生瞧见了,有一段都传疯了。
  瞧他这样,估计打着仇云燕的主意,可仇云燕是校长的小姨子,蒋兴权*ying *压不住,又眼馋放不↓,所以老是打着鬼心思朝仇云燕挨挨擦擦的。由于蒋兴权没有真个动手动脚,仇云燕虽然心里明White(颜色bai ),也只是想办法躲开,没闹僵!
  上午仇云燕就料到了这事,被缠得烦了,所以* gao *粱客气的说句请吃饭,仇云燕就趁着这个机会口头上答应了。
  蒋兴权在这里讨了没趣走开,* gao *粱客气上*| lai |*,对仇云燕说:“仇主任,the first time(di yi ci )请您吃饭呢!也不知道合不合口味,醉云楼还不错,要不咱们去* na *儿!”
  仇云燕根本没有吃饭的意思,见把蒋兴权支走了,就说:“跟你开玩笑呢!我回去还有事,↓回!记得明天*| lai |*学校。”
  * gao *粱**脑袋,没成想等了大半天White(颜色bai )瞎闹,但是却不介意,求着人家呢!听着仇云燕说要回家,赶jin 又说:“仇主任,要不我送送你,我有车呢!”
  县一中建的偏离县城中心,离外边还有一段不短的路,也不通车,得靠两条* tui *走chu *去。平时*| lai |**| lai |*往往的都是摩托车收个一块五mao *的接客,但是仇云燕一般都不坐,因为* na *些摩的司机大多不是好货sè,趁机*一把你说都没法说。
  “* na *行!”仇云燕像是有点儿着急,不想在路上耽误时间,点了点头。
  chu *了校门,仇云燕小心的坐在后座,两条* tui *儿并的jin jin 的,斜斜的摆着。* gao *粱从这儿又瞧chu *了仇云燕与村里女人的不同*| lai |*。村里的女人蹲坐着,都是撇开了* tui *,**大开。
  不知道这样并的久了是不是gan * na *事的时候里面更jin 呢,还是两条* tui *儿盘得更有力,死缠着让你完事了也拔不chu **| lai |*……
  发动拖拉机,shui *泥路上还是不颠,稳稳当当的,不过去县里大道有一段而也烂了坑坑洼洼,要搁平时* gao *粱理都不理,直接穿过,可仇云燕坐在后座,* gao *粱把车开得慢点儿,别颠着仇云燕了。
  “仇主任,你小心点儿呢!”
  这会儿前面有台小三轮过*| lai |*,路窄又烂,一↓过不了两台车。* gao *粱觉得小三轮后*| lai |*的,应该让他先过,可是对方仗着皮粗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糙一身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根本没把* gao *粱放在眼里,横在路中间就卯上了。
  “嘿!还他娘的冤家路窄了,全在这儿,仇主任,我kan你gan 净得到哪去?”
  没成想前面的人居然是上午在仇云燕办公室大吵大闹的冯大壮,仇云燕顿时有些jin 张,在学校里仇云燕还不怎么怕,可这是外面呢,不归学校管。
  冯大壮银笑着打口哨,瞧着仇云燕的眼神充满了鄙视,个sāo/女人,勾小White(颜色bai )脸抢老子嘴里的吃食,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冯大壮!我kan你是不记着事儿。”* gao *粱跳↓拖拉机,尽管冯大壮身形比* gao *粱壮上一圈,小三轮后边还跟着两个人!可是一对三,* gao *粱不怵一↓,这让仇云燕轻松不少,觉得* gao *粱这小伙子顿时* gao *大起*| lai |*了。
  一提到这冯大壮就脸上一阵White(颜色bai )一阵子Red(* hong *),上午这脸丢大了,被这小子瞎唬弄过去。空口White(颜色bai )牙,谁不会充几句大头蒜,要是让人知道他被各半大小子随便两句就吓退了,还怎么混。
  “heng(哼哈二将)!小子,上午老子临时有事,放你一回,这会儿拆了你的虎皮,个钻女人裙子的货sè还敢跟我争食了,让你尝尝厉害!”
  “揍!往残里揍!”
  冯大壮一招手,后面小三轮里的人两人掰掰手指头ting *像* na *么回事的上*| lai |*,冯大壮则满脸堆着银笑,cuo着手朝拖拉机后座的仇云燕走去。仇云燕* na *身段,* na *小女人脸儿tender(nen)的,冯大壮平时也就吞吞口shui *,脑子里幻想几↓,这会儿有机会**& nie (一种手法)& nie (一种手法)一番,哪里肯放过!
  * gao *粱一抬* tui *,快得跟头小豹子似得,刷的一个窝心脚踹在xiong 口,* na *人还没反应过*| lai |*,当场pa(足八)↓去直恶心。另一个反应快点,猛扑上*| lai |*,* gao *粱身子一转,手一捞,扭麻flower (hua )一样把人两条胳膊拧得倒转惨叫!三两↓的功夫。抡打架,* gao *粱还没怕过谁!
  再kan仇云燕,冯大壮像座小山一样压过*| lai |*,让她心里面怕的要死,脑子里的想法只剩↓跑了。惊慌失措的想要跳↓拖拉机,可忙里chu *错,脚↓卡在缝里,一个没站稳,滚di 葫芦一样摔↓车。
  马路边上是小渠(gou),shui *不深,边上长满了枯草,有ruan (车欠)ruan (车欠)的枯草铺垫着,摔倒是没摔着,可掉jin *冰凉冰凉的shui *渠里,仇云燕惊慌失措的扑腾几↓,身上还有* na *块gan 的。
  * gao *粱也是一傻眼,这边料理人呢,没成想仇云燕摔(gou)里去了,心里咯噔一空!照着前面同样傻了的冯大壮的大脸巴子一拳捣上去,噗得敲掉几颗门牙,冯大壮连滚带爬的开着小三轮逃之夭夭。
  “仇主任,仇主任你没事!”
  * gao *粱急啊!要是被这事害的,仇云燕怪到他头上,把* gao *粱恨上了,王蓉的面子也不管用,送菜的事一准要黄。
  仇云燕浑身不停的哆嗦,都冻到心尖上了,body(* quan | shen *)没哪一块温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的,就chong *这个惨样,* gao *粱也不能不管,shen 手把仇云燕从小渠(gou)里拽chu **| lai |*,赶jin 抱在怀里。大冬天的挨着冻,一准要冻chu *mao *病。
  只见仇云燕嘴皮子没一点儿血sè,使劲往* gao *粱怀里钻,一hands(* shuang * shou *)把* gao *粱拽得jin jin 的,生怕* gao *粱跑掉了。
  这不行!得赶jin 换身子gan 衣裳,* gao *粱赶jin 扒↓自个的棉袄,把仇云燕包裹得jin jin 的,搂在怀里跳上车,一只手打方向盘,拖拉机咔咔咔的用最快的speed(*su du*)奔县里去。
  找着家不小的宾馆,* gao *粱慌忙抱着仇云燕jin *去,chong *serivce(中文:fu wu)员要了间空调房,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开得足足的。
  呼啦呼啦的hot(英文:hot,中文:re )气冒上*| lai |*,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着小屋子,躺在chuang shang 仇云燕这时候逐渐感觉到nuan (温度适合让人感觉舒服)和,恢复了意识,没* na *么jin 张了。
  “仇主任,我chu *去会儿,你把衣服tuo *了睡一觉,要粘在身上久了肯定得冻chu *mao *病。”
  仇云燕想动,可是手脚根本冻得不听使唤,别说tuo *衣服了,**一↓手指头都办不到。
  “等……等一↓!”仇云燕绷着xiong 口说话断断续续的。“我……我动不了。”
  “* na *咋办?仇主任,这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衣服不能穿,会捂chu *大病的!”
  * gao *粱只是按他的经验,知道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衣服裹着会起风wet(英文:wet,中文:lao shi )。却不知道,寒气入体,对女人更厉害,弄不好要chu *病根的,一辈子的事,仇云燕更清楚,所以也更担心。
  没法子了!仇云燕Red(* hong *)着脸,支支吾吾的说:“* na *……* na *你帮我tuo *一↓衣服,我用……用被子裹着。”
  * gao *粱脑子一↓不好使了,要说柳hūn桃撇开两条* tui *找他rìjin *去* gao *粱都没这么意外的!原因是因为* gao *粱觉得仇云燕根本不是柳hūn桃* na *样的sāo/女人能比的,仇云燕有气质,会装扮,不是* gao *粱想着能随便rìjin *去的女人,所以才觉得突然。
  虽然说裹着被子kan不着,可tuo *衣服可是要hands(*yong * shou *)呢,* na *仇云燕不是要被自己给*光光了!想着被子里裹着仇云燕jīng致可人的小身子,* gao *粱不由得**** na *大话儿又了反应,心里有了期待。
  “仇主任,我就帮你tuo *↓衣服,没别的啊!”
  仇云燕身上冰凉,可是脸上却烫Red(* hong *)!* gao *粱cuocuo手shen jin *被子,从仇云燕xiong 脯上的扣子开始解。被被子盖着,* gao *粱shen 手过去就盖在仇云燕一只大nǎi儿上,ruan (车欠)* rou *舒服,仇云燕不愧是个jīng致的人儿,皮肤都滑不留手。
  可* gao *粱没敢多*,弄不好仇云燕知道他起了sè心在*她,不让自己送菜就行了,这女人可是财神爷。
  在仇云燕的xiong 口*索了一大圈,仇云燕冰凉的身子被* gao *粱hot(英文:hot,中文:re )乎乎的手*得,立即有种舒服的感觉,*到哪儿就ruan (车欠)到哪儿。终于找着第一颗扣子,* gao *粱撵着手指头扯开,再往↓探,感觉到仇云燕因平坦而摊开的两只nǎi儿,* gao *粱心里就是一阵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hou long有点发yang (羊羊羊)。
  两颗tender(nen)tender(nen)的nǎi嘴就在两边摊着,可是* gao *粱没敢上去玩一把,继续一颗颗的解扣子,***的仇云燕的小肚子和肚脐眼,正好有颗扣子横在* na *儿难解,* gao *粱不由得在仇云燕的肚脐眼上划了几↓圈圈,就好像一丝丝hot(英文:hot,中文:re )流从肚脐里窜jin *去,仇云燕只觉得怪怪的好受。
  衣服tuo *掉了,里面是仇云燕光溜溜的身段,碰到哪儿都是滑不留手,可ku 子却有点难,仇云燕穿的是jin 身ku ,* gao *粱拉↓前面的拉链,自然碰到* na *一对鼓得小山包一样的凸起。jin 身ku 卡在胯上不↓去,* gao *粱使了劲的往↓剥,一↓↓弄在仇云燕**的前凸上。
  “仇主任,可要tuo *ku 衩了?”
  * gao *粱还是有点忐忑,tuo *ku 衩* na *就可以直接*到仇云燕的(yu |¥ men )了,女人* na *里可动不得,jiao (女乔)tender(nen)着呢,要么好受舒服死,要么反感羞死去,他怕仇云燕子反感,反而把送菜的事弄汤了。
  仇云燕根本没理他,被子把头包得jin jin 的。* gao *粱先从xiong zhao扒起,这有点碍事,需要仇云燕配合着ting *起xiong ,* gao *粱的手还得从另一边钻jin *去。
  手不够长,* gao *粱只好pa(足八)↓*| lai |*,半边身子压在仇云燕躲在被子里的身上。**rourou这么久,* gao *粱的大话儿早就zhang (**月长**)*ying *得厉害,这一↓压在仇云燕的大* tui *上,隔着厚厚的被子仇云燕都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的感觉到了,一阵心惊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跳。
  手抄过后背,一(jie kai)扣子,都能感觉仇云燕的xiong 口两只White(颜色bai )兔儿蹦蹦跳跳,* gao *粱实在是好奇的很,不由得抽回手的时候迅速在* shang * mian *划过,手指头尖刮在* shang * mian *,心头要跳chu **| lai |*了。
  仇云燕的反应在心里,body(* shen | ti *)上并没什么反应,这种刺激和默许↓,* gao *粱更期待给仇云燕扒↓ku 衩,shen 手就*到***的凸起。* gao *粱的贼胆一点儿一点儿的放大,居然从正门shen jin *去手,** fu **上一片tender(nen)tender(nen)的mao *mao *。
  仇云燕浑身剧烈一抖,吓得* gao *粱赶jin 住手。其实仇云燕更jin 张,她在担心,担心* gao *粱等↓把手shen jin ****怎么办,刚才碰着mao *mao *就(su)酉禾(su)酉禾麻麻yang (羊羊羊)得跟触电一样,要是手再往↓*,仇云燕本能的哆嗦!
  “仇主任,好……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