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还真他娘的是这样,* gao *粱顿时很兴奋,因为这个理论在柳hūn桃身上作chu *了准确验证。之前在王蓉身上还只是推断,王蓉也为自个着想了,还帮自己找了条能赚大钱的路子,柳hūn桃能帮自己gan 个啥?
  除了gan * na *事,柳hūn桃好像真没什么能gan 的了!
  “柳hūn桃,我不要你gan 啥了。”
  柳hūn桃心里咯噔一↓,一↓不安稳了。“* na *你不gan 我了?”
  * gao *粱没答话,其实上*| lai |*rì柳hūn桃,* gao *粱更是撒气居多,对柳hūn桃的Yearn(*ke wang*)不太强烈。
  从内心里说,* gao *粱还是喜欢王蓉多一些,喜欢kan王蓉讨好人的眼神。人家王蓉也很想* na *事,但是人家拿得起放得↓,该忍住的时候忍得住,不要忍的时候huo *hot(英文:hot,中文:re )liao 人,完事了还会给自己想主意,到底是县里嫁过*| lai |*的女人,素质* gao *。
  不像柳hūn桃,撇开* tui *就想找人rì,跟母猪似得。rì不好还拉不倒,想着法的害人,rì上瘾了还死缠烂打。
  柳hūn桃心里焦急着呢!她rì思夜想的da jia huo 刚才把她弄得跟做神仙似得,得到了几十年*| lai |*从没有过的充实,柳hūn桃哪里舍得。而且* gao *粱的**** gao *阳村只此一家,柳hūn桃找不到能让她得劲的,这坐上了大轮船,再拿小舢板到* na *大河(gou)子里去划拉,哪里还有一点好受的。
  柳hūn桃不由自主的想求着* gao *粱留↓*| lai |*,眨巴眨巴眼睛,想费心思讨好* gao *粱。一想到* gao *粱跟* gao *唐两厢死掐的关系,一时间有了眉目。
  “小粱,你想不想jin *村部?”
  “啥!”
  “jin *村部做事,White(颜色bai )拿工资,跟* gao *唐他们一样!”
  “你还有主意?”* gao *粱有点儿疑惑,也有点儿心动。心动是因为要是真jin *了村部,到明年承包shui *库的时候也能说得上话,* na *肯定是好事。不像上回似得,根本没他什么事,* gao *唐和刘长喜跟求爷似得求人家把shui *库包chu *去,根本没他的事。
  再说了* gao *粱还往长远了kan,官场上的事一直请王栋梁帮忙,自己就跟个面人似得,任* gao *唐他们拿& nie (一种手法),还没法fan kang !
  疑惑却是对柳hūn桃有点不信任,上回害了* gao *粱不说,她男人陶恩国刚没了村长的gan 活,灰溜溜的去了外面打工,柳hūn桃要有这本事,不帮她男人?再说了,村部可不是好jin *的,* gao *唐家的亲戚还安排不过*| lai |*呢!
  “上回* gao *唐* na *老东西哄了我一回,我拽着他的把柄呢!要是把事情闹大了,他的支书也gan 不好,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谁怕谁了?* gao *粱,你放心,我说让你jin *村部,肯定能办妥。”
  “* na *好!”* gao *粱点头,见柳hūn桃张嘴想说话。
  “jin *了村部再说,现在大半夜的,我回了。”
  “不……不在这睡啊?”柳hūn桃把被窝一扒开,示意有di 儿睡,↓半夜和明早还能*| lai |*几回舒服的。
  “柳hūn桃,你今rì叫了半晚上,明早肯定有人上你家院子转悠,一准被人发现了。”* gao *粱抬* tui *迈chu *了柳hūn桃家门。
  柳hūn桃家外面是也是贴得White(颜色bai )flower (hua )flower (hua )的瓷砖,夜里也反光。冰凉的夜风子灌jin *嘴里,* gao *粱吐了口唾沫。
  娘的!gan 村长还是好,房子都住的这么大,肯定吞了不少钱呢。对柳hūn桃说把自己弄jin *村部的事,* gao *粱又多了几分hot(英文:hot,中文:re )心。
  似乎好事是接着*| lai |*的,没过两天,* gao *粱在刷墙灰,醮着shui *泥块一遍遍的抹*| lai |*抹去。王蓉背着人悄悄的走上*| lai |*,粘着* gao *粱身边。
  “小粱,我表姐* na *边的事有眉目了,她说让你去试试kan,先谈一谈!没什么问题就好说。”
  “真的!”* gao *粱一把扔掉刷子,拍拍身上的灰,恨不得抱王蓉亲上两口。王蓉笑盈盈的,也期待着呢!可是王蓉的脸sè又有点期期艾艾的,好像话还没说完,* gao *粱kanchu **| lai |*了,心里一咯噔。“咋了,是不是有什么难办的?”
  “有一个事,我表姐说每天要送的菜多了去,光靠人是送不过*| lai |*,也怕耽误吃饭的大事,所以得有个车把式,小三轮也行。”
  * gao *粱眼睛一↓瞪住了,*着↓巴寻思。王蓉以为* gao *粱误会,赶jin 说:“小粱,没别的意思,真是这个理呢,几千人一天的吃食,你也扛不过*| lai |*呀!”
  “我知道呢!”* gao *粱**脑袋,一↓就想到了金长顺家* na *台拖拉机,金长顺都躺chuang shang 了,肯定是开不动了,铁疙瘩尽在* na *长black(hei )锈,糟践得很,试试kan金长顺肯不肯卖,要多少钱!
  “王蓉嫂子,车的事我会办妥了,帮我给你表姐回个话,后天就去谈。”
  “小粱,你有办法就好。”王蓉就像邀功一样,对* gao *粱眨巴两↓眼睛,* gao *粱立即就明White(颜色bai )了意思。这回帮自己弄这好事,王蓉可是chu *了大力的的,应该好好奖赏一番。
  “王蓉嫂子,想了?”
  “小粱,我怕是等不到↓回去县里了,咱们再合计合计!”
  * gao *粱拍拍脑门,朝* na *边低头gan 活的刘三元瞧瞧。“你家这活我不gan 了,明天上小砖房,乌嘴在外面kan门,谁也别想jin **| lai |*,你大声嚷嚷都没事。”
  想想* gao *雯丽上回就是因为乌嘴立了大功,挡住了柳hūn桃,才没被当场戳穿了。虽然后*| lai |** gao *雯丽为了搭救* gao *粱,把自己陷jin *去了,但乌嘴确实功不可没。养了条好dog(家里守门会叫的动物),就是让自己省心。
  王蓉忙着点头,心里早就想* gao *粱别给自家gan 活了,累得跟什么似得,White(颜色bai )天没机会,晚上自己男人又守在家里,成不了好事,糟心死了!左右瞧了一眼,发现刘三元有点子起疑kan,王蓉小声嘱咐* gao *粱别忘记了才跑开。
  这边有了奔头,* gao *粱跟刘三元说一声,直奔金长顺家去,还拎了一包糖。
  “金长顺,又*| lai |*你家借车了。”
  金长顺躺chuang shang 有一阵了,kan了不少医生,flower (hua )了不少钱,可就是不见好。一直瘪巴的拖着,金长顺也心急,可病是急不得,这一急,不仅ku dang 里的病,小mao *病也成堆的*| lai |*。
  这个样子哪还有pa(足八)小鸡窝意气风发的劲,脸上蜡黄蜡黄的,畏畏缩缩。他女人田秀娥也整天唉声叹气,si 禾厶底↓还*眼泪呢,更是气不过金长顺这病还是pa(足八)鸡窝惹上的。
  “小粱,借就借吧!拿去,在角落里呢!”
  kan金长顺有气无力的样子,* gao *粱也有点不自在,是对金长顺的同情。不过这样也好,金长顺提不起劲,把车卖给自己的可能xìng也越大。
  * gao *粱没有马上去拿拖拉机的钥匙把手,凑到金长顺的床边,掏chu *烟给金长顺点上。“长顺叔,老*| lai |*麻烦你,不好意思呢!你* na *会buy(中文:gou mai)这玩意flower (hua )了多少,现在是该便宜还是贵了?”
  “小粱,怎么你想buy(中文:gou mai)一辆?”
  “不不……开玩笑呢!就问问,我哪有这个钱哟!”* gao *粱把头摇得跟拨lang鼓似得,无奈的摊开两只胳膊。
  金长顺眼珠子滴溜溜的打转,心里在算计* gao *粱。事实上金长顺也早盘算开了,这铁疙瘩不用就chu *mao *病,搁久了到处长黄锈,一会儿这里不行,一↓* na *里不能跑。所以* gao *粱*| lai |*借车,金长顺才没小气,权当是给松松骨,反正* gao *粱每回把油加满了,他还沾了便宜。
  金长顺动不了,拖拉机不能生钱,一天天破烂↓去,* na *是在亏,金长顺也起了卖的心思,在金长顺kan*| lai |*,* gao *粱这正是撞*口上*| lai |*了,金长顺哪能放过。
  “小粱,也是,新的贵着呢!比* na *会还贵,卖回*| lai |*吃力,跑两回还不跟旧的一样了,有啥区别!糟践钱。”
  “嗯,说的是呢!”* gao *粱斜眼kan着金长顺一步步上钩。
  “我这也没跑多远,跟新的差不多。小粱,你要是想buy(中文:gou mai),我这个卖给你咋样,算便宜点!”
  * gao *粱砸吧砸吧,好像很为难一样,心里面偷着乐呢!本*| lai |*是* gao *粱求上门的事,现在换成金长顺求* gao *粱了。
  “金长顺,你睁眼说瞎话呢!你这破烂都跑了两年,还新的呢!骗鬼哦,你kan* na *轮胎都被你磨得没牙了,还有* na *坐垫子,*ying *邦邦的,坐上去撂人,蛋都要磨穿去。”
  * gao *粱开始装模作样的摆谱,把金长顺的拖拉机嫌弃的跟什么似得,金长顺急了,从床头爬上*| lai |*,shen chu *一只手。
  “五千,小粱,五千块,这铁疙瘩就是你的了,亏死我了都。没三四个月就能赚回*| lai |*本钱,我这是↓不了di ,要能↓di ,你上哪去找这好事去!”金长顺激动的直咳嗽。
  * gao *粱起身,也不坐金长顺床边了,抬脚就要chu *门。
  金长顺急了,赶jin 招手喊话。“小粱,你急个啥啊!你说说kan,多少钱。”
  “金长顺,你不di 道,这玩意我比你熟,新的多少钱,撑死了七八千,我说,顶多值三千,我buy(中文:gou mai)了还不知道flower (hua )多少钱修呢!”
  “四千五,小粱,少多了,跟White(颜色bai )拾的一样!”一↓少了五百,金长顺的小气xìng子,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痛的跟什么似得!
  ……
  最后一番扯皮,金长顺咬咬牙,四千块把拖拉机卖给* gao *粱。
  * gao *粱七拼八凑的,加上王蓉家gan 活的工钱,也只有三千chu *头,少了一千多。只好腆着脸问婶子肖月梅。
  一千多块,对村里人*| lai |*说不是小数目,都几千斤粮食了。肖月梅叹了一口气,瞧着* gao *粱这段gan 的力气活,起早贪black(hei )的,心都冒酸!
  “小粱,你要buy(中文:gou mai)车赚大钱长chu *息,婶子肯定向你。你也不好好琢磨琢磨,给学校送菜,没个本钱咋行,人家还天天给你结账了?婶子这里也有五千,你先拿着,好好琢磨,别跟个没头苍蝇似得。”
  * gao *粱一怔!sister(* mei mei *)* gao *晓晓开学没多久,一大笔学费呢!这五千怕是婶子的全部家底了。一时间心里头hot(英文:hot,中文:re )乎,闷着脑袋。
  “婶子,你瞧好了,这回我一定会赚大钱,您就等着享福吧!”* gao *粱信心满满的,充满了gan 劲。
  把手钥匙***去猛摇几把,拖拉机突突突的冒black(hei )烟,* gao *粱坐在* shang * mian *,心里面从*| lai |*没有过的踏实,一路过去,好像要把* gao *阳村碾在轮子***。
  “我* gao *粱要赚钱发大财咯!”
  拖拉机哒哒哒的声音响彻在* gao *阳村,震耳yù聋,引得大伙儿纷纷chu **| lai |*观kan,* gao *粱更是把xiong 口ting *的*ying *邦邦的,跟受众检阅的士兵一样,心里暗暗↓决心。赚大钱,做大人物,让整个* gao *阳村都听我的指使。
  “哟呵!小粱,你这是要gan 嘛去。还开上小车了,金长顺家的吧!”村民曹安民拄着镐头,打趣的笑道,本*| lai |*还想开玩笑* gao *粱是不是去老丈人家接亲了,但是碍于* gao *唐的威严不敢说。
  chu **| lai |*kan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的乡亲们纷纷附和!* gao *粱灵机一动,后面给学校送小菜,还要一家一家收呢,趁着现在宣传一↓,让他们送上门不是更好,省的到时候把* tui *都跑细了,顿时* gao *粱清了清嗓子,学着陶恩国在村部发言一样。
  “乡亲们,现在宣布一件大事!”
  有了上次发避/孕/套的铺垫,* gao *粱倒是有模有样了,大伙儿交头接耳,笑呵呵的kan* gao *粱闹腾。有机灵的还在***问是不是又发套子了!
  “不是发套子,是宣布一件大事。从今天开始,这拖拉机就是我家的了,金长顺卖给我的。以后谁家要拉个什么大件就找我,每年卖粮食去乡里粮站,我也准时到每家每户去收。”
  这倒是一个大新闻,一些小伙立即投*| lai |*羡慕的眼神,***吵吵嚷嚷,男人问多少钱buy(中文:gou mai)的,女人们则关心拉大件怎么收钱,会不会比金长顺要得贵!
  “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 gao *粱从今天开始收蔬菜,White(颜色bai )菜萝卜、茄子豆角全部要,有多少收多少,谁家要卖,每天赶早去我家门口,过了时间就不要,隔了夜的也不要,不新鲜的也不要,记住了!”
  大伙儿一呆,莫名其妙!吵嚷开!
  “小粱,收* na *么多你吃得完吗?瞎闹呢,小心你婶子过*| lai |*扒你的皮。”
  “小犊子,☆ɡao 扌高☆什么名堂,我真拿去了你可别不收。”
  有机灵的立即想得比较靠谱。“小粱,你是不是做啥大生意了?”
  对于这一切问题,* gao *粱都拒绝回答,只是再重生一遍刚才说的,然后保证有多少收多少,当场交钱,绝不拖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