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之大被同眠

作者:九味

  “这事不急,先把眼前的麻烦解决了,村支书* gao *唐跟我不对路,要在我手上把shui *库收走。这事让你爹帮个忙,回去说咱们以后准备弄shui *产的事,不过得先把shui *库放我手上,我再研究研究。”
  “没问题,我难得gan 回正事,还靠谱,老头子不会反对。”王剑兵点点头,信心十足。
  “这个事要谢你老爹,成了帮我buy(中文:gou mai)条好烟孝敬↓,钱你先垫着,但是烟一定给你爹抽上,我回头给你钱。”
  王剑兵只是脑子chong *了点,不喜欢多想事,但是人不傻,何况做了* na *么长时间的马仔,* gao *粱并没有想忽悠他。
  王剑兵是耐不住的xìng子,转头就跟王栋梁说去了,王栋梁朝* gao *粱这边kan了一眼,和陶恩国说了什么* gao *粱也没听清。
  只是kan得chu *陶恩国也很得意,* gao *粱就觉得这事靠谱。守不守鱼塘的事是陶恩国当村长的权利,* gao *唐仗着资格老,也想指手画脚。有了王栋梁撑腰,陶恩国底气一↓子足了,* gao *唐不让* gao *粱占着shui *库,他必须反对。
  要是* gao *唐还想在这事儿* shang * mian *动手脚,陶恩国真会跟他死掐到底,扯着王栋梁这张虎皮,还有啥怕的。
  前前后后,不管怎么说,陶恩国今天对* gao *粱还是有恩义的,* gao *粱在想要不要把柳hūn桃和* gao *唐的事告诉他。
  不是想kan他跟* gao *唐死去活*| lai |*,只要不动* gao *粱的shui *库,* gao *粱还是没有恨不得* gao *唐去死。只是不想陶恩国脑袋上绿油油的还不知道,当个糊涂王八。
  还是不行,这事露White(颜色bai )了* gao *唐要恨死自己,* gao *粱the first time(di yi ci )觉得这个秘密有些烫手,甩也没法甩开。
  “你在想什么呢,嘀嘀咕咕!”
  * gao *粱的肩膀忽然被拍了一↓,吓一大跳,转头发现是县报的记者黄美卿跑过*| lai |*,比White(颜色bai )萝卜还tender(nen)的手臂儿,再多拍几↓更舒服。
  “没gan 什么,说了你也不懂?”
  “呵呵!你跟我打哑谜我当然不懂。”黄美卿有点被* gao *粱逗乐了,反过*| lai |*跟* gao *粱开玩笑。
  * gao *粱觉着黄美卿还真好,比村里的姑娘大方漂亮,也没有城里女人的jiao (女乔)气,就像书生说的女人的好处都被她占着了。
  * gao *粱把黄美卿上上↓↓的打量。“就觉得你跟村里的姑娘一样。”
  “哪不一样了?”
  “哪儿都不一样,说不上*| lai |*,我没上学呢?”
  黄美卿噗的笑chu *声。“油嘴滑舌的骗人,你都上到* gao *中了,以为我不知道?等↓老实点,我给你弄个专访,可不许满嘴跑huo *车。”
  王栋梁不知道什么时候过*| lai |*,kan* gao *粱和黄美卿聊的* gao *兴。“小黄记者,你可别把人吓住了,* na *样弄的专访可不算数。”
  “我哪敢吓他,不被他骗了才好。”黄美卿特别夸张的说。“我去钓鱼去了,等↓再采访你。”
  等黄美卿走远了,王栋梁拉着* gao *粱。“梁子,小黄记者的采访,你就随便说说。”
  “嗯!王乡长,不该说的肯定不说。”* gao *粱拍拍xiong 脯担保,有些期待的等着王栋梁。
  这事不会chu *什么岔子了,县报的采访对龙湾乡在县zhèng fǔ有着不小的影响,王栋梁为了不让* gao *粱把* gao *阳村党政不合,乱弄龙湾shui *库的事报道chu *去,就应该把龙湾shui *库交到* gao *粱手里。
  王栋梁点点头,对* gao *粱这份会*| lai |*事的机灵ting *满意的。“至于你和小兵承包shui *库☆ɡao 扌高☆shui *产的事儿,以后可以慢慢试试,别的事情就不要考虑了。”
  * gao *粱的心填得满满的,多难的事也就是王栋梁的一句话,这↓* gao *唐再弄不了什么幺蛾子。“王乡长放心,一定按您的指导,完成工作。”
  “嗯,很有***,以后有什么困难可以*| lai |*找我,我尽量帮你和小兵争取。”王栋梁觉得* gao *粱的积极xìng很* gao *,随便又说了些鼓励的话,就过去陪大领导钓鱼去了。
  龙湾shui *库的鱼平时是没人钓的,* gao *粱更喜欢hands(*yong * shou *)逮,* na *样快,一逮一个准,钓*| lai |*钓去慢吞吞的,没劲!
  但是大领导兴致却非常好,不急不忙,一提钓竿就不落空,也是一钓一个准,技术炉huo *纯青。
  中秋鱼fei *,滋溜溜的弹shui *shui *面,活蹦乱跳,fei *头大脑,这是个收获的季节。
  * gao *粱今天特别畅快,别kan平时没个jin 张相,* na *是* gao *粱一直(bie)着。龙湾shui *库虽然说是公家的鱼塘,但是从* gao *粱老爹手里传到* gao *粱手里,就是小爷给儿子留的家产,是自家的东西,谁也别想拿走。
  虽然村部只是象征xìng的发点工资,还抵不上* gao *粱朝shui *库里撒一网子,但* gao *粱不奔钱去,而是对龙湾shui *库有份感情在里面。
  而且* gao *粱还是有想法的,大领导给脑袋开光* na *是恭维话,发展shui *产的路子* gao *粱心里早就有了计较,也有了行动。
  他老爹守了龙湾shui *库一辈子,龙湾shui *库也不会对他小气,肯定会让自己发大财,让别人都听自己的,* gao *粱坚信!
  小领子上刮了南风,chui 口欠着大领导* na *根崭新鱼竿上的浮标到处跑,王栋梁kan了kan小shui *桶里,收获不错,七八条半斤到一斤重的鲫鱼和鲤鱼,在里面翻*| lai |*覆去。
  不错的收获王栋梁并不满意,这位大领导身上关系着他的前途,一点都不能放松了,尤其是在钓鱼这个喜好上,一定要让这位大领导满载而归。
  “梁子,想个办法,这点(jia huo ),可不够份量!”
  * gao *粱拍拍xiong 脯表示没问题,今天的事虽然巧了点,但都是这位大领导一手促成的,不用王栋梁吩咐* gao *粱也觉得该让人* gao *兴了。
  “太阳上*| lai |*了,有点晒,咱们要不挪一挪,别把小黄给晒black(hei )了。”
  鱼竿好久没提了,大领导也明White(颜色bai )是这一块位置没选好,但领导就是领导,有错也该***人认了,就得端着,不然会没了威信。
  王栋梁还是厉害,这条建议深合大家的意,尤其是县报的记者黄美卿,顶着大太阳,早就焉焉的,像被晒ruan (车欠)了似得。
  真神了,按* gao *粱指的di 方↓钓,不一会儿就好几条da jia huo 上钩,钓竿都拖弯了,大领导才面露喜sè,满意收摊。
  陶恩国说去乡里的富贵酒楼喝上一顿,以后欢迎王乡长*| lai |*指导工作等等。王栋梁当场回绝,表示非工作时间不能☆ɡao 扌高☆铺张lang费,影响不好,并且瞧了瞧大领导的脸sè。
  当场几个村gan 就急了,好不容易抓住机会,哪能White(颜色bai )White(颜色bai )溜走,何况还有个kan不chu *深浅的大人物在,不弄明White(颜色bai )了,保不好得罪什么人都不知道。
  王栋梁是死活不愿意,kan得chu **| lai |*,今天还真不是矫情。越是这样,陶恩国这边心里就卡了刺一样,还以为真把王乡长和这个大人物在哪儿不小心得罪了。
  最后折了个中,王栋梁提议在村部随便吃个饭就行,* na *位大领导也没表态,倒是黄美卿说也好,尝一↓农家菜,顺便她还要采访* gao *粱!
  * gao *粱是没资格上这招待宴的,不过今天立了大功,又kan王栋梁的面子,陶恩国一招手,* gao *粱也有份。
  副乡长↓村,哪有随便的事,龙湾shui *库的鱼,山里的野兔野鸭,村里的小鸡,一样样用辣椒爆炒,* na *个香!
  到开动的时候敬酒就是个麻烦事了,这位大领导不知深浅,就没法按规矩*| lai |*啊,陶恩国几个是怕chu **| lai |*岔子,愣是不知道怎么个喝法。
  王栋梁说随便,就吃个便饭,也别讲究了,大伙吃喝* gao *兴,就当缓和工作气氛了。
  陶恩国这时候才放心,村gan 们一圈↓*| lai |*,王栋梁喝了不少,接↓*| lai |*zì yóu发挥。偏偏今天气氛有点怪,一个个hot(英文:hot,中文:re )情得不行,王栋梁实在是有点顶不住了,王剑兵要开车,只好让* gao *粱*| lai |*挡驾,自己跟* na *位大领导吃菜去了。
  “梁子,你跟小王司机熟,* na *位是啥部门的,怎么有点kan不上咱们?”拉着角落里,陶恩国问* gao *粱。
  * gao *粱kan着陶恩国心里有点揣揣的样,眨巴眨巴眼。“村长,王乡长都不说,我哪知道?”
  陶恩国急了,* gao *粱话里* na *意思,还真知道。“梁子,你倒是说呀!”
  这个样子让* gao *粱又kan轻了点陶恩国,难怪斗不过* gao *唐,就这急xìng子!“村长,顶了天了,最少也是县里的领导。”
  “党组织的还是zhèng fǔ办的?”陶恩国关心这个。
  如果是党组织的就怪* gao *唐* na *老东西点背,没抱上大* tui *,要是zhèng fǔ办的,更不得了,可是直接管到他头上了。
  “村长,这还用问啊,你kan王乡长在这不就明White(颜色bai )了。这位太* gao *了咱们*不着,靠上王乡长,王乡长再靠上这颗大树,* na *不就行了。”
  陶恩国一想,不就是这个道理吗。“梁子,你小子机灵!”
  * gao *粱嘿嘿笑,刚刚在* gao *唐家里有了启发,村里能跟* gao *唐对着gan 的就是陶恩国了,* gao *唐跟自己不对付,* na *就把陶恩国拉上船,让陶恩国给他添堵去。
  王栋梁今天不打定不再喝了,有大人物在旁,几个村gan 也没* na *眼里见去凑不痛快。* gao *粱就成了唯一的目标,被几个老(jia huo )一灌,没一会儿就上头了,晕呼呼的,还是陶恩国说别欺负小孩,不然会挨肖月梅的咒,这些村gan 才放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