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

作者:夏霁月

  “嗯,他们的针对确实让我费了不少精力。不过,* na *一切,都比不上为了让你变成今(曰)ri 这样,所精心设计的一切。”
  在说着这句话的时,纳兰坚kan到容奕的眼底,闪着诡秘的微光。
  闻言纳兰坚一惊,“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除了纳兰仪突然叛乱这件事,是在他的安排外,容奕不是一直都在他的掌控之间么?
  容奕垂眸一笑,“你知道大皇子究竟是怎么死的么?”
  “难道不是被刺客杀死的么?还是——你?!是你杀了他?!”
  kan着纳兰坚惊疑不定的目光,容奕从容道:
  “他本就不成大器,明明才华平庸,还想争夺皇位,他大概从*| lai |*不知道,你这个父皇,从未想过把皇位给他继承。”
  纳兰坚heng(哼哈二将)了一声。
  容奕继续道:“可他还是被你利用了,背di 里无数次的针对我,陷害我,不过对于他,何须我亲自动手。你的大儿子是被你的女儿亲手打伤,然后活活烧死的,当时的情况你可没kan,真是手足相残不忍直视啊。”
  “怎么会是瑶儿?!”纳兰坚诧异。
  容奕却是话音一转道:“当(曰)ri 大皇子想要郊外的牛meat(英文:meat,中文:rou ,今天你吃了吗?) 店暗算我,他一手安排,策划无漏,消息自然很保密,你以为十公主,又是怎么知道大皇子在* na *里的呢?”
  “她怎么知道的?”纳兰坚眸中微沉,十公主身边的人他却是相信的,不会有容奕安* cha *(把细长或薄的东西放进去)的探子的。
  容奕一笑道:“是贾忠啊。贾忠在宫里,他在宫里这么多年,想要不动声色的将一个消息传到十公主* na *,本就不是什么难事。”
  “贾忠?!”纳兰坚眼睛睁大,声音拔* gao *:“他不是纳兰仪的人么?!他怎么可能会帮你?你、你是不是kan他始终跟随在朕身边想要离间朕!告诉你,朕是不会再上你的当了!”
  纳兰坚很是激动,他最恨容奕,始终提防着他,怎么可能会被他算计。
  睥睨则纳兰坚不愿相信的脸,容奕冷冷一笑道:
  “贾忠自十岁jin *宫做侍卫起,表现一直优异。父皇你很欣赏他,又调查过他的背景,知道他在朝中没有任何倚靠的事,所以就有意提拔他,一级级让他从侍卫做到后*| lai |*的禁卫军统领,并且很信任他。
  可你也不会想到,对你表现的* na *么忠心的他,竟会和纳兰仪勾结在一起,*得你不得不退位。这世上,没什么事情是完全在你掌握之间的,就像父皇你从一开始就不知道,贾忠在jin *宫之前还有一个名字。”
  “什么名字?”纳兰坚追问。
  容奕淡淡道:“曲钟。”
  闻言纳兰坚沉默,是姓曲……恍然的,他明White(颜色bai )了。
  “当初纳兰仪* na *个废物手中虽然有些势力,可却一直在朕的掌控之中,朕一直想不明White(颜色bai )他究竟是如何说服了贾忠,让他带着二十万禁军倒戈支持他。如今kan事情早在你的意料之中,是你想让贾忠故意投靠纳兰仪,借刀杀人!”
  最后四个字,纳兰坚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chu **| lai |*!他小kan了这个儿子!
  太小kan了他!
  十年前啊,十年前他就安排人在皇宫!
  自己竟然毫无察觉,还一步步的把他的人提拔上*| lai |*!
  容奕kan着他越*| lai |*越阴沉的脸,嘴角的笑意优雅不减。
  这世上的权谋,谋的就是人心。
  纳兰峻,纳兰瑶,纳兰仪他们,不过是他手上执的一颗棋子。
  kan起*| lai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他们所为,实际上,在他们的背后,有一只kan不见的幕后推手。
  而这只手,就是容奕!
  兵不血刃,才是谋略的最* gao *境界!
  如果容奕今(曰)ri 不说chu **| lai |*,谁也不知道,天元朝这些年*| lai |*的皇权斗争,早已在他的谋划之中!
  什么被囚天牢,政变夺权,只不过是按照他的计划,步步向前!
  如今一切被挑开,纳兰坚在深深的沉默之中,眸子jin jin di 盯着容奕,突然,他哈哈大笑起*| lai |*,
  “好啊,没想到在十年前你就开始布局了,你够狠!不愧是我纳兰坚的儿子,虽然朕很不喜欢你,可你身上到底流着我纳兰坚的血!有远见,有谋略!
  你做了皇上,一定能保我纳兰家的江山千秋万代!哈哈哈——朕就算输也不过是输给了自己的儿子,朕输得起!”
  虽然是笑着,可谁都能听chu *里面的凄凉不甘。
  仿若疯癫的人,才笑几声纳兰坚就咳嗽了起*| lai |*,又回复了一脸的灰败死气。
  容奕静静站在* na *里,再给予他沉重一击:“虽然我body(* shen | ti *)里确实留着你的血脉,天↓间也都认为我是应该继承这皇位。
  可惜啊,要让你再次失望了,之前和阴圣教大战,我的body(* shen | ti *)依旧受了重创,每(曰)ri 里头晕乏力,无力再掌管朝政,天元国的皇位该是让贤了。”
  “你——你什么意思?!”纳兰坚怒然瞪大了眼睛,这孽子明明在自己面前元气十足,还装什么重创难愈!
  深深kan他一眼,容奕凤眸流转chu *的波澜,如同深渊一般,薄唇慢慢开合,一个字,一个字di 说:
  “天元国,不再是纳兰家的了!”
  “你这个孽子!”
  纳兰坚气得想要坐起*| lai |*打他,可掏空病重的身子却没力气,坐起一半,又重重跌↓,发chu *剧烈的咳嗽声。
  容奕视而不见他的狼狈,拍了拍紫衣上的灰尘,悠然站起,转身走了chu *去。
  * na *步伐,仿若卸去了一身的心灰,走chu *了枉若飘尘的清逸。
  “你……你……”纳兰坚chan dou (颤抖吧!凡人!)di 抬起手指,指着* na *道风华无双的背影,眼睛大大的睁开,透露是无限的绝望,仇恨……
  登上皇位,叱咤了半辈子的他,终于受到了惩罚。
  容奕站在门前,背后两道如刀的目光,丝毫不影响他此时的好心情,他抬眼kan着前方一棵常青树,嘴角微动,
  “贾忠,好好用药养着他,ci hou他,让他亲眼kan着,这天↓是如何一步步的,往他最不愿意见到的方向发展,再不受他掌控!”
  纳兰坚,我说过——
  你所守护的,我必夺之;
  你所珍惜的,我必弃之!
  你在乎这江山流芳百世,我就让它更朝换代,皇位易姓!
  ***
  一年前,在阴圣教余孽攻打帝都一战后,被毁坏的房屋早已重新修筑好,hot(英文:hot,中文:re )闹繁华,早已没了当(曰)ri 断壁残垣的落败之景。
  原本众人以为容奕和明玉珑当(曰)ri 与陌烟华同归于尽了,一年后,当天元国渐渐恢复以往蓬bo (孛力)气息的时候,却突然传chu *了消息,说五皇子和五皇子妃并未遭逢不幸,且已经回到帝都了。
  当即天元国上↓莫不是欢欣鼓舞。
  有五皇子在,* na *(曰)ri 后天元国一定能够更加鼎盛。
  只是没隔几(曰)ri ,朝中却又chu *了政令,惹得天元国以及周围几个国家莫不是一阵喧哗。
  五皇子身受重伤,无力执掌朝政,原本即将要举行的登基仪式就取消了。
  几个皇子中,现在只有容奕和纳兰莲,莫非皇位将会由七皇子拒绝?
  可是七皇子已经剥夺了皇位继承权,按理*| lai |*说,也是不能继承皇位的。
  就在众人猜测纷纭的时候,皇太后拿chu *了先祖遗训——
  若是纳兰家无子嗣可承大统时,可从明德两亲王府的子嗣中挑选贤能者继位。
  德王府里容烨和容康,当(曰)ri 因为勾结阴圣教,早已被德王爷逐chu *了家门,两人落魄,带着德王妃却是好不凄凉,自然没了资格。
  再kan明王府世子,明玉谨近两年*| lai |*行事稳重,尤其是在这一年的时间里,能力渐涨,朝野上↓博得不少称赞。
  谁能继承大统,已是显而易见。
  在诏书chu **| lai |*以后,明王府中很是hot(英文:hot,中文:re )闹,挤满的都是前*| lai |*恭贺的人。
  有五皇子的辅佐,相信天元国在明世子的带领↓一定能够鼎盛昌荣。
  所有的人都很开心,唯有即将登基为帝的明玉谨却是惆怅。
  五皇子府里,他拽着明玉珑的手,俊脸上写满了可怜委屈,
  “sister(* mei mei *)啊,你kan妹夫body(* shen | ti *)明明* na *么好,这样与百姓说他伤势很重是不对的,你去劝劝他*| lai |*登基吧!”
  做皇帝多辛苦啊,每天kan奏折,kan奏折,kan不停,而且还不能经常chu *宫玩,根本就是惨不忍睹啊。
  明玉珑只是同情的kan着他,语重心长di 拍着他的肩道:“哥哥,我们相信,你会是明君的。”
  明玉谨:“……”就知道嫁chu *去的女儿,是泼chu *去的shui *!
  在fan kang 无效↓,明玉谨无奈登基。
  而后封五皇子为逸王,逸王妃加封为长公主,王位世袭罔替,赐江南三省富庶之di 为封di 。
  又是一年春,今口 han 苞待放,最是生机盎然。
  帝都外,一队长长的马车队伍停在原di ,正等待着他们的主子赏了春色再chu *发。
  “时间可真快啊。*| lai |*到这个世界已经五年了。相公,这次我们去江南,哥哥又很舍不得。”明玉珑站在一处山坡之上感叹着。
  与她并肩而站的容奕却是笑声道:“一年之内我们有大半年都住在帝都,他想几个月我们也就回*| lai |*了。不过,他也不负众望,几件大事处理的都很好,就连百里坤也都感叹当年小瞧了他。”
  谁能想到,当年的帝都第一纨绔,(曰)ri 后会是天元国的皇帝。
  经过这几年的历练,明玉谨处理其政事也算得心应手,登基近一年*| lai |*,百姓对他也多是支持。
  不过……
  想起朝中一些大臣,明玉珑蹙眉道:“到底是一朝天子一朝臣,朝中一些老臣还是认定了纳兰家的血脉,真希望哥哥能早(曰)ri 收服了他们,也让我们好清静清静。”
  现在明玉珑和容奕在帝都呆上半年都是很多了,聪明如纳兰莲早就怕了* na *些老臣的纠缠,早就带着南枝四处游玩,回*| lai |*kan太皇太后都是非常的低调,甚至还提议带着皇太后一起chu *去玩算了。
  要不是皇太后body(* shen | ti *)不好,不能远离,纳兰莲怕是再也不想*| lai |*天元了。
  南枝* na *寒凉体质经过飘涯道长妙手诊治,已经好转多了,经过确诊,已经有孕。
  纳兰莲现在忙上忙↓,就想再添一个小南枝,以免容奕总在他面前炫耀小简单。
  当然,以容奕的* xing *格,是不可能经常去炫耀的。
  但是纳兰莲和他一直都有点互相比较的意思,kan到他抱着小简单,自己当然也不能太落后,赶jin 生个女儿chu *去,kankan谁的更可爱,更漂亮!
  只让* na *些个臣子感叹,纳兰家剩↓的两个皇子,一个只想做个闲散王爷,游山玩shui *,一个天纵奇才,可body(* shen | ti *)又受损,真是遗憾啊!
  “玉谨他若是连* na *些老臣的反对都不能处理好,(曰)ri 后他如何能做好一国之君?”容奕淡淡而笑,眸光轻* rou *,低着头望着明玉珑的担忧的面容,“若你还不放心,不如在京城再呆些时(曰)ri ?”
  明玉珑迎上他深邃的凤眸,摇了摇头,“为了他登基稳定,我们都留了一年了,再呆↓去,何时才能陪我走遍天↓啊!”
  她握住容奕的手,盈盈一笑道:“(曰)ri 后,就请王爷多多照顾小女子了。”
  容奕的眸光如沁了shui *,低声笑道:“承蒙娘子厚爱,(曰)ri 后我每夜都会好好照顾你的。”
  这个(jia huo ),从现代回*| lai |*,嘴上可越*| lai |*越不正经了!
  嗔kan他一眼,明玉珑撇开头,打算不理他,却被他勾住↓巴,吻住了唇舌。
  春风chui 口欠拂,明玉珑望jin *了他一双清透的眼眸里,* na *里面的* rou *情蜜语让她身心沉醉,hands(* shuang * shou *)不由自主的勾住他的脖子,hot(英文:hot,中文:re )烈的回应他的吻。
  “奕儿,玉珑,* shang * mian *风大,你们带着小简单赶jin ↓*| lai |*,我们该chu *发了。”
  山丘↓,游夫人站在马车旁边,披着一袭藕荷色的披风,声音* rou *和,朝着他们温* rou *的唤道。
  风和(曰)ri 丽的天气,照chu *她和煦的笑靥,气色Red(* hong *)润的眼眸。
  三年的调养,她的body(* shen | ti *)已经渐渐恢复,精神也渐渐恢复正常,kan到容奕,露chu *的是母亲温婉慈祥的笑容。
  “娘,我们马上↓去了。”
  明玉珑闻言,羞涩的分开和容奕hot(英文:hot,中文:re )吻的唇,连忙应↓,转身抱起在旁边抓着野flower (hua )使劲拔的小简单,* rou *声道:
  “baby(bao bei ),nai (*&女乃*&)nai (*&女乃*&)叫我们喽,你这个摧flower (hua )辣手的小(jia huo ),又毁了多少漂亮的flower (hua )flower (hua )……”
  前方明玉珑怀抱着小简单,容奕在后面不疾不徐的跟上,风chui 口欠拂着她们的发,带*| lai |*悦耳的笑声,一大一小的身影kan在他眼中便是最美的风景。
  纵有只手操天之能,也不敌爱人一声欢笑。
  春意延绵,队伍有序而行。
  长长的马车如同紫龙蜿蜒在秀丽江山。
  自此以后,朝堂诸事,抛于脑后,尽享一路风景如画,江山多jiao (女乔)。
  【全文完。】
言情小说 - 王爷太妖孽绝宠世子妃已阅读完毕,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