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独宠新娘

作者:韩降雪

  “知道,麻麻,那你怎么样?”天天的小的手死死的抓着门上的把手。
  “妈妈不会有事的!”朵儿的眼神更加的坚定,那辆车子再撞过来的时候,朵儿突然狠打方向盘,跟对方拼了!
  朵儿的车毕竟是好车,如果真的拼起来,对方肯定撞不过她的,那辆车被朵儿撞开,但是后面的车子又狠撞向她的车。
  朵儿受到三面夹击,和对方僵持了大概两分钟便坚持不下去了。
  就在朵儿再次受到撞击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路虎突然反向冲了过来,他对着攻击朵儿的车子不躲不避,直接和对方迎头相撞,直接将对方撞到停止。
  秦简看着顶着朵儿车子的那辆车,他冷笑了一声,找准机会手狠打方向盘,直接将那辆车撞翻,但是代价是他的车也受到了不小的创伤,现在他的额头上已经流下了血。
  秦简解决了两辆车后,立刻调转车头去解决第三辆。
  朵儿知道自己现在已经安全了,她立刻看向儿子,这才发现,天天已经吐的不成样子,小家伙看起来非常的难受,一副随时都会昏倒的样子。
  “天天,你坚持住啊,妈妈马上送你去医院!”朵儿伸出一只手去扶儿子。
  但是就是这一分神的瞬间,旁边的那辆车在被秦简的车撞飞的同时,他狠撞向了朵儿的车子。
  “砰砰……”两声,朵儿的车子被撞翻,那辆车也撞得翻了过去。
  秦简正打算下车去救朵儿和天天,他看到一辆黑色的车子以超常的速度撞向朵儿的车子。
  他几乎是想都没想,踩下油门冲了过去,将对方挡住的同时,他也受到了重创。
  这个时候小白带着人及时赶到,几辆车直接将那辆车撞成了铁片。
  小白小飞迅速的下车救人。
  两个人分别把朵儿和天天从车里抱了出来,母子二人的额头上都流着血,保镖们也把秦简从车里拉了出来……
  几辆车发疯的在雨中行驶,飞奔向医院。
  朵儿和天天都是皮外伤,朵儿很快就醒了,她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问小白,“哥,没给我用不能用的药吧?”
  她担心肚子里的孩子会受到影响。
  “你放心吧,都是安全的。”
  “天天怎么样?”朵儿看向一旁还在昏睡的儿子。
  “也没什么大碍,不过这次秦简伤的不轻,才从手术室推出来。”小白解释。
  “我去看看他。”朵儿立刻就要起身去看秦简。
  “你先别急,你现在不止是头上有问题,还有流产的先兆,医生说一定要卧床休息了。”
  “那我也得去看看秦简,他是为了救我和天天才出事的,我必须去。”朵儿坚持下了床。
  小白没办法,干脆把她抱了起来,反正现在就是不能让她走路。
  朵儿被抱到秦简病房的时候,看着昏迷的他身上连接了无数的管子,脸上戴着呼吸面罩,上半身缠着厚厚的纱布。
  朵儿的心脏被揪紧,秦奋这个时候也赶了过来,看着哥哥的情况,急的团团转,嘴里不停的说道,“我怎么向爷爷奶奶交待啊,我怎么向爷爷奶奶交待啊。”
  “秦奋,你别转了!你先去问问医生情况再说。”朵儿皱眉看着他。
  “哦,对对,我马上去,马上去。”秦奋转身就跑了。
  “也带我过去。”朵儿要求。
  小白抱着她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医生们正在研究秦简的伤情,见有病患家属进来,有几个人就先出去了。
  “医生,我哥伤的怎么样?”秦奋紧张的询问。
  “秦先生的伤情我们现在也在讨论,他被撞断了肋骨,而且肋骨刺破了他的肺,好在送来的及时,但是现在情况……”
  “你倒是说啊,别停顿了!”秦奋急的眼睛通红。
  “情况不是特别严重,只要度过今晚的危险期,就不会有生命危险了。”
  “什么?都还在危险期里,你就说……不是特别严重,在你看来是不是死了才严重啊!”秦奋气的咆哮!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那个意思。”医生连忙道歉。
  朵儿也听得揪心不已,现在她真的自责死了,如果不是自己一时做梦,去民政局等凤连城,她就不会遇到攻击她的人,秦简也不会为了救她和天天伤的这么重。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就告诉我我哥怎么样!”秦奋愤怒的吼道。
  “应该不会有生命危险,几率很小很小。”
  秦奋听他这么说,才稍稍的放下心来,“你们给我二十四小时守着,我哥有什么事,第一时间救治!”
  “那是一定的,一定的。”医生立刻保证。
  秦奋转头看向朵儿,问道,“朵儿,你伤的怎么样,还有别的伤吗?”
  朵儿摇头,“我只是额头撞伤了。”
  “天天呢,我听说天天也和你在一起。”
  “他情况现在也比较稳定,就是还没醒过来。”朵儿的唇色有些发白。
  “我先去看看天天。”秦奋说着便走出病房。
  小白也抱着妹妹出来了,去了秦简的病房。
  小飞从外面走了过来,皱眉说道,“车上的人基本死光了,有人说看到一个人逃了,但是现在也不能确定,雨太大了,如果有人逃了,怕是不好找。”
  “那也必须查到底,从车的来源开始查!”小白是真的太愤怒了,这些人真的是反天了,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对朵儿动手。
  “你先冷静一点,我已经让人去查了。”小飞说道。
  “……”
  “朵儿,我先送你回病房吧,秦简一时也醒不过来。”
  “哥,我想进去陪陪他,我不能让他一个人躺在这里。”朵儿没办法做到,他是为了自己才变成这样子的,她不能让他身边一个人都没有。
  小白想想也是,就没再反对了,他把朵儿送了进去。
  小白和小飞两个人又说了一下今天的事,两个人都觉得事有蹊跷,如果对方是冲着朵儿来的,那就肯定是跟朵儿有仇。
  朵儿的交友圈子其实特别特别的简单,跟她有仇的人又屈指可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