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的独宠新娘

作者:韩降雪

  一直到了中午,秦奋约她一起吃中饭,朵儿起身和他一起去食堂了。
  吃饭的时候,朵儿一句话都不说,秦奋看着她问道,“你到底怎么了,和我大哥出什么事了?我大哥今天也是一副不高兴的样子。”
  朵儿吃东西的动作顿住,她看着他,“秦大哥不高兴了?”
  “呃,也不能说不高兴,就是一直都没什么表情,你也知道我哥这种时候还是比较吓人的。”秦奋说道。
  “……”
  “怎么回事啊?你惹他生气了?”秦奋继续追问。
  “这是我和他之间的问题,你不要问了。”
  “其实啊,我哥也挺可怜的,我们的父母出车祸那年,我哥八岁我三岁,后来我哥就扛起了我们整个家……我爸妈出事后,我就没见他再笑过,我知道他心里挺苦的。”秦奋其实很心疼他。
  朵儿吃着饭,没想到秦奋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你知道的话就多替你哥分担点。”
  “我已经在努力了嘛,我以前不做,就是怕自己做不到会让大家失望,所以我宁愿不做。”
  “你就是给自己的懒惰找借口,没听过这么奇葩的理由。”朵儿瞪着他。
  “我是认真的,我哥能力强悍,我不想比他差太多啊,这种感觉你不懂。”
  “……”
  “朵儿,你就跟我哥好好过吧,我保证我哥一定会对你特别好让你幸福的,你看啊,你跟我哥的好处多多,先说天天吧,对大家都没有陌生感,我还可以帮你们带,一点也不耽误你们,天天也喜欢我……爷爷奶奶也喜欢天天,咱们就是一个大家庭,多好啊。”
  “你快吃吧,这件事你别管了。”朵儿给他夹了些菜。
  秦奋,“……”
  “朵儿,好朵儿,你不要这样残忍的对待我大哥嘛。”
  “有些事你不知道,我现在如果不果断一点,我怕对他的伤害更大,我不想那样。”
  朵儿不想再说了,低下头认真吃饭了。
  秦奋,“……”
  他真不知道他们到底是怎么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秦简要送朵儿回去,朵儿虽然觉得别扭但是也没推辞,跟着他一起上了车。
  路上,两个人都很沉默,朵儿几次想跟他说话,最终还是没能开口。
  到了尹家后,秦简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朵儿说道,“我不同意解除婚约,我也不接受你拒绝我,孩子的事你不要有负担,就这样,你先回去吧。”
  “……”
  秦简下车后替她打开了车门,朵儿只能先下车了。
  秦简抱了她一下,便到了驾驶位开着车离开了。
  朵儿看着那辆驶走的车子叹了口气。
  朵儿回去的时候,父母正在往外看着,叶熙妍问道,“秦简不同意解除婚约的事?”
  朵儿点了点头,尹君天说道,“他也是真爱你,其实你跟他在一起,我们倒是最放心的。”
  比起凤连城那混小子在一起还放心。
  “爸爸妈妈,我累了,先上去休息了,天天呢?”
  “你哥带出去玩了,说晚点回来。”
  “……”
  “朵儿,我觉得你还是抽空去检查个身体吧,毕竟怀孕是大事。”叶熙妍叮嘱女儿。
  “我不能在这边检查,有时间我去外地检查吧。”朵儿还在很谨慎,不想出一点错。
  “不用那么麻烦,我可以关院一天。”尹君天皱眉,不想让女儿受委屈。
  “爸爸,你这样做不是给我和宝宝添罪孽吗?医院哪能说关就关的,好了,我没事的,你们放心,车到山前必有路。”朵儿现在也不想去想太多,先上楼去了。
  医院内。
  凤连城跟医生商量出院的事,他不想在医院继续住下去了。
  萧素素进来后得到这个消息,立刻反对。
  “连城,你伤的不轻,这才在医院住几天啊,不能出院。”
  “素素,我已经没事了,男人哪还有不受伤的,我得出去了,要不公司就真的倒闭了,我可是还投资了你的电视剧呢,万一资金出问题怎么办。”
  “那我就不拍了。”
  “你不拍了,我之前的投资不是都打水漂了?乖啊,我真没事。”
  “你不是要跟我爸爸妈妈合作吗?我给他们打个电话,问一下什么时候开始。”
  “不用急,我想他们会有安排的。”
  “什么不急啊,你都在医院待不住了,我必须得让他们给个时间。”萧素素说着便给父母打了电话。
  萧父让她转告凤连城,让他放心在医院再住几天,他那边已经在开始准备合作的事。
  凤连城听后眼神深了深,但是他依然坚持出院了。
  萧素素急的不行,却拿他没办法。
  萧素素开车送他回去后,凤连城就先让她回去,萧素素坚持要住下来照顾他。
  后来是唯安来了,萧素素才不情不愿的离开了。
  萧素素走后,唯安就盯着儿子看,“妈,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你这不是在胡闹吗?才手术几天就要出院,真的不要命了?”
  “没事的,放心吧,我还有你们,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我们……指的是谁呀?”凤唯安看着自己的儿子问。
  “妈,您回去吧,我一会儿要出去一趟。”
  “去看朵儿?”唯安太了解儿子了,这小子根本就放不下朵儿。
  “……”
  “豆芽,有什么事你就告诉妈妈,不要总一个人扛着,妈妈帮你保密还不行吗?”唯安是真替儿子着急,同时也心疼。
  “我哪有什么事啊,您快去准备我和素素的婚礼吧,准备好了,我谢谢您。”
  “……”
  唯安实在拿这个儿子没办法,只能先离开了。
  凤连城在妈妈走后,直接拿着钥匙出门了,他没有去找朵儿,而是去了郊区的医院见橘子。
  凤连城进去后便问橘子最近的情况。
  “我好多了,你脸色怎么这么差?出什么事了?”橘子问他。
  “不小心受了点伤,没什么大事。”凤连城坐下来开始喝茶。
  在这里待了一个多小时,凤连城便走了,离开的时候,他看着某处的一辆车子,勾了勾唇,果然如上面所料,萧家父母都好对付,最难对付的是这个萧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