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此言一chu *,真的是满堂皆惊,卢大pao的脸色都变了,甚至就连李大海这样已经豁chu *去的人都↓意识的哆嗦了一**子,这个女人真的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
  就连二彪子也有点惊讶di kan着这个很是骄傲的女人,* na *微微抬起的头,* na *傲然于世间的眼神,* na *不屑一顾的气质,真的是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他↓意识的问了一句,“这个女人是谁?”
  一边的古彩霞赶忙的道:“她是新*| lai |*的副村长唐一娜,听说是镇委书记夫人家的亲戚,* shang * mian *很有*| lai |*头的。”
  二彪子有一种莫名想笑的感觉,镇委书记夫人家的亲戚,* na *不就是唐茉莉家的亲戚吗,嘿嘿,唐茉莉现在可不是什么镇委书记夫人,chu *了* na *个事,左天明还能饶了她,而她也知道这个结果,要不然昨天也不会跟着莎拉波娃和莉莉丝去马金flower (hua )家了,kan她的意思,好象是打算跟着自己混了,这让他小窃喜的同时更为眼前的这个女人感到好笑,还背后有靠山,难道你已经不知道你的靠山已经倒了啊,还在这跟我在装呢啊!
  chong *着* na *女人直接问道:“你是唐茉莉的亲戚,什么个亲戚啊?”
  * na *女人依旧继续用* na *傲然的眼神kan了kan二彪子,眼皮翻都没翻,用鼻孔发chu *声音道:“你就是二彪子啊,镇委夫人唐茉莉的名字* na *是你叫的吗,heng(哼哈二将),我是她的表姐唐一娜,我们姐妹可是一向感情很好的,书记左天明* na *是我表妹夫,我奉劝你还是识相的在这呆着,一会儿警察*| lai |*了跟警察走,别在这捣乱,这李家村已经不是你说的算了,让你弄得乱七八糟的李家村现在终于要换成一片青天了。”
  这个女人,这个女人,这个女人真的是太极品了,二彪子真的是无话可说,从* na *个di 方找*| lai |*这么一个极品货色啊,真的是鼻孔朝天长了,还没弄清楚情况呢,就在这装上了。
  卢大pao的脸色很难kan,他一直小心di 盯着二彪子kan着,生怕这小子说着说着就翻脸啊,按照他对二彪子* xing *格的了解,这个(jia huo )本*| lai |*脾气就彪,动不动就chu *手打人,现在他可是逃犯的身份,* na *可就更加没了顾忌,愤而杀人都是有可能的啊,他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kankan要是情况不对就赶快跑啊!
  二彪子今天真的是表现很好,也不知道是经历了* na *么多事情转* xing *了啊,还是有点和女人不屑一顾的意思,更好象觉得应该给唐茉莉点面子,毕竟她似乎有投向自己这边*| lai |*的意思,对她家的亲戚* na *也不好太过为难,他倒是难得的笑着道:“是茉莉的表姐啊,* na *就不是外人了,呵呵,我和茉莉关系很熟了。”
  唐一娜真的是不知道脑子里怎么想的,其实她chu *身是县城的人,不过是个↓岗女工,离了婚也没个孩子生活,这(曰)ri 子呢一直很困窘,在县城里有一个四十多平米的房子,独自一个人生活,靠打点零工过(曰)ri 子,因为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徐娘半老但feng yun(形容迷人)犹存,也算是县城里有点小名气的寡妇,只是为人傲了一点,对一般男人大多不屑一顾,也不知道她傲个什么,用东北话*| lai |*说,这个女人比较爱“装”。
  而真正让她傲起*| lai |*的还是这次她通过表妹唐茉莉的关系打上了表妹夫镇委书记左天明,让左天明给自己弄了一个官当当,从县城里到个破山(gou)里当副村长,她当然不是相中这个di 方,她想当一当人上人的生活,果然,到了乡↓di 方,她受到了* gao ** gao *的捧起,而本*| lai |*就以为自己是大di 方*| lai |*的,对这些乡↓di 方的人就更加kan不上眼了,她眼睛里根本就没人啊!
  kan了kan二彪子,唐一娜撇了撇嘴道:“你小子别在这跟我讨近乎,我表妹唐茉莉* na *是什么人,* na *是堂堂的书记夫人,能跟你这么一个小子挂上关系,还一口一个茉莉叫着,啊呸,你小子也不怕风大闪了你的Tongue(英文:Tongue,中文:she tou ),这个警报没啊,警察怎么还不*| lai |*把他给在抓走呢!”
  对于这个二彪子唐一娜还是了解一点的,她*| lai |*的是也不能太两眼一*black(hei )吧,这是* na *个一直与自己表妹夫左天明不对付的马金flower (hua )镇长的人,好象是她的男人,但是却犯了事跑了,是个乡↓小混子chu *身,就是靠打架斗殴才chu *头的,当然,这都是卢大pao和李大海跟自己讲的,具体太详细的内容她是不知道的,这也直接在她心中形成一个观念,二彪子就是个不入流的小流氓,是个逃犯,这样的人是怕警察的,而既然跟自己表妹夫左天明不对付,* na *就跟自己不对付,这个时候不表明自己的态度,什么时候表明自己的态度,至于后果是什么* na *就不是她考虑的事情了,再说了,她可是堂堂书记夫人的表姐,有这个大靠山在,谁敢把她怎么样啊,不得不说的是,这个时候,这个女人已经飘了起*| la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