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风流

作者:曲火

  郭夏香这个悔啊,她后悔自己太冒jin *了,应该见好就收,不要占了便宜就以为占据了主动,* na *知道风云突变,本*| lai |*她已经胜券在握了,可惜自己没有把握住机会,让这个二彪子抓住了反败为胜的机会。
  “啊————”站在一边注意着局势发展的郭春香在kan到sister(* mei mei *)一木奉(bang)子打在二彪子后背上的时候,发chu *一声* gao *昂的叫声,真带劲,这↓sister(* mei mei *)赢定了,哈哈,这↓大仇得报了。
  不过马上的风云突变让她kan呆了眼,本*| lai |*已经胜券在握的sister(* mei mei *)郭夏香却让二彪子抓住了一丝的漏hole(dong ),顺着* na *根棍子,直接把sister(* mei mei *)给拽了过去,我的傻sister(* mei mei *)啊,你gan 吗不松手啊,还有打一↓占了便宜就行了呗,你别太贪心啊,有的时候贪心往往使人毁灭啊!
  眼前的局势让郭春香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她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这↓只怕sister(* mei mei *)真的毁灭一生了,她真的不敢再去kan了。
  姐姐郭春香已经丧失信心了,但是sister(* mei mei *)郭夏香却是没有丧失信心,尽管一时大意,加上得意忘形之↓她被二彪子*| lai |*了个反败为胜,顺着自己的棍子一把将自己的右胳膊给拽住了,现在她是想跑也不能跑了,但是毕竟二彪子脚不能动,右手也不能动,只有一个左手还抓住自己的胳膊,他没有别的攻击手段了,她自然不会轻易的就认输,她郭夏香绝对不是* na *种轻易认输的人。
  一咬牙,一跺脚,就如一头被抓的母豹子一样,郭夏香泼辣自有泼辣的本钱,在这一片无人敢惹也有无人敢惹的本钱,她身上可是带着一点功夫的,不是* na *种* gao *深的功夫,而是从小到大常常跟人打架锻炼chu **| lai |*的功夫,这可是真正的实践功夫,绝对的一招制敌,流氓混混打群架* na *有什么招式可言,无非就是↓手够狠够准,一招致命,绝不能有妇人之仁,打架要豁chu *命去,这样才是真正打混架的* gao *手。
  郭夏香就是这样一个民间* gao *手,因为是一个女孩子的缘故,她的手段更加无敌一些,往往让一些自以为是的男人吃了大亏,而她却狠辣无双,打架很能↓得去手,这才让她在这一片无人敢惹。
  右胳膊被二彪子抓住,她的右手自然不能动弹,但是因为二彪子两只脚和右手都不能动弹的缘故,让她抓住了反击的机会,一咬牙,一跺脚,就如一头被抓的母豹子一样,*| lai |*了一个凌空侧蹬,她的脚飞了上去,目标很明确,就是二彪子**** na *晃晃dang dang 的男人东西,这一↓要是踢实在了,她能肯定能把这小子↓半辈子给废了。
  “啊————”这次轮到二彪子叫唤了,要说他也不是没有遇到能打的女人,无论是猫姐,还是* na *个跆拳道教练铁亚男论身手都是不俗,但是与这个郭夏香相比,她们都缺少了一种野* xing *,其实这种野* xing *与二彪子很相象,* na *就是什么事情都是不会轻易认输,绝对的有一股子就是明知道前面是刀山huo *海也敢往上chong *的剽悍气质。
  二彪子要是平常时候自然不会在乎这个女人,尽管她也许打架很厉害,但是女人毕竟是女人,再厉害也不能与二彪子同样也是一个能打十个的打架* gao *手相比,可是现在的二彪子却有着束缚,他的两只脚不能动弹,他的右手不能动弹,能动弹的只能是左手,但是这个时候还抓着她的胳膊,要是一放手,说不定她就跑了,* na *样再抓她可就没* na *么容易了,kan* na *一脚就朝自己的命根子踢*| lai |*,真但是生死悬于一线。
  惊叫了一声,二彪子的眼睛顿时瞪得如牛眼一样大,说时迟,* na *时快,这个时候已经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了,要么命根子被踢中,↓半辈子报废掉;要么就是放开她,眼睁睁di 把这个大好机会失去掉,这一瞬间,二彪子想到了很多很多,同时他也真的是没有别的选择了。
  要拼狠,郭夏香够狠,他二彪子也不能弱了女人不是,一咬牙,一跺脚,在这一瞬间,他做chu *了一个决定,迎着郭夏香* na *只飞*| lai |*的脚,他毫不畏惧的迎了上去,晃dang 的* na *个东西在空中甚至划chu *一个完美的曲线。
  郭夏香chu **| lai |*的时候就穿着一双拖鞋chu **| lai |*的,蹬chu *去的* na *只脚穿着拖鞋在空中闪耀,而晃dang 着* na *个东西的二彪子也在空中闪耀着,郭夏香的眼睛眯缝起*| lai |*,这个(jia huo )不但不闪避,反而就这样迎着上*| lai |*,这让她有些不知所措,难道他真的拼着小半辈子废掉的危险也要跟自己拼上一把,对于一个男人*| lai |*说,* na *个di 方的重要* xing *不言而喻,不需要用语言去形容,是一个男人,是一个有* na *方面需要的男人都得拼命去保护* na *个di 方,难道?难道他真的想要去泰国一趟!